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五味杂陈

    109:五味杂陈

    这种想法,让她灰暗的心怔忡。

    回头怪异的觑了那个站得笔直,沉默的男人一眼,她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又这么矛盾起来了。

    唉唉唉!

    她走在前面,还能感受到身后那灼热又温柔的目光。像是困扰的拧眉,她无声的哀哀叹气。

    走到家门口,正想叫他离开,不巧的是,门里的人却在这时打开了门。

    夏宝儿怔了一下,想叫他滚蛋也来不及了,看到两老双双迎接她,她古怪的看着他们。

    “丫头啊,你回来了。”

    尴尬的想笑,最后她只能含糊的说道:“怎么了?您俩这架势,活脱脱就是在迎接失踪多年的子女回家一样,可使不得!”

    夏父犹豫了下,忽然凑到儿女耳边,压低了声音:“丫头,小顾在上面等你。”

    小顾?顾向东?

    夏宝儿忽然就怔愣在原地了,他来干什么!他为什么好端端的私自上他们家来!

    “丫头你先别生气,他说有重要的事情来找你,不是特意过来的。”

    哼,从鼻端轻哼出声,她觉得今天的她真是烦躁透顶了。

    “我不上去!你们上去叫他走!”想也没想,她气呼呼的开口。

    夏父有些生气的板起脸,“你这丫头这么生气干啥,我就觉得他是真的有事情。再说了,小顾在外面的名声可是好着呢,仪表堂堂,为人也好。你就不能……”看见女儿眼底闪烁的晦暗,他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拍拍女儿小小的肩膀。

    唉,他是挺喜欢顾向东的,他也是真正对女儿好。只是因为那件事让他背负着沉重的愧疚,才不知道该如何对她好呀。

    “我知道了。”

    “恩,你先上去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急事找你再说吧。”夏父不在说着女儿不高兴的话,点点头。

    听父亲这么说,她也不禁好奇顾向东突然跑来她家来有什么事了。

    “女儿啊。”夏母神色不高兴,紧张得很。

    她扬着嘴角,轻嗤,“好了,他爱来就来,瞧你们这严仗以待,紧张兮兮的样子,我还以为是恐怖分子入侵呢。”

    “他……他还带了很多礼物,没事跑到咱们家来献殷勤,我就不知道他到底是想安的什么心?你说,他会不会别有用心啊!”夏母的立场跟夏父不一样,她是很不待见顾向东的。

    看母亲这样,她心里也有些难过。

    当年哥哥还在的时候,母亲也是当顾向东如同自己的儿子般呢。

    算了,这么想好不痛快,扭扭捏捏的真实难受。

    “好了,我虽然也这么想,但我们还是进去了解一下再说罗。”打断母上的絮叨,顾向东还在家里坐着,他们一家子就站在门外说东说西。这教人家情何以堪,保不准是他们一家人毫无礼数可言了。

    并且她觉得应该不是找她谈什么一些不该谈的问题,上次他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在这么尴尬的位置里还亲自上门找她,一定是因为别的事。

    沉思片刻,她蓦地想到了那件事,难道是关于哥哥的……

    兴许是他暗中查到了什么,才会这么晚了来找她。

    “您们二老别都堵在门口了,让我进去。”她抬眼瞪了不安的父母,嘟着小嘴没好气的说。

    “丫头,妈咪可得提醒你,不准你……咦,那位是?”探头盯着女儿的夏母转开话锋,疑惑的问道。她不经意的一眼瞥到了站在楼梯口的男人,刚才只顾着一心想跟女儿说话,竟然没看到还有一个大活人。

    夏宝儿心中暗叫糟糕,竟然一时疏忽把他给忘了。可是他这人怎么还没走!真是……

    冷冷清清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南牧离依然不改一贯的沉冷,只是收敛了那教人慑服的冷厉刺人锋芒。

    他也没有说话,只是眼神望向月下的宛如精灵般灵动可人的小女人,欲言又止。

    “丫头他是?”两老见有男人出现,眼光上下左右地开始打量起来。

    看那个男人卓资不凡,气度,气势,真高长相等等都是人中上上等,不禁望着女儿,满脸的疑惑。

    有些恼怒南牧离,夏宝儿冷着小脸,“不是什么人,我跟他不是很熟,我们老板喝高了让他送我回来而已。”

    两老不以为意,妈蛋!在陌生人面前他们的心思就不能稍微的含蓄一点吗?

    也不知该说南牧离是冰山还是见惯了世面,面对着被两个老人毫不避讳的目光神视。他是面不改色,从容镇定。这让夏宝儿更气恼,心里郁积着什么般的堵。

    尽管女儿这么说,但八卦的两老还是看出来那个男人看女儿的目光很不一样。他们观察了一番,对他还算满意。

    夏母因为讨厌顾向东,所以口气很是亲切的主动问道:“既然这样,那不如进去坐坐喝杯茶再走,你应该是宝儿的……?”

    “朋友。”夏宝儿急急抢声应答。

    “男朋友。”南牧离的很淡然。

    夏父夏母微诧,随后露出欢迎的笑容,“原来是这样,那就更应该快进来坐坐。”

    “男性朋友!”看到父母这样子,夏宝儿差点气结。

    看着她着急解释的模样,南牧离眉宇拧了拧,没说什么。

    “进来坐呀,不用这么客气。”夏母就是故意要让他进去气顾向东的!这个男人怎么看绝对不比顾向东差!

    “妈,付大哥来你都没这么热情,干嘛这么三八!”气恼地阻止母亲的热情,她趁机瞪了那个一动不动的男人一眼。识相的话他应该知道转身离开。

    “他哪里一样了。”夏母敷衍着,只当她是不好意思,“喏,就算是朋友,人家好歹送你回来,也该邀请人家进来坐一下有什么不对吗?”

    “不用了,都这么晚,他还要去接我的老板。”想到顾向东还在里面就让她头疼,怎么能让这个冰山进去,光是想那画面夏宝儿就一个头两个大。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这叫基本的礼貌,懂不懂!”

    “……”一时语塞,她只能气急败坏的瞪着那个罪魁祸首。

    平时不都对别人冷漠有加,高高在上的吗!为什么不直接转身就走,不过是玩弄她,安的什么心——

    依然是那张沉着淡定的表情,她的瞪视对他来说不痛不痒。只是,当母亲热情的伸手将他拉进屋里时,她看到他蓦地怔住!

    不喜欢外人碰触的他,下意识想甩开手,可顿时想到这是她的父母,理智控制了他。

    原本他以为自己会很反感的,可不知为何,只除了被碰的那一瞬间有着想抗拒的念头。之后,心弦像被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所触动。

    “你不用客气,我们就一小家庭。”看着母亲高兴的领着那个男人进去,夏宝儿在身后走得很缓慢,心绪放佛被什么东西搅拌的拧着那般,纠结压抑。

    一想到待会的尴尬场面,她就有种想逃避的驼鸟心态,可是她又不知道当面说穿让父母不安心。

    唉,真麻烦。她无力的呻、吟,无奈的跟着走进去。

    不安的一边走进屋里,一边苦恼着该怎么应付这尴尬的场面。

    可是但进到客厅时,意外的,夏宝儿并没有看到顾向东的身影。

    愣了下,她疑惑的看着父母,“他呢?不是说在大厅里坐着吗?”

    对顾向东有成见的夏母懒得回答,也不在意他在哪里,只管招呼这个未来有可能成为她女婿的人。

    “可能还在厕所或者去阳台里了吧。”夏父想了想,看了一眼坐在沙发里伟岸英挺,却气势冰冷的男人,小声告诉女儿。

    男人的直觉告诉他,顾向东比这个男人更知道如何疼爱女儿。

    正当疑惑之际,就见顾向东从里面出来,浑身有些不对劲。

    不解他行为的夏宝儿有些瞠目的问他:“你不是在阳台吗?怎么……”

    顾向东将戴着的口罩扯下来,绽开清朗的笑容。

    即使他此时的头发凌乱,手上还拿着马桶刷,模样很是狼狈,却依然不失他阳光清爽的魅力。嘴角的笑容比从前的阳光温暖还多了一抹成熟稳重,“回来了,怎么这么晚呢?”

    “呃,有点事。”应声回答,她不解的看了看他,又转看向父母,一脸茫然。

    “厨房的灯泡已经换好,堵塞的马桶也通了,伯父伯母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顾向东笑容温朗,自然而然的开口问道。

    “噢,浴室里的莲篷头也顺便换一下,还有楼上楼梯走廊的灯你去换上更明亮的,最近我总感觉丫头房间的走廊太暗了。”免费送上门的修理工,不用白不用,夏母半赌气的吩咐。

    顾向东点头应允:“好,我去拿工具,宝宝你帮我去扶住梯子吧。”

    见老伴从人家一进门就让人家做这做那,夏父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微歉的对他点了点头:“小顾麻烦你了,家里没个活力的人就是小麻烦不断,我腰不好,老了,还要麻烦你每天带我上这上那的。”

    “什么!”夏宝儿和母亲异口同声的惊叫。

    顾向东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不麻烦,举手之劳,只要需要随时可以叫我。”

    瞪了父母一眼,夏宝儿心里五味杂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