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有奸情!

    036:有奸情!

    【行了,别拍我马屁,你现在身处的地方叫什么了?】

    叫什么呀?夏宝儿一蒙,好像还真不知道是叫什么来的……

    “呃,我在,我在…西、西礁岛,说了主上和母上也不知道的,不用担心我很快就回去了。”

    [好好好,主要是丫头你没事就好,要是想多玩两天也没关系,但记得要经常打电话回来报平安。这几天晚上你妈老是做噩梦,担心你出了什么事。]听到她平安无事,两老便也放心了。

    他们原本还怕宝贝女儿还没走出失恋的阴影,加上哥哥,唉……她玩个尽兴回来心情能真的放松便好了。

    身边某个人的眼色很怪异,夏宝儿怕他要生气于是便跟父母道了别。

    [对了丫头,你身上的钱还够不够用,不够的话跟爸妈说知道没有。]

    心中一暖,夏宝儿使劲的点头:“主上你放心了,我还有,你么母上不用担心。”

    [真的?没有就尽管开口,别跟爸客气饿死自己知道没?还有那边的天气好?记得好好照顾自己别生病了。]夏父殷殷叮嘱,令她鼻酸感动,真想立马就飞回爸妈身边。

    “主上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了,我没事,倒是你们要注意身体。少跟大户大伯他们喝点酒知道没。”

    “哼,你这丫头倒教训起你老爹来了,翅膀硬了啊……”

    “哈哈,主上你羞不羞,叫母上修理你哦……”

    一家三口嘻嘻哈哈了乐着,某只沉浸的人也没没有注意到自己遇见被人抱了起来。

    将她抱坐在旋转椅上,南牧离目光落在她开翕的小嘴上,听着她跟家人闲话家常,心里有些不平衡。

    看着她甜滋滋娇笑的小脸,听着她放松的甜美声音,都让他迷恋。她跟家人聊天时,表情也尤为生动,一会撅嘴,一会弯唇而笑,一会软言撒娇。是那么的爱染可爱……

    可对着他,她唯一的表情就是不满和生气,到底是不喜欢她的吧——

    专注于讲电话,夏宝儿完全没有察觉自己被男人抱坐在腿上,她的腰被一双手占有性的圈拢住。

    与父母打完电话,她心情也变得愉快起来。接着,她又一一回了那些比较重要的电话。

    粗心的某人没有发觉有人一直都在陪着她。

    最后,一个名字撞进她的视线中,她怔了怔,久久盯着那条未读短信,未有动作。

    犹豫了好半晌,她选择了删除键,手指预备按下时,却迟疑了一会,却禁不住内心的鼓动,将短信打开。

    一行字跃进眼帘:不要不接我电话好吗?我想你!

    刻意被她封锁的情感,因这行字破柙而出。

    结束了,不是么?可一触动到有关他的,心房便有令她厘不清头绪的情愫在作怪。

    她的思绪完全沉浸在这条短信里,全然未觉身后的男人骤变得难看的神色。那对冷眸犀绽出凛冽的精芒,盯着手机屏幕的字眼,活像是在瞪杀父仇人一般,隐忍的两簇火光恍如要烧穿手机似的。

    顾向东!

    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要发这种暧昧的短信给她?为什么怀里的女人一看到这条短信,情绪就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他甚至听到了她的一声轻叹,像是割舍不断的叹息,撞进他的胸口,闷得难受。

    看她这样,难道他们之间一定有‘女千情’?

    正当某只犹豫着要不要回短信给顾向东时,手中蓦然一空——

    她愣了一下,疑惑的回头看着抢去她手机的男人。

    “喂,南牧离你干什么啦?”

    他冷着脸,淡漠的开口:“今天到此为止,遇见给你很多福利了。”

    “什么福利?”看他这样,夏宝儿不解的反问。

    脸色暗沉的南牧离没多说什么,直接把手机没收起来。

    如此霸道的行为惹来夏宝儿的不满,她瞪着他大声抗议:“你怎么可以又没收我的手机!快还我了,我还没有回复完呢。”

    “今天不行。”

    “为什么不行,明天回不都一样吗?”她怒,忍不住质问。

    “没有为什么,我说不行就不行。”

    “你,你,你……你太霸道了!”

    听他这无理的话夏宝儿简直气歪了脸,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随心所欲,占有别人的东西是他的嗜好吗?

    “你怎么可以这么霸道不讲理啊!”

    “这样做我开心,随你怎么骂。”相较于她的气急败坏,南牧离的面不改色让人气得想撕烂他的脸。

    “你怎么可以还这样,不让我回家,总要我好打电话是不是,不然他们会担心的。”

    “你不是都打了这么久吗?一些没关系的人就不要回复了。”

    “你……不要。”

    固定着她扭动挣扎的身子,南牧离很淡然的说:“我准许你两天打一次,只准打回家。”

    感觉心中有把怒火在狂烧,夏宝儿气得几乎要脑溢血了。

    “凭什么要你准许?我又不是你的奴隶,这是我的自由、我的权利!你不能像个地主一样的剥削我!”

    “我说了我就能!你的一切都与我有关。”轻柔的语气中带着不容置喙的威严,如同南牧离坚定的眼神。

    为什么他总是这么一厢情愿的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别人身上?

    而且这种任性、野蛮、无理、不负责任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那么自然?

    不用照镜子,夏宝儿便能感觉自己的脸部已经严重的扭曲不成形了。但她怒狰的小脸依旧被这个泰山崩而面不改色的男人继续无视。

    真是佩服他!

    盛怒之下的她,又失去理智的张口狠狠咬住就近的肩膀。

    然而这个动作,只让南牧离微微勾起嘴角,无怒的眸中游过一丝不明显的悦色。

    他的态度就像在纵容正在长牙的小狗儿,身体结实耐磨的他,心甘情愿的贡献出自己的身体给牙痒痒的她发泄。

    得不到哀哀叫喊,顶着一口酸牙的某只熊熊怒火化作浓浓的挫败,再次以失败告终。

    骂不动,咬不疼。哼哼,下次她考虑下毒会比较奏效!

    徒劳无功的挣扎令她耗尽精力,最后她自暴自弃的趴在他肩上,沮丧的话语在他耳畔响起。“你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要你在身边,这样就足够了!”抚摸着她柔软如婴儿般的秀发,南牧离嗓音温润的应答。

    这样?那他们之间算神马关系?

    给读者的话:

    亲爱的亲们,动动乃们可爱的小手收藏下好么,快木有动力了,吧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