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183:

    这样算什么啊!真是……

    “蓝与之你别输不起,我话也说在前头了,你自己看着办!”

    “就让你亲我一下,你想回去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听话,不然惹怒了我,你也没什么好处。你也知道的不是吗?”打定主意了就这么粘着她不放。

    他就不信他不能将夏宝儿这丫给制服了!

    看他是打定了主意这么做,夏宝儿甩甩头,忽然翻身回去,悠然的坐入沙发。

    打开墙上的电视,她淡定的看起来。

    “喂,我说夏宝儿你不想回去了?”

    眼神飘向他,她露出两排白牙笑,“怎么?我不回去你倒不开心了。这不是你一开始就想好的诡计吗?你一定是料到我不愿意亲你,恭喜你预言得很准确。”

    蓝与之气得脸一红一白的,真是要命!冲过去掐死她算了。

    他放弃抵门,走了过来。

    高大的暗影笼罩,嗅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夏宝儿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收缩,窒息……

    尤其是他坏笑的时候,她都怀疑他跟南牧离是不是早就想好,这样笑她才会觉得害怕他们训练的啊!

    最近的南牧离,也是经常笑得这么坏坏。

    “夏宝儿?”他一出声,低沉的嗓音带着坏笑让她紧绷,头皮都发毛了。

    沙发陷下去,他坐在她旁边。这下她更是手脚都有些不灵便。

    “你能不能坐远点?”

    “为什么我要坐远点?你这句话还真是很奇怪。”

    她一囧,难不成能跟他说实话?答案自然是不能的。

    “我觉得你满身臭味,我本来都不好意思说的,但真是撑不住。”

    “嘿嘿……”

    伴随着邪笑,夏宝儿眼前一黑。

    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被蓝与之给扑到沙发上,两个人贴合,温热的气息在彼此的呼吸间流走。

    “放、放开我!”

    “夏宝儿,你这么紧张做神马,难道你对我有意思?”

    夏宝儿:“……”

    “你不说话的话,我就当你默认我这样做。”蓝与之笑着低头,嗅着她清香的气息,那是让他念着几年也忘不掉的味道。

    “不……”

    这一次,他不再客气。狠狠的含住。

    跟他幻想的那样,甜甜的,暖暖的,让他想要那样的一直下去……

    下面的热量,来的凶猛无比。

    本来还以为他是恶作剧,但在感受他草地里长大的红萝卜。夏宝儿忽然害怕的奋力挣扎。

    可能是她紧闭着嘴巴,挣扎有太厉害。最后蓝与之不得不放开她,笑得格外的狡猾。

    “滋味还真不错,要是你在张开小嘴,就更好了。”

    ‘啪’——

    响亮的把掌声响起,蓝与之愣了下,就着脸上的红巴掌,裂开嘴角笑,“胆儿还真是逆天,是不是被南牧离给养叼了?”

    “滚开!”四目相对,那一双满满的星火。

    蓝与之笑得更大,“我就不放,你能怎么着?要不跟了我吧。你这样跟着南牧离没名没分,又见不了人不苦吗?最起码你想要名分我可以光明正大的给你,你要什么我给什么,也名正言顺,不好?”

    夏宝儿抿着嘴角,皮都破了,点点的染上了红。

    蓝与之见她如此倔强,眼眸浮上一片黑,“你tm的真傻,靠!我不说了,你爱这样做别人养着的狗随便你,以后害死你全家你就开心了是不?”

    下一秒,蓝与之的领子被她狠狠的拽住,夏宝儿几乎满身寒冰的看着他,“你说……什么!给我再说清楚一点。”

    蓝与之抿着嘴角,不耐烦的将她的手甩开,“什么跟什么!我什么都没说。”

    “你有!你到底知道什么!”他的话,绝对是他知道什么!

    对!她怎么忘记了,蓝与之跟南牧离义父贺沧澜关系很微妙呢?

    这么说南牧离的事情蓝与之肯定是知道的,而且他也知道南牧离现在做什么?

    还有他说的害了全家……难道哥哥的事蓝与之也知道吗?

    她此时,整颗心都纠得紧紧的。

    看着转过去的蓝与之,她双脚虚,心如膏肓。复杂、混乱。荒凉……

    即使是知道自己跟南牧离的关系要不得,即使是知道有天他们也会走到尽头,各不相干。

    可是这时候,她不想知道哥哥的事,她发生的这些事……只是他的骗局和伎俩!

    “你走吧,我不为难你。”

    手紧紧的抓着沙发,指甲都要扣入沙发内!

    夏宝儿惊慌着小脸,落荒的逃出了这里……

    蓝与之眯起眼睛,片刻之后他拨打了一个电话。

    她想知道?那就来求他吧——

    既然敬酒她不要,那就喝喝罚酒的滋味!

    ***……

    夏宝儿回到别墅的时候,南牧离依旧没有回来。

    问了那些人,倒也不是很慌乱的样子,只是没有给她答案。

    一路怀着种种不安的情绪回到房间,她的心一团乱麻。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蓝与之暗示的,真的跟南牧离有关吗?

    而且这么细细想下来,在到她和父母来这里,越发的像是南牧离设计的陷阱!

    难道他们为了遮掩什么,为了不想让哥哥的事情曝光,不惜周旋设计吗?

    也不对!她和父母只是毫无势力,毫无背景的小平民。

    要是他们真不想让他们将事实查明,曝光给媒体大肆渲染。他们大可直接将他们一家杀人灭口,何必这样费心费力?

    想得头疼脑胀,也想不出一点结果。

    这时候,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怎怎么办,那种无力的挫败感,浓浓的笼罩在她心上。

    要说这件事的起源……就是迈阿密旅游那天遇见谋杀的时候吧?

    难道南牧离是……那批杀手的领头人物?

    记得她躲在柜子里听到人交谈……十爷?十爷?萧十?南牧离?

    脑子猛然如被人狠狠敲过,原来那个十爷就是萧十吧?

    而萧十就是南牧离,那天蓝与之带她去参加贺沧澜寿辰的宴会,不是亲眼看见了吗。

    可能迈阿密时那些小的,只知道南牧离的势力大,叫十爷。不知道他就是他们的领头人物。

    这么细想下来,那种可怕的挫败和无力,更深念了一步!

    怪不得他带她回来就不见了,跟云修的谈话,也是故意混爻,左右她的思想和判断力吗?

    瞧她,都做了什么蠢事?

    真是可笑,真是太可笑——

    明明知道他已经不是从前她认识的那个南牧离,为什么还这样!

    夏宝儿……你还真的很犯傻!

    他此时,说不定正在享受爱妻在怀,软玉温香呢。

    眼底干干涩涩的,有种想哭的安静。

    瞬间,红红的眼在黑暗中睁开。

    她不能在这里呆下去做被人摆布的困兽了!她一定要想方设法的逃出去!

    这么想,父母在医院的中毒事件,也是他编导给她看的吧?

    自己还真是笨,那个地方一直那么隐秘。

    那个医院还是规模最大,最为严格的。

    怎么可能有医院混进去假扮没人知道?那些护士都是瞎的,智障的吗?答案是不可能是!

    所以唯一可以理解的,就是南牧离安排——

    纤细的手掌扶额,覆盖着酸涩的眼。

    冰凉而灼热的泪珠从眼缝流淌过,落在她手腕。

    就好像是一条可怕的枷锁那般,绕着,越来越紧,紧到让她快要无法呼吸。

    果然是那样无情的人,安排这一切,做这一切的时候都能让她那么信任他。

    更别说他还跟自己辗转着演戏,让蓝心柔那么幸福的一点也没有察觉?

    那天遇见蓝心柔的狼狈,又再次闯入脑海。

    她多像个小丑……多像个人人眼中讥讽嘲笑,又无力挣扎的小丑啊!

    南牧离,你给我撒的这张……原来是没有退路和天堂的,它只会伸往地狱,万劫不复——

    ***……

    黑,暗沉沉的堆积了满空的阴冷,在肆意喧嚣着朝整个天幕下的世界吞噬。

    三点三十二分,一抹小巧的黑影正屏着气息往楼下,紧张而小心翼翼而行。

    穿着平底的鞋,她显得越发的娇小,一步一个轻柔的脚印。

    因这是主楼,就算是南牧离不在,也没有人敢造次的随意出入。

    一双朱灵的眸子往外面看去,见到对面,有人紧密的巡逻。

    她蹲着,连大气都不敢喘。

    隔了一会,那些人好像是有人去拿东西,走开了一个。

    还有两个去巡逻四周,房间里有人在监视着整个别墅的动静。

    房子外面一左一右两个人手持着枪支,严谨把关。

    除此之外,她相信门口和四周的角落一定也潜伏了人和监控器。监控器自肯定安装的,只是她在寻找照不到的那个角落。

    真后悔当初不去特种部队学点厉害的本事,要不然女特工也行,起码能找到完全的法子从这里逃出去。

    等到快四点,那些人还是精神烁烁的,一点疲劳也没有。

    难道两点的时候他们换班了?似乎没有啊?

    看这样的情形,她是不可能在晚上偷偷带父母逃。

    只能在中午巡逻的人少点时,找借口带他们出去,再想办法了。

    隔天一早,夏宝儿没有通知父母,带着身份证,走到门外说要出去办点事。

    但让她惊呼的,是门边的自动扫描器,扫到她包里的身份证。

    “夏小姐带身份证出去做什么?”

    “去办点事情。”她口气淡然的回道。

    “少爷吩咐过,只要是您的事,我们可以为您效劳,请将您要办的事情告诉我们。”

    秀眉一暗,她是怎么都想不到这个方法,竟然行不通!

    带不出去身份证和户口本,怎么帮自己和父母办理出国护照和机票那些?

    飞机票可以上订购,也可以让小咪他们帮,但父母没有护照。

    方法行不通,难道真要被关在这里一辈子,老死过去吗?

    反身回来,她想要上去查怎么可以遮掩掉身份,不被直接扫出来。却发现络……连接不上了!

    为什么这么巧合……为什么这么神速!

    她不动声色,下了楼直接去找父母。

    因为南牧离的要求,他们跟她没有住在主楼中。

    见父母没有任何异样的在练身房里玩,她也安心了不少。

    眼睛望天花板和角落仔细看去,她已经给自己多留了一个心眼。

    果然,在暗角里发现了小小的黑点,应该就是监控器。也幸好她没有跟父母说什么话。

    “丫头?不出去玩?这时间闲得很,要不你跟南先生说说我们想回去了。身体也没事,我都快要憋死了!”夏母本来心里挺开心的。

    住上这么好的别墅,还有这么好的地方运动什么的,感觉整个就是富豪才能享受的福利。

    可嘛,这么住下来几天,她就浑身不对劲了。

    冷冷清清的,见了人也都绷着脸,怪让人无聊和不安的。

    她和老公都不敢乱说话,每天过得真是相当的辛苦苛刻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