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包你满意

    187:包你满意

    “你说什么!夏宝儿你知道你现在在跟我说什么话吗!”蓝与之的口气很冷,很可怕。

    夏宝儿微微蹙着秀眉,她自然知道蓝与之为什么生气。

    但这个时候,她真的不想跟他之间欠下什么样换不清楚的恩情!

    就算是让自己粉身碎骨,她也不想要觉得欠了蓝与之,然后活下来,每每都要被他拿恩情来大做文章!

    想想那样,她就更不想让他留下来了!

    “我当然知道啊,嘿嘿。你滚吧。”

    怕他跟着下车她骤然转头:“不要跟下来,否则下次见到你,我会把你当不相识的陌生人。”

    她不想连累他,更不想欠他。

    即使她害怕着那个亲藏暗处,一言不发,像个恶魔的男人。她也要把他安全送离开。

    他们之间的事,他本来就是局外人,没有权利被卷进来趟这混水。

    只要他不再去找贺沧澜合作,一切可能……

    “为什么?”他不明白。

    “没有为什么,我就忽然觉得我们之间应该保持距离,你懂吧?”

    “哼!坏女人!每次总把我利用够了一脚踢飞,真是山桑心!”蓝与之大受打击的模样。

    这算是个赶他走的好理由吧,她相信他是个绅士。

    虽然不是他自己认为的正人君子,可是她相信他会尊重她。

    “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吗?”

    丢给他一句你明了就好眼神,下车。她拍拍窗户。“早点滚,小心点!”

    蓝与之:“……”

    这话说的,什么跟什么啊!真是让人郁闷了啊。

    “还不走啊?都这么大晚上的,很可怕的。”看蓝与之没有走的意思,夏宝儿大吼!

    “你就这么不待见我,总是利用得很爽吧?是不是这样啊?你敢说吗?”蓝与之见没有围观的我,跳出来就恶狠狠的不甘心!

    看她背对他,冷眼冷眉,气得他眉一挑,车子鸣响两声行驶离开。

    打个哈欠,把手提包往肩上一甩,夏宝儿踩着高跟鞋往出口走去。

    正眼,也没有给那个无形中散发森冷霸气的男人。

    “就这么走吗?”

    背脊因他这腊月汗霜的话,起了凉凉的一片鸡皮疙瘩。她步子却没有停下,继续走她的。

    “夏宝儿!你真是不乖。非要逼我对你用粗的方式才肯屈服吗?”

    皱着秀眉,夏宝儿不知道该跟他说点什么!

    他跟在她身后,亦步亦随,却不把她直接给拉住。

    似要故意让她感受到他的压迫那样。跟得不紧不慢,没拉下半拍。

    嘴角一抿,她不想跟一个恶魔撒旦做任何交谈。

    “你可知道,你这样会我很冲,冲得想把你折断骄傲,困在我为你精心准备的笼子里。”

    脚步一停,她旋身想要错开。

    却被身后那股力道拽住,高跟鞋在地板滑出尖锐纹路。

    凋落,冰冷地板摩擦着她脚底,冰冷和痛在这冰冷天气里异常清醒。

    紧咬着嘴角,她没有哼声。

    脚尖固执想要在地板撑住身体,一阵阵更清晰的痛让她秀眉拧成一条线。

    小脚被一双大手狠狠一捏。痛得她没力气撑住,抬脚,被拽入他怀里。

    冰凉之气袭击,被他黑色皮大衣包裹的她没有感受到一点点温度,只有更惊心的冷……

    “痛吗?”他‘好心’捏起她的手,眸子深幽幽,如大海,冷得没有温度。

    她冷笑,不语。

    头发被他一扯,似要把她的发丝扯掉般,疼得她眼泪都要滑出来。

    “不痛?没有感觉吗?”

    俊魅的脸凑近,他低头闷笑,冰凉的气息佛下来。

    把她狠狠抵在墙壁,笑声在夜里越发冷清。犹如撒旦的微笑,让她头皮发麻。

    “说话!痛还是不痛?”毫无怜香惜玉把她拽到眼下。

    夏宝儿疼得脸骤变,头皮刺得就要断了发般的痛苦。

    这个人疯了吗!为什么非要这样不可!

    他不知道就因为他这样,所以她才那样吗!

    “你这是在做什么呢?寻乐还是空虚难耐?”

    她回了话,讽刺地娇笑。

    “给我闭嘴,不准在笑!”被她笑得脸很难看,南牧离恼怒捏她下巴,恶狠狠的怒吼!

    夏宝儿心里咯噔的,蔓延着绝望与疼痛。

    竟然不是那个男人……是南牧离!

    他们两个人,怎么会给她同一个人的错觉呢?为什么会这样……

    只是她很快冷静下来,也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南牧离在骗她,一切的一切——

    “好,你说的。”她闭嘴,只是冷淡的不像话。

    “我没让你闭嘴!”南牧离脸色更冷,一点点温度都没有。

    看到他跟蓝与之出现,还来这种地方!他内心燃烧着熊熊的怒火,都要疯掉了!

    他不是不让她来这里,而是他绝对不会想看到跟她出现在这里的人,是蓝与之!

    是个男人,对她有非分之想,虎视眈眈的男人!

    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一点点的危机意识!难道不知道蓝与之想对她……

    一想到这里,再看她这样的态度!他真是要疯掉了!

    “上车!”把她仍到车里,他大力把车门合上。弯身把她的后路堵封。“今天我要跟你先算算我们之间,厚厚的一笔账。”

    靠近她,他挑眉,把她逼到无法退身的位置。

    “先生,你要想玩玩车什么震的这戏码,我可以替你找对象,绝对包你满意。可惜的,我真没兴趣,尤其对象是你,我更没了。”纤手阻挡在他心口,她眼神古怪。

    “你还给我装吗?”大手一扬,被惹怒的南牧离就像猛兽,只想要得到他想要的。

    他真的想要,撕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裙角碎落,一道冰冷从心底串出,暖气也无法捂温的冷,让夏宝儿有些害怕起来。

    “抱歉!我想我不认识你哦,所以无需去装。”她装着不介意的样子冷笑,眸扫了他一眼,继续哼出声:“而且,你这样的人,还没那个本事让我装,知道吗?你!不!够!格!”

    南牧离脸上出现非常古怪的表情,错愕?惊讶?呆滞?

    反正不管是哪一种,全都是不可能在他脸里出现的。当真是各有各种的精彩啊。

    不过,对这样的她,他到底是心底欢喜的,“我已警告过你,不要拿这些小伎俩卖弄,你该知道这样是很危险的。”

    “在不放开,我报警了!”怕他真的会做出一些什么事情来,夏宝儿心底还是很慌的。

    南牧离像是听到天方夜谭那样哈哈大笑:“报警?好啊,我给你32个赞让你报警怎么样?你要是想直接把我送进警察局的话,我还可以带去。让警察叔叔当场抓获,省了好多好多的费用啊。”

    夏宝儿:“……”

    对那个故意的男人,她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去形容了!

    要不是今天是她亲眼所见,所听。她认为这个面前的人,一定不是南牧离,简直……简直是让人直接跌眼镜的节奏。

    “怎么?不想去跟警察叔叔告状,说我对你怎么怎么了吗?我可是给你好心好意的提醒了呀,要是你去的话,我还一路当你的车工。你看看,这些个的好处这么多,你舍得报警让我坐牢子吗?”

    像是看穿了夏宝儿内心挣扎的小九九,南牧离这几句话,让夏宝儿彻底翻白眼。

    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男人,她似乎还真有些招架不住。

    这完全跟她想象中的不一样,想着往日沉默是兵,舍不得多说一句话的他。

    再看看他现在的样子与整个人,真是一个男神一个抽神,让她说什么呢?

    “欸,我说夏宝儿,你要是输的话,现在就跟我承认。然后跟我坦白你什么时候又跟那个混账东西联系,还关系这么好了?”

    抓到机会,南牧离自然会很温婉的提出自己的要求。

    他好不容易来见她,竟然见到的是这样的局面……

    让他怎么能不生气!不是很过分吧?

    还有她那样,难道不是被他给征服下来了吗?

    就在南牧离觉得自己想法时正巧的时候,夏宝儿给他一个白眼:“你白痴啊,你是小丑吗?自编自导好玩吗?你什么时候这么幼稚了?”

    南牧离:“……”

    “开车!不是要回去严刑逼供吗?”她也不闹,就是整个人都沉了下来。

    “你想找什么,不如直接来问啊?”

    夏宝儿脸色有些尴尬,唉……

    她就知道瞒不过他,不过她要来找什么呢?

    她怎么好像一点的……忘记了。她喝酒了吗?答案一定是正常的……

    “夏宝儿!你喝酒了!”南牧离的嗓音,似乎都能将房顶的瓦片给掀翻了呢。

    夏宝儿被轰得有些不开心,“喝酒?什么喝酒啊?什么叫喝酒啊。”

    看见她这个样子,南牧离倒是看出来她真的喝多了。

    而且喝的,还是价格不菲的白兰地,属于那种喝过后酒意才会渐渐蓉上心头。

    心中藏着阴霾,南牧离脚一踩,看她这个样子还是先回去好了。

    车子停下来,南牧离扶着夏宝儿走入房中。

    这时候的别墅很安静,除了他们走路的声音之外,竟然没有别的人在走动那般。

    但是他这里,明显就有很多可怕的人潜伏在深处。

    已走入房间,夏宝儿叫了一声就把南牧离给推开,整个人全都缩到大坑里。

    “喂!夏宝儿你给我起来!跟我说清楚为什么跟蓝与之去那种地方!我要你老老实实的全都跟我一五一十说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要是不问清楚,南牧离心口就是非常的不舒服!

    真是太糟糕了!尤其是他亲手将他们捉到!

    这一次,他真的生气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