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身不由己

    4:身不由己

    “我出去运动。”看着父亲一脸的疑惑,夏宝儿轻声回答。

    “真的,只是要去做运动吗?”

    夏父和夏母看看她这一身装备,怎么看都不像是去运动。

    可是这么一大早的,女人还能去哪里呢?

    看出来父母眼中的怀疑,夏宝儿这才知道姜还是老的辣这个道理。

    一点点的细微细节,他们都能透析出你的动机来。

    “那个,也没有什么了,我可能要去找琪琪和钱钱。”夏父夏母这才点头。

    夏宝儿甜甜一笑,赶紧吃完早餐出门去了。

    “夏小姐,要不要我让两个人跟在您身后呢?”避开父亲的耳目,管家也正好看到,跟上来轻声询问。

    “带两个人跟着?要去做什么啊?”管家被她这么一反问,顿时也觉得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笑了笑,她道了声谢谢就赶紧走人。

    早上的外面,空气的确非常的新鲜。

    夏宝儿想想,似乎自己都很久没有这样,出来呼吸新鲜空气。

    大口大口的吸着,就怕是以后吸不到了那样的贪婪。

    等公车的时候,手机传来简讯。

    她疑惑着打开,然后差点没有流鼻血。

    哎哟喂!

    这个人真是越来越没有下限了!

    再不敢看,她吓得赶紧收起手机来。

    想了想,额,虽然内容有些那啥啥……咳咳咳,但是她有点不想删除。

    好不容易上了公交车,看到最后的座位是空空。

    夏宝儿眼角一眯,贼兮兮的跑到最后一个位置。

    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的看着四周,附近都没有人可以看得到她的位置。

    这才脸红红的拿出手机,打开离先生发来的简讯和图片。

    看着他在浴室里各种赤果果的湿身照片……咳咳咳。

    那啥那啥,竟然不给她遮掩,就这么给她发来,也太大胆了吧!

    要是被别人看到可怎么办!真是个混渣渣!

    竟然拿她专属的物品拿出来展列,幸好是只有她看到。

    再配上他那些充满想象力的话语……咳咳咳。

    夏宝儿看得浑身发热,气息不稳的赶紧收起来。

    嘿嘿,原来她的离先生身材好棒哟。

    想得心神荡漾,等到公车超出几个站,夏宝儿就完全马爹骂娘一样的埋怨着那个罪魁祸首了。

    好不容易小跑着,赶到跟钱钱约定的地点。

    尤爱钱一看她这个小样,免不了一阵阵的戳着她的小脸嚷嚷。

    “干嘛去了!老实交代,气喘细细,脸红耳热,嘴还红得跟樱桃一样!有猫腻哦。”

    夏宝儿被钱钱这么一说,猛然的又想起刚才离先生起来洗澡给她拍过来的相片,顿时鼻子发热……

    妈呀呀,真是太ci激了!!!

    “夏宝儿想什么呢?难道你……”尤爱钱这下,更是调侃的理直气壮。

    某只小脸一热,郁闷的拉着钱钱的手,使劲的掐!

    哼!她就是有点那啥那啥了不成啊。

    反正是她的男人,想想怎么了,又不犯法!

    头上乌云密布,乌鸦嘎嘎的飞过。

    夏宝儿觉得自己要完蛋了,竟然想的这么顺其自然……罪过罪过。

    “小宝儿我跟你说哦,等会你要趁机跟导演聊聊天。我相信你会用你的魅力去征服导演的眼光。”

    夏宝儿这时,忽然才想起来今天的正事,就是跟钱钱来试镜。

    换个工作总好一点的吧。

    也许是昨天想想,那种日子过得太窝囊了!

    她想来做做替身演演戏神马的,可能比较好发泄内心的毒品。

    这样,也让她有事情可做。

    如今这个势头,她是不想去做秘书。

    要是不小心被谁谁发现,那不就全出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那个导演会不会潜规则?你看电视电影和各种头条都写得这么清楚明白。”夏宝儿捏捏钱钱的手臂,无辜眨眼。

    尤爱钱上下打量她几眼,然后很笃定的开口,“别想了,就你这胸,这pp。你想让人家潜规则估计人家都不要呢。”

    “擦!我们姐妹以后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竟然这么说我!”

    “咯咯……”尤爱钱被她可爱的可怜兮兮逗得忍不住大笑。

    “笑点真低,你以后一定找不到幽默的男人做老公。”

    脸上一疼,又被尤爱钱给掐了一把。

    “在这么说姐姐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呸!你这嘴巴,是越来越嘚瑟了。小心我一部戏就抢走你风光。”

    尤爱钱捏得更厉害。

    “来啊来啊,倒是带着姐姐我闯东西南北,咱们同一条裤子穿到大的,只要你不抢我老公,我八辈子都跟你好姐妹。”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夏宝儿直翻白眼。

    两人勾着手,很快也就到了试镜的地点。

    他们面前真的很多的人。

    黑压压的,看起来竞争真的很大。

    看别人不是有父母传授,就是有朋友叽叽喳喳的教,等会要怎么样怎么样的。

    夏宝儿转头看看好姐妹,就是一副天塌下来她也没问题的嘴脸。

    不免就觉得特不公平了。

    “喂,绝交好不好?”

    尤爱钱带着墨镜的脸转过来,看着她。其实她是瞪着的,可惜墨镜挡住了她犀利的瞪眼神功。

    她耸肩,“成交。”

    夏宝儿郁闷的掐她,“你看吧,人家都在传授那些宝贵的经验,你怎么说也是老演员级别的,就没有给我点什么建议?”

    “有啥建议?我告诉你啊,就算他们教得再多也是枉然。因为试镜看的全是功底和临场发挥,题目是没有固定的。靠的是个人的参悟能力和临场发挥与心态!”

    “所以?”

    尤爱钱裂开嘴朝她笑,“所以你行我行神州行。”

    “擦!我们绝壁是不是姐妹来的。”

    尤爱钱乐得要笑弯腰,戳了戳她,“怂货,等会你可别真的怂,吓得两腿发软,晕倒在导演那些人面前啊,真晕倒了,以后我们真不是姐们儿来了。”

    两人正聊着,就轮到夏宝儿。

    “走吧!怂货!”

    夏宝儿翻个白眼给她,踏进了那个关紧的门。

    房间内灯光透明,四周的墙壁布置成了诗情画意的美景。

    就是这么美好的房间,一脚踏进去的夏宝儿,就看到地板上有着很不和谐的东西。

    也不知道是哪个来试镜的玻璃心妹子,哭成那样。

    地板丢着湿润的纸巾,还有一些果皮。

    她走过去,看到对面坐着四个评委,三个男人一个女人。

    他们正透过灯光看着她。

    实在是看不过去。

    她嘴角一弯,挂着真诚的微笑,却是大咧咧的动作利落捡起地板的果皮和纸巾。

    朝导演和几个评委友好一笑,扔入了角落里的垃圾筐。

    这才走过来。

    没想导演竟然生气的拉下了脸。

    “这位同学!我们这里不需要你来当学习雷锋!我要的是一个能够充分发挥精神和时间规则的演员!这是身为演员最基本的时间和专业观念!你一来就浪费掉了你面试的时间去捡垃圾!出去吧,不用试镜了!”

    夏宝儿一愣,没想到导演这么犀利。

    她没有慌乱,朝其他三位看去。

    但见他们都颇为同意导演的话。

    她知道,没戏了。

    但这也没有什么不好,她又没有试镜过,也没有演过什么。

    就当是来学习了。

    “谢谢导演给我这个机会,我没有遗憾。”

    “哼!别浪费时间了。还说没有遗憾,我看你在心里在大骂我们吧。”一个评委冷哼的瞪了她一眼。

    夏宝儿一冷,随机‘噗嗤’的微笑出来。

    盈盈的笑容没有一丝一毫的作假,她态度坦白的说道:“抱歉,可能站在导演们的立场,我的确是这样的没错。所以我没有什么觉得你们不对的啊。再说这的确是我错过了自己的面试时间,来传承文明中华的传统美德,还学到了导演的教训,我真的没有遗憾,谢谢。”

    导演们看着她。

    她微微一笑,朝他们弯了弯身,转身退了出去。

    “怎么样了?该不会真怂了吧?”一走出来,尤爱钱就着急的追问。

    夏宝儿笑笑,有点无奈。

    “可能我真没有演戏天分。”

    “纳尼!你真的没有过吗?”尤爱钱是真的不相信啊!

    可是看到小宝儿这样的样子,应该是没有在欺骗她了。

    唉唉唉!真不知道里面的导演,给小宝儿出来什么太艰难的任务。

    她想小宝儿是不会缩头乌龟的当场吓傻。

    要说的,应该是他们给出来的场景那些小宝儿不适合吧。

    “小宝儿没关系了,下次有新电影和电视剧招募替身和新演员,我立马帮你报名和争取。再给你拉点关系好了。”

    “不要!”

    “哎呀,我又不是要潜规给你走后门,你信不过姐姐我的人品和下限啊!”

    夏宝儿被她这么认真的样子乐出笑容来。

    “看你说的!我就是觉得吧,要是有后门走那些固然是直通车了。不过我这种真没有在专业学院出来的人,要是这么上去,估计会很多人骂。现在各种五花八门的红人和奇葩演员,花瓶演员就够多了,我可不想跟他们那样出名。”

    知道她底线,尤爱钱也没有在强求她。

    “走吧!面试不成,咱们还是得要吃饱喝好的对不对啊。”

    “废话!”

    夏宝儿想了想,他们打电话给琪琪和小咪。

    琪琪的电话接通,她立马就风风火火的赶过来。

    不过小咪的电话没有打通。

    “小咪最近有了男朋友后就变得好奇怪,你们两发现没有啊。”尤爱钱叼着一块糕点。边吃边看着夏宝儿和琪琪说。

    琪琪拨着一头大卷发,举手同意,“我早就看出来了,我好几次打电话给她。明明就在她附近的地方,她就是死活不愿意出来见我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问她都是找借口推三阻四的不正面回答。”

    “小宝儿你怎么看?”

    夏宝儿被他们忽然这么问,吓得从思想里回神,耸肩,“问元芳。”

    这个回答被赵琪琪和尤爱钱很鄙视。

    “跟你说正经的呢,你难道不知道小咪最近那么奇怪吗?”

    看了看尤爱钱,她想她最清楚小咪这样是为什么的人。

    只是这些话,要她怎么跟钱钱和琪琪坦白呢?

    思来想去,还是不可以说的。

    “我找个机会跟她试探试探,你们也别瞎说。要不然你们赶紧找男人谈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可能你们跟小咪就是一个样子了啊。”

    “去!我才不会是这样的!爱情虽然重要。但我觉得爱情里,要是连最要好的闺蜜都可以当成陌生人的话,那份爱情也不会长久,因为那个人本身不知道该怎么经营情感。”

    “为什么啊?”夏宝儿问琪琪。

    琪琪fengsao的撩着秀发,爱情哲学家的模样。

    夏宝儿和尤爱钱真是快受不了她的自恋。

    看她还臭美,两人都想掀桌了!

    “说啊!为什么啊。”

    赵琪琪眯着一双媚眼,摇摇头:“唉,爱情里的这些深奥道理,只有自己亲身体会过了才能说得出来。”

    夏宝儿:“……”

    尤爱钱:“……”

    “又出来装了,你这个熊孩子怎么看都不是真的。”

    “去你们的!老娘我是学霸!学霸啊学霸!你们懂吗?”

    “哥屋恩!”夏宝儿和尤爱钱异口同声的鄙夷她。

    “不跟你们闹哄哄了,不过我倒是真的想了下。你们有没有发现小咪过生日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有什么事情发生吗?”夏宝儿不明白的问他们。

    可能那天晚上她离开太早,后面他们还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就是我们都发现小咪和他男朋友,似乎有点问题。也说不上来是什么问题,但就是让人看着怪怪的感觉,对吧钱钱?”

    尤爱钱点头,“我也看出来了,但是小咪没有跟我们说,还找了话题转开我们的注意力。”

    “是我出去接电话的时候?”

    两人点头,“就是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啊——

    听到钱钱和琪琪这么一说,夏宝儿就全部知道了整个过程是什么。

    因为那个男人假装出来,是来找她。

    而小咪一定是因为愧疚,但由不得不这样做,才有了不正常的反应。

    心中微微叹息。

    想来,小咪其实也不好过吧。

    她一定得找个时间好好跟她谈谈。

    不然她那样一个人扛下去,总有天会承受不住。

    那个男人都跟她坦白好了,他们之间不过是逢场作戏。

    她现在担心的,是小咪已经爱上那个男人。

    爱情是盲目的,一旦陷下去,就是零。

    有些事情,知道了也身不由己。

    “嗯哼,小宝儿?怎么了,你是不是知道小咪的一些什么情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