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知道真相

    173:知道真相

    夏父和夏母被女儿这样一问,便不由地开始回忆了起来。

    起先他们也以为是南总的人什么的,后来那些人走进来后,也的确是说了是南总的人。但之后他们就感觉到了微妙的细节。

    他们有关注过南总的人,那是铁铮铮的汉子,哪里会做出那种下三滥的事情。

    到了后来,他们就随便拿南牧离的一些事情和女儿的事情大做文章,就是探查出来的怀疑后,才将他们打成这个样子。还有就是女儿那天晚上和南总……似乎很尴尬?

    一直盯着女儿,夏父夏母似乎知道女儿刚才想问什么了。

    “丫头,爹地老实跟你说实话,那天晚上来我们家的人,十有**不是南总的人。”

    “你们怎么知道?他有没有跟你们说过太多东西,更不了解你们的事情。你们也一样,如何能断是不是他的人?连我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现在的南牧离,对她来说太遥远了,太无法捉摸了。

    “唉,我们也只能这么说了,毕竟我们也想你说的这样。只是听父亲的一句话,不管是不是他做的事情,先给他一个解释或者努力的机会。”

    看父母口口声声,都是在为南牧离辩解,夏宝儿心中隐隐的有些不是滋味。

    她倒不是说他们不能这样做,只是改变太快的,她无法接受。

    “唉,你这丫头,我们可没有骗你。估计南总一定是跟你说了什么气话,说是把我们放在这里是不是?”

    夏宝儿迎着父亲的目光,那里面,坦坦荡荡的,一片清明。

    从小到大,父亲就没有欺骗过她,她是相信他的,可是换到南牧离身上去……

    夏父夏母看女儿这样,也就真的明白得七七八八了。

    “丫头你有没有想过一些事情呢?”夏母坐在女儿身边,轻声细语的问着。。

    想过一些事情?她眨眼,不解的望向父母。

    “虽然父亲也不是百分百的肯定,但一定还是有着自己的想法在里面。丫头你不知道的是,南总外看是将我们囚在这里,永不见天日那样,但其实是避开了很多容易将我们曝光的可能。”

    她抬眼,更不解的望着父亲。

    “丫头你也知道人有三急对不?”

    她点头。

    “急了有时候人也是要挑梁的。”

    “主上你快点说了!人家都着急的不行!”夏宝儿看见父亲故意的一样,急的都要跳起来了。

    夏父这才缓缓的说,“其实跟丫头你说这么多,就是想跟你说一句。南总把我和你妈关在这,是再给你妈的身体和病做良好的恢复。还有我的多年烙下的病根,并不是真的像他所言一样,更不是别人的猜疑。有些事情,丫头你必须亲自去做,才会看得清楚其中的是是非非。”

    夏宝儿心中有些疏通,只是想起南牧离府中,还有一个如花美眷等着他归去,不免有几分伤感。

    “丫头?怎么了呢?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夏母唠叨关切着。

    摇摇头,她笑了笑。

    父母已经给她说了南牧离不是伤害的那个人,就像是他自己跟她说的那样,真相另有其人。可是……

    想了想,其实也有些道理,但她回去,肯定是无法入眠。

    看吧,都还没有入睡,就招来了不自在。

    要是哪天真的知道南牧离不是那个人,她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唉唉唉,真是越想越烦!

    “丫头,心烦意乱的时候就不要想那么多,顺其自然有时候反而让你收获很多东西。”夏父过来拍拍女儿的肩膀。他也不能对女儿的恋爱和交朋友什么的太多干涉,会给女儿心底留下阴影的。

    “还想回去吗?”

    想到回去不知拿什么应付,她其实也有些心虚。

    想了想,她拿出手机。

    “丫头?”

    “我给他打个电话,跟他说今天晚上我不回去了,我留下来跟母上睡一晚。明天我回去就好。”

    夏父夏母对视一眼,无声的叹息,他们果然是住在一起了。

    怪不得女儿一脸的不开怀。想必她是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成为南牧离的小……

    唉,那家姑娘也实在是个美人呢,怎么这几年听说也没有见肚子大了起来。难道是他们的关系,有什么??

    正在心里悄悄的叹息,两老眼光往窗外望去。看了看女儿的背影,不免地,有些心疼起来。

    夏宝儿正在给南牧离打电话,其实她也是在打赌了,也不知道南牧离这时候能不能醒过来啊。要是醒过来了接到她电话,会不会再度吓得再次晕过去啊?

    电话响了好几次,也没有人接,就在她觉得南牧离还在晕睡中,就被接听了。

    她眸中一紧,竟是不自觉的就好紧张的感觉。

    “喂。”她不安的试探叫了一声。

    久久,电话那边的人也没有吭声,感觉更让夏宝儿害怕极了。

    装着胆子,她朝他说话的声音大了几分,“你不用装作你没有听电话,我知道你一定还在听。”

    还不说话?不说话干嘛要接电话啊!夏宝儿有些无语。

    不过他不说话最好了,她就能一次性的把话给说出来了。

    “我不管你有没有听到,给你打电话就代表着我会回去。但是今天晚上,我一定在母亲身边躺下。”

    讲话说完,夏宝儿正想挂电话。

    那个冰冷窒息的嗓音就响了起来,“不用介意,你都能付出那么大的牺牲,还把我给敲晕过去,让你这么回来你也心不甘情不愿的。”

    呃……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呢?具体时间哪里不对劲,夏宝儿一时之间也弄不清。

    “喂,南牧离你是不是又想对我做什么呢?”

    电话里传来他低沉的嗓音,似乎心情并不会因为被她给敲晕,然后拿了他的钱跑来医院看父母。不!他应该生气的吼着她,让她早点滚回去才对啊?今天到底是怎么?怎么感觉……

    “难得回去,多多陪着你父母吧。”

    “就这样?”夏宝儿听到南牧离这样的话,是整个人都觉得老天爷要变脸了吧?

    一时被震惊得忘记了该做出什么反应,她握着手机,呆呆的。

    “夏宝儿?要是你敢背着我做出什么事情来,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你。”警告完,南牧离就要挂电话。

    “我才不会跟你一样泛滥!你不可以反悔!明天我就回去。”

    “你最好是准时到达!”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啊。”忍不住赌气的哼哼两声,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南牧离的笑声。

    她觉得,今天的南牧离真的很奇怪。被她给打晕,还逃跑出来,为什么他没有生气反而还笑了呢?

    真是奇怪啊奇怪。

    奇怪是一回事,这下放松身心的她,也是开心的一会。

    就这样,与父母聊天,聊到不知不觉的睡过去,夏父夏母才跟着躺下。好久没有见面的他们,这一觉睡得格外的好。

    隔日,晨间。

    “这一早的,丫头你在想什么呢?”许是被窗外依然沁凉的气温寒醒,也有可能是因为母亲温暖的话,让她暖回来。所以心中所有复杂的东西,片刻都温暖了。

    收回视线,把脑海里的一幕幕全都删除掉,删不掉,就保存着吧。

    唉,如今想想。

    三年前她消失后,就先带着父母去隐蔽的地方隐蔽。却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人竟是当时就追来,只不过没有去破坏罢了吧……

    这么多年他竟没把她抛于脑后,这次找到她,是想要报复她当年对他的背叛,还是什么?她真的不知道南牧离这人,到底想干嘛了。

    这几年在拉斯维加斯的艰辛让她沉默许多,心态也变了很多。

    偷偷问过医生和父亲才知道,母亲与父亲在那个小地方住了一段时间后,身体便开始出现问题。先是身体长时间出现四肢不协调,好不容易南牧离花了很多时间与交流,还有金钱请来国内外的医生治疗,后面还是他的好友救回了母亲。

    那天晚上,怎么也想不到,母亲的精神又开始出现问题。

    怕是吓到邻居的孩子做出危险的动作,父亲也只好隐蔽,那里两层的房子又便宜,透气和空气也不错,对母亲的病有帮助。

    谁知道……

    回来的那天晚上,碰见南牧离真的只是意外。父亲真她说了实话,南牧离隔一段时间就会看望母亲,送一些恢复病情,高昂的药材与补品。

    唉,她这次回去,真的不知道该要怎么面对南牧离。要是不知道还好,知道了这些,她……

    烦死,烦死了!!!

    “想什么,怎么又发呆了。”心疼的抱着女儿,把她一头长发理顺,夏母眸中红红的发酸。

    都怪她这身子让女儿知道了难过,有时候病发的,清醒过来看着老公满脸伤痕,她恨不得一头撞死自己。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让丫头好过一点啊。

    靠着母亲的肩膀,她笑容柔顺。

    “丫头,你跟他……”

    “我们是不可能的,妈你应该知道。”没有那么的挣扎,如今说出来,反而是轻松了不少。

    也许,这是她欠他对父母的恩情回报吧。

    只要有天结束了,他们就各走各的,从此真的不再往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