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心跳加速

    169:心跳加速

    夏宝儿鼻子发酸,扶着母亲坐在身边的长椅:。从头到尾,看着那个气场强大到一声都自动避开的男人,都是冷到骨髓里的恨意。

    “满意了吗?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南牧离冷冷的抿着嘴角,看着那两个不久前还对他友好的老人成这个样子。即使他的心已经冷如冰川,但看到夏宝儿那样的质问眼光,心底不免堵得很。

    “不是我做的!”

    “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是你的人把我带到你的包房,对吧?”

    想起来,他还真是百口莫辩。

    “夏小姐,我发誓,真不是我们的人所为。要是真是我们,我和少爷都不会不承认!我发誓——”

    夏宝儿眼底冷清,“算了,谁做出这种事情会说是自己做的?反正你们这些人也没有什么善心,狼心狗肺。”

    “丫头……”夏母因为对南牧离的相救一直感恩,听到儿女这么一说,急忙打断。

    被母亲拉住手,夏宝儿不在看他们两个人一眼,只是心口好难受。

    “妈,我去加一个位置,你先去躺会。”

    夏母点点头,她实在是要撑不住了,可是她不能这么快撒手,丫头可要怎么办,老头子又还在急救。

    安排好了母亲,夏宝儿一个人坐在冷冷清清的医院长廊外。

    此时夜半三更,窗外风声呜呜的刮着,格外的的寒碜吓人。长长的走廊,灯光映着格外的苍白阴森。她缩缩身子,有些无助的抱紧了自己。

    撑住!没什么的!

    她可以去忽略不远处抽烟的男人,一眼都不看他。

    “不相信我?”

    扔掉手里的烟,他走过来,站在她面前。

    森冷的光芒打在他后背,她面前,是他的阴影,还有这属于他的气息与烟草味。

    垂下去的小脸动了动,两排黑睫毛轻轻的扇着,她便没有了别的举动。

    到最后,他妥协,“我给你办了位置,去休息会吧。”

    狠狠拍开他伸过来的手,她抬起脸,冷得让南牧离窒息。

    “不用假惺惺,做了什么事你最清楚,你不就是最喜欢做这种事情吗?滚啊,离我远一点!要是他们有任何事,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南牧离的脸,一下就冷了。用力将她拉进怀里,嗓音沉沉的落入她耳边,“夏宝儿!你还不够资格对我大呼小叫!要真是我做的,我一定会让他们更惨!甚至连命都没有。你算什么?我要女人随便哪一个都比你好,不要惹怒了我,到时候你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哈哈,也是,你不就是这种人,我怎么给忘了。”

    “你闭嘴!这些人我会给你查出来!现在给我去睡!否则我冲进去直接弄死他们!”凶神恶煞的威胁。夏宝儿小手无力一软,低着小脸,没有了反抗。

    她真的害怕,怕他会冲进去。他会说到做到的,她绝对相信——

    辗转一晚,她睁着眼到天亮。

    可是等她醒过来的时候,才被医院告知父母转移到了最好。最安全的医院,父亲也急救成功,母亲在接受最好的治疗。

    她走出医院的时候,看到冬日阳光下那个让人无法忽视的男人。倚在车门边,他就想只潜伏的老虎,盯紧了她这只毫无反抗能力的猎物。

    路过的女人,花痴的看着他,很多人企图靠近跟他要电话,都被他冷冷的眼神吓得退缩。有不舍离开,在他身边围了一圈圈。

    冷冷抿嘴,他的确有好皮囊,身家也不错,是有让女人犯花痴的资本。尤其是如今的他还很会演戏,就是没有以前那么冷了,倒是多了几分魅惑的邪,更是引人花痴病犯得一塌糊涂。

    她知道拒绝没有意义,父母的转移也是他一手包办的结果。不耐烦推开女人圈,她绕过他,直接拉开车门坐到后座,但他眉头一皱,不高兴了。

    “坐副驾。”冷的命令,不容置疑。

    她有几分恼火,但还不至于拿自己的小命和父母的命跟他对着。一声不吭的出来,坐上他指定的位置,引来一片女人的不甘心尖叫。

    白痴!以为帅气多金的都是王子吗?他们错了,这个人绝不是王子,十足的恶魔之子!

    “别对我这么凶狠,我要是不高兴,随便一个电话过去,我朋友会先拿你父母当成小白鼠那样做解剖实验的,我相信你也不愿意看到是不是?”

    她愤怒,“卑鄙!”

    他抿了嘴角,冷冷的哼,“我现在,很不高兴。”

    握紧小手,她妥协,“行了,我也犯不着整天生气跟自己过不去。但我要声明,我不会跟蓝心柔住同一个地方!”

    他这才笑,“我知道,你想跟我享受两个人的世界嘛,没问题,我让你如愿。”

    夏宝儿不说话了,心底一大波的口话憋着!

    一朝被蛇嚼,十年怕井绳,她知道。

    车子一路平稳,知道停下来,夏宝儿才发现不是在别墅门口,而是在第一大医院,父母所在的医院。

    “不上去看看他们?”

    身边传来他的声音,她有些怔了怔,没有说话,直接下了车。

    并肩进去,马上有人带路将它们带到了医院最高级的病房。走到门边,比夏宝儿想象的要森严得多了。

    她心底不清楚,但知道这样也好,最少她能确定父母是安全的。

    母亲劳累受惊,此时睡得正香,与父亲在同一间病房。走进去,连夏宝儿都惊呆了。

    这哪里是病房,简直是别墅好吗?

    不只是因为高级的设备,竟然还有冰箱,还有厨房那些,设备齐全!

    “他们可以安心在这里养伤,出来了,你不放心我可以让他们住到我安排的别墅里。”

    将所有的惊讶收回来,要不是他出声提醒,她都要忘记此时他们的关系是有多么的尴尬。

    “到时我自己会安排,不用你来搭理。”

    南牧离一笑,也不再说话,“我们,是不是该去看看我们的房子?”

    她敢拒绝吗?

    不,她不敢!

    只是她真的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做好,也不知道以后要怎么相处。

    她知道他不会只是将她丢到家里不闻不问的。可是……他毕竟跟蓝心柔有婚约,这道坎她怎么都说服不了自己跨过去。

    “你放心,我不会让别人骂你,我跟她的婚事,本来就是假的。”

    手尖一颤,她抬起眼,看到大把大把的阳光落入他身上,时光交筹,有种迷离的错感。

    轻哼,她不屑的笑了笑,“跟我解释做什么,我又不是三年前那个好骗的小女孩,你不用刻意这么说让我觉得心安理得。”

    碰了一鼻子灰,南牧离也没有生气,只是没有再说话而已。

    别墅,跟她料想的一样,设计得天独厚,是三层的洋房,还有这露天游泳池。

    难得的,是很接近大自然的设计,空气很新鲜。走入的时候,有着温暖的阳光和充足的空气,倒是很舒服。

    “满意吗?这可是我亲手打造的,属于我们的家。”

    “家?偷偷的,见不得光的家,你有见过吗?”

    “你……”南牧离被她冷言冷语的讽刺,气得整个人都暴戾森冷。而夏宝儿,知趣的避开,“我想去看看房间。”

    “你走错了!”身后,他出声提醒。

    “没错,我觉得我们分开睡比较好,我并不喜欢染指有妇之夫。”

    “你……好样的!”等着那个关起门的背影,南牧离气得一脚踢翻了红色的座椅。‘哐当’一声,响得格外嘹亮。

    睡了长长的一觉,夏宝儿醒来的时候,肚子正闹着空城计。

    揉揉眼睛,她爬起来,想去开灯。

    温馨的光影从门外洒入,她还没有找到开关。

    门边站着的身躯就让她精力倍增,一下子就挺起了腰杆子。嗓音带着初醒的沙哑,“出去!不要随便走入别人的房间。”

    那个停住的身躯猛的一震,在她还来不及明白发生什么事情时,已经贴着一具温热的躯干。

    她吓得花容失色,没有开灯的房间,更让人觉得心慌意乱。

    “你、你放我下来。”

    “呵呵,到嘴的美味,我说不放,你就得乖乖张开了让我去。”

    “你说……唔……”

    房间内顿时一片热气腾腾。

    在一阵阵哆嗦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停止了下来。

    吃饱餍足的男人神清气爽,大咧咧的扭开了灯光。

    “出去!你给我滚出去!”

    站起身,南牧离倒是没有冷漠的样子,吃掉小白兔的大灰狼形象,笑得那个诈,“要我抱你去洗?然后再来一次?”

    “滚!”夏宝儿气得狠狠把枕头甩他,将自己整个躲到了被子底下。

    三年了,疼得她一动就要死了一样!

    南牧离笑,把空间留给她整理,“洗干净了就出来吃饭,不然让我闯入浴室去的话,我可不保证还能不能吃晚饭了。”

    小脸一红,夏宝儿干脆整个钻入被单下,不想跟他说话。

    她觉得这个人,真的变了好多。

    像恶魔,却也迷人得很,举止行为也都是变了太多,没有了从前的那种阴暗和独孤。

    到底是结婚的人,那个魅力清纯的蓝心柔,改变了他这样的神采飞扬吧。

    以为可以一笑了之,却只感心底反酸。她恼恨的拍着小脑袋,就去洗去了。

    等她穿戴整齐出来的时候,那个人正对着他,笑得迷人。

    柔柔的灯光下,他那样的笑容,很有魅力,莫名的就让人看着心跳加速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