225:抵抗无效

    225:抵抗无效

    “你想做什么!站着别动!”

    听到这嗓音,夏宝儿不敢在动的停在原地,才没有几秒就被这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对着她又是一堆痛骂!

    估计是平时当个小罗罗被人教训,心底堆积的吧。

    夏宝儿瞧瞧,见他真的得意忘形,还真是少见这么奇葩的人。

    “把手举起来!乖乖走在我面前!”

    抵抗无效,夏宝儿也只好按照他的要求做。

    两人就以这样奇怪的方式走上去。

    走了几分时间,夏宝儿忽然捂住肚子,一脸十分痛苦的模样,嘴里还不停的发出无法控制的低吼。

    男人可能看见她这样奇怪的行为,所以就上前查看。

    “别给我装!我知道你在装!起来!”男人一脚直接踢过来,更是恶霸那样的冷血无情。

    夏宝儿更是难受得厉害,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她缓缓地倒地,看起来真的不像是虚假的。

    “你别跟我装!起来!”

    男人一脚落空,有些恼羞成怒的再次狠狠踢出去一脚。

    夏宝儿一咬牙,硬是没有起来,只是巧妙的一翻,躲开男人的一脚。

    真狠心!别落到她手上!

    “我、我们……我、我想去,啊啊——”

    看到她这么痛苦,还叫得这么醒目,拿着枪的男人似乎有些犹豫。

    夏宝儿看他的反应,计上心头。

    “我……我来了,我要去卫生间……”

    那个男人更是傻眼一样,“你说你要卫生间?”

    “是!你有女朋友吗?”看男人眼底疑惑,夏宝儿轻声的反问着。

    “女朋友?”男人显然是被她的话问出了心底的好奇。拿枪的手劲也是松了一些。

    夏宝儿关注到这些小细节,心中深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

    “对,你有女朋友的话,应该知道女生在月底到月初会来大姨妈的吧。如果你看到,会代表不吉利,你不知道吗?”

    男人似乎半疑半信,目光冷飕飕的朝她望过来。

    夏宝儿半蹲记者,举起双手,“ok!如果你不相信我跟着你走就是。”

    “走!快点解决!”

    没想男人真的答应,夏宝儿愣了下,马上牵强的挤出笑脸:“谢谢大哥,你一定对你女朋友很好吧。”

    “不!她死了!在跟我啰嗦我跟你不客气了!卫生间在那边。”

    “是,我会尽快解决。”夏宝儿抓着包,乖巧点头,不发艰难的移开。

    “手机给我!”

    没走几步,男人大声的命令。

    “好,我不会背着你做什么的,我现在生死在你手中,加上我朋友,我怎么敢乱来呢。”

    “你最好是如你自己说的这样!”男人抓着她手机,这才允许她走入卫生间。

    关紧门,夏宝儿闭起眼,双手从上至下,让气息慢慢的跟着沉静下来。

    打开包,她从包里的内侧翻开,是一个小型的单薄手机,这是在拉斯维加斯用的,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效果。

    希望能帮上忙。

    打开,幸好那次怀疑离先生后,她多留了心眼当备胎。

    打开手机,她寻找着号码,这才发现只有薄衣的联系号方式。

    输了两次,她不敢打电话,只能发短信,也不确定离先生的号码记不记得对。小咪和钱钱的能记住但都不能用,琪琪的手机号码……她闭眼,没有发送。

    她不能连累琪琪了。

    发送完毕,忐忑不安的夏宝儿鼻翼都是细细的汗珠。

    “好了没有!怎么这么久!”外面的男人等得不耐烦,看看时间,有几分钟了。

    “就、就快好了,女生跟男生不一样,况且这件事情需要多一些时间处理。”

    这个借口倒不是没有道理,所以男人只是愤愤不平的骂了两声。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等夏宝儿绝望的时候,有人用外给她发来了信息。

    是薄衣的。

    他问她怎么做,要不要叫朋友帮她找警察帮忙,夏宝儿自然不同意,叫她帮忙打电话找炎日总裁。

    离先生的短信没有回,估计是没有带或者开会之类的。要是薄衣能打电话给总台或者秘书长,说是她找,或许就有希望。

    薄衣在跟她聊天,企图让她放轻松,别担心。但夏宝儿心急如焚,时间越拖下去她就越烦躁。

    “喂!你怎么进去这么久!再不出来我要撞门了。”外面的男人大声的叫喊。

    夏宝儿一看时间,已经过了五分,男人是该有警觉。

    匆匆忙忙将她要去的位置和现在在的位置告诉薄衣,夏宝儿不得不收起来,重新藏在卫生巾中间,这才深呼吸,走了出来。

    “怎么去这么长时间,包包拉过来让我检查!”男人拿着枪指她。

    夏宝儿左右四望,一个人也没有,也知道是那个幕后的人动手脚了。

    不敢反抗逼男人做出什么反击行为,她乖乖递上包包。

    “哦对了!”

    “什么?”男人皱眉。

    “这个……嘿,你们男生碰了不好,所以我帮你拿着。”两指一夹,夏宝儿把卫生巾抓在手中,对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笑笑。

    男人脸色很不好,但还是允许了她。

    抓在手中,夏宝儿总算是松口气,而男人搜索不到什么东西,这下也没话好说的将包还给她。

    “谢谢!这下你相信我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了吧?我只想救回我朋友,就这么就简单。”

    男人没有再说话,将她带往电梯。

    “哎呀——”

    走了两步又,夏宝儿猛然尖叫一声。

    “怎么!你又想耍什么花样!”男人看见她痛得倒地,上前怒喝询问。

    “我……我,疼,真的好疼。”夏宝儿狠狠掐着自己,拖延时间,也狠心的让自己疼,脸色才能变得苍白真切。

    这么用力的掐自己,还ztm的痛死了!

    “喂,你没有什么事情吧?”她是真痛啊,男人怎么可能看出来破绽。而且她刚才去卫生间,是在男人眼皮底下换好,不可能出血的。

    半真半假之下,她只要在假装可怜和真的疼一疼,一切都没有任何问题。

    她在努力拖延时间,只希望薄衣能尽量联系上离先生,找到这里先控制这个男人,那么他们就有胜算的把握了。

    “看什么?”

    她摇头,“没有看什么啊,我只是有些害怕。”

    “你最好这样,否则你会后悔的!”

    “是的,我知道该怎么跟你合作,只是……我现在真的好疼好疼,啊啊啊——”一脸‘痛苦’的半跪着,夏宝儿整个人楚楚可怜的颤抖。

    “你……”男人的脸色愤怒,却有些焦躁的打开手机。

    “这点小事你都做不好,跟那个人说你不怕他觉的你没用,杀了你吗?而且你还是亲眼目睹这件事的重要人证之一,是唯一的吧?只要那个人觉得你没任何价值,还有可能对他构成威胁,你觉得你的下场,会是什么样?”

    夏宝儿尽量去控制自己心底的恐惧,看了这么多的悬疑剧,她冷静下来,判断力和推测能力也开始挥发出来。

    还是半真半假,但听起来真有这么一回事。

    这一点,也正好说道男人的心坎中,他握着手机,犹豫要不要按下去。

    “ok!如果你觉得我这是在害你,那当没说。反正我手无缚鸡之力,上去也是死路一条。我只是不想因为我,连累你牺牲一条命。”

    眼角偷偷往过去,她看见男人的面容开始有些动容。

    “闭嘴!你分明是想说服我!”男人将枪指着她,吼道。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的,啊……好疼,疼死我了……”话还没有说完,夏宝儿就整个人做到地板,呜呜的哭天喊地那样叫着疼。

    两手捂住肚子,她楚楚可怜的看他。

    “好疼……你、你去给我找一杯温开水好吗?我相信你女朋友来这个的时候,你也做过这件事的,啊……”

    男人举着枪,左右摇摆。

    “我知道这不是你分内之事,算了……你,你要想逼我上去,你就来背我上去吧,否则我真的没有力气走了。”

    软绵绵的瘫在地板上,看起来要是男人坚持,也真的只好用背的方式。

    “kao!!老子今天真是倒霉。”男人瞪着那个无力的女人。想到背她可能弄脏后背,那绝对是很不吉利的,所以背不可能。

    “你等着!我给你找开水!”最终男人还是被她唬住,去找温开水去了。

    夏宝儿这才一把抹掉额头上冰冷的汗水。

    靠着墙壁,她双眼望向玻璃窗外的高楼大厦,心底焦急。

    到底有没有联系到呢?薄衣是不是真的在用心去帮她做这件事情呢?毕竟他们之间的感情在当时还算不错,可是他们已经分开几个月,没有联系过,感情变淡也在情理之中。

    他要是不帮,她也不能去责怪薄衣。

    暗暗的捏着小手,有一瞬间,她是真的觉得好绝望。

    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无力感从心底蔓延着她,几乎就让她想要放弃一切,不做任何努力寻找解救的方法。

    可是她最终挺过来了!

    钱钱还等着她去解救,她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放弃呢?

    就算上面的路不是通往天堂而是地狱,她别无选择。

    如果再等等,没有人收到信息,她就下定决定不做反抗的跟上去。最后的办法,就只有这么一个了。

    他们现在呆的楼层是17楼,时间过了十三分。

    如果通知到离先生,从炎日大厦到这里需要的路程,不堵车加车好技术好大约要十五分左右,从一楼坐电梯上到17楼如果没人也需要一点时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