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旧爱重逢

    165:旧爱重逢

    对包围过来的这些人,夏宝儿巧笑倩兮,顾盼流离。

    “看你这么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还真让人不屑。”

    “不屑?”看着打量她的男人,她浅浅一笑。清纯清新,媚眼一转,如丝似艳,端得让那男人怔怔呆住。

    ‘啪!’包被她仍在地上,一步步靠近那男人。

    “你真的,对我不屑吗?”娇嗔,沿着嫣红有意无意的玩逗,惹来周围男人倒吸一口气,双眼发直。

    而那个刚才说话的,更是一下子都结巴结巴了起来:“我、我……”

    “这下子,你不嫌弃了吧?”

    他摇头,很急速的开口:“不!不嫌弃的。”对那双如蛇,攀爬上他的柔荑,他连话都要颤得说不清楚了。

    身深处被她点出蔟蔟火苗,热得让他喉咙咕噜作响。

    对眼前清纯羞红的小脸,他咽了咽口水。四周那些人吹着口哨在等看好戏。

    夏宝儿咯咯的娇笑:“如此,怎么样?激动吗?”在他耳边吐气如兰,男人竟一时忘了她周身,还散发着一股尿的味道,也不嫌弃呢。

    见他和那些人如此,夏宝儿眼中的讽刺,更强了。

    呵呵,都说这一类的人这般,断然是没有错的了。

    “好,很、很好。”忙不迭点头,他一双手就往她伸,脸被某种涨得如充血发红。

    “那我们……该不该要做点什么呢——”拉长的语调,是上好的调味剂。

    “当然,我们当然要……”男人眼底的眸光,那种明显的意味,一览无疑。

    “既然你也这么想的话,那好,你靠过来,把扣子开了。”善导着他,她的笑容柔情似水。脸上飞起了两朵晕红,如盛开的花儿,分外动人。

    这人一脸兴奋,乖乖被她指唤。

    “哇啊!”就在他照着她的吩咐做出动作,像饿狼扑过去那一瞬间,捂着蹲在地上大声地哀嚎不已。

    夏宝儿望着翻滚在地的男人,缓缓挺直了背脊。嘴边带着倾城的笑,悠哉悠哉的冷哼:“你,你,你,还有你,谁还想要做坏事?”

    那一根小小的手指一指,环顾四周,一时竟没人吭声了。

    拍拍小手,她还是那副无害的笑容,“既然你们都没人想要做什么的话,我可走了。”提好包,她面无表情地转身。

    这些人一看就拿了钱来闹,断然不敢真对她怎么样,否则他们下场,绝对会比她要凄惨许多。

    “统统给我一起将她拿下!”

    她的意料,在钱那个肥肉面前,再次失算。

    这些人目的在于让她难堪,所以她满身衣服被各种臭东西,染上一道道或黑或腐烂之物等熏臭东西。

    这些人没有动手,而是夹攻。还有这会向她发起进攻的全是泼女。

    虽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但女人往往最让女人遍体鳞伤,好外带一身的臭皮囊!

    从他们口中骂出的一句句不堪入耳话语,让她觉得他们很可悲。

    她也不管不问,不骂,知道自己此刻很狼狈,就干脆闭着眼睛任他们仍,始终没有说半句话。

    身上在没有任何痛,她知道他们停手了。

    睁开冷清无任何波澜眸子,她无关紧要般问话:“完了吗?还有什么对我这个陌生人进行的吗?没有的话,我这次,真走了。”

    她的话,换来四下鸦雀无声。

    见场面如此,她也没有还击,甚至连看他们一眼也不屑。满身衣衫已无一处干净,皮肤更是被砸得隐隐作疼。

    都这般了,还要争一口气的让他们看笑话?

    完全没有必要跟这些狗计较,不然自己也权当是一直比他们被利用的狗都要不如了。

    在一片寂静里,她挺着头,像是没有感情的傀儡木纳地,走她该走的路。

    没有必要为了这么狗腿子,觉得受到了委屈似的,所以她不能难过。

    走了不知道多久,她僵直的手忽然被人拉住。

    “宝宝!等等。”温润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冰凉小手被一股温暖包裹。

    久违的温暖让她迅速转身,便对上一双明亮有神的眼。

    他微微皱紧眉,一头好看的碎发在光影里跳跃着明媚的线条。

    虽没有在笑,一口白牙却因为望着她微开的嘴,令她心底一暖。

    这个男人这么细看,也不是那种帅到天地动容的脸,更不是小说里那般不帅也俊,不俊也孽,不孽也是混血的完美。

    此刻呈现在她眼前的,只是一张温暖,熟悉到心间的面容。

    这个人,在她身边呵护了十几年,却在她最需要的时候背叛了她,能说什么?该说什么?

    有些时光,有些爱情,一旦失去,那便不在了。

    即使当初爱得死去活来,背叛时也曾觉得心如刀割的难受。最终还是被那一种难堪和时光折得,在也没有了心动的悸跳。

    对顾向东这样的温暖温柔,恍如昨日,却只是空梦一场。她没有太多的话想说,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他们这样的处境。

    爱而灰冷,想而空悲。

    明明说好了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便在也没有真的能狠下心斩断一切。

    她的初恋,她的初亲,她初次被男生牵手,做过的太多女孩子梦想中美好的初次,都是这个男人带给她最美好的回忆。

    是那种没有目的,没有轻薄,只有单纯美丽的美好。

    “宝宝,你不要怕,有我在。”将衬衫褪下来,披在她身上。他的嗓音还是如初的温柔。

    眼眶有些温了温,她淡然的看着他。

    “谢谢。”

    他皱皱眉,被她冷清眸子望向手心的举动,弄得有些尴尬,赶紧松了手担忧问着:“你没事吧?”

    “恩,我没事,谢谢!”

    顾向东看她如此冷淡,不免有些难受,轻声的道:“我先带你走,换身干净的衣服在说,好吗?”他望着她满身的狼狈,不悦蹙眉。

    “不!我不需要,你赶紧离开吧。”虽然觉得没有多大的关系,但她不想让无辜的他卷进来。所以,便让他离她远一点。

    “宝宝你怎么会招惹上他们?”他不理她,只是喃喃念着。

    他知道这些人什么来历?

    夏宝儿这么想的时候,盯着身边救她的顾向东,目光沉了沉。

    嘴角张了张,到最后她还是忍住了要去追究。也忽然想起来这次回来,她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办,就是侧地查清楚哥哥的事!

    这件事在她心底并不能跑掉半分,即使这三年来她没有真的做出什么,但她在努力的想办法收集哥哥在警察局里的档案和这件事情的结果。

    而当初,哥哥去巴黎的事,也被官方封住了消息。这就是为什么她一直呆在那里的原因。

    得到的结论,不只是这件事牵引到很多大腕人物,更是跟她身边很多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也正因为如此,她不能打草惊蛇!

    顾向东被她这样的看着,心底很堵,“怎么这样看着我呢?我脸上有小花猫吗?”

    看他这样的微笑,她便有这一些些的难受起来,抿了嘴角没有在与他开口。

    “宝宝?”你这样不说话会让我觉得很恐怖的,我不想你这样的不理我,也不想你这样一身的狼狈还要拒绝我的帮助。你该知道不管你怎么样,我永远都会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毫不犹豫在你身边。”他是真的害怕她这个样子。

    三年了。

    他每天都在梦着有天她忽然出现在他眼前,甜甜美美的叫他一声,哪怕是全名的大骂或者是顾大哥都好,他都会满心欢喜的全部放在心里面。

    从前没有发现这样,也从来没有真的想过有一天她不见了会如何。但当知道她回来时,他的心甜而痛苦,只想在她身边。

    顾向东的话和样子,她不是没有体会到一些什么,也更不可能知道只要她点头。他就会带她去处理身上出现的小问题。可是她就是偏生的,不愿意……

    “宝宝?你还生气嘛?是不是你在也不可能对我好了?”口气越来越无力。

    夏宝儿转过身子,望着被光影拉长了身型的顾向东,有些冲动=的想要跟他说说话。最终,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说什么话?可能人家就是来做戏,表演给她看,然后在给她致命几刀?

    想来原本是无所谓的,可是现在的她真的没有精力去应付啊。

    她走了几步,顾向东也跟着往上来,走开几步,她有些忍不住了,“顾向东!要是你有点常识的话,立刻给我离开这里!我根本不想要跟你说好吗?”

    这几句话听起来的确是很打击人的,但是顾向东觉得跟她在一起后。他的脸皮已经被十几年的时光与她,消磨得伶牙俐齿,也沉稳内敛了。

    这样的顾向东,严格说来是已经长大,成熟了的,只是她夏宝儿就是看不见的样子。谁规定了要她对旧爱好脸看了?没有规定的吧?那就不要妄想最好了,不是吗?

    “别跟上来!我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情,要是你在跟上来。我觉得我该有的事情才会更多好吗?这条路这么大,你难道不能跟我错身而行吗?”她被顾向东跟得有几分恼火,口气也是很不好惹的那种。

    顾向东当然知道,不过看着她这样生气,他的心情竟然也是忽然的就好起来!

    真不知道该说自己怎么好,以前是念念着这样的她真是调皮得让人生气。现在也是那么的念念着,巴不得她甜甜这样在他身边闹脾气,最好是将他给臭骂才好。

    可以看得到她的脾气,她生气时候的样子,对他来说,真的觉得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