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如狼似虎

    190:如狼似虎

    选择第二个跟他作对?

    她当然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望望四周,她觉得她,可以试试大喊大叫求救。

    “哈哈哈,宝贝你不会这么愚蠢的,想要求救吧?”想法还没想好,已被他轻描淡写,直接一砖头给破灭了……

    瞪着得意的男人,她倔脾气冲了上来。

    “你到底想做什么?”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但她的确没有印象。

    更不可能跟他有过什么来往之类的,她就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是为什么招惹上她了。

    帝王眯着眼,大约是思考了一会,“想对你做什么啊。”

    他故意拉长了尾音,果然看见夏宝儿眼中燃起怒火,觉得更是好玩了。

    夏宝儿的确不耐烦了,“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跟我对着,很好玩吗?”

    没想这个男人竟然点头。

    “好玩,非常的好玩!”

    没想他这么回答,反倒让夏宝儿不知道要说什么,真是灰头黑脸的。

    算了,不要计较!

    对着一个神经病,不能用正常人的心态去计较,否则都要纠结死自己。

    “既然这样,那你说吧。”

    “说?你让我说什么?我说出来的你就会当真了?”她一转的态度,让帝王玩味的笑笑。

    “说!你不是爷们吗?怎么比娘们还婆婆妈妈,干脆点行不!”心中烦躁,她觉得头顶一团糟糕。嗡嗡的盘旋着将她的冷静都要逼出翔了!

    在这里耗下去,她非要疯掉不可。

    最近的事情已经够让她头脑负荷能力负数了,加上这个男人还时不时诡异出没身边,烦死人!

    “行,既然你都这么开口,那我就直说了。”

    两眼一瞪,夏宝儿看着男人,就明显的看出来他是故意这么跟她耗着,耍她玩儿呢。

    要是可以,她真想爆粗!将这个男人狠狠暴打一番!

    心中的憋气实在是太深,深得她站在电线杆的尖端,随时都会触电爆黑!

    看他这么得意,她也不想说话,就这么直直的看他。

    没有说话的气氛真好似诡异极了,随着夜色更深重,行人都快要杜绝。

    那来来往往,急奔的车辆,有谁会去注意到他们呢。

    这么衡量下来,夏宝儿忽然想起南牧离的话。

    原来他是知道她很危险吗?

    所以才要那样的警告她,不能随便离开那个别墅?需要带人出门?

    心中添堵,就越发的不耐烦起来,明媚动人的面颊,都是藏不住的情绪。

    她在生气,一点也没有遮掩。

    不说帝王一眼看出来,就算是偶尔路过他们身边的行人,大家似乎都感受到夏宝儿身上的散发出去的‘离我远点’气息,无人敢多看一眼。

    帝王半淫黑暗中,面容上的笑,邪诡完美。

    暗黑的气势,魅惑的气质与神秘的气息,让他即便是一动不动,也发出超强的吸电能力。

    “别生气啊,你看我也没有对你做什么对不对?”

    没做什么?说的真是相当好呢。

    要是他这么恶劣的举动,还不能说是算什么的话。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投诉有男的,对他们进行各种恶心骚扰行为?

    想起来这个男人,她就只想逃跑。

    “别这样抗拒我,我真是为你好。不然这么大晚上的,你一个这么美的女孩子多不安全?”

    “你给我闭嘴!别跟我说着这些!你就说你想对我做什么不就结论了?”打断他的话,怕他还说出什么更让人恶心的话来。

    帝王倒是闭嘴,不过眼神依旧是很放肆,一点也客气。

    夏宝儿极度不舒服,但一时之间脑袋乱糟糟的,想不出来更好的办法逃离。

    她都要头疼死了!

    “上车!”帝王抿笑,淡淡的招手。

    “你听不懂人话吗?我无时不刻都在透露出我不会跟你上车的信息!”

    开什么玩笑,跟他上车?只怕是有去无回吧。

    不仅如此,这一上车,她下场估计会是无比凄惨。

    “放心吧,虽然我看起来不是什么好人,但我跟你保证,我不会让你受伤,行了没?”

    “你的承诺和保证值几毛钱?”

    轻飘飘的话,将帝王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他张嘴,有些滑稽的表情。

    耸耸肩,他表示自己很无辜,“夏宝儿,你应该老老实实的听话,这样的下场对你来说才是最有利的。”

    “抱歉!我对着你的脸,实在乖不起来。”眼皮扇了两下。就算是先宝儿想要维持自己的精神力,可是酒意和犯困连轰炸着她。

    她站得够久了,眼皮就一直上跳下窜不停,稍微不注意她都能站着也睡着。

    在这么跟这个人耗下去,一定撑不了多久。

    “夏宝儿!你该清醒的告诉我,你现在就是一笼子里可怜兮兮的困兽!越是挣扎,你就只会将自己弄得一身的伤痛!明白吗?”

    帝王的话一哼完,就发现对面的夏宝儿身体歪了歪,似乎要摔倒的样子。

    她一愣,这句话杀伤力这么大吗?让一直都倔强傲立的夏宝儿听力深受打击?

    眼光狐疑的上下打量着夏宝儿。

    本想仔细看看她是不是在做什么,或者正在暗里准备什么东西趁他不备时泼向他。

    这种把戏,似乎都上演着很多次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对面的夏宝儿是真的有些奇怪。

    本以为这句话会让她趁机反击,伶牙俐齿的对他张牙舞爪。

    可是帝王很快就发现自己的不对劲,是真的。

    夏宝儿就站在他对面,那样的无动于衷,也没有反击。

    她那样安静的站着不动,看起来好委屈。

    帝王心中奇怪,不由低声叫了她,“夏宝儿?你在干什么?不会这点承受压力的心态都没有,被打击了吧?”

    夏宝儿的身躯开始歪歪斜斜,比刚才他一眼看到的还要严重?

    怎么回事啊?难道被下药了?

    不可能吧?

    夏宝儿又不喜欢跟陌生人接触,更别说随便。

    再说,那几个跟她呆在一起女孩,应该都是夏宝儿最珍惜的朋友了吧?

    难道他们都是两面刀?对夏宝儿下毒手了?

    呵呵……

    对于这个,他还真是没有想到。

    看夏宝儿都要撞到一边的大树,帝王眯着眼大步走过去。

    就在他准备成功将他给拉到自己手里时,她迅速抬起眼。

    那一眼的冷漠和戒备,让帝王的手一松,她闪人就后退着避开!

    “干什么!给我滚到一边去!”睁开眼的夏宝儿像只刺猬,瞬间竖直了满身刺猬来保护自己那般。

    一双带有些涣散的眸子,盯着他,一瞬不瞬的。

    就好似她稍微放松状态,对面的男人就饿虎扑羊那样,凶狠的朝她进攻而来!

    他现在真的很可怕。

    而她此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一点儿都不好!

    “夏宝儿?”

    一听到他的声音,都冒起来鸡皮疙瘩。

    “上车!我在最后说一遍!我很少废话,既然我的废话你也不爱听,那我还客气做什么,你说对吧?”帝王对夏宝儿的冷漠,有些恼火!

    他的脸,都拉下来了。又黑又冷的。

    夏宝儿心中恍惚,忽然想起来见南牧离时的错觉。

    觉得他跟眼前的这个人呢,有着某个地方的极度相似。

    努力的眨眨眼,他想看清楚眼前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模样。

    刚才冷冷仇对,这会忽然一个劲的盯着看。

    夏宝儿那样的诡异状态,让帝王看着都觉可怕!

    他忽然有些焉掉那样,口干的支吾出声,“夏宝儿!你到底哪里不对劲?”

    嘴角冷笑,夏宝儿在他说话时,终于知道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不过说道不对劲,不是应该他不对劲吗?

    心中莫名的烦躁,她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你才不对劲!你全家都不对劲!”

    话音未落,她只感觉一股阴森的冷气窜上鼻尖。

    条件反射,夏宝儿身体自发自我防卫,灵敏好像不是她自己的那样,敏捷扭开。

    睁开眼,就看到一怔冷冷,面无表情的脸,近在咫尺——

    “啊!”来不及被他吓到,她看到两人如此近距离。尖叫着一把将他甩开,同时嘴里叫着,“我真的不认识你,就这样擦肩而过行不行!我不会跟你计较,我只是不明白你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无缘无故的,上次也是——

    上次,上次……

    脑海中想起上次的事情,夏宝儿猛然睁开眼睛!

    “你早就预谋好了这一切对不对?很多意外,其实都是你安排好的!对吗?”

    刚才头疼脑胀,加上对他气得冲,就完全没有去想这些问题!

    这时,一想起上次的事情,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抓不住……

    到底是什么?

    到底他们之间有什么样的过节呢?

    这个男人,又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

    这么处处跟她为难着,不会没有原因!

    就算是她此时喝酒,脑子分析的不够准确,那个男人就站在她对面。

    一点也不像是做梦……

    “想了这里长时间,难道你知道了什么?还是你用想的就能猜透我的身份?”帝王一直都站在那里。

    他看着夏宝儿一会皱眉一会抿嘴,一会又露出疑惑,或者豁然开朗的表情。也就没有打断,而是安地待一边。

    直到夏宝儿抬起眼睛看向他,他知道她结束了冥想,回到现实了。

    夏宝儿真的不想跟他说话,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似乎她还真的没有办法。

    但三更半夜的,她真敢上他的车?

    真是自寻死路,作死的节奏也没有这个这么低级的bug!

    “夏宝儿你就这么喜欢胡思乱想吗?还是你在对着我……”那拖得很长很长的尾音,夏宝儿一身冷汗。

    一听之下还不明白这个人再讲什么吗?对他有非分之想?

    他还真是说的出口,脸皮厚到不行。

    呵呵,真是越来越自己跟他在半夜在路灯下这样子,到底是想做什么。

    看起来像不像两个神经兮兮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是什么人安排你这样对我?”

    声音冷淡了几分,这话,也是问得高端大气了许多。

    帝王这一听,还真的知道夏宝儿这次一定是真的清醒了不少吧。

    “为什么非要有人安排我才来呢?你难道不相信我对你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呢?我会在这里出现,你也可以当成心有灵犀一点通。”帝王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出这句话。

    自恋的样子差点就让夏宝儿没有吐出来!

    扶额,她又开始有了一丝浮躁。

    定定看着男人,她微微思考过后,开了口:“你要拐弯抹角我也阻止不了,不过真的好玩吗?”

    帝王大笑,当然是点头,“本来是有点不好玩的,谁知道加上你之后,我忽然就有了浓烈的兴致了。”

    “哦,那还真是巧,我都不知道我的魅力竟然那么厉害啊。多谢你提醒我了。”人家都那样说了,还能怎么下台阶。

    脚跟真的发酸,她靠着树干,微微舒缓凌乱的思绪。

    “累了吧?我不是说过累的话就上我的车子吗?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她眼底的疲倦和困意,这里近距离看着,帝王就全部都看出来了。

    眼角瞄了一眼他,夏宝儿真的觉得自己没有力气,也不想浪费口水跟这个人做什么了。

    好累,好困——

    原本是怎么都不敢闭气眼睛的。

    可是这一靠着树干,不知道为什么,安静一眯,差点就睡着了。

    “上去!”知道她已经快要撑不下还那么倔强,帝王脸色怒得冰冷,“呵呵,你不愿意上去是不是担心我在半路将你给办了?”

    下巴和眼角有些挑起来,这话被他这么坦诚的说出来,夏宝儿的脸便是有些扛不住的变了。

    不过也对,他自己都这么说来,还能怎么样?

    “你放我走就可以了,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看出来他一身的怒火,她试图小声的跟他说明这件事。放走她不就一切可以解决了吗?

    这么耗在这里,她可真是要想象就觉得荒唐!

    “不!我拒绝!”

    干脆的不带一丝一毫的阻滞,这拒绝倒是跟他刚才的吊胃口和故意有天壤之别。

    他拒绝!凭什么啊!

    心中有气,她深呼吸,在缓缓吐气!

    如此反复着,还几秒她心口平息。这个人……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