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搞地下情?

    080:搞地下情?

    “妈,给我准备点甜品,我带着路上吃!”没时间了,真是讨厌!都怪午夜骚扰电话严重影响了她的睡眠。

    冲入卫生间,她耙了下凌乱卷发,惺忪的美眸半迷糊,一边整理一边微嘟的娇唇抱怨,俏脸流露出自然的慵懒睡美人的迷人风情。

    梳洗完毕,左看右看上看后她才懒懒的走出房间,朝父亲打招呼:“主上大人早!”

    正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夏父抬头便看到女儿一脸精神不济的样子。他搁下报纸,问道:“怎么一早起来就无精打采,失眠还是做噩梦了?”

    摇头,她笑着回答:“没什么了,可能睡得不太好。”

    “睡不好那你那还起这么早干什么,黑眼圈都出来了,吃了早餐再回去补个眠吧。”夏父关心的说。

    “不了,我今天要……啊啊啊,我差点忘记了我今天要去做一件大事。”坐在餐桌边,咬了一口手中的油条,夏宝儿鼓着腮帮子便尖声大叫。

    “叫魂啊叫!你这丫头给我闭嘴!”受到委屈的夏母仍是一脸的我不原谅你……

    “工作的事也不急于一时,多休息一阵。”

    “不要,我已经休息得够了。而且主上你也说过,做人要有目标,生活得有重心对吧。”

    夏父担心的犹豫,“可是……”

    某只喝了一口牛奶,“没什么可是了,主上放心。”

    “就因为你这样我们才不放心!”

    某只翻翻眼皮,笑嘻嘻的保证:“安了,我已经完全调整好状态。闲着无所事事反倒更加容易胡思乱想。嘿嘿,正所谓情场失意,职业得意,说不定我去上班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咧。”言笑晏晏的与主上大人开导,她脸上完全看不出一点介意的神色。

    听她如此一说,夏父就算是不放心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她说的也是正经。空闲着没事做最容易让人胡思乱想,这才是他同意的原因之一。

    正当他想与她说一些看法,她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主上大人sorry,我先接个电话。”避开主上大人,夏宝儿掏出来一看来电显示,先是微微的讶异,接着才按下接听键

    真是稀罕,竟然起了这么个大早,是不是打算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去才叫她。

    “爱钱女土豪你找我有什么好事?”她知道她时间宝贵,所以不跟她损了。

    用尤爱钱的话来说,时间就是金钱,浪费她时间等于抢她劫。这丫就一拼命三娘,恨不得每天有四十八小时供她使用,这个时候会有空打电话给她一定是想说什么吧。

    那边沉默片刻,才传来一道沉厚好听的声音。

    “请问你是夏宝儿吗?”

    咦,夏宝儿怔在原地,怎么,怎么这声音是男的!

    吓到的夏宝儿急忙拿开手机,仔细查看了手机号码,确定就是尤爱钱她才又凑到耳边,问道:“请问你是哪位,她不在你身边吗?”

    “她是你的朋友?”

    怎么这么问呢?难道发生什么事了?

    “如果你是打算做什么,我劝你别费力了。”对方好像看透她的小心思,打断了她的举动,

    “你到底是谁?”

    不让她问清楚她心里会一整天都很难受。

    “你不必知道。你只要是她的朋友就可以。”

    他们当然是好友,所以她不容缓的点头:“是,我是她朋友,你想怎么样?”

    “你先别激动,我打电话给你并不是想做什么,我在医院里,她受伤了。”

    “受伤!医院!”听到男人的消息夏宝儿吓得惊叫,“她伤得严不严重?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赶过去。”

    手机那端等她噼哩叭啦的问完,只是淡淡的报了医院地址,便挂了电话。

    急匆匆抓了小包,她就要赶去。

    见她一脸担忧,夏父放下报纸,好奇的询问:“丫头怎么了?谁入医院了?”

    “是钱钱,我先去看看在打电话回来。”

    夏父站起来点了下头,“走吧,注意点,回头我跟你妈也去看看那孩子。”

    夏宝儿点点头,拦了车直接赶往医院。

    医院安静苍白的等候室外。

    一阵急促脚步声打乱,紧接着是夏宝儿对面紧闭的门被推开。

    她焦急走过去,看到身穿白袍的男子坐在病床边。他正抬起一只手,轻触着躺在床上的人脸上。

    没有出声打扰他,她安静的看着。

    从男人打扮上不难看得出他是医生,她以为他是在给病人检查,可他轻抚的动作那般温柔而小心翼翼,如视如珍宝般。

    她有些狐疑走近,而男人似乎正沉浸在某种思绪,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她。

    暗自奇怪,她从未见过这个男人呀?他为什么对床上的钱钱做出这种亲昵举动呢?

    夏宝儿越来越是不解,呆呆凝望着男人愁眉不展的神情,有抹让人费解的复杂情绪。

    难道是钱钱的男盆友吗?还是隐婚老公?最近挺多人都隐婚的。要不就是……他们搞地下情吗?不然怎么没见钱钱跟他们提起过。

    正疑惑的猜测,男人也沉浸着,病房内出奇安静。

    忽然,他们同时发现床上的人眼睫毛轻动煽了煽,是要醒过来的节奏。

    她正要走过去,却眼尖的望见男人将手迅速收回来。他有些忐忑的转头,余光一瞥,赫然发觉房里不知何时多出了她。

    几分慌乱,他猛地站起来,神情古怪的望她。

    男人奇怪的举动让夏宝儿更是皱眉怀疑。

    难道……难道男人刚才想要趁机对毫无反抗能力的钱钱做什么猥琐行为吗!!!

    如此一看,倒还真有几分相似。

    小脸一沉,她扬起眉不悦的说:“医生,能不能请你让开。”

    男人脸上微微一白,却很快若无其事的挺直了身板,点点头,“我是负责治疗她的医生。”

    尴尬的朝他笑了笑,夏宝儿才说道:“你好,麻烦您了。”

    男人退后几步,打量了她几眼,忽然轻声问她:“你就是……夏小姐夏宝儿吗?”

    压低的嗓音有几分熟悉,看了男人一眼,夏宝儿才恍然,“恩,是我。刚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吧?”

    得到她的回答,医生脸上似乎松了一口气,“是我给你打的电话,打扰了。”看到她来,男人也自觉的侧开身子好方便她过去看床上的病人。

    小声朝医生道了声谢,夏宝儿走上前凝望病床上的好友,尤爱钱看起来苍白又羸弱,巴掌般大小的脸因额头包裹着纱布,越发显得更为小巧,无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