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暖男早餐

    177:暖男早餐

    “那你还不知道乖乖滚开吗!都知道被我利用还死赖着脸皮做什么!”

    “哈哈……”被她一瞪眼乱骂,蓝与之是笑道不行。

    夏宝儿也不想追究他到底在笑什么,打开车门也就走了下来。

    “真的要我滚蛋啊?”

    她丢给他一个还用说的眼神,蓝与之瞧着方向盘,也不再强求着要跟她下车一起回去。

    “方便的话,给我留个手机号码?”

    听到他的话,夏宝儿奇怪回头看了他一眼,“给你电话号码做什么?好让你没事像三年前那本毒害我?”

    这下,蓝与之没话说了,凝望他一眼,把车开得飞快。

    甩甩僵手臂,夏宝儿快速走进医院里。

    跟父母呆了半天,夜幕垂临的时候她才走出去。

    还没有走出医院,南牧离给她来了电话。

    “我现在就回去。”

    “我今天晚上不能回家了,晚点赶回去。”没料到南牧离这么说,她倒是愣了愣。“怎么了?”

    “就是有点事。”

    “哦,我知道了,你陪着她吧。”

    “宝儿……”

    “我没事,我可以去找他们玩,到晚上我不回去就跟他们回家好了,就这样,挂了。”匆匆挂掉电话,想起白天碰见蓝心柔的事情,心情就无端的沉重了起来。

    呼出一口气,白色的气息在冬夜里飘絮轻柔,很快散得一干二净。

    心情,明明是看不见触不着,却是萦绕着那一丝丝的,落在心间,怎么都无法在轻快起来了。

    从医院出来,她一直在慢悠悠的行走,没有打车的想法。也没有在最繁忙的时间段去挤公车的劲头,就这么有一下没一下,深深浅浅的迈着步子缓缓而行。

    “姑娘要买点小吃吗?这可是地道的,您尝尝……”见她一人,路边的男子带着一盒花花绿绿的小吃凑过来,一个劲的想要推销给她买。

    逃也似的被他们推来挤去,她好不容易走出那条路。抓着袋子,钱包还在,就是小包包被割了几条伤痕。

    这些人真是……手段还有模有样的!

    看看被割得不能再用的包,她真是又气又郁闷的恼了两句。

    走过精品商业街的时候,她站在一家衣橱前,她愣愣的,站了几分。

    这是一家布景浪漫梦话的婚纱店,模具模特上的婚纱圣洁纯白。飘逸的垂在绿色的假草里,有着微微的人工风佛过,那头上的头纱,便美伦美奂的飞了起来,美得人双目发直。

    小手紧紧的拽在一起,眸中漫过灰色,她狼狈的低着头,逃得飞快。

    南牧离说了,他最不能给她的,就是这个……

    那句话,一直种在她心底,沉甸甸的,有些疼。

    心中忽然苦涩,她走到果c茶店,要了一杯加糖的抹茶,连店员看她的眼光都是惊讶。不过在她要求下,这杯过分,味道怪得离谱的饮料总算被她咽下肚子里。

    在也做不到几年前的自己,也做不到这三年快乐,想得开,自如的自己了。

    遇见南牧离,像是她逃不掉的劫数,总在更改着她的人生轨迹。却是越来越看不到任何光点,一片渺茫的白雾浓烈。

    她变得那么懦弱,一点也不像她了——

    走出商业街口,一辆银黑奥迪在她身边停下。车窗摇下,是张儒雅温润的笑脸。

    “嗨!自己一个人?”

    夏宝儿一愣,看着顾向东的笑脸呆了呆,才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一般时候,他就算是下班,也不会在此时出现这里吧。

    顾向东正想回答,一道轻柔的女子嗓音就传了上来,“怎么把车停在这里,跟谁说话呢?”

    少顷,一张娇笑的脸出现在她视线里,看了看她,那个女孩微微一笑,“你们认识吗?”

    夏宝儿呆了呆,才意识到这或许是顾向东的女朋友,也就觉得一阵阵的尴尬。

    “恩,有朋友在等我,我先走了,拜拜。”他是该有女朋友了,可能是将她的话听进去了吧,笑了笑,走得飞快。

    “宝宝,等等。”

    她怕顾向东追上来,假装听不到的钻入人群,溜得飞快。

    直到将那辆车拉得很远的距离,她才松口气。

    不想在多逗留,怕遇见什么不该遇见的,她将车打回了南牧离的那个别墅。

    手机这时响了起来,她打开,是短信。

    “宝宝,我就在你后面,你让司机停车吧。”

    她吓得往后看去,果然看到顾向东的轿车,紧随着她乘坐的出租车。

    “您好,要不要停下来呢?后面的车一直都跟着。”司机这时也说话了。看看她无奈的样子,她知道让顾向东追到南牧离的别墅更不妥当,也就点头。

    下车的时候,顾向东也跟着下了车。淡蓝的牛仔裤,黑色的型男大衣,灰色的高龄毛衣打底。正朝她露出温暖的笑容,朗朗的帅气,暖男的风格。

    眼角看向他的车副驾驶,那个女孩子已经不再了。

    “那个,她不是我女朋友了。”顾向东挠了下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

    看他这样子,那就真的不是了。

    她走过去,调侃起他,“人家长得不错啊,干嘛不相处相处看看,有可能就是你下半辈子的老婆了。”

    “嘿嘿,说不准还真是呢,上车吧,天冷。”

    这风刮得呼啦啦作响,一个劲的往心里钻,的确是冷,冷得彻骨。她没说什么钻入车里,暖暖的车厢内,让她整个人都松懈了不少。

    想啊,她以为自己在面对顾向东的时候多少是会很尴尬的存在。可是这会才觉得看见他的笑容,缅甸而厚实的身板,心中莫名的佛了一丝暖意。

    眼光扫过他帅气精湛的寸板头,她嘴角弯了笑,“这天冷得,怎么还剪个这么短的头发,也不知道配个围巾什么的,不冷啊。”

    “冷什么,这不都是铁打的身板吗,以前在冷还不得穿背心训练。”顾向东呵呵的笑,她没有生气他是真的很开心。

    夏宝儿的眼角翘了翘,没有说话。心中却是想着几年前他和哥哥就经常在大冬天的六点,穿了背心短将她给拽起来晨跑的情景。

    这么想着,身子板都有些觉得要死掉了。

    从哥哥出事,再到跟他分手,都已经四年多了?她也就整整四年没有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了。

    “饿着吗?”顾向东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蹦出来。她被打断思绪,还有些恼气的瞪了他一眼。他却是整认真的看着车,两眼炯炯有神的盯着前方。

    “不是我不想理你啊,你在我车上,比我命都重要。”

    他笑得有些傻气,认真十足的握着方向盘。夏宝儿瞧了他帅气的侧脸几眼,因为他这句无意的话,眼眶忽然就红了一片。

    急忙将视线逃向窗外,怕是自己眼中的狼狈和委屈被他看见。

    “傻啦啊,问你饿不饿也不说。不过你一定没吃东西,我带你去麻辣辣火锅店打火锅吧,要不然你想去皇城也行。”

    “不,就去麻辣吧。”她怕他掉车头去皇城,赶紧阻止。想着皇城无处不透出贵气儿的地方,她就不由生出病恹恹的心情。

    还是麻辣好,价实货真还实在厚道,最适合他们。不像那个地方,再好看也只是门面,就算是坐在禳金边的椅子里,也是心凉的。

    跟顾向东吃着麻辣的火锅,面红耳赤的直到十点半,死活不让他送回去,他才不情不愿的开车走了。

    打车的时候,她才打开手机,竟然有两个未接电话和三个未看短信。

    电话是南牧离的,看看时间,是十点二十分,那时候她正去洗手间,没有带手机去。想必顾向东是看到了南牧离三个字故意不接的吧。想起他那时一定是一脸的纠结,就不由有些好笑。

    短信是小咪和琪琪的,还有一条……竟然是南牧离的,三个简短的字:在哪里。

    他回家了?

    有些忐忑,她想了想,还是不回了。

    车子很快到,她下车的时候,一抬头就望见楼上亮着灯光。他果然是回来,她还以为他会留在蓝心柔那里呢。

    不可能不面对,她站了一会,走了上去。

    走进卧室时,窗边的身躯转了过来,那一双眼,深邃得没有情绪。

    原来,都陌生到这般地步了吗?

    “什么时候回来的。”放下包,她朝他淡淡的开口,并不像刻意去注意到他此时的脾气。她真的不想跟他像个仇人那样自相残杀,累。

    “去哪里了?”随着话,他一身的冰凉气息笼罩在她身后。

    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他已经从背后将她拥入怀抱,紧得她快透不过气。

    “你去吃火锅了?”热气洒在颈项上,下一秒,他忽然愣了下的问她。

    这种味道,有点熟悉。好像是三年前她带他去见夏父夏母时的那家店,后来他还被她拉去几次,麻辣麻辣的味道和爽口的菜,一直就留在他心里。

    只可惜,后来再去的几次,便再也吃不出那种味道,带了蓝心柔去一次,她一口都吃不下。

    点了点头,她轻声的答着:“恩哼,去了。几年没吃到火锅,还真是好吃。”

    “在国外吃不好吗?不是长胖了一点肉啊。”凉凉的掌心落在面颊,他的动作很轻柔。那直直往下来的眼光,夏宝儿有些不适应,轻轻推了推他,“我一身的火锅味,你先让我去漱口吧,嘴巴都肿了。”

    “我不嫌弃。”

    夏宝儿一愣,还没有说话,便被他温柔的含住。嘴里的麻辣被他如此,便是一下的抵达到了心间,有种怪怪的。但却是让人有些不自觉便环住了他,浅浅的回应。

    身子被他抱起来,他来得凶猛。

    房内一片蒸腾的热气,久久过后,屏息了下来。

    他的冰冷似乎也开始渐渐暖和,将她搂入怀中,下巴抵在她头上,没有人说话。

    隔了许久,身体的粘稠和他身上的汗让她有些怪怪的,便想洗澡。

    “我先去冲凉,你也起来吧。”

    头上沉沉的震荡着他的话语,“一起去吧。”

    “不要……”

    “你知道的,拒绝没用。”被他轻松抱起来,夏宝儿也就由着他,没有在反抗。

    温度适合的浴室,免不了被他再次带入高峰与跌宕起伏的快乐源泉。

    被他抱回来休息的时候,夏宝儿都不想在动一下身子了。

    明明觉得想睡,就是睁着眼睡不着。

    “宝儿,你有没有觉得委屈?”他轻轻的抱着她,抱得很紧,怕是一松开她就抓不住了一样。

    委屈吗?

    窝在他安慰的怀里,夏宝儿没有回答。

    她不会说没有一点委屈的,只是事情都发生了。说委屈能挽回什么吗?是,一点也无法挽回来了。

    而她也不想听他承诺什么,那样只会让自己觉得更难过。偏偏很多女人,最是殷殷盼盼的眼巴巴等着男人给自己一个承诺。

    何必呢,做着白日梦,总有醒的那一天。

    不去期待,醒来的时候,也就不会觉得心里空荡,会心酸会痛了吧?

    “没事,休息吧。”抱着他,她轻声道了句晚安,便闭起眼睛。

    那样淡然无波的回答,让南牧离心都疼了。

    他只能抱着她,没有说什么会离婚,会给承诺。她现在最怕听到的,就是这样的话,那样比什么都要她痛苦。

    一觉醒来,竟睡得无比安详。

    伸手,旁边是凉的。

    心间有些说不出来的空了空,她起得很着急,走向卫生间的时候,似乎闻到楼下的厨房传来一阵香味。

    都八点半了,应该是阿姨在煮早餐了吧。

    等她一身便装走下去的时候,整个人愣在楼梯口。

    南牧离正端着两杯热牛奶从厨房里走出来。

    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就这一身打扮,竟然在煮早餐……

    夏宝儿有些无语。

    “没见过这么帅气的暖男吧?”她还没说话,他倒是笑得邪的自我调侃。

    她暗自菲薄,帅气倒是有,不过他也知道暖男啊,真是不像话。

    “愣着做什么,过来啊。”

    有薏米粥,鸡蛋三明治,还有一小碟沙拉?还有凉碟肉类小吃和两杯热牛奶,洗好的水果盘。

    夏宝儿嘴角扬了扬,品类复杂,倒是丰盛。

    她看着沙拉,忽然笑了笑,“大冬天的,你这沙拉吃了会不会连心肝都坏掉。”

    南牧离手颤了一下,眼光坚定的看着她,笑得有些不顾形象,“瞎说什么,让你开胃的,我怕你昨天被折腾得吃不下东西。到时候人都没了,要心肝来做什么。”

    夏宝儿笑了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