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你有没有做过?

    043:你有没有做过?

    他笑得别样的让人着迷,“证据当然有,你是我的这个事实就足了。”怕她绕兜子,南牧离简短的回答说明了一切。

    “你?你算什么东西?”天真无邪的问题让南牧离脸部抽搐,额头都黑了。

    敢情这小女人在拐弯抹角的骂他。

    “没人可以对我说不你是知道的,别人都不行你更是!”他揽紧她的腰肢,眼角狐狸一样的勾起,在她反抗前他火热的唇已经游弋到她颈侧。

    细腻的吮吻,直到那里有浅浅的一朵娇艳花儿绽放,他才满意的转移阵地。

    身子因为突如其来的攻势颤抖不已,她手横在两人之间,努力的推开距离。

    “南牧离不要!不行的……人家,人家的第一次是要留给老公,留给洞房花烛夜的,你不能在这样了……”

    热情似火瞬间冷却,南牧离凛绽一抹精锐之芒,猎豹一样锁定她,冷然的问:“你的男人?”

    四目相望,夏宝儿立即扭开视线。

    他的眼神好可怕!她被骇到了,不免怯生生的道:“不是,我说的是我未来的男人……”

    南牧离眼底微松,忽然邪恶的笑这看她,“小东西你有没有跟男人做过?”

    俏脸红上加红,夏宝儿瞪着他,恨不得将他的笑脸撕破。

    他这是什么鬼问题啊!什么她有没有跟男人……那个那个,简直不要脸!

    她敢怒不敢言,南牧离满足点头,看着她的眼神忽然又是火辣辣的活活跃试。

    “你不诚实的话,我可要自己检查了。”

    “……”一听这话夏宝儿吓得急忙拉住他的手臂,又气又恼怒他:“没有了,你看我是这么随便的女人吗!”

    “那接吻呢?有没有跟别的男人?”

    “这……”她微微犹豫了一下,立马惹来他的不悦瞪视。

    他的直接令她为之气结,不满的抗议:“你是个男人,怎么能够当着人家的面问这种问题!很没有礼貌耶!”

    他眯着眼,却不动声色的点头:“你不说那就是默认有了。”

    “哼!就算有又怎么样!”她又不是未成年人,初吻都给奶嘴,接吻都给母上了好不好!

    “顾向东?”浓浓的酸意化成阴森的质问。

    搞不懂这个男人怎么知道顾向东的存在,她讶异的看着他:“奇怪,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随后是她质问的语气,“你是不是偷看我手机里的信息了?怎么可以这样子嘛!”

    他神情如覆上一层冰霜,单手掐住她的手腕,口气森冷的道:“不准你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还有我不管那个人是谁,我不准你在跟他联系!”

    清澈的眼底浮上一抹怒色,她瞪着他,恶狠狠的咬牙切齿:“不准?你还有什么限令要加诸在我身上的你一次性说完啊!”被窥探**的气恼涌上心头,这个不懂得尊重人的狂妄恶男,她果真……无法对他有好感。

    原本有意思莫名的……暧昧,此刻都烟消云散了。

    “他对你就这么重要?”南牧离切齿问。

    夏宝儿不悦皱紧眉,“你又在扯什么,我们之间怎么样都跟你没任何关系吧?”

    “我只要你回答我!”不容置疑的口吻令她非常不爽。

    她为什么要回答他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再说了,她根本不需要对他回答,他凭什么呀他?就会欺压她!

    “你有病啊,莫明其妙!我跟他已经分手,没有任何关系了!这么回答你开心吗?满意吗?”讥讽的话,满是可笑的表情,瞬间让南牧离冷下脸沉默。

    嗤嗤的笑,他要听那她就跟他说个够:“你别以为你真的是什么现代皇帝,什么事都能为所欲为,不过就是个乱绑架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无辜的样子让夏宝儿小脸气得通红,“什么意思?你不要跟我装!我本来高高兴兴出来度假,你为什么要破坏我的心情?为什么要提这个不相干的人?”她气吼,眼眶酸涩,一滴泪被激得从眼角掉落。

    她没哭……只是不小心了。

    南牧离的心蓦然震动了一下。

    她泫然欲泣的模样不仅能令他心动,也……心疼?那未干的泪痕似乎能融化他外表的冰霜,她气得蹦出来的那句“不相干的人”亦是轻易的化解了他内心不舒服的疙瘩。

    都是因为她梦中叫着其他男人的名字,才导致他情绪一直闹着别扭,加上义父那通电话,让他感到烦乱。下意识的,便成了这样的局面。

    两人争吵过后,她温热的咸湿泪珠便成功压下了他的怒火和体内躁动的欲火。

    “别哭了,我以后都不提。”吻着她的脸颊,南牧离低喃安抚。

    “你离我远点,别碰我了!”她现在对他真是又气又恼。每次都把她气得跳脚飙泪,下一秒却又柔情款款,真让她无法适从。

    她委屈的瘪着小嘴,怨瞪他一眼。

    “阿嚏~~”一阵风吹来,她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脸色一柔,南牧离将她抱紧上岸,边带她离开水池边细心的轻问:“很冷吗?”

    有他的身体护着,又离开了水,已经不冷。但她抿起嘴,别过脸不肯理他。

    他无声叹了一气,便抱着她进蒸汽室。

    进入烟雾弥漫的蒸汽室,南牧离将怀抱里的她放在竹藤木条上,拉过干净温暖的衣袍,他伸手就去解开她的衣服。

    “喂!你要干什么?”一直冷脸不跟他讲话的夏宝儿突然醒回神,怒斥着抬手格开他的手。

    被她阻扰,南牧离倒是回答得干脆:“我想把你衣服脱了。”

    “你想都别想。”紧紧揪住衣服,夏宝儿一脸防备色狼的紧张神情。

    她排斥的动作让他不快,只能沉声威胁她:“湿衣服脱了,会感冒。”

    “不!”她更是防备的瞄着他,一副你就是想占我便宜的表情。

    南牧离不由的弯开嘴角,她这小脑到不知道都装了什么?如果他想做些什么,她以为现在才防备有用吗?

    “哼!反正用不着你管,你本来就不想我好过。”她任性的顶撞。

    她的不从让南牧离只好直接弯身按住她双肩,犀锐的眼神凛凛锁住她,冷然的压迫道:“你听好了,要么乖乖顺从,要么逼我用强。”女人于他,关系止于床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