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半夜三更

    079:半夜三更

    回房,关上门后的夏宝儿才敢释出愁郁的凝重表情。

    将包包丢向一旁,她将整个身子全依赖到床上,呈大字形仰躺。思绪,被突如其来的意外给扰了。

    无法平静的脑海中,想起他说的那些话。交杂着南牧离的回忆,忽然纷乱起来。

    她好似陷入了云雾之中,秀眉困扰的微微蹙起,茫然而无奈。

    唉,真是不该高估了自己,以为回到了家,逃离了南牧离,忘掉了他足矣。

    这般往后,她便可以可以做到心如止水,再见到他可以很平静的面带微笑与他打招呼。

    事实上她也确实这么做了。可顾向东那深情的低诉,眷恋不舍的眼神,令她难以自适从容。

    好烦!

    抱着枕头滚来滚去,她整个人都快要爆炸开了。

    唉唉唉,夏宝儿啊夏宝儿,你的心怎么可以摇摆不定!这不是作死的节奏吗,要不得使不得啊!

    狠狠的鄙视自己,她从来不喜感情上拖泥带水,却对自己的心软感到深痛恶绝。

    “噢,真是要命,像以前那样,多好……”烦闷的呻(口今)一声,她翻转趴在床上。将脸深深埋进篷松的枕头里,一双小手爬上微卷的秀发,恣意肆虐。

    作死,作死,作死!

    烦烦烦,烦死人了!!!

    此时,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也将夏宝儿游移的心神拉拉回来。疑惑皱眉,这时候谁还打电话呀,她有弄了提示,不是损友那几个货,没有设置的一般都是陌生人。

    她起身从包里摸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未知来电显示,按下接听键。

    “你好,请问哪位呢?”

    “……”电话那端很安静。

    “喂?”

    “……”依然很安静

    “打错电话了?”还是没声音。

    夏宝儿疑惑的皱了下眉。

    电话明明接通了,怎么没有任何回应?

    不过算了,有可能是那些骗子打电话来讹诈什么的。想想,她正想挂,可是又一想,不太可能啊,手机号码有自动阻挡骚扰电话什么的。

    于是她很有耐心的又问了一次:“请问找哪位呢,在听着吗?”

    “……”沉默。

    “咦,还是没有声音?搞什么呀,打错电话也不说不挂,真没礼貌!”郁闷的嘀咕两声,她将来电挂掉。

    真是的,这大半夜还碰到这样奇怪的事情。

    转身,她才扑到床,铃声又再度响起。

    “什么啊!”纳闷的看着刚才那个号码拨打过来,犹豫几秒,她才皱眉接起:“谁?干嘛不说话呢?认识我的人吗?”

    “……”沉默君继续中奖。冤大头……

    “喂!你为什么不说话?我知道你现在就拿着电话听,不出声我挂电话直接拉黑了啊。”对方不说话,憋得她只能来狠的。

    收效甚小,她的威胁对电话那头的人根本没用,像恶作剧般除了她自己的声音之外,依然是一片寂静。

    吖的!什么嘛!

    夏宝儿心头发毛,脑海中霎时想到恐怖剧里午夜凶铃的情节。

    那个……那个。呃,她该不会是回来太晚,又走夜路……撞什么东西了吧?

    头皮悚起,她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一股惊悚凉意爬上背脊,吓得她忽然拉过被子钻到里面赶紧裹紧。

    她一挂,没过两秒铃声又一阵一阵的,让她越来越毛了。

    “你到底是谁?不要跟我玩这种无聊的把戏,神经病!快点滚了!”被骚扰到火冒三丈的夏宝儿终于忍无可忍,气忿地朝手机大吼,吼完她恨恨挂了电话。

    太郁闷了,怎么会碰到这种事情嘛!将手机搁在床头柜,看了看,她又爬起来,索性将手机直接关了。

    哼哼!看你厉害还是我更狠,有本事她关机了在打来啊!

    不解气的躺下,想想,她伸手把手机拿下来,神经质的将手机电池也一并给拆了,这样就妥当了吧。

    这下看你还打不打得进!

    瞪着手机好半晌,见那个骚扰电话不再来她才安心的熄灯入眠。

    清晨,天色还朦朦胧胧。

    当床头的闹钟铃声肆意狂扫时,厚重棉被中央伸出一只白皙的手,‘啪’的往声音的来源处拍下,无比生气将扰人清梦的闹钟扼杀,待终于回复安静后又缩回棉被里,得意的继续呼呼睡大觉。

    哼哼,想吵醒她啊,没门!

    东方渐白,已是快八点,床上隆起来的那一块半点动静也没有,老安逸了。

    安静被打断,关紧的门打开,夏母轻巧地来到窗边,恶作剧一样狠狠把厚重的窗帘打开,房间瞬间大亮。

    “呜哇……”被下传来声音。

    尚还温柔的阳光穿透窗棂,洒了一室柔光。夏母转过身看着床上蒙头大睡的某只,禁不住摇摇头。

    无奈之下她只好走到床边,拍了拍棉被底下的隆起。

    “大懒虫,太阳照屁股了还不起来!”

    床上的人儿没有反应,夏母又摇了几下。

    无奈,一点效果也没有,气呼呼的夏母最后索性把棉被一把扯下,看到蜷曲着身子,怀中抱着一个枕头的女儿她哭笑不得。

    真是,还老抱怨他们总把她当成小孩,她这不就是自己当自己是吗。

    光线干扰了夏宝儿的睡眠,她嘟嚷着埋怨,下意识的又将脸埋入枕头里,硬是赖着不起。

    “夏宝儿!你想怎么样!”夏母怒了,连名带姓的吼。

    某只伸出小手在半空挥挥,打个哈欠,不满咕哝,“让我再睡一会,就一会,真的是一小会~~”

    “你昨天怎么计划来的?还特别吩咐我六点半给你做早餐,现在都多少点了,你自己看!”恨不得将女儿的眼睛拉开,夏母气呼呼的叉腰怒骂,“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你不知道吗!”

    哎哟,这美丑跟睡觉有毛线关系,某只不理解,所以觉得继续睡觉好了。两眼一闭不闻窗外事,yes!

    “我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甜点,有红豆沙糕,还有奶皮芒果,香蕉奶饼……”

    胃口大开,某只精神一振,“那让我再睡一分钟……”她虽然嘴馋,但仍是睡意浓浓的央求。

    一分钟!!!能睡出个什么精神来……

    夏母真是服了自家女儿,看她这么困她也只能作罢,无奈的摇摇头,她不忍将她挖起来,只好任由她继续赖床。

    “老公,你看看你家女儿……

    “让她再多睡会,估计累坏了……”

    声音渐小,夏父夏母轻轻为女人拉好门在去餐桌。

    睡了将近一个小时,夏宝儿才懒洋洋爬起来。

    想起了什么,她猛地心虚望向闹钟看了一眼时间,哇,竟然快九点了。

    完蛋了完蛋,等会那件事可要怎么办啊,天了噜……

    给读者的话:

    么么大家。预祝所有……呃,姑凉们节日快乐,收到大家心满意足的礼物,自己买也算哟,赫赫,开心最重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