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毁灭性

    040:毁灭性

    女仆一个劲的摇头:“没关系的,夏小姐你快去见少爷吧。”

    唉唉唉,看她这样,夏宝儿愧疚得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抱歉的看了看她,转身去见南牧离。

    回到客厅她却看不见人,只有神情肃穆的管家在那。

    管家双手交握,微微的半鞠躬着,永远都是一副规矩有礼的谨然之态。

    没有看见某个可怕的身影,夏宝儿大眼溜转了一圈,只好疑惑的小声问管家:“管家大叔,他人呢?”

    “少爷在游泳池。”管家眉眼微垂,恭敬的答。

    游泳池?他去游泳叫她干嘛?她可是不能说露嘴的——旱鸭子!!

    “夏小姐你快去吧,少爷在等您。”管家的话语中释出不能让少爷久等的意味。

    没有拒绝的权利,撇撇嘴夏宝儿乖乖跟着管家走出去。

    后花园处,一座造型精致的喷泉游泳池醒目的矗立在中央。游泳池两旁纷红骇绿,迎风吐艳,空气中浮动着幽淡馨香和淡淡海风,交织在一起,便是秀出了别样的风情。

    风景美则美矣,但她没心情欣赏。左右望了望,却不见半个人影,夏宝儿不由转头问向管家,“管家大叔,你们少爷在哪……咦?”一眨眼的功夫,怎么不见了管家的身影了?

    某只郁闷的叹息两声,本来这里就足够神秘的了,这会管家还像个幽灵一样来无影去无踪。真是什么样的主人就养出什么样的仆人,个个都古古怪怪,神秘兮兮的。

    管家凭空消失,又看不见找她来的南牧离,夏宝儿只好当散步那样,沿着游泳池边缘慢慢踱步欣赏着。触目所及的美景尽收眼底,她不得不感叹这样花大手笔打造而成的最后成果,土豪的奢侈果然是他们普通人无法了解的。

    也不知道南牧离那个家族叫她来做什么,叫来了连个影也没算什么!

    她正抱怨着,突地,平静水面在浮动。

    池水之下,一条暗影迅疾游来。察觉到异样的夏宝儿还没来得及作准备,一个影子突然从水中敏锐矫健的冒了出来。

    水花溅在空中,阳光普照之下,但见晶莹的水珠由半空划起优美的弧度,莹莹闪亮着美丽的光泽。

    “啊!救命啊,有水怪——”夏宝儿尖叫着后退一步,但她的脚踝却被一只**的大手给握住。

    那种冰冷的触感,仿佛是水鬼索命一般,令她脸色瞬白,浑身轻颤起来,张开小嘴就竭斯底里的叫:“啊哇啊哇,有水鬼啊,救命啊,不,不,不要抓我!我有脚气啊啊啊……”

    害怕的夏宝儿慌张踢动小腿想要摆脱这可怕的冰冷。

    这边的某只发狂尖叫,那头人头露出一小半,不知道在算计着什么的交头接耳。

    “咦,夏小姐怎么怕成那个样子,她可是第一个能进去的女孩子耶,不高兴反而这么害怕,真是好奇怪哦……”

    这人才说完就有人接话:“我看啊,八成夏小姐就不是那种命好的人,来到少爷这种高雅昂贵的别墅本来就是万万不该来……”

    “恩,你这么说也有道理……”

    “可是……”

    七嘴八舌在管家一声咳嗽里消失了。

    而游泳池。

    金黄阳光下,一抹颀长身影如矫健的蛟龙破水而出。

    无一丝赘肉的麦色肌肤挂着水珠,在光芒的耀射下迷惑眼球。沾水的黑发服贴于额前,水珠沿着他挺直的鼻梁骨流下,深邃的轮廓透着不羁的狂野。

    而他正一手钳往某只尖叫的脚,挣扎之下,某只凌乱的趄趔着向前扑过去……

    “哇呀!天杀的,我,我,我不会游泳……救命啊!“上半身向游泳池前倾,夏宝儿双手在空中慌乱的挥舞着,最后她终于重心不稳,狼狈的跌向水里。

    “啊噗,观音菩萨救救我啊……”她可是十足十的旱鸭子!

    惊慌失措的某人最后还是掉入了水里,她急忙伸展四肢,以狗刨式的动作开始垂死挣扎,呜呜呜呜妈咪呀,真的好丢人……

    可,有点奇怪……

    过了好一会,感觉身体没有一点变化的夏宝儿开始疑惑了。

    她的身子明明正悬浮着,空气也很新鲜,不应该是溺水的感觉啊?不过管它的,反正她没有掉进去。

    后知后觉的她这才慢慢缓下了动作。一睁开眼睛,放大的冷峻容颜赫然呈现在某只呆愣的人眼前。

    “呀!怎么一回事呢?”她轻呼一声,遂发现自己在被人抱在怀中。他的手正托住她的臀部,眼神冷冷的看着她表演这滑稽的一幕。

    看清眼前的人之后,夏宝儿结结巴巴的瞪他,“你,你,你怎么,怎么……”

    “怎么不叫救命了?”南牧离眼中邪恶得要命。

    本想尖叫的夏宝儿这会倒是安分守己的逼近嘴巴,摇着小头颅。

    “不,不叫了。”

    “我还以为你要叫大家来看我们亲密无间的甜蜜呢。”

    脸一红,夏宝儿顿然了悟,气恼的槌着他,嗔骂道:“哼哼,你这个坏人,原来是你把我扯下水是不是!你觉得要人命的事情好好玩吗?你个混蛋,都吓死我了好吗!”

    看到她眼中的闪躲和害怕,南牧离眼底不禁一沉。

    “你怕我?”紧紧皱眉,他的表情彰显出他刺客心情很不佳。

    呃?怕他吗?

    忽然被他这么一问,夏宝儿呆了呆。

    “真这么怕我?”

    “我,我……是你突然出来吓我的好不好!”被戏弄的人是她耶,他干嘛摆出这种质问的表情。

    南牧离冷冷一笑,“果然是这样。”

    这样哪样都好,她现在只求脱身,“你先放开我,上到上面我们再说话哈!”她推拒着他的胸膛,一手撑着浴池边缘想要起身,但却被他给拉住不放。

    夏宝儿气闷极了,她手脚并用的挣扎,拍他,踹他:“南牧离你放手了,不要碰我!我要上去,听到没有!”

    脸色一沉,将她扯进怀中,南牧离紧紧的抱住她,两人相缠沉到池底,她奋力挣扎想脱离,他却紧抱不放。

    那拥抱的力量,惊人的强大,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愤怒,似乎要将她揉碎毁灭。

    片刻,水已经由她的口鼻呛到肺里,再没有空气,她随时有气绝之虞。而那制住她的男人,依旧不放开,冷漠地看著她痛苦地挣扎。

    夏宝儿惊骇万分!

    他又想杀了她吗?真的好痛苦……她不要这种死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