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乖乖个隆冬

    5:乖乖个隆冬

    尤爱钱和赵琪琪都看过来。

    她摇头,“等等吧,我会找时间跟小咪好好谈谈。”

    “恩,我们也担心她,就怕她被人玩弄,受伤也不愿意说出来。”

    夏宝儿明白。

    女人总是这样。

    很容易动心,对一个人有了爱,就会很专情,丢失了自己也甘愿。

    可是男人呢?

    大多数的男人是花心,是吃着嘴里看着锅里的。

    一旦他们腻了,哪里还会管女人对自己的爱。反正他们要的就是女人的身体,没有感觉了他们就会另寻目标。

    心中有些难受,几人在午后的暖阳里聊着,心中都有些感伤。

    夏宝儿跟他们分开的时候,忽然很想离先生。

    她正要给他打电话,他的来电就响了起来。

    有点点的微妙,像是感应。

    她轻柔的抿了嘴角,笑容温柔了时光那般的美好。

    “离先生。”

    “嗯哼,我有点想你了。”

    夏宝儿一乐,哼哼唧唧的,“哦,好像我不想你,怎么办啊?”

    “那简单,你只要乖乖给我想你就行了,知道吧?”

    “嗯哼,你这么说,我忽然有点想你了。”

    电话那端的南牧离忽然忍不住愣了下,就大笑了起来。

    “坏丫头,明明跟我一样想吧。”

    “不想!”

    “早上去试镜怎么样了?”

    夏宝儿大惊:“你知道啊?哇塞,离先生你贼,偷偷跟踪我吧,小样。”

    “谁跟你一样贼,我就是打听来的。如果你真憋坏的话,我给你打通关系把你捧起来吧。”

    “嘘!才不要,这样人家会说你对我潜规则!我才不要。”

    “瞎说,谁跟你说的!我这是光明正大的爱你,爱爱你,跟潜规则扯上般毛线关系吗?”

    夏宝儿一听他这么着急,就乐了。

    “钱钱跟我说的啊,她说贵圈就这么乱。”

    “那你还往坑里跳?有我宠着你,在家当我女人不就好了。”

    “nonono!我天天在家不仅要憋坏,闷坏,还有可能被你玩坏,才不要。”

    “哟,前面的,的确不行,不过被我玩坏,要得!”南牧离这话利索的很。

    夏宝儿一想,就忽然明白他想什么。

    “坏人!不跟你说了,我要上公车了。”

    “什么!你竟然坐公车去!给你配的几辆车你都没开过吗!!”南牧离着急得都吼了起来。

    “那个……安了,那些车太拉风,我又是路痴,嘿嘿,离先生你懂的。就这样了,古拜。”

    “亲一个!”

    “不要,我在公车上。”

    “不亲不给挂!”

    “就不!”

    “乖,亲一个给你吃棒棒糖。”

    夏宝儿:“……”

    渣渣,怕他再说出什么话来,她赶紧的就轻轻给他亲两下。

    这才让他心满意足的挂电话。

    两人发着短信,很快夏宝儿就回到别墅里。

    南牧离这才说了去忙。

    她自然也知道他担心她在公车上,所以才陪着她一路发短信。

    一走进门,父亲和母亲正出来散步。

    “哟,丫头今天中五百万了吗?看你乐得。”

    夏宝儿郁闷白了母亲一眼,撒娇的挤在他们中间。

    “看你这小样,碰到什么好事了?”

    “哼!哼!不告诉你们。”

    夏母不屑,“看你这荡漾的小样子,估计被哪个男人给用甜言蜜语给骗了吧。”

    夏宝儿一囧,母亲真是强大的在刷存在感啊。

    “没有了,主上母上。”

    “恩?怎么了?”夏母和夏父看女儿一脸掩饰的样子,不免有些担心的问话。

    也不知道女儿最近是发生了什么大的事情,但是他们一想,怕是让她难过或者尴尬,也不敢多问着什么。

    女儿这么主动说话的方式,是想要跟他们说这什么的吧。

    “其实也没有什么了,我就是想问问主上和母上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

    像前些日子,母亲不是都说了在这里住得很不习惯吗。

    父亲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心里一定是跟母亲的想法一样。

    只是他比起母亲来,是会比较站在她的立场为她着想,才什么都没有说。

    夏母白了女儿一眼,有些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哟,你这丫头,现在倒是给我想起来这件事情了。”

    有些抱歉的嘿嘿一笑,夏宝儿朝父亲眨眼。

    夏父摇头,温和的笑笑,揪了老婆一眼,“你这是干什么呢,住不习惯的话,我跟你搬出去就好,不过女儿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的话……”

    “谁说我要搬出去!谁说的啊!好你个老头子,你这是故意要让丫头对我记恨的吧!”

    夏父眼角一眯,朝女儿看过来。

    父女两个偷偷打个v的手势。

    反正夏母的刀子嘴豆腐心他们也不是不知道,这下就搞定了。

    “唉……”走了一会,聊着一些有的没的家常后,夏母忽然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母上怎么,叹气烦恼可是会让人涨很多很多的皱纹哦。”

    夏母没好气的点点她小脑袋,“你啊你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对我们隐瞒着?”

    “没有。”

    “真的?”

    夏宝儿举手发誓:“真的没有,都是我们小一辈的事情,绝对没有什么大单的那种。”

    “这样就好。”夏母握着女儿小手,也没有再继续说着什么。

    丫头不说,是担心他们。

    要每天都能看到女儿这么开开心心的出门,归来就好。

    虽然他们心里,一直都是有些心梗的。

    这里毕竟不是他们的家,也不是女儿的家。

    是别人的家,还是一个常年不回来的人的家。

    刚开始还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事情,可是这么住下来一段时间后。

    他们也觉得有些不知道为什么的,难受着。

    再怎么好,怎么安全,终归是别人的家。

    “对了母上主上,我在想,要是我们搬到国外去生活的话,你们能不能接受?”

    “国外?为什么啊?”两人不解的看着女儿。

    这种事情他们可是想都没有想过呢。

    “嗯哈。”

    “怎么好端端的,忽然这么问我们?是不是出了事?”

    “你们两个别想太多了,我就是随便的问问你们的意思而已。”看到父母疑惑的转过头认真看她,问着。

    夏宝儿赶紧大声的笑着回答,害怕他们会自己想歪。

    “你这个丫头,怎么整天胡思乱想的。要是真的非要换个地方生活,不如,我们搬到别的城市不就好了?”

    别的城市?

    估计也是不行的,要是……

    夏宝儿有些害怕去想以后的事情,现在什么都还只是未知数,她不能想太多。

    “恩哈,说的也是,我也只是说着玩的,你们两个别太在意。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有时候我也想换个地方待一段时间,体验体验。”

    夏父夏母无语的笑着,“真想要体验的话,那不就去了。”

    “调皮一笑,她点头,“嗯哼,到时我真想去的话,你们两个可不要拦住我。”

    “当然不会。”

    一家三口边聊着边慢悠悠的走,很久后才归回来。

    ……***

    身在周边村子房子里的南牧离,也难得有了一份悠闲的心思。

    刚才跟小东西挂掉电话后,心情倍儿爽。

    “少爷,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

    身边的云修看见少爷嘴角动了笑容,忽然就忍不住开启了玩笑模式。

    没想他这样还没有开个头,就被少爷两刀可怕的杀气攻击过来,吓得立马噤声。

    乖乖个隆冬,少爷这样也太多变了吧!

    虽然也没有什么不好,就是……有种奇怪的感觉怎么都是无法说得上来的。

    “对了少爷。”

    “恩?”

    “上次你给我资料去调查的事情,有了进一步的进展。”

    “哦?这么快?”听到云修的话,南牧离也正式了起来。

    眼神和神态之间,又是那个果断冷冽的人物。

    云修点点头,随机拿出来自己所有的记录和追查到的关系。

    “不出少爷所料,那个镜片的确是安德路和贺沧澜的交易。而且里面不只是有他们最新研制迟来的dna37,还有他们之间很多不可能被外人知道的暗地里交易。更离谱的,是这些交易中他们并没有合作!”

    “还有这种事?”南牧离没有直接的回答回我呢,而是看着云修,淡淡的问道。

    “恩,是的,还有跟贺沧澜做交易的还有蓝与之。”

    得到这个消息,对南牧离来说没有什么损失,但是也没有什么好处。

    “继续说,还有没有别的?”南牧离觉得这跟自己交代他们的事情,差不多。

    “蓝与之正在找夏小姐。”

    忽然转变的话题,让南牧离表情有些不自然的样子。

    看的云修好笑又觉得好无奈。

    毕竟他现在在这里,夏小姐自己在那边。

    而且她跟蓝与之一直都有联系呢,少爷不吃醋这就是不成啊。

    “我问的,可不是这个。”

    正在脑海里自己进行yy的云修被少爷这一声怒吼,整个人顿时吓得一个大大的颤抖。

    机灵的像是个黑天使似的。

    “少爷您要问的,还能有谁啊?”

    “没了。”

    他意识到云修跟他们的关系,是不一样的。

    爱情里所发生的一切事情,还是不要让他知道最好吧。

    “不带这样的,难道少爷你又开将我给赶回去上班吗?”云修可怜兮兮的看少爷。

    哼!他们这些人还真是自己知道自己享受,虽然来这里也不是什么好的地方啊那样的。

    但是大家不是都在这了吗?

    少爷竟然要他一个人去那里看着,真心的度日如年啊。

    “恭喜你,我要说的就是滚回去,所以你现在可以将自己给打包起来,离开这里。”

    “哇塞!不是吧?”云修都要郁闷得很想吐血了好吗?

    这个都是什么奇葩少爷喜爱的事情哦。

    尽管云修再三的抗议着自己留下来,在这里的种种好处,但还是被南牧离给无情的赶回去上班了。

    将云修赶回去后,他这才将手里的东西拿出来。

    几分的时间后,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南牧离愣了一下,接听电话。

    “少爷,我们已经听您的吩咐,将贺沧澜的货物接下来,然后我们接着又发现了一件事情。”电话那边的人声音听起来,是有些激动不已的样子。

    第一次被信任着去敢赌,少爷也没有出手帮助。

    但最后,他们还是赢了!

    “很好!兄弟们做的好。”

    “好,今天晚上就根据少爷的要求和时间,我们去码头,等到安德路的货船一到。我们就动手。”

    “等等!”这个节骨眼上。

    要是他们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话,一定是最先传达到贺沧澜的耳朵里。

    只要被传到贺沧澜的耳朵里,比这个强的。

    就是南牧离安排出去的人,将会受到贺沧澜的攻击和毁灭!

    恰好这件事情上,南牧离最不希望发生也是这种程度。

    认可与受伤,因为还有医生会慢慢的给你治疗伤口,等待着重新好过来的那一天。

    但若是被他们给抓到,或者出现任何小小的意外,这样的错位都是无法挽救的。

    南牧离非常清楚自己与收下人的处境。

    电话那边的人等了好一会没有等到自己的答案。他还以为少爷是在做什么事和正在忙着。

    隔了好一会,他终于以为少爷真的把他这个正在跟她通话的人,给完全忽略。

    没想——

    “晚上的行动你们都听云修的,我会给他最全面的方式和对付攻略,听我的!今天晚上无论如何都不能按照以前的设置和擅自乱来,大家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听到主子这么一说,电话那边的人也就安静了下来。

    少爷……好像哪里变了,但是变得让他们都有了浓浓的归属感。

    南牧离刚刚挂掉电话,又响了起来。

    “喂,谁?”

    “十爷,是我!我听您的吩咐在安德路和贺沧澜碰面的中间卡选了关口。”

    “恩?然后呢?安德鲁是不是真的逃跑,还是被贺沧澜的人接回来了?”

    可能是南牧离一时之间也都忘记了。

    忘记了在海上这一块,最大的威胁,是蓝与之——

    纵横这一块领土的历史,实力不能否认。

    而那一块的主人,恰好就是蓝与之!

    南牧离听到后,也就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提前跟他说明白。

    不过蓝与之?

    他现在不是在这里吗?在市中心跟贺沧澜下棋聊天的吧?

    越想越是觉得有猫腻……

    至于这个其中的猫腻是什么,终会让人大白的时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