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自投罗网

    188:自投罗

    就这样,闹了好久好久,后来南牧离对她佩服之极,直接去洗刷刷了。

    没想他一离开,夏宝儿就一咕噜的爬起来,双目转动。

    呵呵呵……

    天,都快要吓死了!

    趁着这个机会,不跑的人就是笨蛋!

    就算明天被他捉到,有怎么样的血雨腥风,这一刻的她是想逃的。

    否则等他出来,想逃?门儿都没有!

    心里所想的事情,全都在手脚里施展出来,她踮着脚尖,正往门口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小心翼翼,如同做坏事的小孩,紧张而兴奋。

    就在她雀跃不已,以为自己能真正的逃跑时,门外的场景,让夏宝儿整个人都彻底吓呆了!

    晕了,她还以为自己能逃了呢。

    真是的,在他那么放心去洗洗的时候,她就应该知道他肯定还有什么别的招数,不然怎么那么放心!

    本来南牧离忽然的出现,在带她回来这里,已经足够让她小心肝承受不住一连串的变故。

    这下……门外那个凶神恶煞半的看门狗,是什么???

    她无辜的眨眨眼,没想那个黄色的犬张开嘴。

    瓷牙咧嘴的样子,吓得她直接坐到地上,瞬间就焉掉落好么!

    什么啊!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

    在她打量着这只警犬的同时,它也正在狠狠的看她。

    听着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夏宝儿那个急得额头都流汗了。

    “乖乖,大哥,哦吧狗狗,请你移开你尊贵的身子,通行下好不好!”听见里面传来开门声,这下子她吓得魂飞魄散的开口!

    都要给跪了!

    看着这只明显聪明过人的狗狗,她真的很想,很想……

    “汪汪……”

    “啊!”——

    它忽然张嘴犬叫,吓得她一个机灵,立马的缩头乌龟往后面贴去。

    妈妈咪!她真怕了好不好……

    这个个大家伙,谁知道从哪里来的啊?

    明明刚才他带她回来时就没有!自己也在这里住了有一小段时间,也没有发现这样凶横的动物啊!

    难道是南牧离从哪里带回来,专门对付她?

    一想,她的鸡皮疙瘩全冒了出来。

    看着那只犬,她心有余悸,一步步的往后面退去。

    只感觉自己被什么挡住,背后热热的,耳朵处,也是。

    像是……呼吸??

    脑海猛然一紧,夏宝儿明白了什么似的,弹着就要往前避开!

    没有动作还没有出来,那一只狗就用清幽幽的眼光,杀向了她!似乎正警告着要是她敢再向前,就咬掉她小命!

    夏宝儿这下是真的没辙了,不想成为那只狗狗的餐点。

    她也不会想要去跟身后那个虎视眈眈的人,接近——

    空气中的气氛,变得谨行,

    “过来!”他冷声命令。

    心底在拒绝,才不要,不要不要!

    肯定能知道他叫她过去是因为什么!都知道了他想做什么,再过去那不是自投罗吗。

    见到夏宝儿还在原地不动,甚至是对他的话和命令完全的无动于衷样子。南牧离就一阵阵的火大。

    才离开几天,就那样出去跟不同的男人鬼混!要不是因为担心她出来找她.

    那一幕不被他刺破,她还想要继续这样隐瞒多久!

    一想到她背着他跟别的男人无间行为,他心底就开始变得狂狷冷漠了起来!

    那眼中的红,比任何时候都要旺盛得多了!

    他正在气头上,气得完全不能自己!

    着魔那样,南牧离真的想把她给拽到怀里,狠狠的打她一下!

    “还不过来吗!要是你想让我过去,我敢保证你一定会死的比任何时候都要‘好’看!”是真的生气了!

    夏宝儿衡量着,走来走去,就是不愿意走向他。

    她才没有那么白痴呢!

    “过来!我呆一会就离开。”看她那么小心翼翼的避开自己,南牧离有些不能接受。

    他努力降低心中的妒意,虽然知道他们并没有发生什么。

    但他真的无法接受她跟蓝与之,那样成双入队的出入。

    夏宝儿在看着他,眼睛一眨也不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双眸清澈,却透着黑漆漆的一片。

    南牧离看着,便是握紧了拳头,“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我只想抱抱你。”

    微微松口气,夏宝儿不敢忤逆他,乖乖走过去。

    才靠近他身边,就被他整个人抱入怀中,紧得让她有些害怕。

    “你轻点,抱疼我了。”难受,她不得不跟他说清楚。

    南牧离轻哼,虽然没有说什么话,但动作却是微微的温柔着,不让他有透不过气的感觉。

    就这样,两人安静的抱着。

    好奇怪,原本的挣扎,到最后都有了默契那样,温驯了。

    原本有的尴尬,到最后变成了有些习惯的依靠在一起。

    几个小时,两人都没有说话,空气中却没有尴尬,只有宁静。

    没有睡意,本该是会犯困的。但两人真的都没有这种感觉。

    东方露白。

    夏宝儿从他怀里抬起头,打了一个哈欠。

    可能在他宽阔厚实的怀抱中太舒服,所以她渐渐的想靠在他肩膀,安睡一会。

    额头温热,那双抱着她的手松开了。

    心里没由来‘咯噔’了一下,说不出来是什么,就是有点难过。

    “我得走了。”耳边是他沙哑低沉的嗓音,带着他一贯的气息,让夏宝儿有些恍惚。

    走了?

    是要回去蓝心柔那边去吗?偷偷跑出来跟踪她,见她一面。

    天亮了,也该是时候回去了。

    脑海里翻涌出他对她所作的那一切欺骗。

    这两种复杂的东西混杂在一起,她心尖,也跟着凉。

    不着痕迹,她退出他怀抱,没说话。

    “生气了?”跟着站起来的南牧离轻声问她。

    刚才那一刷那,他甩开他的感觉,是那么冰冷,让他不悦起来。

    “没有,我哪里会生气呢。你不是要赶回去吗?”轻描淡写的应话,她觉得满目的疲惫。

    走吧,赶紧走吧——

    走个一干二净,她就可以当作眼不见为净,记住他这一次给她至深的伤害和欺骗了。

    “你跟蓝与之出去,不通知任何人还跟我生气?是谁将你的脾气养出大牌来了?”对她的冷淡,南牧离又生气了!

    憋不住,他觉得心口正在燃烧着怒火,都攻心了!

    她凭什么摆出这样一张脸给他?

    如今她还没有明白自己的处境吗?为什么这么倔强?

    什么都不说不问!就给他一张臭脸!真是够了!

    要真的对他有气,或者是因为他这些天的失踪怀疑或者怎么,她难道不自己问吗?

    这么危险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告诉她,更不可能将她带在身边!

    而这里,就是她最好的避风港,只要她不乱来不作出违规的事情,就不会有任何危险。

    她难道真的一点,也不明白吗……?

    要是只能继续这样下去,有什么意义?她想离开,他放走不就好了?

    他可以摆正跟蓝心柔的婚姻,那样过一辈子也未尝不可!

    夏宝儿的出现本就是个意外!这么耗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一个躯壳,他现在也不是非要她不可!

    拳头握得咯吱响,他的脸色隐藏在半黑的空气中,令夏宝儿一阵阵的难受,快要窒息!

    他明知道他在生气,就是不知道要怎么去回答他这个问题。

    她难道不能跟这样的他生气吗?可是,明明一切都是他编制出来的一场骗戏!

    若是她什么都不知道,他自然还蒙在鼓里的以为这样是为她好什么的。

    即便是借口,是自我安慰她也不会这般冷淡,不回应!

    可是她已经全都明白了!

    他的所作所为……全都是在欺骗她,她还能怎么故作大方的装作没事?

    抱歉!她现在满心的刺疼,满面目的空凉,所以她实在装不出来那个样子……

    还有脾气?他说她脾气大吗?

    呵呵……真是可笑,要真的有,那还不是他带来的?

    就许蓝心柔那样的大脾气,她这么做就是很恶心了?

    算了吧——

    能这样尴尬的安静着,就已经是最大的限度。

    他们之间,不会再有未来……

    暗影笼罩,她惊得抬起眼角,触及他满脸的森冷。

    那薄薄的嘴角,冷冷的抿着,眸子里的愤怒,那么清晰。

    “说吧!对我有多恨,有多讨厌,你就说给我听!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

    分明的指尖挑起她精致的下颚,她被迫成不得不对上他的眼睛。

    头皮一阵发麻,在那一片萧杀里,夏宝儿几乎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晕厥过去。

    他抿着嘴角,话语一句一字的冷,“怎么不说了?不是一副清高自傲的样子?我还以为你真的从内到外都对我恨不得杀了呢。怎么,怕我了?”

    小手紧紧的绞在一起,她抿着嘴角不说话。

    不说……

    什么都不能说!一说她满腔的怨恨就会收不住!

    她比谁都清楚,要是这个时候被南牧离知道她心底的想法,她与父母可能真的会被他虐死的!

    大事,私事,家事,情事,于公于私,她都不能自乱阵脚。

    “夏宝儿!”南牧离的力气突然增大,似要将她整个人都坎到他掌心那般。

    她疼得难受,身子越发的止不住在哆嗦。眼底一闪,楚楚可怜的泪珠,莹莹意坠……

    南牧离手背青筋暴涨!怒气自出。

    “不要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你的眼泪已经没有用了!我喜欢你时,你不能受半点伤害,但我若不喜欢了,你就是一个玩具!一个我发xie的女人,跟外面卖的没什么两样!”

    心尖一刺,这么难听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是真的被气得暴戾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