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等我回来

    180:等我回来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这才是正常的,我害怕你心里有气,点头说相信,那才会使我不安心。”这话,南牧离没有半分的虚假,全都是发自内心的。

    听他这么作孽的话,夏宝儿有些好笑又好气,不由的有几分调侃:“唉,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相信你呗,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小东西!嘴巴说得这么厉害,谁知道你心里是不是在诅咒我十八代呢。”狠狠捏着她,南牧离轻轻的,又将她抱紧了三分。

    两人安静了好久。

    “其实你那天出现,真的帮了我大忙。”

    她一把睁开眼,哼哼,“你还说,你那天爽了吧。”

    “哪有,我这里,都要痛死了。”抓着她的手,按在心跳的位置。南牧离蔓延的委屈那般。

    “作死!疼死你活该。”夏宝儿有些不好意思,扭开他怀抱,哼的转身。“饿了,下去吃东西了。”

    南牧离看她这样,乐得嘴角一扬,跟在身后。“要是你不高兴,今天让你在上吧。”

    走在前面的夏宝儿小脸一红,不敢说话了。

    楼下,夏父夏母乐颠颠的回来,一看见他们也没有停止高涨的开心情绪。

    看见父母这样一点也不奇怪不陌生,她是真的有一丝丝的尴尬,偷偷看一眼旁边的他。发现他也在看过来,顿时更不好意思的抿了嘴儿,不说话了。

    “别介意,看见他们开心我也很开心,这里很久听不到这样的笑声和生动的气息了。可能你们来了,这里也会变得春暖如花吧。”南牧离看着他们,心底有些奇怪,但更多的是打心底里洋溢出来的感觉,非常良好。

    他过习惯了那样冷冷清清的生活,也以为会一辈子这样浑浑噩噩,孤寂的活下去。在不会体验那种还活着,血是热的,温度时暖的,是可以感受到喜怒悲哀的。

    谁知道遇见了她,他好像从新活了一遍。即使他知道他们将会是他的要害,告诫他的人不在少数,都是他信任的,但他想要这样的活着。

    “想什么呢,是不是我们打乱了你的生活啊?”看他一直看着他们,也不动筷子,夏宝儿便侧头轻声问。

    可能这时候,她是多少了解了他的生活圈。在他们看来,她和父母绝对是太多拖油瓶,而且是只拖!这种感觉让她有些愧疚。

    唉,也不知到底是怎么了。

    他嘴角一弯,似笑非笑,“打扰倒不是问题,就怕有些问题控制不住,总是擦枪走火怎么办?”

    原本夏宝儿还在想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在他那眼神之下,她脸一红,总算是明白什么了!

    真是个坯子,怎么能在饭桌,在她父母面前说这个呢!

    她脸红的不想跟他说话,转向了父母,“爸妈你们觉得……怎么样?”她是无所谓了,但对两老来说,似乎还真的有点不适合居住,就怕他们住得不习惯。

    才胡思乱想,头上就被人狠狠滴敲了下,夏母气冲冲的吼她:“你这丫头说什么呢!是你自己住不习惯了吧,小样的!”

    被母亲这一腔,夏宝儿吐吐,便不敢说话了。

    夏母还唠叨的教训她。

    南牧离就在一边,看了许久,眉目温朗,嘴角有一丝轻轻的笑意。

    这种生活,他真的从来没有过,不管是在哪里。

    “哎哟,我们吃饱了,你们两慢慢吃啊!”两老吃饱,就伸着懒腰上楼去休息了。

    被某人那样的看着,夏宝儿不吃也觉得饱了。“喂,我说你能不能别这样看的直白,他们在的时候你就不能像个绅士,优雅点啊。”

    “好。”南牧离一笑,看她气鼓鼓的,他正想开口,却见云修走进来,脚步匆忙。

    站在他们身后,云修愣了好几秒。那戒备的眼神,夏宝儿知道自己需要避开。

    放下筷子,她点点头,“你们聊,我先去楼上。”

    手离开,被南牧离拉了回来,面不改的出声,“她是我的人,你有事直接把上来,不需要顾虑。”

    云修怔了怔,有些觉得不妥。

    这边夏宝儿又不是不知道,便笑笑,翻过来拍拍他手背,他才松开。而她点点头,“你们聊。”

    走上楼梯的时候,夏宝儿听到云修着急的汇报。“少爷,夏父母的事情,恐怕不只是跟您和夏小姐有关系。更有可能牵扯到下夏浩翔和……”

    她能感觉到南牧离的眼光嗖了上来,后面的内容,她没有在听,只是心跳好快。

    跟哥哥的事情有关……难道是想杀人密谋吗?

    她又能做点什么?

    云修跟南牧离在楼下谈了会,就到书房里谈去。

    半个小时后,她正在窗边张望,他回来了。

    转过来,她轻声的问:“怎样,你们都谈了些什么啊,这么久。”

    南牧离走过来轻轻抱抱她,在她额头亲了下,柔这个嗓音:“你先休息,我要出去办点事情。”

    心下一紧,她似乎知道跟刚才云修来汇报的事情有关,也就是她哥哥的事情吗?

    “早点休息,不用等我。”

    就在他松开手的时候,手掌被她抓住。

    “怎么了?”望着被她抓紧的手,南牧离笑了笑,“舍不得我啊。”

    “办好事情早点回来,我等你。”

    南牧离一愣,看着她,笑容狐狸那般,“好。洗干净了等我回来。”

    脸一红,她气恼的松了手,鼻子被他轻轻一刮,她在转身时,南牧离已经下了楼。

    她趴在窗口,看到南牧离和云修开车出了别墅,心里便不得安宁,翻涌了起来。

    一直坐了一个小时,也没有加南牧离打电话过来。她因为听到了他们的一般对话,不敢去打扰,怎么都睡不着。

    爬起来,她拿着手机,看看时间,十点半,还不算太晚。

    拨出去的电话响了三声,温浪的嗓音从手机另一端传来,“宝宝这么晚还没睡吗?是不是找我有事?”顾向东还是那样的口气,给人暖男的错觉。

    她现在真没有心思文艺范,直截了当的问了:“顾大哥你最近,有没有查到关于我哥哥的事情啊?”

    顾向东似乎愣了一下,才轻声的说:“恩,是有了新进展,但我现在不知这样追查下去怎么办。你别担心,要是有什么最新的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顾大哥……”

    “你先睡吧。要是我查好了,明天约你见面。”

    他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说什么。也知道身为他的身份,有些事情是不能提前透给她知道,她明白。

    挂了电话,她还是费寝难安。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舒服,可是还能怎么?睡不着也要迫着让自己睡过去,好好养足精神,有事情明天再说。

    整整一晚,知道东方露白,南牧离也没有回来。

    夏宝儿醒过来的时候,往一边伸手摸去,是凉的。她也就知道他没有回来。

    心中充满了不耐烦和不安,本就浅眠的她此时更没有睡意,也就起来。推开窗,迎面而来的冷风刺骨,她却觉得脑子里有些好受了。

    两手交紧紧的,就算是她不愿意承认,此时担心的心情是真实的。

    要不是因为听到云修跟他的交谈,可能愧疚感便没有那么浓烈了。毕竟想着以后等他一脚踢开她,是在也没有关系,这种担惊受怕就显得很多余。

    可是以后?以后会有什么?会发什么?她还真的不敢去想象了。

    呆站了好一会,看看时间,七点十分。眼光飘到楼下,他的车也还没有回来。

    穿戴好,她呆不住了,心里一股股翻涌而来的烦躁,怎么也静不下来。

    一走下大厅,就有两个高大的人走上前,“对不起,你不能出去!”

    这样的拦截放肆而有些无礼,但这里的人跟了南牧离多年。这个女人身份不详,也不是他们主人的老婆,他们自然就没有多好脸给她。就算是公开的那个正牌夫人来了,他们也照样这么做,主人的安全对她们来说,永远都是被摆在第一位。

    看看他们眼神,夏宝儿知道如何解释,他们都不会放自己出去了。

    “我只是想出去打听打听。”

    “你不需要出去打听,我们很快给你送最快的消息上去,请配合我们的工作!”保镖说得一丝不苟,模样也是钠盐刻板的中职。

    心底微微叹息,他们都这样,她还能怎么请求。

    “我可以出去花园走走吗?”她抬起脸,轻轻的问着。

    那两人互看一眼,声音低哑。“请不要为难我们,可以放你去花园,但要先跟你提醒,你要是私自想逃出去,会马上让整个别墅响起警铃。这样很不好,我们也不想让谁都不好受。”

    经他提醒,夏宝儿自然相信他说的话,所以郑重的点点头,“好的,你们放心,我不会走开的,吹吹冷风就回来。”

    两人歉意的弯腰,放了她出门。

    夏宝儿知道他们只是职责所在,也没有什么恼的。缓缓在花园里慢步,嗅着新鲜的空气,心底一点也没有好过,反而越发的难受。

    谁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她翻身回来,看了一眼他的车位。还是空的——

    怎么都快八点了还不回来?

    “丫头?怎么这么早一个人啊?”中走出花圈的时候,夏宝儿碰到跑步的父母。

    干净灰的运动服,倒是精神多了,远远的,他们就在叫她。

    心情有点糟糕,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但是知道此事是不能跟他们说的。

    “怎么了?是不是有心事啊?”夏母轻轻的撞她两下,一脸的关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