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你真干净

    213:你真干净

    “呵呵,这么青涩,难道你男人竟然忍得住没碰你?”耳边扬起他低低的嗓音,那种口气,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

    望着男人黑暗的影子,听他越来越难听的话语。

    夏宝儿心中荒凉,绝望得动了好久的唇瓣,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心中翻滚着恶心,但是她不敢动,只能隐忍着观察情况。

    如今的她现在就像是别人砧板上的肉,就看他想用什么办法来宰割才能快活。

    她不说话,只是警惕得如同刺猬,提高自己的注意力。

    “知道吗?你哭泣的样子美极了,而且还真干净,干净得让我想狠狠要了你!”邪恶的话,低哑沉稳,如同上好的浓酒,醇香悠久。

    但,却让夏宝儿浑身都控制不住的瑟瑟发抖。

    “可惜,我还真看不上你。”男人眼中划过阴狠目光,哪里黑沉沉的,望不见底的深渊直向她逼过来。

    她知道这个男人铁磁心肠,可是她还在努力的试图他能松懈,好让她给自己希望说能逃出去。

    然而——

    “我差点就忘记你现在,好像很幸福呢,对吧。”

    心中一凛,她计上心头,顺着他的话假装吃惊的样子反问:“你怎么知道?”

    “怎么知道?这不是大家都要知道的事情吗?怎么?当了这么没脸没皮的人,你还以为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吗?”

    “你闭嘴!你懂什么?你了解什么?你连我和他是谁都不知道吧?凭什么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的笑?你有资格吗!”她‘气’得大声的骂他。

    男人一愣,忽然冷冷的大笑。

    “你跟我开玩笑吗?我不认识你们?”

    “那你是认识我们的了?你是别墅里的保安?”夏宝儿小心翼翼的追问。

    “呵呵,一个小保安能有这个胆量和能耐?你也太高估了南牧离的人了吧?就这些小罗罗也能跟我做对手?”男人笑得很讽刺,完全不知道这些话泄露了自己的很多秘密范围。

    “呵呵,谁知道呢?一些没实力没本事的人,为了爬上位置,那不得使用下三滥的行为满足自己内心的虚荣了。”

    “你说什么!”男人风一样的扑过来,狠狠捏住她下巴。

    那力道,还真是让夏宝儿疼得皱眉。

    不过她也不是试探不出什么不是吗?起码知道了这个男人是谁的范围正在一点一点的缩小。

    只是还不够!这些还不足以找出他身份。

    “我说什么你不是听到了吗?何必装呢?南牧离身边,乃至跟他那样有本事有担当的人,从来不会做这种没有能力的烂事。”

    男人脸色飕飕的冷掉,夏宝儿深呼吸,知道动机成功了。

    看看男人的反应,她继续的说道:“所以,我敢肯定,你跟南牧离与他那些十个兄弟姐妹,乃至他的任何一个有担当有勇气的下属相比,都不如,差得远呢!”

    “呸!你没有跟我们十个人一起呆过,你懂什么……”男人猛的闭起嘴巴!

    夏宝儿松一口气,总算是激怒他,让他说漏嘴了。

    “你耍我吗?”似乎回过神,男人恢复几分冷静,目光忽然很可怕的朝她射过来,将她刺出千百个汩汩冒血的伤口才甘心般。

    夏宝儿一想,也就知道他应该猜出来她在试探他。

    摇头,她‘害怕’地往里面缩去,可怜兮兮的样子。

    男人眼底杀气顿生,一步步的逼过来。

    夏宝儿情急之中急忙抓住他的手,带着哽咽的低声哀求:“对不起,我知道你们很伟大好心,求求你……你放过我好不好!”

    “呵呵……”

    耳边扬起男人冷冽嘲笑的冷笑,犹如穿透她五脏六腑般,让她浑身寒栗不已。

    “你想让我放走你也不是不行。”

    听到男人的话,夏宝儿欣喜若狂的‘感激’着:“这是真的吗?你真的愿意放过我,让我离开吗?”

    他眯着眼,凉凉的说:“当然,如果你心甘情愿带满身吻痕去的话,我会倍加努力,让你一身醒目的烙印!说不定到那时,他会更加的疼惜你呢,哈哈……疼一个残花败柳,这个真是悲哀。”

    “什……什么?你在说什么?”她皱眉看着他冷冷的面具,却只听到他可笑的低吼。

    “说什么?你难道真的听不出来吗?”

    她低头,“是啊,我真的听不出来,所以你告诉我吧?”

    “好啊,你想知道的话,那就靠近一点。”

    像是蛊惑,男人张开迷人的唇瓣,朝她循循善诱。

    而夏宝儿好似真的被他蛊惑,那模样,对着他,没有任何反抗了。

    下一秒,男人张开嘴巴,两排尖锐的牙齿像要撕开她身体那样的可怕。

    “啊……疼,好疼,别咬了,你出去出去……”裂开的疼痛令她快要昏厥过去,心脏都要停止跳动,清晰的疼痛,令她忽然意识到——

    这个男人……似乎不会动她呢?

    要不然这么多次,他都没有要她的身体?

    难道是有洁癖?还是不敢乱来?

    男人走上来,忽然伸出脚,夏宝儿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一脚踢来。

    身子自然推开,所以男人踢过来的无影脚,消失不见。

    她却真被踢到那样的捂着肚子,痛苦中的痛苦,难分真假。

    她还正拼命的去挤眼泪。

    快溜出来啊,快溜出来……眼泪大哥阿姐大叔婶婶等等祖祖孙孙们,让眼泪出来消灭坏人。

    男人站起来,夏宝儿也正好挤出几滴眼泪。

    哇的一声,竟然掉眼泪了……

    滚烫的泪珠随着他看起来越发狠辣的动作,一颗颗砸在了冰冷的脏被单上。

    男人喘着气,眼里满是无法解脱的怨恨和怒火。

    怎么又是这样的眼神?夏宝儿看着,就越发的暗暗记住。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快拉戏拖延时间。

    “你真啰嗦!”男人看起来有点小抓狂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拉戏份,这么跟他周旋,要安全很多。

    “闭嘴!”男人大吼。

    “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在我幸福的日子里,你要来残忍破坏,为什么……”

    夏宝儿看起来真的好伤心,好绝望——

    泪珠掉得更凶狠,她明明是在哭泣,眼泪流不停,身体里也一阵阵难受。过了一会,又疼又难过的她‘哭’似乎哭不出声音,只能干干,生生的流泪。

    如果这只是一场噩梦……该有多好。

    这句话倒是真的,除掉跟离先生的记忆,她心里在最想删除的,就是这几年的事情。

    那一段不算美好旅程,她宁愿不要,还是从前的那个她……

    男人还在对她各种威胁,空气漂浮的全是他身上散发的冷空气,时时刻刻提醒着夏宝儿。这不是梦。

    不知过了多久,她‘哭累’了,流干了,便在男人的怒吼和威胁中,很干脆的让自己沉睡,堕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

    而男人,只能咒骂着离开。

    ***……

    郊区,那个房子里。

    南牧离环着两手,不知道站在窗边的他在想什么,样子有些冷酷淡漠。

    ‘砰’——

    大门被人用力的拉开,南牧离给打扰到,脸色很凝重。

    转身,就看到云修风风火火的冲进来。看起来就是有重要事情需要跟他说那样。

    “说!”没有时间跟他浪费。

    “少爷,不好了!刚才管家传来电话,说夏小姐不见了——”

    “什么!”南牧离几乎冲过来,狠狠拽着云修的衣领,一张俊脸,焦急得没有了任何冷漠的理智,“你有种在跟我说一遍!”

    “夏小姐不见了……而且从管家的话中,说了夏小姐来送我们后,就不见……”半夜消失,他们却早上才发现,而且门边的保镖,都中了昏迷药。

    云修颤抖这才将话说出来,他还真是害怕自己下一分钟,就要被少爷劈成两半!

    “真的!不管是什么人,但是这么大胆!一定是我们都认识的人!”

    “哼,这个也太荒谬了吧?”南牧离一愣,松开了对云修的控制。

    云修松口气,脸色凝重的朝着自家少爷开口:“我不能说这个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夏小姐消失不见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说完,云修就不敢抬头看着自己的上司了。

    “走!我们必须回去!”

    “不行!”一听他要出去,云修立即将冲动得拦住眼眶发红的男人。

    “放手!我只跟你说一次!”南牧离冷冷的说道,就这么几个字,却让云修觉得自己应该立马撤退,给他让路。

    可是不行啊,现在可是大白天!

    “那你说!我们还能怎么样,我一定要救她出来!”

    “我们先好好的组个调查和调整时间的重心!然后看看有没有怀疑的人让我们找出来。这样找到好办法,我再去动身!”

    云修的意思很明显,就是现在这个时候,南牧离是不方便出行的!

    只要他一出现,被贺沧澜的人顶上,恐怕还没有追出夏小姐在哪里,他们就被人一**的追过来围剿了!

    所以,这么危险,敌人在暗他们在明,他不能让少爷出去!

    “等等!我们肯定是要救的,但是让我先去追查消息行吗?”云修由此对着上司,勇敢的说不!

    他不想让他这么冲动的头脑发热乱来。

    “给我联上云图操作!”

    “什么。”

    云修不明白少爷这样做什么。

    “跟踪定位!”

    云修一愣,少爷还有这么炫的事情啊。

    只要有这个,应该很快能好了吧?

    但愿是如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