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算盘落空

    175:算盘落空

    好冷!

    坐在公车上的夏宝儿,背脊莫名的一阵阵的冷。

    她回头,看到身后白发苍苍的奶奶看着她,慈眉善目的笑眯眯,“小姑娘怎么了?你脸色很不好啊。”

    回过神来,她友好的笑,“没事呢,谢谢奶奶。”

    车子到站,她有些狼狈的下了车。手中的手机被她握着,凉凉,湿湿的,是她手心出的冷汗。

    怎么了呢?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很不对劲。

    深深呼吸,她打开手机,手机页面还停留在拨打南牧离的号码上,没有按下去。

    在最后一秒,她还是鼓不起勇气给他拨打了电话。她害怕,害怕听到那个干净,温柔,不属于南牧离的嗓音。

    这就是三儿的心虚感吗?也没有表面上来的那么风光不是?

    若是可以选择,她是死也不会这样做。

    当年,她就那样的明确这跟他说过,她绝对不会做这样无法翻身,见不得阳光的事情。可是,他全都忘记了吧?

    这些微不足道的话,他怎么会记得呢?要真是记得,那真是一种不幸啊。

    正在她愣住时,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她竟是吓得差点将手机丢掉。

    说什么,什么就来,是南牧离的来电。

    “喂。”

    “还在医院吗?”

    他没有让手下随时都回报自己的情况吗?微微愣住,她还是老实的回答,“我在街上,准备去逛逛呢。”

    “哦,我以为你会很无聊,要是无聊的话,就过来陪我吧。”

    “这个,还是不要了。对了,你想要什么吗,我看着适合你的话帮你买回去。”

    “要跟我道歉,讨好我吗?”电话里的南牧离难得,心情愉悦了起来,笑声郎朗的在她耳朵里回荡。

    嘴角轻轻扬了下,她转而口气十分不好的哼这,“谁要跟你道歉啊,不要拉倒,我还能节约了钱呢。”

    “缺钱的话,告诉我,可能我有些东西无法给你,但唯独钱这些东西是我最能给你的。”

    也是,他钱多得很呢,至于不能给她的,不用说她也知道是婚姻。

    心底忽然就难受了起来,她没有聊天的兴趣。

    “我挂了。”

    “等等!”南牧离看她忽然这么挂掉,不免有些恼怒的叫住了她。

    好不容易等来她主动的说话,一声不吭就想挂掉,她到底想怎么样啊?

    “还有事?”心底不舒服,这话,她也看不见她难堪的表情。也不用讨好那样的喜笑颜开了吧。

    就算是隔着手机,南牧离也能猜到此时的夏宝儿一定是一脸的不耐烦和不舒服。

    可是他没有招惹她吧?睁只眼闭只眼的任由着故意放水让她去医院,难道是他给的福利太好,好到让她以为他对她好了?

    面色透着一丝丝的黑气,握紧方向盘的手,青筋暴涨!

    心底莫名的,就想起晨间蓝心柔的模样,更是无法控制的一阵暴躁!

    即使他知道蓝心柔虚情假意,但要是夏宝儿能有这样的一分,就算是明知道是假的,他会把她疼上天!为什么她就是不能理解呢?

    真是该死的!他为什么非要去遭这样的罪,大不了如他所愿,将她放弃不就好了?

    “你不说的话,我就先挂了。”那窒息的沉默无语,仿佛是近在咫尺,远在天涯般,一**的无形压力让人快要透不过气来。

    她能想象坐在车里的他,一定是一脸的暴戾与愤怒。

    可是,她的心也不舒服,是极度的不舒服,所以连虚假的力气她都使不上。没有办法,那一门大家闺秀的望族礼仪,她是学不来的,也不会刻意的装模作样。

    可能真是气急了,南牧离听到她的话后,想也没想按掉了手机。

    闻听着那一声声的嘟嘟,她的心一阵阵钝痛。

    甩了手,她转身去百盛,心情抑郁。

    可能人一倒霉,还真是什么霉运都被碰上。

    当夏宝儿心情好一些,在试穿鞋子的时候,就看到对面走过来一张令女人尖叫的脸。只是不同以往,此时的蓝与之臂弯,挽着一个女人,身材真是好得很,不是显瘦,而是丰得恰到好处。

    她就在他们面前,撩着裤脚,一手提鞋,一手怔在半空。

    蓝与之哪有看不到她的可能,只是他似乎是故意看不到她,没有过来。只有那一双眼,如狼似虎的朝她盯了一眼,被手臂上的人给拉到一边去了。

    紧绷的心情,没有来一松,她继续试鞋。

    “不如我们也去旁边的看看吧,我看到有人在试鞋,她手里那双就很配你。”

    这声音……

    夏宝儿浑身一惊,来不及收拾干净,就看见蓝与之带着女伴站在她面前。

    阴暗的黑影,不偏不倚将她整个人笼罩。

    夏宝儿是不喜欢,也知道是他故意过来刁难。不过她今天实在没兴趣跟他斗神斗气斗嘴什么的,只求相安无事的分道扬镳就好啊。

    “亲爱的,我觉得就那双,最适合你了。”顺着蓝与之的手指,夏宝儿愣了愣,落在自己一手提着的鞋子上。一时有些恼怒,也知道了他是故意来渣的。

    他的女伴被他这么一说,高兴得双眼发光,涂着口红的嘴咧开,笑得有些可怕,血盘大嘴似的。

    她纹丝未动,将蓝与之看过来的视线,全都转移在手中的红鞋。

    “唉,你不适合这种鞋子吧。价格你买不起不说,你弱不禁风的,摔伤会得很严重的。”一手紧紧的环着蓝与之,嘴里尖酸刻薄,眼角带着敌意的看着她。

    唉,夏宝儿扶额,真是头疼死了。

    在蓝与之得意的笑里,她将手里的鞋堆到那个女人面前,笑得温婉,“既然您喜欢,那就拿去吧。”

    蓝与之眯起眼睛,谁也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他站过来。这样的位置,外人看到都是他跟那个丰富女人并肩站一起。但若是里面的人看,就看出来一点蹊跷了。

    蓝与之这步子,恰好是用最无辜,最贴近的方式站在她身边。

    “卑鄙!从来没有看见你这么下三滥!”趁着女人开心转开,夏宝儿狠狠的骂了一句。

    没想这事,蓝与之忽然凑过来,一双本就迷人的眼眸星目朗朗。凑近她耳边,他极快的低哼:“我的小宝儿,欢迎回来。”

    她一怒,在瞪过去时,只嗅到到他余留的温热气息,还荡漾在她脸颊上。

    他是故意的!

    再看,他无辜耸肩,眼角示意着她,他的女朋友就在身边,谅你也不敢乱来!气死她了。

    “蓝少,你觉得好看吗?”女人穿上鞋子,高兴得脸都红了。

    果然是花痴,男人哄两句就巴不得送到他脚底,用尊严添他的脚底。

    她看向第一眼自己就喜欢的鞋子,蓝与之也跟着忘了过去。这一看,两人额头帽黑。

    这女人真是……

    她脚掌本来就比鞋子小,这硬生生的塞进去,她不疼她看着都觉得紧而疼啊。

    天啊!为了讨好对象,这种牺牲都能做到。她还真是觉得很佩服。

    “鞋子很好看,我想蓝少一定也这么认为是不是?”

    好看?

    蓝与之挑眉,看着夏宝儿故意的样子,嘴角差点没有爆笑出来。

    再看看那个一脸献媚,没有一丝美感可言,还忍得都要哭的女人,他就越发地喜欢夏宝儿了。

    女人忍着痛,看他们眉来眼去的,气不打一出来。

    她走过来,两只肉手挽住蓝与之,一拉,那种向她挑衅和宣言,好像在跟她说这个男人是她的。

    唉,,这种戏码她倒是很少体验,不过也真是没有什么好玩的。

    她今天也的确是觉得浑身虚脱般有气无力。看了闹剧,她看也不看他们,快步离开。

    “喂,前面的女孩子,你掉东西了。”

    “蓝少……”

    蓝与之的话和女人不依的撒娇,让她冷笑,“要真是我掉了东西,那麻烦你捡起来交道警察叔叔手里,一会我有空自己去领取。”

    蓝与之别笑,三年不见,除了出落得比三年前要多了一份媚,倒还是同样的,伶牙俐齿。真是越来越可爱迷人。

    “你过来拉走不就是了。到警察局去领取人家还以为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要在对你检查,说你自投罗关上个几十年的,可怎么办。”

    嘴巴真毒!

    夏宝儿觉得自己真是无聊了才去应答他的话,直接走开不就好了嘛,多此一举做什么!

    “蓝少啊,怎么样你倒是说呀?”女人等着被夸奖,一脸的桃花满天飞。

    夏宝儿想起女人脚背上触目惊心的血红,好似真的能感觉到那种钻心的疼痛。

    “扔掉!真是难看死了。”

    在跨出门那一刻,她终于听到蓝与之对女人冷冷一吼。

    她想笑,笑不出来,只是叹了一声同为女子的命运,便转身离开。

    蓝与之追出来时,哪里还有夏宝儿干净的身段儿。

    该死的!这到底是不是真的?难道刚出现幻觉了?

    “蓝少啊,怎么了呢?怎么跑这么快也不等等人家啊。”赶出来的女人撞上蓝与之的背,眼里喜笑颜开,顺水推舟的作势依偎到他怀里。

    没想,女人的如玉算盘落空,人还差点跌个狗啃泥,落出了个大笑话来。一时之间,她气得浑身哆嗦。

    他干嘛呀?怎么一副不对劲的样子?

    脑海一闪,她忽然想起刚才那个女人就是那样的看着蓝与之。难道是那只狐狸精作怪?才让他一下的对自己这般冷淡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