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催催催,催个毛线!

    039:催催催,催个毛线!

    唉唉唉,都已经一个早上了,他就这样,没跟她讲半个字,连生气和冰冷的表情都没有了。

    哼,又不说为什么,搞什么嘛这个家伙!哼哼,不理就不理,她才懒得理他呢。

    正襟危坐在沙发上,夏宝儿收回郁闷的视线,小手平放膝盖,她就像是幼儿园上课的乖宝宝努力的忽视着某个方向。

    双眼盯着前面墙上的液晶电视,她目不斜视。

    可是要命的,她无视他,却能感觉到那双宛如古井怨灵般的眼神忽然盯着她。

    天知道他的眼神有多么恐怖!如果他去拍恐怖片,很多演员绝对要失去饭碗!他这人可以轻易就制造出那种发毛的悚然效果。

    她可是比较喜欢喜感的东西,不喜恐怖片啊,真让人坐立不安又不知道怎么办。在心中哀号,可惜无人能听见她悲愤的心声。

    受不鸟了!她觉得自己的耐度要为零容忍了!

    过了一会,她用眼角的余光,偷偷觑着身边的男人。看到他视线已转移到了屏幕上,于是她开始挪动着臀部,慢慢地、慢慢地……想要不着痕迹的离开压迫的高危地带。

    正当她臀部离开沙发一寸,倏地听到他淡冷的声音响起,“偷偷摸摸的想去做什么?”

    “……”某只无语,陡扬的冷声当场吓了她一大跳。

    她机械性的扭转着僵硬的脖子,嘴角勉力的往两边扯开,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嗫嚅的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心慌:“没,没想去做什么,喝水多了我想去厕所那个那个……”

    眼神直勾勾,南牧离没说话,只这样盯着她。

    不确定他的想法,夏宝儿也只好僵硬着身体看他,不敢多说话。

    半晌,他才如帝王般缓开尊口:“不怕憋坏?”

    “……”某人再次惊呆。

    “怎么?”

    “呃,我这就去,谢,谢谢你哦!”恍如得到恩赐一般,夏宝儿忙不迭地转身。走得太急,脚尖不小心绊到了地毯,她踉跄的颠簸了一下。

    “哎呀……”惊叫一声,她迅速望去,看见他欲站起来,吓得她连忙稳住身子,急忙道:“没事,没事。”

    微微皱眉,南牧离不懂她去上个厕所弄得跟逃命一样做什么,干嘛还要跟他道谢?

    在他的‘关切’的深凝注视下,夏宝儿几乎是同手同脚的笨拙离开,活像个机器娃娃。

    在她一连串的滑稽中,南牧离严凛的俊脸越来越寒。

    他能感觉到,小东西越来越怕他!这个认知让他眉头扭锁得更深。

    正当这时,管家走到客厅,看到如是神情的他,恭敬的行礼:“少爷。”

    骤敛神色,转头看管家时南牧离已经恢复素日里的淡漠表情,淡淡的反问:“有事?”

    管家点头:“是,老爷来电话了,请您去接听。”

    一言不发,南牧离迈开步子出门。

    那个人的电话他还不能直接拒绝,否则后果很严重。而他会这么积极去也是因为这时候老头子来电话的目地除了那件事之外,不会真的……。

    ***……

    呼呼,大口的呼吸,刚才的南牧离真是好可怕!

    一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她就忙拍着胸脯缓神。脑子被他搅乱得像理不到头绪的毛线,想不通自己到底哪得罪他了。

    将自己锁在浴室里,夏宝儿恼怒的坐在马桶盖上,随手拿起卫生纸,烦躁地用力撕扯着,好似是某个人就在她手中,任由她揉着捏着当玩具玩弄。

    纸屑像雪花般纷纷飘落,她小脸表情精彩绝伦。可才坐不了一会儿,就有人来敲门。

    “夏小姐你在里面吗?”

    某只被急促的敲门声扰乱,愣了一下,好抓狂!哼,他不会这么快就来催她了吧?

    老实说,她宁愿呆在厕所里也不愿意站在恶人身边与他呼吸着同样的空气。

    沉默了半晌,她不回话,听到外面的敲门一阵比一阵着急,她才应道:“做什么呀,你就告诉你们少爷我在上大号,催个毛钱催啊!”

    外面一阵沉默,某只这才又开始撕纸片。

    臭南牧离,冷南牧离,坏南牧离!

    “夏小姐您要好了吗?少爷正在找您。”门外的敲门声又起。

    眸子一翻,她就知道是他再找她,真是一点余地和空闲都不给她!

    “夏小姐?”

    “我还没有好,好了我自己会出去。”她一边应答,一边不解气的继续谋杀无辜的卫生纸。

    外面的女仆怔了怔,忽然关切的问她:“夏小姐您没什么大碍吧?”好像她进去已经很久了呀,女仆是这么想的。

    夏宝儿无语,这让她怎么回答啊,难道说她大号到自己身上了吗,恶……

    “不好,你就这么告诉你们少爷。”嘟着嘴,她没好气的应道女仆的问题。

    “呃……需要帮忙吗?”

    汗滴滴,女仆的关心让夏宝儿额鬓浮起黑线。她想帮什么忙!难道要帮她抠出来吗!!!天了噜,杀了她算了!!!

    双脚缩在马桶盖上,她脚下的地板,一片片纸屑已堆积成了小山,又怒又哭笑不得——

    “夏小姐啊,你到底怎么了……”

    “我没事,你们不要来打扰我,不然会害我注意力分散,身心就无法顺畅,那个那个就会很痛苦,你应该也知道的。”

    “可是……”外面的人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传达少爷的命令,“夏小姐,少爷说要您现在,立刻,马上去见他,否则后果很严重……。”

    三个强制性的词,充分显示出某人不容置喙与违逆的威严作风。

    可恶的南牧离!

    撕拉一声,最后的纸片飘落脚底。

    一筒卷子被她摧残完,夏宝儿才忿忿然的放下双腿,气冲冲的拉开门。

    真是不可原谅!他一天不威胁她会便秘吗!这么急着找她难道是去给他送终呀,气死她了!

    “夏小姐你终于出来了。”门外的人松了一口气,要是她再不出来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顶着一张臭脸,她眸中是难以忍受的厌恶,口气有些不善:“知道了,他赶着去投胎啊,催催催个没完没了,上个厕所都不行!”

    被炮轰的女仆一脸无辜茫然,有些委屈。

    “呃,sorry!我不是说你,你不要放在心上。”

    女仆一个劲的摇头:“没关系的,夏小姐你快去见少爷吧。”

    给读者的话:

    看书的亲给点动力吧,吧唧(,3,)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