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恨得要死

    168:恨得要死

    心尖颤了颤,她冲上去拦住他们。眼光看向母亲憔悴不成形的脸,心底腾起愤怒!

    “放开她!有本事你们冲着我来!”母亲竟这般憔悴,散落的一片黯淡的银白:,她那头乌丝秀发才不过几年时间,怎么会……

    夏母涣散的眼里闪过光翼,却很快生出绝望。

    “走,快走,丫头走啊……”她哆嗦着惨白的嘴角,理智让她急切朝女儿大喊。一挣扎,那消瘦的样子被保镖按得快要死掉的痛苦呜咽。

    “住手!你们给我住手,住手!!”看着母亲难受成这样,她的心手抽疼了。牙跟紧咬,紧握的小手,指甲都要掐入了皮肉。

    是谁!是谁!这么狠心……

    夏母摇摇头,眸里一片的痛苦,“丫头……走……”她花上全身的力气,才能说出这句话来。

    摇头!

    这时候让她走,她宁愿死掉!

    “你们放不放!”没有表情,抬头冷凝向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人。

    那人粗眉动了动,大手忽然一把将她推开。

    她被推得倒退数步,又固执拦截。“放了她!”

    母亲绝望得发抖,哭红的眼让她心底一软,挡在他们眼前。

    “滚!”被拦住,那人皱眉冷声道。

    “你们是谁?你们到底要找什么?找我吗?我就是夏宝儿!你们要是找我,我乖乖跟你们走!求求你们不要为难他们。”

    那人冷脸一眯,走过来,伸手邪气的摸向她小脸。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狠狠掴在黑焰黝黑脸上,泛出明显的巴掌印。

    空气忽然静止,她被这个高大的人一把拽起,没有表情的脸冷得结冰的可怕。

    夏宝儿两排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你们这些牛高马大的人算什么男的!还记得自己是从娘胎里生出来的吗?对一个可以当你们母亲的女人竟这么残忍,你们都是孬种!没用的娘娘腔,连我们女人都不如!”

    不怕死那样,她将小脸扬起来,倔强愤怒的眼,燃烧着熊烈的火焰!

    来人眼皮在跳,暴怒的征兆。

    他的手扬起,虎虎生风煽往她脸上,她以为这巴掌一落,她一定会晕过去。

    等来的却不是巴掌,而是把她仍到地板。

    “呵呵……”她大笑,忽然明白了那个要抓她的人,不让他们动她。

    “不敢打我?那就识相点放了她,我跟你走。”

    “丫头,不能走……”

    她安抚的朝母亲笑笑,“我没事的,主上?他没事吧。”

    夏母摇摇头,来人也招手让手下放开。夏宝儿忙上前搀扶着母亲,将她扶进屋子。

    抹掉母亲的泪,她打电话给了1 让他们来带晕倒的父亲去医院。将身上的卡和密码告诉母亲,而后才淡然跟这群人离开。

    走出房子,空气中传来母亲绝望的哭声。

    她狠狠心,头也没回。

    她知道可能逃不了这一劫,没想到他们的动作竟然来的这么快!

    如果她能决然一点,能够有主见一点,也许就不会酿造了这场悲剧。她不该……拒绝吗?

    以南牧离的条件,他都可以这么不要脸的威胁。她应该知道他的恶魔本质不会在对任何人心软,她又何需这么倔强……

    真是他做的,她纵使心里埋怨,却知道继续反抗只会给父母带来更大的灭顶之灾。不忍心看父母那样,她只能迫自己离开他们,回到那个混帐的身边,充当着被人唾弃的角色……

    想起来就好累,她散了架似的,觉得沉甸甸的累。

    令夏宝儿感觉到震惊的,她并没有被带到什么地下室或者别墅之类的,却是被带到了赌场。

    听说过无数次这个城市唯一一家地上赌场,里面奢靡豪华,还令人醉生梦死,甘愿沉沦为魔鬼。此时一路走过,她倒也是见识到了的确如同传言里的那样,叫她眼花缭乱。

    她被带到低调格式的房间内。打开门被人从背后推进去的她一抬眼,就看到对面暗红沙发,躺着一个衫解,被一个身材超好的女人全程侍候的男人。

    她瞪大眼,不可置信!

    果然是他呢。

    她愤怒的冷冷看着他们,一眼也不眨,嘴角泛笑,“真巧,这免费版本的现场直播,真是比看五d还过瘾呢,要不要我指挥你们摆体位?”

    她进来后,那些保镖就全自动离开。此时晕暗的包间除了充沛着喘息之外,只有她冷笑的话回荡,渗得人心里堵。

    南牧离眯着眼,朝那个坐下来欣赏的女人望去,眼眸灼亮,她上面的女人惊声尖叫。

    她以为是自己技术厉害让他这么猛,可是她不知的,他不是因为她,而是对面云淡风琴,欣赏他们的女人。

    “十爷,人家还想要……”

    女人媚骨的软软撒娇,小手沿着男人的机理,伸入,隔着黑色皮衣,她描绘的故意圈圈点点。

    “有人在看着呢。”眼眸半眯,南牧离邪惑扬起嘴角。

    女人不满咕哝一声,用自己傲人,夹着他。

    “本事越来越厉害了。”他赞赏抓着女人的头发,嘴里享受轻哼,却没有让她的动作停下。

    带一松,迫不及待。

    却不想,下一秒她被他一翻,而他挑起一边的衬衫,快速套上,站起身。

    “出去!”

    “不嘛……人家不要出去。”女人不情愿。

    “出去!”

    眉一皱,凉凉的话让那女人身子一哆嗦,也来不及穿,颤抖着退了出去。

    给自己倒了杯酒,一口灌下,南牧离的视线停在那张无任何波澜小脸上。

    她该死的冷静,让他想把她激怒,征服尖叫。

    “过来!”

    命令,霸道得不容人质疑。

    “哟,你ed有问题啊?不然怎么这么一副样子。”小手掩嘴娇笑,她怀疑的上下打量他。

    “你说什么?”

    “呵,我什么也没说。”收敛笑意,看着灯晕下极度惑人的他,她自然不会在故意去挑衅。

    “不要挑衅我,我会你后悔。”

    “当然,你不说我也知道。”不置可否,他现在,是个魔鬼。

    他自己说的,恭喜她让他真的变成了魔鬼,然后他要对付的人,第一个自然是她,不是吗?

    想想,也就知道了!她在笑,可她的心,恨得要死!

    他怎么对她都行,但他不应该动了她的父母!

    “还不过来?”不悦皱眉,南牧离眼光往他身边的空位置,定了过去,意思很明显,要她坐到他身边去。

    “这个……”沉思几秒,她笑,“这样吧,我既然来了就说明我逃不掉,你何必这么心急呢。我现在,有点小小的疑问想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付我还不够吗?你知道的,你如不动他们,我会乖乖跟着你,做让人唾骂的人也不会反的。”

    “你说什么?”

    “说什么?你装得可真像是那么一回事。”对他的话,夏宝儿真的很想给他点32个赞。不过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敢做不敢当的人了!

    望着她眸低升起来的讨厌,南牧离皱眉。也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直接拨打了一个电话,“进来?”

    他冷冷一吼之后,门很快被人推来,云修走了进来,恭敬的弯腰,“少主您找我?”

    “跟她说,你们做了什么?”

    云修转身一看,看到了坐在一边的夏宝儿。她虽有些惊讶,不过很快淡定了下来,“我们还没有接到您的命令,没有做出什么啊。”

    南牧离皱眉,望向一脸冷淡的小女人,“你都听到了?我根本没有那么猴急,我说了十天就是十天,你的出现,倒是让我受宠若惊,以为是你想我了。”

    “卑鄙!”夏宝儿愤怒的站起身,指着他脖子大骂,“南牧离你这个小人!你就这点度量吗?敢做不敢当,你真让人恶心!”

    “我做什么了?”被她指着鼻子大骂,南牧离某种掠过残忍的戾光,阴森森的看着她。

    被他这么可怕的瞪着,夏宝儿有些害怕,但想起父母,她就气得控制不住了,“想看看你做的好事吗?要是看不到证据,你是不相信了是不是!”

    “证据?呵呵……”南牧离站起身躯,高大的阴影笼罩着她,有种快要喘不过气的感觉,“好!你马上带我去看你说的证据!”

    看他这么笃定,夏宝儿的心脏有很不好的预感。

    这个人会不会,暗中将父母给……

    一想到这个可能,她拨打了母亲的手机。

    在她提心吊胆里,电话里传来母亲焦急的声音,“丫头你在哪里,有没有什么事……”

    听到母亲的声音,她终于松口气,问了母亲的位置。她冷冷的打开门,看了看,包厢外面的黑衣保镖似乎全都不见。

    哼,想想也是,肯定是他做贼心虚,撤掉了吧?没心没肺的人,什么事做不出来?

    跟在她身后,南牧离的一直面容阴霾。

    他看着身边同样一脸莫名其妙,但隐隐担忧的云修,摞下狠话,“要是让我知道你背着我,真做出什么事情,我第一个不饶你!”

    云修低头,“是!如果证明是我做的,我不会不承认。”

    南牧离冷哼,跟上那个焦急的背影,而云修则是一脸疑惑,跟了上去!

    看夏宝儿刚才的电话,似乎她父母出了事吗?

    少爷的确是嘱咐过他们,过了十二点要他们带夏家两老回别墅。但他们明明真的没有出发,怎么夏宝儿就找到少爷来兴师问罪了呢?

    到了医院,夏父在急救室里,夏母在门外,一脸苍白,憔悴得不成样子。看到女儿没事,她激动的哆嗦着双手,检查个遍才松了一口气。

    “丫头你没事,真好,真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