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该怎么办

    186:该怎么办

    只是南牧离现在,到底是生是死?真的像是管家口中那样,只是不能回来而已吗?

    这种深深的无力感,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天用完晚餐,夏母没有去锻炼,而是留下来陪女儿看电视。

    “丫头?”

    忽然被母亲叫住,神游太空的夏宝儿被吓得抬起头,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嗯哼,母上怎么不跟主上去锻炼散步了?快去吧,我等会也要出去。”她拍拍母亲的手,并不想让她知道什么。

    “你是我们女儿,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夏母淡淡一笑,没有生气。

    可是这话,听在夏宝儿脑海中就犹如晴天霹雳。一下子的,就不能在思考,整个的惊呆了!

    夏母好笑的看着她,“你这是什么反应啊,有这么可怕吗?”

    心底微微叹息,她知道母亲已经知道了个大概吧。

    “母上,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大事,我自己就行,而且很快就可以了,您放心。”

    夏母还想什么,见女儿眼角望天花板望了去。她这才猛然大惊,知道女儿在提醒着这里装有摄像头!

    真是老糊涂,竟然在这里跟女儿想要谈什么。要是被人给录下来,一家可真是要死到头了。

    她抿着嘴角,轻轻的笑,“这个也挺好的,不如我们一起出去散散步!我们好久没有好好的聊聊天了啊。”夏宝儿点头,“的确是啊,搬来这里后我们就没有好好的聊天,走。”

    她站起身,与母亲往外面走去。

    ***……

    贺沧澜的别墅,土豪的格调,就是有一些冷了。

    刺客,他下方站着一个男子,看不清楚脸庞的男子。

    “怎么了?探查到什么消息了没有?”贺沧澜冷冷的笑。

    既然那个小子要跟他玩,他就想将他的一起都毁掉!看他还能那什么来跟他作对!

    台下的人没有说话,挑着嘴角笑。

    “帝王?”

    “回义父,追查了也都差不多,因为少爷平日就那样了,您应该也想得出来的。”帝王冷傲的站在台下,却没有弯膝的妥协。

    作为他们的义父,贺沧澜知道他们任何人的脾气,也就不强求过分。

    “南牧离那小子真的不在别墅这里吗?不是已经将他带到了?”贺沧澜自不会去亲自抓,他也放心!

    “还没有能确定少爷的动机和去了哪里,不过倒是有一个人能好好利用!”想起那个小女人,帝王觉得相当有兴趣!“要抓那个人来吗?”

    “不!她还不能动,不过你想玩玩的话,就去找她!”

    真行,竟然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

    “是!”帝王冷笑,眼底却是玩味十足的出门。

    ***……

    零点时分

    灯光绚丽,舞池里各种丑态尽显。

    人群耸动中,可见或单独,或三三两两的疯跳着舞。

    这是这个城市最大的娱乐场,也是很多捞金的林市场所。

    不过今天,夏宝儿是来玩的,更重要的,是来找人——

    她有些心神不宁,不知是这几天的遭遇让她不宁,还是这个地方躁动不安的氛围让她感到无比疲倦。

    十五分钟的表演她觉得如度了半个世纪那么长。

    等台上的人弯身鞠礼,抬头朝台下谢身时,眸光不经意一略。

    这一略让她心跳紧窒,竟是被吓得犹如被大石堵在心梗,一口气缓不上来的她眼前一片发黑。颤着凌乱的步子急切退开。

    真的是那个人……

    即使今天她上了妆的容颜很浓,她看出来了。

    不知是蓝与之有什么魅力,竟然给她招来了去后台的权利。

    没错!是蓝与之找的她!

    为了自己搜集资料,她不得不这样利用一下能利用的人!正好他是自愿!

    走入化妆台,好像有点杂乱!

    即将要走入的姐妹们都急着换妆上台。

    搜索了几秒后,找不到那个人!她匆匆的逃也似从后门奔出去。

    走出来,她扫向大厅,不可置信。

    她看到台下最显眼vip贵宾位置上,有一整笑脸,有着说不出的可怕……

    那个无与伦比的女人,不识别的,正是那个绑架她到女人……

    多想那是幻觉,有些头疼抚额,她低头边走边思索着,秀眉紧蹙。

    一不小心就这么撞上一堵肉墙,夏宝儿惊呼出声,正想退后的她却被一双大手拉住。

    轻快的笑声吟吟自头顶倾下:“怎么这么慌里慌张,是碰到什么不好解决的事了呢?”

    这熟悉的声音让她愣了愣,跟刚才一样闪神。

    “怎么了?这么一副失魂的样子?”把她到身边站稳,蓝与之有些闷闷笑了笑。

    她这个样子,好象是对他有什么意见吗?

    “我没事!有些晕而已。”夏宝儿好不容易从那个女人的记忆力镇定下来,淡淡睨了他一眼应道。

    “哦?你真的确定你没事吗?”他不相信,蛮力拉过她小手,替她把起脉。

    夏宝儿有些气,许久也没说话,眉头蹙了好些时间才舒展开,“真没事,就有些受惊了。”

    “额……”

    没想他竟然瞧出她的状况,一时有些呆呆的让他牵着手。

    两人快要走到他的车边,她才猛然想起一件事来,从而自然的避开他目光。

    “那个,你我的也够久了,能把我的手放开了吗?”她心里,正在起起落落的想着事情,怎么这么多的人,这么巧合的碰到。

    细细把事连贯,似乎是故意等她,而不是巧合……

    “哦,把脉,你别误会,我正人君子。”蓝与之嘿嘿一笑,那一双触电的眼神的确很有杀伤力。

    她逃也似地赶紧放手,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他头发,应该是有些羞赧么?

    被蓝与之成功打扰,也被自己这想法想得汗颜。

    夏宝儿遂朝他一笑,不在意回道:“我能误会什么?咱俩还能整出什么误会来吗?赶紧回去吧,不然等会你回去又要被教训了,家里应该有什么三宫什么吗?”

    “不急!先上车在说,我在慢慢睇跟你说清楚。”他有很多的疑惑想要问她,却一时苦地不知道要怎么问只好催她上车。

    “不用!现在又不是很晚,我自己回去。老是麻烦您我也会很不好意思的,你对我的帮助,我都觉得很过意不去,岂能在让你为我做什么事呢。”

    委婉拒绝他的‘好’心,当断不断,后患无穷。

    再说了,他们两个人什么关系?谁知道他这个人是不是又对她做什么。

    “我又不会把你拉到无人烟之地,想跟你什么坏事,就是送你一程,你也不愿意给我卖力机会吗?”他脸一跨,看起来倒是无比的委屈幽怨。

    “你想说什么呢?这话亏你说得出来,是不是没了衣冠楚楚的那副德样,你就能化身为狼了呀。”她打趣朝他弯弯一笑,言语中自是带了委婉的谢绝。

    既然从来就不带有任何希望,又何必去主动招惹呢。

    “这个嘛……我倒是想,但没人给我机会变身为狼呀。”显得有些被打击到,蓝与之哈哈大笑后,捂着心一副破碎样。

    虽然生气,但她被他逗得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要这副样子赶紧自己去精神病患者自首吧,不只是他们被吓到,还是你被自己吓到有了问题……”

    哪有一个亨名的大总裁这么一副挤眉弄眼,阳光万里的微笑着到精神患去自首治疗的……光是想想那画面,就很诡异了。

    “我是个有分寸,有担当的男人,这一点你可以保证。”他乐得收不回来,笑地她坏透的心情跟着好了起来。

    两人还算是并肩,没有大吵大闹的上了车。

    坐定,蓝与之脚一僵,眸光望向车外,没在驱动。

    “怎么了?”夏宝儿奇怪的问。

    “你看外面!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敢在车驱动时这么拦截,难道就不怕我这么冲出去把他给撞飞吗?”他郁闷应了声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去看看。

    “不要下去——”正要拉开车门的他,被夏宝儿惊声叫住。

    “怎么了??”转头看她,却发现她身躯抖得离开,瞳孔睁大,小脸惨白一片瞪想车头处。

    这?她怎么了,怎么这么一副被什么东西吓到的模样呢?

    蓝与之有些难看皱眉,真是的,这么好的机会,他竟然没有及时出手啊。

    顺着她惊恐的视线,他望向车窗外。

    只见灯光飘散的车头,被一团暗影笼罩,严格说来是一个身躯高大的男人。

    从朦胧灯光来看,这男人长得人模鬼样,挺耐人眼的。不过在赏心悦目他也不能这么拦他们车头呀??

    “他是谁?”

    “他是魔鬼——”夏宝儿声音微颤抖,唇边不安颤了又颤。

    她是真的害怕,害怕车外那个男人,会不会把他们的车窗就这么给砸碎。

    从他那双如来自地狱的寒眸,散发的幽幽诡光中,她相信这事他会做一点也不奇怪……

    上次在地下城的人——

    他竟然追出来了。而且看他这一副样子,不用她多想也知道他现在,很生气……

    “蓝总裁,你觉得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呢……”她浅眉收回目光。掐了掐手心,淡然叫身旁的人。

    “我都说了,不要把我叫得这么生疏,否我我可不会去做什么过分了些——”他恼地瞪她。

    “那…你先回去,不用送我了。”她应完朝他一笑,拉开车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