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不见棺材不掉泪!

    192:不见棺材不掉泪!

    他的手却在次狠烈的使力,眼前一黑,夏宝儿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掉了……

    她此时,离地狱仅一步之遥。

    垂死挣扎只会换来他嘴角冷冷的泛笑,眉目之间心情大好。

    呵,她怎么就忘记了这个男人,本来就不是好人。

    他这样子,就是想要将她往死里弄!

    看到她的痛苦,对他来说,绝对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

    失色的眼眸,泛起了冷冷的光芒。

    她忽然没有任何情绪,就这么定定的看着他。

    帝王被她看得心中一阵森冷,那无力却坚定的眼神,直直的朝他射来。

    明明就是被困在地狱之中的困兽,却忽然让人觉得一身的冷汗冒出来。

    “不想死吗?那你就求我!只要求得让我开心,我有可能就将你放了!”

    呵呵,求他?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人置身于地狱中,却还巴结的抱着他的腿讨好一样!多恶心——

    “不就是、想弄死我……吗?来……啊?”

    断断续续的话,那一抹盛放的苍白笑容,让帝王眼眸森冷。

    真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女人!他倒要看看她有多厉害!

    正当帝王要做出下一步撕裂的动作时,他脸上。

    忽然出现的红点。圆圆的红点正在往上,定在他的太阳xue…

    这一刻帝王满身可怕的暴戾和冰冷,让夏宝儿都哆嗦了好几下。

    但是他不敢动,他不怕死,但他觉得……很不可思议!

    “谁来救你呢?那个警察?还是那个跟你一起出现的谁?蓝与之那个海贼?”

    帝王的手松开一些,夏宝儿知道他也清楚,对方是要他放开她!

    不然,他一定早被人给爆头了。

    “是谁还不都一样?但我相信绝对不是你这种人!”嘴里冷哼,她狠狠推开他!

    帝王正要一手抓抓她,想利落趁这个机会将她扣押在自己面前,那样先机就是他的!

    可惜,他的算盘落空。

    就在夏宝儿推开他那一秒,那及其难捕捉的那一秒。

    他就能感受到风中坚定,而且精准的破风。凌空朝他而来!

    这么精湛而且自信的枪法,是小舞吗??

    至少他只知道他知道的人当中,只有小舞才能有这样超乎一切想象的技能!

    他知道他要是不躲开,不死半条命也会去一半,踏风而来的势如破竹,接二连三。

    全都是奔他而来,那个人自信得让人毛骨悚然。

    因为他要不自信,一定会顾虑到才逃开他身边几步之遥的夏宝儿!可是他一点也没有犹豫!

    如此强大的对手,他不敢强碰。就地翻滚,在半空的身躯起伏跳跃。

    等他一身冷汗躲开时,夏宝儿已经离开他,跑到前方去。

    而他一动,那红色的圆点无形中朝他射来,他握紧手,一双冷眸眯起。

    最好不是小舞,否则就算是她,他也一定不会放过她——

    ***……

    ‘呼呼……’

    夏宝儿不断的向前奔跑,一直的跑着不敢停留下来。

    即使是到了人来人往的店门口,她也不敢停!

    脑子发热,发汗,她不敢找车,不敢回去。钻入了还在热闹非凡的夜总会里。

    感受到里面奔腾的气焰,她深深呼吸,狼狈的伏在吧台中好一会,才睁开眼睛。

    想着,她伸手想要打电话给谁,一模才知道手机还在那个男人的手中……、

    糟糕!

    她整个心提到嗓门眼,急忙走王外面的休息大厅,她可以去哪里跟客服人员拿电话打。

    才一转身,她徒然觉得背后一冷。

    皮肤起了疙瘩,她暗叫不好。

    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拉入一个怀抱中。

    鼻尖一片清冷,带着说不出的熟悉……

    这种味道……这个怀抱……这种清冷……

    南牧离——

    几乎不需要时间,夏宝儿第一反应就知道这个人是南牧离。

    “放……”

    话还没出,就被他一口封住。

    他不放开她,知道她两脚发虚,只能紧紧的依附着他,他才松开她。

    脚步一旋转,他带着她入了熙攘的人群中,往里面走去。

    “为什么……”

    “嘘,靠着我就好,不要说话,我带你离开。”

    他低下头,轻轻的开口。

    虽然他极力的想要温柔,但夏宝儿从听得出来他的心跳,很快!

    他应该……在紧张?

    想到刚才那个人,她本想挣扎。但最后乖乖缩在他宽阔的怀抱中,没有在哼声。

    南牧离带着她从后门,悄然的上了一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车。

    一道车上,车就开了。

    夏宝儿也想要从他怀中挣脱。

    那样的余温,那样不由自主觉得安稳的怀抱,她不敢逗留……

    还没离开,她整个人就被他重新捞了回去。

    “别动,累的话就靠着我。”耳边温热,是他低低的呢喃。

    “不!”她拒绝一哼。

    她不想再被他蛊惑,一点也不想要这样!她害怕她会习惯——

    南牧离皱眉,本就抿紧的嘴角又紧了几分。

    手还僵直在半空中,冷冷的,指尖泛着出不出来的空荡微凉。

    看着避他如蛇蝎的小女人,他靠着软椅,没有说话。

    车中一时沉默了好几分。

    “不是要你好好呆别墅里吗?为什么还要出来玩,这么晚?”这话,听起来像是责备。更多的,却是隐忍的紧张。

    想到上次他离开说的话,夏宝儿嘴角张了张,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只是他……为什么能找到她?

    刚才救了她的人,是他吧?

    这么说,也就是他一直都在派人跟着她吗?

    “他是我义父的人,小时候跟我一起被选中,经过魔鬼训练营出来的杀手。”知道她在疑惑什么。

    虽然他大可不想说,但看她这么烦闷,就说了出来!

    “果然是物以类聚,怪不得我从他身上看到你的影子,还嗅出跟你一样的气息。”

    “是吗?”淡定眯眼,南牧离看着眼前的小女人。眸中多了一丝温情。

    嗅得出来他的气息,记住他的影子?

    还有刚才他抱住她时,她是第一时间就知道是他吧?

    不错不错!

    这种感觉,竟让他心底一片通明。

    即使她此时对他恨不得杀了才解恨,但他忽然就莫名的觉得暖和。

    “小东西。”

    低沉的话,轻柔的呢喃。

    有多久,没有听到他这么叫她了?

    几年了吧?

    乍听到的瞬间,夏宝儿有些怔住。

    在回神,她已经落入他怀抱中。

    “放手!”

    抱着别扭挣扎的她,南牧离用力,将她巩固在怀中,直到不能动弹为止。

    “有力气等会在跟我算账吧。”

    她一哼,感觉他温热的唇瓣落在她额头,亲昵无比,却没有强迫的往下做出让她讨厌的举动。

    轻轻的,柔软的,像是真心在呵护着她。

    车子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在一幢别墅前停留。

    别墅外高墙耸立,大门时牢固的黑色钢化大门。

    南牧离输入密码,按了手印才能打开。

    两人走进去,云修将车停好,没有跟来。

    夏宝儿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不敢靠近,不敢接近。

    猛然,她小手背一只厚实,长满茧子的温暖掌心包裹着。

    她抬起头,对上稀疏光影中他的脸。

    薄情的嘴角,微微弯开弧度,深幽的眸子布满了说不出来的柔情。

    那一张分明的冷峻面容,就这么生生的,在她视线中温暖起来。

    她怔怔的看着,掌心被他握得很紧。

    有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回到了当初。

    回到他们认识后的那些日子。即使他的脾气会莫名的乱发,但都是担心和害怕失去她。

    很奇怪,却让人很心安。

    南牧离牵着不说话的她,一直走入大厅。

    不算长的一段路,两人走了许久。

    来到楼梯口,她忽然被他抱起来,一步一个阶梯的往楼上走去。

    心跳意乱,她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南牧离一乐,忽然调侃了起来,“你说我们这样像不像新婚的入房新娘抱?”

    夏宝儿面色一红,恼火的瞪着他。

    “哟,你不是这样抱着别人入过吗?怪不得这么有经验呢。”

    赌气的话,让南牧离心中一喜,感觉她还是很介意的不是?

    既然介意,那一定是吃味了吧。

    “你放心,我会这样抱,能让我愿意这么抱着的女人,至少目前为止只有你夏宝儿一个。”

    夏宝儿一愣,随机讥讽,“你这话敢不敢当着你家里的正牌老婆说?你们男人,一个个的逗着虚伪。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没个好的!”

    “吃醋了?”

    看她这样,南牧离开心得有些忘乎所以,飞快在她气呼呼的小脸上亲了下。

    惹来她愤怒的挣扎,“放我下来!你抱过别人的手真脏。”

    “哦?哪有,我放到你花园中摘花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呢。那才是真正一辈子也洗不掉吧?”

    一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但看到他不怀好意的眼光一直,一直的往她身上某个地方看去。

    夏宝儿直接的收紧了两腿,猛然明白他在说什么!

    脸蛋更热,她又羞又怒的骂他,“你怎么这么下、流!脑子里装的都是这些恶心的思想!”

    “如果你不喜欢这样,那我以后直接来就好了,行吧?”

    知道说不过他,这种事她哪里能厚着脸皮跟他大谈特谈了。

    气恼的扭着头不想跟他说话。

    耳边传来叹息,她被他转过去,温柔的吻落下来。

    她不想接受,他却执意的温柔着品尝。

    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直到她无处可躲。

    久久,他抱着她躺在宽大的榻上,没有做别的,只是安静的拥抱。

    “想问什么就问吧,我知道你恨死我了。”下巴抵在她头上,厚实低沉的嗓音落下来。

    一时之间,夏宝儿觉得有千言万语想要蹦出心口。

    可是他这么一说,忽然那些话,一个字儿也说不出来。

    南牧离抱着她,轻轻抬起她小巧的下巴,“怎么了?你应该有很多事情要问我,不是吗?”

    他隐瞒的事太多,要不是让她亲口问出来,心底的梗是不会这么消除掉的。

    问什么?要问什么呢?

    夏宝儿沉思着,想着自己到底该问什么,该要理直气壮的指责着他。

    这么当面质问,应该是最好的机会了吧?

    心口堵塞,她不知道要怎么问……

    南牧离看她如此,抱紧了她,缓缓的开口。

    “我这些天,没有回去蓝心柔那里。”

    心中一明,她抬头看他。

    那双幽深的眸子,没有任何逃避对上她的视线,坚定,清澈。没有任何遮掩,就这么坦诚的看着她。

    那些在他眼中只有的神秘,忽然都消失了。

    可能这是夏宝儿头一次如此明白的看到他的眼光,窥探着他的内心是深处吧?

    即使心中有怨,但她觉得莫名的舒服了一些。

    可是不去蓝心柔那里,又该怎么解释呢?

    她分析了那么多确凿的推测,不可能全都是错的!

    “那天晚上云修找我谈的事情,相信你也听到了一些,是关于你哥哥夏浩翔的事。”

    她知道,她记得。

    “然后这件事,的确牵扯到了一些大人物,我去找的是我义父。”

    她没有说话,安静的窝在他怀抱中听他继续说。

    “在半路的时候被人围堵追杀!其实我早就知道不会太平。我不知道我去找义父的下场会是什么样,所以我吩咐好了管家,要是我不回来就先隐瞒着你。”

    联想一切,似乎他的话不假……

    “云修带着人赶过来,我装作昏迷不醒被云修带离。而你碰见的男人,就是那次围杀我的人之一,我跟你说过的我们魔鬼训练营出来的十个人,他就是之一。”

    怪不得,她总觉得那个人有南牧离的一些影子!

    也难怪,他们那么小就被人那样的养大,从小就裹着刀口舔血的日子。身上散发出来的自然跟他们是不一样的气息。

    “我不想让你跟在我身边,涉及到这一场可怕的漩涡里,抱歉,也许是我太自私。让你失望,难过,伤心。”

    原来,真是这样吗?

    蓝与之说的模糊不清的话,就是故意混了她的思维吧?

    她竟然相信他的话去推测出南牧离背叛自己……

    原来一切,都只是他为了保护她和父母……

    要是真如他所说的,那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