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歹毒的女人

    :174:歹毒的女人

    “丫头,你们是不是……”

    夏母的话被一边的夏父阻住住了,这件事他们不是不明白,女儿跟南总的事情也为数不多的人知晓。也就是说现在知道女儿跟南总的人,除了了认识的之外,根本没有人知道。

    婚礼那天的事情早就被南总压下去,媒体根本没有任何的新闻和花边消息。

    这几年关于那个跟南总结婚的女孩,也没有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看得出来南总是故意的吧?或者是那个女孩所在的蓝式集团所为?

    这些事情他现在不会去管,他只知道女儿的名声没有任何被破坏,也知道南总不会真的破坏掉。

    “好好好,我只是想让丫头好好的,我就不会整天提心吊胆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夏母微微的低头,眼眶泛红。

    女儿这三年一直在国外,她多少是能知道为什么的。南总对他们的照顾,也看在眼里,放在心底。

    只是……

    唉唉,他们两个,该要怎办?

    南总如今在外界眼里可是模范夫妻,要是女儿和他……

    那种可怕,对女儿有最大伤害的事情她想都不敢想,一想一颗心就会折腾这难受不已啊。她的丫头,心肝宝贝怎么会受这种苦啊。

    夏父看老婆没有继续说,这才走过来轻轻捏这女儿小脸。抹掉那两行泪痕,轻轻的开口:“记着,还有我们。”

    简短的一句话,什么都不用多说,就是最大的定心丸与暖流。

    纵使未来有什么痛苦的事情发生,但夏宝儿会一直都知道,还有父母温暖的等着她。

    她不用可怜兮兮的觉得自己是没人要的。还有那些个二货们,她从跟南牧离开始,就一直对它们欠了很多的解释。可是他们是真的心疼着她,那种不需要多说就能明白,理解的友情,可能这辈子再也碰不到了吧。

    心中想明白,明媚的笑容便开始一点一点的,灿烂在面容上盛开。

    既然事情都已经全都变成了现实,那她能做到就是全都接受,然后过好自己的生活。

    跟南牧离之间的,她知道如今做不了什么改变,只是需要的是处理,然后心平气和。

    也许,也许……就会真的能和平解决,让他们真正抛掉过去,从新开始自己的人生旅途。

    见到女儿脸上的笑容,夏父夏母脸上也出现的宽慰的微微一笑。

    “丫头,等妈咪出去了,你叫上生哥,小咪和琪琪,钱钱他们,都来吃吃饭什么的。”两老送女儿到门边,点点头的说道。

    “哦,对了。也带了小顾一起来吧。”夏母瞪了老公一眼,却在女儿喜笑颜开的点头时,心底也没有在说什么。她是知道女儿一定跟顾向东见面了的。

    唉,他们两个也算是她看这长大的,谁能知道后来会……

    “我没事,要回去了,你们好好呆着,等我回来。”安抚拍拍母亲落于肩膀的手,她转身。

    “丫头,好好的照顾自己啊。”她最近情绪稳定了很多,有老公照顾,也安心。

    “当然。”告辞了父母,走出门的时候,夏宝儿在犹豫,要不要给南牧离打电话。

    大口的呼出气,拿起手机,还是打打吧,这样回去也免了不必要的尴尬。

    ***……

    南牧离与蓝心柔结婚后住进来的别墅内。

    两人正在用着早餐,可能是习惯了,他虽然跟她没有过多的交流,但还不至于像仇人那样对到彼此。

    “她回来了,是吗?”蓝心柔轻轻喝了一口,优雅的放下,微微抬着娇美的脸,望向那个伟岸迷人的人。

    晨曦的白光,柔和的水晶灯下,他如神般俊美的脸颊失去了往日在外的冷酷与强势,淡了一片柔和,叫人看着,便无法再移开视线。

    她从来没有像此时那样,强烈的知道这个就是自己的老公。结婚三年,却从来没有共枕过一天半日的老公。

    原本她觉得就那样的过一辈子也好,至少他是她的。

    可是他开始了夜不归宿,身上开始有了一丝丝细微,不属于她,不属于这个家的味道。她的心,开始出现了浓浓的不平衡,彷如知道这个属于她一个人的天之骄子,就要离开她了。

    这种感觉是多么的不甘心,不情愿!

    “嗯。”对面的他正优雅的擦拭这嘴角。回答也是淡淡的,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如同往日没有什么变化。

    眼神深深的凝望这他完美的侧脸,想象这那薄情的嘴角,会不会有天含住不是她的嫣红时,内心就越发的不甘起来!

    不!不行!她不能输……

    说好的一切,在这三年已经不可缺少了!那个女人,凭什么!她凭什么来夺走这一切!

    南牧离微微蹙眉,似乎感受到一丝别样的哀怨,抬起来眼角望向蓝心柔。“怎么?是不是早餐不合你胃口?我看你似乎不是很喜欢。”

    蓝心柔将心中的不敢收回,轻轻的笑,笑得那么的完美,那么的毫无瑕疵,宛如从小就受到贵族最高等的礼仪那般。

    她忽然有些感激蓝与之,要不是他的强制培训她。或许她早在南牧离那一双锐利的视线中一败涂地,言行毕露了。

    乖顺的摇头,她笑了笑,“没有,你找来的厨子,一定是最好的,我很满意。”

    南牧离点头,站起身。

    蓝心柔也跟着站了起来。南牧离疑惑不解的看了过来。

    “我去给你拿西装。”蓝心柔优雅一笑,带着打趣。

    “不用,我自己来。”

    “好歹也做了三年的夫妻,就让我尽责一次不好吗?”蓝心柔笑着给他丢来一个眼神。那娇俏的样子和娇嗔的话,让南牧离皱眉,也就没有拒绝。

    将他西装带了回来,蓝心柔踮起脚尖给他系领带。

    女人的馨香,沁入他鼻端。倒也不是会让他讨厌的那种香浓,淡淡的幽香,不过,不淡,很复合她的优雅和精致。

    南牧离微微低了下巴,望见她美丽的脸颊,两排长卷的睫毛微微的抖动,一双眼含春,嫣红的玫瑰瓣是男人都爱的一类。

    一身简单的抹裙,让他能看到她曼妙玲珑的身段。

    呼吸带了温热,男子的雄壮荷尔蒙在发酵,被视角引出了心中魔鬼。

    蓝心柔自然也感激到了他的反应,视线悄悄落下,她嘴角极淡的笑,不着痕迹的退身。

    她明白,要是她顺势倒在他怀里,那绝对会让他讨厌。男人喜欢的,不就是意擒故纵的游戏吗?

    而她,最擅长玩的,就是这一招。

    这个男人是她的,他会慢慢将夏宝儿在他心里的位置一点一点的挤出去。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给的,却也是最狠毒的药方。三年了,她知道她跟他,已经开始了习惯对方的存在。

    夏宝儿回来又如何?她会在他们背后,让他们将对方恨之入骨。

    “对了,今天晚上能不能陪我去参加一个晚宴?”她放下手,满意的看着自己打的领带,轻声看着他。

    今天晚上?

    南牧离微微皱眉,他原本是要给小东西洗尘的。

    “我知道你可能有自己的应酬,不过这是中超的老板,爸爸昨天特意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是将会有一担大生意跟他们合作,让你去打个照面。”她说得很委婉,也说得滴水不漏。

    这就是她最大的筹码,是夏宝儿在得疼爱也无法拿到的权利!

    这三年,蓝与之给她的培训,她绝对有胜算让夏宝儿望尘莫及!总有一天,她会让南牧离知道,谁才是最适合站在他身边的人。

    夏宝儿?那个连最基本礼仪也不会的黄毛丫头会什么?

    脾气新鲜?在那些花花公子眼里可能是图一时的新鲜,可是新鲜过后呢?要什么没什么,她还能拿什么继续在他身边?

    或许到了那时,她会感激夏宝儿如今得意洋洋的那点小脾气。

    嘴角的笑,还是那样的优雅与完美,只是再也淡不下去了,扬起来的弧度,是深深的算计与歹毒。

    她都等了三年,在等三年又如何?

    她不会傻到讨厌夏宝儿就直接杀上门,让自己毁掉,让他直接讨厌。她要做的,她最大的本事,就是忍耐!

    “我看看,要是能安排了我在打电话让人来接你。”如果真是老头子的命令,他知道他不会直接拒绝。所以便给了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

    “嗯,好的。我下午会跟李夫人一起做spa,下午跟季太太去百汇,五点之前回来。”她点头应着。看似无心的跟丈夫汇报行踪表示自己的忠心。一方面在告诉他,她能站在他身边,无论是战场还是商场,她都可以跟他一起应付周旋得当。

    “有劳了,开心点。”手臂滑出去,没有任何痕迹,凉得让蓝心柔嘴角的笑容有些空凉。

    她走到门边,看着他英挺的背影,那么的完美,那么的凌然气势。嘴角的笑意未减,眼底,盛满了一池的爱意绵绵。

    是,她没有遵守当初跟他的条约。

    她对他,日久生情,或许本就不需要日久,而是在婚后便爱上了他。

    没有报复夏宝儿的快乐,不是因为拆散他们的满意,而是真的,动了心……

    她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真的会这样,可是。如今夏宝儿回来,她心底浓烈的嫉妒便开始往上涨。

    很奇怪,但是,也很让人不舍得丢掉。

    她不会失去他!三年前都能让他娶了她,如今一个三儿的夏宝儿,对付起来可就是小意思而已!

    夏宝儿,你最好祈祷被他抛弃,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