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得了便宜还卖乖

    9:得了便宜还卖乖

    “来,想问什么你大胆的问。”

    这句话明明是很正常不过的意思,可是被他这么一说,加之那若有似无的轻笑,顿时变得很有那啥啥的意味了。

    夏宝儿一听,也就知道了这个人又开始玩乐起她来。

    郁闷的哼哼,“跟你说正经的事情呢,要是离先生你在这样,我就挂掉电话了哦。”

    “别呀,咱们不是小别胜新婚吗?来,亲爱的给我说些好听的话吧。”

    幸好身边没有人,否则夏宝儿一定会羞愤死。

    怎么这人,一旦跟她好上了,就这么厚脸皮的各种调,戏起她来。

    每次都这样,害她心肝儿都有点荡漾,一想上次他早上给发来的那啥啥洗澡澡的果照。

    妈个咪,真是……

    “亲爱的,你难道也跟我想你那样的想着我吗?恩——”低低沉沉的嗓音,沙哑好听。

    夏宝儿听着,心神都有被他蛊惑那样,有些颤巍巍的。

    “喔……宝贝,叫声亲爱的听听。”

    夏宝儿听他这么故意叫着,脸红耳赤的呸了一声。

    “给我打住!讨厌的家伙!”

    电话那端传来他爽朗的笑声,这才正色的问:“怎么?被什么人困扰了?顾向东还是蓝与之?只要你开口,我立马干掉他们!”

    那口气,浓烈的嫉妒得恨不了让他们消失才好。

    “这么爆干嘛,你就不能好好的说话啊。”

    “嗯哼,说出你的烦恼,在我面前我给你权利任性和无理取闹。”

    低低的嗓音,夏宝儿听着,心中便是莫名的暖和。

    “尽捡便宜好听的说,有男人真的做得到就怪了。”

    “这可要不得。”他口译一变,她似乎能看到他一板一眼的严肃样子。

    好笑的抿开嘴角,弯了开来。

    在他要继续教训时她就利索地打断了,“离先生,你的事情怎么样了?他们还在追杀着吗?要不你回来吧。”

    “你担心我啊。”

    听他嘚瑟的口气,她扭扭捏捏的哼:“才不。”

    “那干嘛这么紧张。”

    “这个嘛……嘿,我要留着你找到更好的男人呀。”

    “坏丫头,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夏宝儿不乐意了,“说!不要隐瞒我嘛,离先生你不说我整天胡思乱想的,睡都睡不好。”

    “乖,别担心,再等等我就回去陪在你身边。”

    “真的没事吗?”

    “当然,你男人是谁,你的顶梁柱啊,怎么能倒下对不。”

    “讨厌!需要的时候我也不介意借肩膀给离先生靠一靠啊。”

    南牧离乐得直笑,“就你那小肩膀啊,我要靠也不需要这样的靠。”

    “呸!给我正经点。”知道他就会这么欺负她。

    “叫声亲爱的给我听听。”

    脸儿一红,夏宝儿有些不好意思,“才不要。”

    “为什么不要?我都是你的人了,你难道不想对我负责?”

    瞧他,脸皮都厚得跟什么似的。

    “闪开了,我要出门去试镜,回来给离先生电话哟,古拜~”

    “亲一个!”

    “啵啵……”

    “坏丫头,给我亲!”听她笑得不成,南牧离一下就吼了起来。

    “有本事你蹦到我面前我就亲,没本事就拜了。”

    “你给我等我……嘟嘟嘟……”南牧离傻眼,被她给档掉了通话,有她的!

    他瞪着手机,无奈一笑,改而拨打了云修的号码。

    ***……

    “哇塞!我就知道小宝儿你能行的!”尤爱钱对小宝儿掐又是的,一点也不放过机会。

    别看小丫头没几两肉,小脸的手感可好了。

    “你在捏一下试试!”夏宝儿紧张着呢。

    一股脑的心不在焉,再被尤爱钱这货如此的捏着,特想吼人。

    尤爱钱一撒手,得了便宜还卖乖地笑,“小气鬼,让我摸两把都不行哦。”

    “你……我都要紧张死了。”

    尤爱钱一摇手,“紧张个毛线,上次你不是都轻轻松松过关斩将了?这次一样ok了。”

    “你这专业出身的,当然说没问题,要是他们让我哭戏试镜,我只会笑可怎么办啊。”

    无视她烦恼的样子,尤爱钱一听这话,立马‘噗嗤’的大笑出来。

    “得,要你真能碰到哭戏,那绝对很有演戏天分,我相信他们立马签下你。”

    “你这不是笑话我嘛,真是不给力。”

    “担心啥,你的自信都跑到哪去了,被那谁给摧毁了吧!真是自讨苦吃哟你啊。”尤爱钱点点她小脸,帮她拨弄了乱发,也真是不担心她。

    “哪有。”

    “还说没有,快到你了,自然点。”尤爱钱推推她,就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

    朝尤爱钱努努小嘴,夏宝儿在她大笑里郁闷的走去。

    深呼吸,等平息下来,这才能笑得自然的推开门。

    “赵导演,编制老师你们好。”

    “恩,先自我介绍一下。”老师们点点头,说了话。

    这一次他们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布置小环节,毕竟这是要实打实的准上阵,准备接角色的。

    夏宝儿微笑着做了简短介绍后,等到他们发话。

    “没有做过群众演员也没有接过话剧,还不是专业出身啊。”听完她的介绍,几位老师和导演一一预览她资料。

    提出了质疑。

    “夏同学你对自己是一张白纸的事,有什么自信在这次竞争中,让我们信任给予胜出呢?”

    夏宝儿礼貌点点头,浅浅勾了笑意回答,“我对自己是一张白纸的概念,只是我对这个专业的白纸。对我来说,我觉得一个天生的演员或者有天分的演员,对事物的接受能力和领悟能力是自然而真实的,加上社会的阅历,能更快将自己悟深入其中的每一个角儿,相信会是比刚毕业出来的一些专业生更能掌握角色的骨髓与精神。我有这个自信,即使我知道我应该先从最底层的群众演员做起。”

    不大的声音清澈回荡在办公室内,平实稳重,半点轻浮与躁气没有在她的气息与话里行间流露出来。

    配于她清丽出俗的面容与真诚的笑颜,愣是让几个老师心中暗叫好。

    况且这个回答,完全符合他们心中想要的答案。

    太多人为了急于突出自己,想要让他们记住一味去说着练习好的话来讨好他们,往往就忽略掉很多需要表达的自己最初衷真实想法,让他们反而对这样的试镜之人,完全否定。

    回答完,夏宝儿安静的等待老师的评价。

    “恩,这个回答还算可以,但也没有刚才面试的许多专科出身的同学出彩。这样吧,你有什么特长给我们表演一段,要是通过了我们会给你角色的台词去练习,等待最后一个环节的表演。”

    特长啊……

    夏宝儿有些囧,因为上次她直接赶出来,知道没有机会,哪里还做什么准备哦。

    这下子倒好,只能临时抱佛脚了。

    几个老师正在屏息着盯向她,水晶灯下,依稀可看见她鼻翼上冒出一层晶莹的汗珠子。

    “啊!”

    只见下一秒,她精致可人的小脸一变,撕心裂肺吼了出来。

    完全颠覆她给他们清新可人的样貌,几个老师也被她临场发挥给吓了一跳。

    还没反应过来,她脸上顿时精彩纷呈,喜怒哀乐等等,被她演绎得灵活灵现。

    老师们惊讶的看着她,仿佛是在看一块未被雕琢的璞玉。

    夏宝儿更是囧着小脸。

    妈妈呀,这都表演完了,难道他们不满意?都没人出声……

    一咬牙,她忽然素手轻扬,一手托腮,摆了一个京剧里的花旦姿势。

    小嘴弯开,身子如同飘絮般的旋了两旋。

    《贵妃醉酒》的段子,轻轻的吟唱了出来。

    啊,广寒宫

    玉石桥斜倚把栏杆靠

    那鸳鸯来戏水

    金色鲤鱼在水面朝

    啊,水面朝,

    长空雁雁儿飞

    哎呀雁儿呀

    雁儿并飞腾

    闻奴的声音落花荫

    这景色撩人欲醉

    不觉来到百花亭

    唱完了,夏宝儿收起姿势,怎么他们还没有动静……

    她小脸一红,有了一丝尴尬。

    本来她就是很久没玩了,小时候跟着顾阿姨学着玩的,顾阿姨是花旦,唱的可好听了。

    正当她犹豫着想,自己该不该跟他们主动说话时,老师们回神了。

    “很好,看出来夏同学多才多艺,要是再多加练习,潜力很好。”

    老师们最终给予肯定,给她发了一段新电影的台词,是女主的一场哭戏……

    走出来时,夏宝儿看见钱钱那张笑得格外欠揍的脸,真是无语。

    被他们刚才的话给验证了,还真是哭戏……

    “哇塞!等会我们一定要去买彩票啊!一定一定要去!”

    尤爱钱从来没有这么肯定过!

    “买个头哦,我说你的嘴巴还真是的。”

    “所以,我们应该去买彩票去!说不定,嘿嘿……”尤爱钱想着那五百万,那真是心中一个美。

    “你这个财奴!真是没救了。”看她那一脸的荡漾,夏宝儿就知道钱钱在想什么。

    “人家就这点爱好,没办法。”尤爱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爱钱,可能爸妈起名字起得好吧——

    “走走走!我带你去练习一下,女主的戏呀,要是不出意外的话,我想你很有可能胜出。演女主呢。”

    “老师说了,每个进入下个环节的人都是女主的戏。”

    尤爱钱郁闷的哼哼,两人也就去去练练。

    两人身影一转向别处,他们离开时的位置就站了一个身影。

    如今的张小咪,干练了很多。

    她凭借自己努力在新闻社里担任了个人主栏,这次出现,就是来采纳即将要走红的新晋演员。

    自然,她来还有一个原因,来见那个男人……

    “帝,今天的演员有选好了,头条会给我吧?”走进华贵的休息室,她笑意妍妍的向落地窗边站立的男人开口。

    男人转身,俊美得让太阳失色的面容,带了一抹邪魅的笑。

    “怎么了,笑得这么贼。”张小咪走过去,调侃的取笑他。

    冷不防,被他一拽,从后面,将她压到玻璃上。

    旖旎的画面,令人看见都要脸红了。

    “笑得这么贼不是因为看见你兴奋了吗?”呢喃的低沉嗓音,就是最好的药方,令人心神向往的荡漾。

    张小咪脸色绯红,被她狠狠的姿势吓到了一些,“你轻点,疼。”

    帝王没说话,一口咬住她圆润的耳朵。

    张小咪发软,一下的喘息着只能依附着他,气息不稳。

    可是她看不见,看不见帝王眼中的狂热,不是因为她。

    隔了好久,两人依偎着坐在沙发中。

    “帝……”

    “恩?怎么了?”

    “我觉得,我想离开这里。”

    “不行!”帝王话语忽然冷淡,眼底的冷漠有几分轻蔑,“现在不能离开,这个新剧我可是投资了进去。我要亲自督促上映杀青。”

    张小咪温顺的抱着他,轻声的道:“我知道,我也只是说说。”

    “你明白就好!我喜欢听话的女孩子。”

    “恩,我先出去做采访,你等会想上镜吗?”站起来,张小咪有些调侃的看他。

    帝王摇头,“当然不上,老实说,我还挺讨厌你们媒体捕风捉影的把戏。”

    张小咪无奈耸肩:“那儿没办法,我总得靠这个吃饭。”

    “如果你缺钱,跟我说。”

    张小咪一愣,没有说话,只是对他娇笑,“当然,等我需要的时候,你可不要躲得远远的。”

    帝王没说话,只是眯了眯眼,张小咪已经走出办公室,关上了门。

    其实她很清楚,这个男人巴不得她开口要钱。

    这样,她拿他的钱,两人之间也就真的跟当初谈好的那样,两不相欠。

    不过是身体的契合交易,那样最正常不过。

    他终究是不会给她一个结局。

    而她为了这一份飞蛾扑火的单恋,付出了自己最尊贵的一切。

    她的尊严,她的美好,她的友情……

    这是一条不归路,她比任何人都明白。

    可是她不想退出去,不想回头。

    因为她现在退出,不只是在爱情上输得一塌糊涂的狼狈,更是在他们几人的心中更不知廉耻和犯……贱。

    她这样的退出,只会换来更痛苦的生不如死。

    深呼吸,收起脸上的失落。

    张小咪张瑶转角,鼻尖忽然传来一阵清香的香水味。

    她皱眉,想要擦肩而过。

    “张小姐,我有事想跟你谈谈,相信你非常需要这个机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