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引狼入室

    110:引狼入室

    “顾大哥你别去弄了。”叫住他,她不知道在她没回来之时,他一直为父母做了多少事了。

    从来什么都不说,他心里,一定比谁都痛苦吧。

    这样的事,以前哥哥还在的时候他就在做,这个家的每个角落、每个细微的装置。可能他比他们家的人都要清楚。

    看着他依旧做这些事情,她心里忽然好难过。

    “没关系,要不你先坐着休息,我自己一会就弄好了。”他说罢,就转身进去忙了。

    她心里堵塞,走到父母身边不满的埋怨说:“你们干嘛还把人家当劳工使唤,什么都没跟我提起过啊!”

    “哈哈,他自愿的,又没强迫他。”夏母脸色一冷,理直气壮的反驳。

    “还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啊!”翻了个白眼,而且他们都开口了,他不可能拒绝。

    “怎么,心疼了?是不是还对他旧情难舍?”挨到她身边,夏母悄声质问。

    “没有,但你们应该跟我说。”她没好气的睇了母亲一眼,闷闷不乐。

    “你知道的,只是假装不知道而已。”暗瞪她一眼,夏母直接点破女儿心里的梗。

    一旁的夏父无奈看着那母女俩旁若无人的咬耳朵,眼神微斜,尴尬看着坐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男人。

    他衣着看起来价值不菲,身形高大,沉默的往那一坐,一种浑然天成的霸势自然流露。一脸的酷相,内敛而沉稳,俊美的五官透着贵气。

    这是一个背景深沉的男人,不适合丫头自由,偶尔迷糊善良的性格。

    他一直没有出声,深沉的目光却似冷似热,毫不避讳地盯着女儿,仿佛眼里只容得下一个人。

    夏父忽然很好奇他们的关系,想要多了解一下这个男人,清咳一声打断那对母女,“丫头她妈,你朋友在这坐了那么久了,还不去给人斟杯茶,成何体统。”

    “哎呀,瞧我,真是太失礼了。”经老公这么一提醒,夏母才后知后觉,忙命令女儿去斟茶。

    瞥了他一眼,夏宝儿忽然浑身不自在:“我想他坐得够久,再不去接我老板就不好了,你们别这样,没有时间观念的为难他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说话的!”夏母低斥,随即不好意思的朝那个男人歉笑。

    “没关系,我不赶时间。”声调平滑如丝,淡淡的语气却让人觉得他大有赖着不走的意思。

    “很晚了。”她瞪着眼,暗示他该离开了。

    谁知她那对不知内情的父母却拆她的台。“还早呢,一般宴会不是要到十一点才结束吗。”

    眉梢不由抽搐,她真想不顾一切的发飙。

    她还有正事要跟顾向东谈,没空招呼这个男人,他们能不能顾顾她的心情和状况?都知道顾向东还在,怎么这样让她难堪!

    不理会女儿难看的脸色,他们将注意力转向他,一边打量一边微笑着问:“怎么称呼?”

    “姓南,名为牧离。”

    “哦。你今年多大了,在哪高就啊?”

    “喂!妈!”坐不住的夏宝儿不由地窘恼的出声抗议。

    真是败给他们了,只要一见她跟哪个男人在一起。他们就无比敬业的发挥那八卦精神,像查户口似的,恨不得把人家祖宗八代都问出来。

    夏母不理会她,居然还嫌弃似的不耐烦的将她挥开一边去。

    脸色已经很僵硬了,她坐不住绕过去,沉下眉目:“既然你不赶时间,那不如去楼上,我有事情跟你说。”

    夏母不满,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背影消失在关上的房门里。

    “这孩子!”

    “你少说两句,你注意没有,丫头的脸色很差。”

    “你什么意思啊?难道我说错什么话了吗?说得我好像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母亲,我可是关心丫头诶。女儿在跟什么样的人交往,当然要问个清楚,免得误入岐途!”

    “你难道不是要表演给小顾看?”了解老婆的他,一语戳穿。

    “我……我,哼,丫头做事真是没分寸,谁让她跟顾向东还藕断丝连的!”

    “人家这么多年的感情哪里能说断就断,你不是看了十几年吗!难道要女儿做个无情无义的人你才甘心?”

    “我……”夏母一时语塞,没在说话,转移了话题:“你看丫头怎么把他带到房间里去,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自个家,你还担心什么。”

    ***……

    关门上,成功阻隔了父母审视的目光和迫人的询问,夏宝儿松了口气。

    想到那个始作俑者,不由转过身想骂他。

    没想到身后一堵肉墙,他以极快的速度欺近,健硕的双臂已经紧紧搂住她的身子,灼热的双、唇封住她那欲言的红唇。

    “滚……”

    冰凉的大掌轻易地握住她的下颚,微微一捏。迫使她张口,舌尖毫不迟缓地探入她的口中汲取那里的甜蜜。

    她愤怒的反抗换不来他的一点点舒缓。

    灼烫的吻带着野蛮,强势的拥抱像要将她揉碎,他的怒火,毫不隐藏的传达给她。

    “到底还有多少个人,在等着你,可以这样出入你们家,像一家人那样自然?”他撤出舌,咬了咬她娇颤的唇,神情阴冷,眼神愠怒的质问她。

    夏宝儿想要避开,他不允许,反而更用力地将她压制在结实的胸膛上,强迫她感受他的心跳与气味。

    “回答我!我警告过你不要拒绝,你却一次次的当成耳边风,是不是要逼我做出残忍的事情你才会相信!”

    怔愣的看着他,夏宝儿有些许茫然。

    “我的事不用你来过问,那是属于我,只属于我,谁也不能剥夺走的权利!你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明白我不是你个人私有财产!我有我的生活和我的自由!”

    “自由交男朋友,乱搞关系?”

    “你、混蛋……”夏宝儿怒火冲天,狠狠的一巴掌甩过去,却被他抓住,用力的压下去。

    他沉着脸,清峻的脸庞上罩着万年不化的寒霜。

    突如其来的怒火让她一时呆住。那种被怨灵附身的恐怖效果又出现了,深井怨灵般的眼神盯着她,让她惊然一悚。

    不安的挪开身体,她企图退开危险地带。

    然而他一把拽着她的腰,又将她拉回身前。如雪夹冰的寒声:“怎么不回答?是不是心虚了!”

    “随你怎么说,我问心无愧,我也没必要跟你解释。”这不就是他交给她的吗?他凭什么这样对她,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做到!

    “你要的,你希望的我无一不达到,结果你的承诺,全都是在敷衍我,在欺骗我!”为得到她的人,她的心,他隐忍了这么长时间。

    可是她呢,她面对自己总是惊慌惧怕,他付出了不曾对任何人有过的细心与包容,只希望她能全心的交付。结果呢?他一再看到的,却是一个个男人在她身边出现,而她对他们,是永远不会对他那样的亲密无间!

    他嫉妒!嫉妒得要发狂!

    “我……”正要开口的她忽屏息的咬住小嘴,因他的手,已经探进她身下的裙内。

    隔著小裤,他掌心整个贴抚上私密的温暖部位,拇指按上了那敏感的源头。一阵电流猝然流窜全身,令她双膝发软。

    惊吓的瞪大双眼,她哀求着他:“不要……”这可是在她家,父母还在外面,顾向东还在走廊里,他怎么可以——

    将她推阻的手反剪扣锁在身后,令她身子不由地弓向他。毫无预警的低头,隔着衣料,顾向东张口攫咬胸前的柔软丰、盈。

    “滚、开……”她惊骇的倒抽一口凉气,小手在奋力挣扎。

    她不敢相信他竟然如此狂妄。

    顾忌到父母在外面,她不敢太大声的骂他打他,只得低低哀求着他,“请你住手!别这样,他们、他们全都在外面,你怎么可以什么都不为别人考虑,唔……”声音消失在他狂野的吻中。

    混蛋!她怎么那么蠢的引狼如室!

    懊悔的想捶扁自己的脑袋,她真的很蠢,他们骂的都没错!竟然一时脑残的想避开父母审问而带他来房间里,并没料到他会这么大胆,这样对她……!

    将她抵到墙上,南牧离完全不理她的挣扎和慌张,大掌将她整个托起,另一只手撑在她腰椎中,好让她的不由自主的将紧绷着的腿微微张开。

    滚烫的唇游弋到她的颈子上轻柔而愤怒的啮咬,湿热灵动的舌尖一路往上,纠缠在她温软敏感的粉色耳垂里。

    煽情含住她整个香软的耳朵,他恶作剧一样的在耳廓后舔了一圈,遂而趁她颤抖迷茫时突地咬吻她耳珠,魅惑的沙哑嗓音沉沉的压在她耳边:“我们应该该让他们看一看我们这么精彩的画面……”

    夏宝儿从情动中如同被冰冷的谁浇灌,瞬间清醒。

    “你这样……只会让我更恨你。”

    “呵呵……”他忽然冷笑,“既然连你的影子都做不成,我有什么好顾虑?”手紧握住她的柔荑不让她挣扎。突地,他强迫拉着她的手下移到他腿间,隔着布料,轻触他坚硬的象征。

    “不……”这种感觉比被强(女千)还让她觉得羞辱!

    像被触电一样,夏宝儿惊吓得想挣脱,但偏偏力不从心,他强大的力量那么牢固,她根本无法逃开。“你、简直是魔鬼……”

    给读者的话:

    么么,今天加更,求留言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