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别太放肆

    189:别太放肆

    她看着他,努力把嘴里的苦涩往肚子里咽,眼底的泪珠,被她抬起脸收起来。

    别人都说得这么明白,她要是真的落下眼泪,真的委屈哭了,那连自己都要看不起自己!

    在等一等,很快就好了。

    他不是说了天亮之前会回去吗?估计马上离开。

    然后,就会有一个十全十美的女人,在另一个房子亲手为他做好早餐了吧。

    嘴角有些讽刺的扬起来。

    这么一想,她的确是让他失望透底了。

    既不会对他讨好的撒娇微笑,也没有在他累了回来时,像那些三儿拼命的对他温柔要好。更别说早餐啊,晚餐啊,浪漫啊那些了。

    比起外面的人,要是他真想养,随便抓一个喜欢他的花痴都是一种享受。

    哪里像她,他回来,每次他们都只会有吵架,不欢而散。

    呵呵,他现在一定是后悔死了吧?

    这样最好,早点也让她离开。

    这样,他们两个人各自天涯海角,从此互不相干不好吗?

    她的手心好疼,被他狠狠的握着。

    整只手忽然地,就像是她的心那样,一寸寸的剥开,碎掉……

    “你最好老实呆在这里!我会很快如愿的,把你踢出我的世界!”

    耳边一阵阵的皮鞋声,敲击着地板,发出冷冷的回音。

    她周身的空气中,还飘荡着他最后那话语,搁浅了他淡淡余温。

    她伸出指尖,好凉,透支骨髓!

    靠在一旁的玻璃窗,她微微低头,大颗大颗的泪砸在地板上。

    抿着嘴角,她荒芜的心底,放声大哭……

    南牧离走了,就像是没有来过那样。

    等她从洗手间将泪痕洗掉,拿着冰块敷在红肿的眼角时,天已经大亮。

    从窗口往下看去,别墅里的仆人已经开始起来,繁忙的来回穿梭。

    白色的被单中央还有一个明显的沟壑,证明昨天晚上南牧离的确回来过。

    躺下去,盖了被单,她想要睡个昏天暗地,什么都不想管了——

    ***……

    夏宝儿是被敲门声惊醒。

    睁开眼,她睡眼惺忪,本想叫那个人走开,但却是意外听到母亲的声音。

    一咕噜爬起来,先去照镜子,看到红肿消退得淡化,才放心打开门。

    “母上?有嘛事,好困!”打个哈欠,在母亲发飙前她已经撒娇的靠着她。

    这下夏母气也不是,恼也不是,白领女儿一眼,“你这丫头怎么睡得这么死,小咪打你电话打不通,都找到母上这里了。赶紧回个电话。”

    小咪找她?

    心中疑惑,但很快,她若无其事的笑着点头,“知道了,谢谢母上。”

    夏母掐了女儿小脸一把这才要下楼,却又转过来,“丫头你不饿吗?我给你弄点吃的吧。”

    “不用!我等等跟小咪到外面吃。”听到母亲的话夏宝儿吓得赶紧阻止。怕是母亲用来别人的厨房遭到数落。

    毕竟他们现在的身份,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而且她和南牧离之间……

    嘴角抿了抿,莫名的有些泛苦。

    “丫头?”

    母亲的叫唤让她清醒,笑眯眯的,“母上你去休息会吧,我去洗洗出门找小咪了。”

    看见女儿好像真的没事,夏母这才下楼去。

    回到房间夏宝儿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关机了。

    开机,充电。屏幕亮的时候就是一大堆短消息。

    全是小咪的,还有琪琪和钱钱他们。估计是小咪打她电话不通,就让琪琪和钱钱帮忙寻找了吧。

    怕他们着急,她赶紧回电话,然后琪琪和钱钱没有时间。中午时小咪正好有空档,就跟她约好了见面。

    她赶到的时候,小咪正在点甜点和给她点饮料。

    见小咪给她点甜的,赶紧出声:“给我点杯咖啡吧,我提提神。”

    才坐下不久,小咪就着急的看着她问,“怎么样了?收到你短信说不用去我都担心了一整晚。小宝儿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吧?”

    她来之前,也料定到小咪一定会这么问,所以将想好的理由拿出来,唬得小咪半疑半信。

    “真的嘛?小宝儿你到底有没有骗我哦。说的这么玄,我都有点不相信了。”

    “当然真的,不然你以为现在在你面前跟你聊天的,是谁!”话虽这么说,但小咪真不愧是读广播新闻系的,敏锐着呢。

    幸好,对她这个好友还算信任,她也就没再什么让她尴尬的事情。

    而对于南牧离,她向来是守口如瓶。尤其是他们昨天还发生了那样的尴尬事情。

    “对了小宝儿,今天晚上我们去唱歌呗,好久没有去玩了。”

    “好端端的,怎么忽然要去唱歌?”想想,从认识南牧离那天开始,她也很少去。

    张小咪一脸衰样叹息:“我最近也心情也好郁闷,在不给我排放出去我都要死翘翘了!

    看她这么痛苦的窘样,夏宝儿有些好笑,“行,要晚上那个时间段还是十二点过后的?”

    “当然是七点半那个时间段,我明天早上还要赶工作。”

    约好了时间,她给生哥打了个电话,没想他竟然不在这里,又去谈生意。

    也罢,下次她在叫他出来吧。

    晚上大家都玩得挺开心的,不过小咪中途接了一个电话,还没到时间就先回去。

    琪琪和钱钱玩到时间,走出来的时候,他们三个去夜市吃了夜宵。

    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她觉得有点头晕。

    钱钱和琪琪比她还要厉害,所以她将他们两个给送上车,安排好都这才放心的在路灯下等车。

    等了一会,就在她要换地方时,一辆黑色的车停在她面前。

    下意识的,夏宝儿退后几步,也不想跟这些开车不长眼的人计较。

    都是些高大上的土豪,跟他们计较了还有可能被他们反咬一口,打个半死什么的。

    想想这年头,就是这么恐怖,比电视上还可怕——

    她离开那会好奇望了眼,看见车窗摇下,一张带着墨镜的脸,出现在她视线中。

    一愣,心跳有些紧张。

    墨镜被那人摘下来,一怔迷人心魂的脸,在路灯下格外的魅惑。

    而夏宝儿,也终于知道自己不安的心跳是因为什么了!

    就是这个人,这个正朝她露出邪笑的人!那个叫什么来的人——

    转身,没有任何犹豫,她知道他冲着她来的!

    人着急的时候,累赘也是一种最大的负担!而夏宝儿此时最大的累赘,就是脚下这双八公分的高跟鞋。

    因为来夜场,她总不能穿着平跟鞋,与小咪他们几个显得格格不入。

    当身边传来冷笑,她就知道她跑不掉了。

    拿出手机,就被他一手抓获。

    没经过什么争斗,他可怕的力气和技巧就将她手机夺走!

    “还给我!”瞪着他,她怒火四涨。

    帝王嘴角挂着魅惑的笑容,一脸的坏,“要不,你给我点什么奖励当成筹码跟我交换,怎样?”举着手里的手机,他更得意。

    “你怎麽知道我在这里?你跟踪我!”跑不掉,手机又在他手上,夏宝儿怒火平息,也就冷静了很多。

    这时候哪里能跟着他蛮着来,小心方能使得万年船。

    “我?当然跟踪你,不然你还真以为我神通广大。”他看他没有跑掉的意思,也就没有冷血的模样。

    这个小女人,还真是好玩,跟那些女子,多半是完全不同的。

    就拿这些反应来说,除了真有在练空手道那些女人之外,他最喜欢逗她的小脾气了!

    被他这样盯着看,夏宝儿有些恼火,“看什么看!手机还给我!”

    “不还你会怎么样?吃了我?还是……”不明的话,由他这么一副sao包,却充满男人魅力的样子说出来,还真是让人喷血!

    这个男人长得真好,五官简直精致到不行。

    一身松垮的暗红西装,穿在他身上各种好看。

    依在车门边的他雅致,却也有一种痞子的坏。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就是整个赞。

    “夏宝儿你看上我了?”

    就算是有点不好意思,她也不会示弱:“看上你?你眼瞎了啊!”

    脸一热,被他说得这么直接,还笑得很贼。她小脸就莫名的红了。

    帝王那样的人,都不由地笑出声。

    他抓着她手机,嘴角挂着浅笑,“走,上车再说。”

    上车?跟他吗?

    夏宝儿错愕的惊呆,脑抽了,鬼才要跟他上车!

    傻子都看出来他不怀好意,还跟他上车?开什么国际玩笑。

    “抱歉,我还有事请,如果你执意要抢走我手机,那我就只能大方地说送给你了。还有里面没有什么,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

    转身,她走得干脆。

    “宝贝你着什么急呢,再跟我聊会天。”身后冷意袭来。

    在那一句半戏谑的话中,她想也没想,抓着包对准方向,用来的打!

    脑袋里的酒劲一上来,她哪里还能管的这么多。

    她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将这个讨厌的人给摔,打,砍!

    要是弄不死残了他也好!反正他这么讨厌,她不会有自责心的!

    “哈哈,有意思,还能能反呢。我真以为你就快抓着我,靠在我身上,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了呢!”被她的包摔脸上,这点对他来说还真不痛不痒,比被蚂蚁咬还不过分。

    有意思?

    真是够了!

    夏宝儿回头,果不其然地看见身后的男人,笑得抽筋那样的憋着。

    她不高兴,却知道这个男人无论她怎么努力,他一定是打好主意,才敢这么放肆!

    “安心吧宝贝,你是逃不掉的。要是让我开心的跟你玩耍,有可能我还考虑考虑。反之嘛……呵呵,我想宝贝你没有那么笨的选择第二个对不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