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缠绵的‘欺负’她

    098:缠绵的‘欺负’她

    只看了那个震惊吓到的女人一眼,蓝与之的视线就转落在眼前怯然,不安却欣喜不已的女人身上。

    微微皱眉,他微启薄唇,沉凉的嗓音平静无波,却自然流露出一股慑人的威严,“你怎么在这里?不是说了不要来这里吗,为什么不听话。”

    “我……”怯生生的抬眼看他,何楚楚迟疑的抿着唇,“我有话想跟你说,所以我才来的……”软糯娇颤的声音显露出她的心情,此刻是多么的虚弱无助,需要人垂怜。

    整个办公室忽然安静极了。李秘书更是冷汗连连。

    想到刚才她对这两个人的态度她就后悔莫及。听总裁与那个女孩的对话,她就明白他们两个是认识,而且关系不一般。

    “谁带你上来?”面无表情的质问让佳人不安绞着手指,楚楚可怜的望着他。她擅自主张来找他让他生气了吗?是不是在责怪她不该跑来?

    “进来。”冷然的睇着她,蓝与之淡漠的丢下话,然后转身走开。

    娇弱的何楚楚不敢迟疑,低头跟了上去。

    站在一边的夏宝儿也松了口气。

    想不到他们真的认识。不过,他们像是兄妹吗?为什么她感觉有哪里怪怪的。摇摇头,这些都不是她该关心的了。

    待他们兄妹一走,她才抬眸,偷偷看了李秘书王一眼。

    天!这下女孩一走,所有的倒霉都要算往她头上了吧,阿门……

    挺直腰板的李秘书见总裁把那个女孩带进办公室,也没有责怪他们。但她还是不爽的瞪了那个新人一眼,没有过多的责骂,只冷冷说,“还看什么,很幸运的你不会被炒掉了,还不回去做事!”哼,算她运气好,敢在这样看她怎么修理她。

    盯着秘书的背影,某只暗暗吐舌做了个鬼脸,转身做自己的事情去。

    ***……

    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前的何楚楚忽然停下了脚步,想到呆会要独自面对他,她心情便忐忑不安。

    大眼扑闪扑闪的的定点。她咬了咬下唇,既然来了她就不容许自己退缩。深吸一口气,她眼中凝聚着勇气,踏进他的办公室,也顺手将门带上。

    里面的蓝与之已然坐在椅子里,一双深邃的眸子直盯着低垂脑袋走进门的娇美人儿,灼灼滚烫,专注却也放肆。

    “过来。”他冷哼,充满气势的命令。

    不敢反抗,何楚楚听话的走向他。

    “抬起头来看我。”森寒的口吻宛似冷冽的冬风,令她无法抗拒的乖乖照做。

    贝齿咬着粉嫩的唇,她脸色苍白的抬起头。

    他这种口气,这种脸色,这种眼神……无一不让她感觉到巨大压力。

    瞧见了他眸中微染的薄怒,与跟他相处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于他这么明显的心情已能判断出来。

    是的,他在生气,是气她的态度!她其实并不想总是这么紧张怯懦,只是,她真的很畏惧他。

    尤其是她如今还要用蓝心柔的身份,只能做出蓝心柔的样子与性格。

    如果不是真的有事要求他帮忙,她多希望自己能避他避得远远,最好永远都不要让她再看见他。可悲的,她目前的形势不允许她这么做。

    对这个男人,她既害怕他,又摆脱不了他。

    倏地伸出手臂握住她的手腕,蓝与之用力一拉,就轻而易举使美人儿跌座在他腿上。掐着她优美柔润的下颔,他凛冽的眼神盯着她,“不是要见我,非找我不可?怎么见到了我你不是应该高兴得脱光衣服给我上?”

    “我……”讽刺低沉的话让何楚楚浑身哆嗦,一双眼眸迷蒙动人的看着他欲说欢迎,说不出的一种气质,就如同林妹妹如出一撤。

    “在我面前别总给我摆出一副受委屈的小媳妇样,我可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我……我……。对不起。”看他这么生气,何楚楚忙低声道歉。

    冷哼一声,蓝与之命令:“笑,你笑一个给我看看满意不满意。”

    何楚楚怔了下,秀眉微蹙,觉得这是一项无比艰难的任务。

    但她还不敢违逆他,压下心头的思潮,她缓缓的将唇角勉力往两边扬扯。

    这个皮笑肉不笑换来他不满意的愠斥,“你就这么笑给我看?笑得比哭还难看!”

    心中一刺,何楚楚难过的咬着唇。

    还是做不到怎么讨她欢心,在他身边,她学会了配合很很多事情。可是他的要求却很高,无论她做得好与不好,他总是这么不满意。

    “给我松开,不准咬唇,难看死了!”他陡地抬起手,拇指按压在她娇嫩的唇瓣上,“你记住,你是我买下的物品,没我允许不准随意破坏任何一处地方,知道吗?”

    轻视却霸道的口气让何楚楚心脏绞拧,依言的点点头。

    眸光一沉,下一秒蓝与之便低头吻住她,牙齿轻啃着娇嫩的唇瓣,辗转反复,愤怒的吮咬不休。

    亲昵至极却又不咬痛,直到她颤抖的两片嘴唇又红又肿,他才闷哼着将灵舌侵入她口中,狂野地吮尝那柔嫩的小、舌。

    何楚楚神情惘然,在他欺负她时,她早已学会封锁自己的心,不做任何挣扎。可是她不知道这样的自己多了几番惹人怜爱的柔弱风情,让人好想“欺负”她。

    抱着他的男人结束了这冗长缠绵的吻,她才迷茫的睁开眼,轻轻的喘息。

    等她气息平稳下来时,蓝与之才沉沉的开口:“说,来找我干什么?”

    酡红的嫣颊呈现出动人的妩媚,何楚楚轻颤的羽睫掀起,看着他,娇声轻语:“我早上起来打电话给你,你都不接。”

    早上?

    蓝与之皱了下眉,拉开一旁的抽屉,发现是自己的手机调了静音。而上面的确有几通未接来电,不由地挑了下眉,难得她还会主动找他。

    心情不知为何有些异样。他俯身唇,轻吻过她因害羞时也跟着发红的耳贝,低魅的嗓音盅惑她的耳膜,“怎么?你想我这个哥哥?”

    心湖被他激起了一小波涟漪。她对这个男人始终难以捉摸。

    时而冷漠,时而暴戾,时而邪佻,时而温和,反复无常的情绪让她觉得好恐怖。即便是他什么都不做,她仍是怕得绷紧头皮,小心谨慎的应对,无法预知下一秒他会不会变脸。

    “我想回我家里一趟。”她小心慎言。

    扣在她腰间的手,蓦然一紧,力道有些大,深如泓潭的黑瞳阴惊的迫视着她。

    “为什么?”

    “外婆病得很严重,舅舅说她一直叫着我的名字。”怕他不高兴,她急急解释。

    “那又如何?跟我没什么关系。”他冷酷无情,一点也不同意。

    心脏猝然一紧,何楚楚小脸愀然变色,睁大眼睛看着他。

    好无情的口气,好冷残的人!

    她有些气愤又悲切的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说:“舅舅说外婆可能不行了,我……我想回去见她最后一面,也不行吗?”

    “对你的家人,我没有半点感情。”他不为所动,依旧冷血。

    “你——”没人难以置信的瞪着他,对于一个垂暮之年的病危老人,他就不能有一点恻隐之心吗?

    她摆低姿态,放软口气哀求,“我很快就回来,求求你让我去见外婆最后一面。”

    “不行。”

    “为什么?”她气结。

    “过两天有个宴会,已经安排了南总裁出席,你必须也在。并且你一定要接近他,最好让他印象深刻!不管你用任何手段!”

    “你……你。难道宴会比人命还重要吗?”

    “哼,你难道不关心你未来的老公是什么样的男人吗?”口气一变,蓝与之忽然轻柔的轻声道。

    “上次我们……也约好了,但他总是爽约,宴会上他也不一定会来的……”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他来不来是他的事,你出席不出席是我说了算的事,明白吗!”坚决的口吻,不容置喙。何楚楚要紧唇。

    她心伤的挣扎出他怀抱,第一次气愤的骂他:“你还是不是人!简直是没人性的恶魔!”

    嘴角冷冷一勾,蓝与之坏笑,“看来相处这么长时间,你是越来越了解我了。所以你该知道你不能拒绝,是不是?”

    心底发寒,何楚楚紧攥着粉拳,倔强的迎视他森诡的冷笑,咬牙切齿:“我不管!这次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回去!”言落,她不给他反应的,愤然的夺门而出。

    身后的蓝与之勾唇,意味不明的笑。

    怎么?狐狸尾巴还没露出来?真是浪费他这么多的演技和用心了。

    ***……

    忙碌了几个小时,用餐时间一到,办公室里的人纷纷收拾桌面相约着出去填饱肚子,饭堂不再是吃腻味的他们所选了。

    而早就饿得贴肚皮的夏宝儿也不例外,看大家走出去她也连忙收拾好东西。

    伸个懒腰,甜美的笑容自她嘴角扬起,虽然很累,但忙碌的感觉确实不错,能忽略掉很多恼人的事情。

    她ok好正要站起来,却被忽然走过来的李秘书叫住了。

    “夏宝儿你等一下。”

    疑惑的眨眼,她看着李秘书尊敬的问着:“还有什么工作要我去做的吗?”

    “没有,你这是准备去哪?”

    没有多想,夏宝儿理所当然回答:“不是休息时间到了吗?我站起来当然是要与别的同事那样,去吃饭填饱肚子啊。”

    “恩,吃完饭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总裁刚才通知下来说有事找你,你现在去他办公室一趟吧。”

    变、态、狂找她?纳尼,谁要没事去见他,她可以拒绝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