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嘿嘿,中计了!

    034:嘿嘿,中计了!

    “啊~你这么凶做什么呀!”被袭击的某只吃痛轻叫,幸好反应极快的弹跳开来,否则指不定在被他这么一掌拍下来不死也脑残了。

    看着自己被拍红的皓腕,某只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不悦的南牧离眉眼间还蓄着戾气,但看到眼前的人之后他脸色被愕然取而代之,几近狂喜的脱口而出:“小东西怎么是你?”

    瘪着嘴,夏宝儿委屈的控诉:“哼!是我怎么了,难道我不能来吗!还有你,不就是碰了你一根汗毛嘛,你好过份,看都不看就动手开打了,没良心的!”

    暴戾的眸子已隐隐染上了说不出的温情,看她指着他放肆的大喊大叫,南牧离竟没有生气,只感觉心中有股说不出来的柔软温暖。

    这样的场景,忽然有着家的念头闪过他脑海——

    “喂!你这人到底有没有将别人放在眼里啊!怎么老是这么一副我拽我狂我傲所以你们所有人都是渣渣的恶劣嘴脸!”

    敏捷的一把握住在眼前乱晃的白嫩小手,南牧离忽然笑吟吟的朝她施压高压电,愣得某人足足呆了好几秒才不好意思的红着小脸别开视线。

    羞!竟然被他一个电眼就镇住,夏宝儿你真是个没出息的家伙!

    “是我不对,我没想到你会来。”眸中愧疚,南牧离站起身将她拉到跟前,执起她柔软的小手,轻轻抚揉微微发红的痛处。

    “很疼吗?”

    “哼,当然了,你力气好大,打得我的手都麻了。”她嘟着嘴抱怨,却没有推开他。

    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解释过的南牧离忽然低头,“你突然碰我的头,我习惯了自卫。”淡淡的说着他只是条件反射下意识做出抗拒性的举动。

    可他的眉目,却是笼罩着让人猜不到的哀愁。

    “你,你怎么了?”从没看他这个样子,夏宝儿奇怪的打扰了他悲伤的凝视。

    感觉他好似,好似心里藏着很深很深的痛苦不愿意说出来那样的哀。

    南牧离摇头,忽然笑了笑,“你这是在主动跟我示好吗?”

    某人一听,嫌恶的小小呸了声,“你少自恋,我才没有!”

    他只是勾唇,没再说话。

    “我很讨厌别人碰我,任何人都不允许,而头部,更不允许,不可原谅!”冷冽的嗓音让夏宝儿从他怀里抬头,明显感觉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情绪很大。

    他有心事吗?为什么这个样子的他让人觉得很难过?

    额头被弹得法藤,她眨眼,看到他戏谑的笑,“别发呆了,小心真成了傻瓜。”可爱,惹人心疼的小傻瓜。

    “你才傻,我只是在想原来你不喜欢被人碰头。”这么翘课,她只能自认倒霉。谁让自己小手不听话!

    带着解释的意味,南牧离轻轻开口:“错了,因为你从来不会主动亲近我,所以我被吓到了。”就因为如此,所以他压根没想到来人会是她,才会一时失手……

    真是该死的!

    “是这样子的吗?”她眨眨眼,无辜装傻:“说是这样说,但好像都是你主动靠近,我哪里来的机会嘛。”

    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小脸,南牧离眼神中蕴藏着一抹犀利,仿佛能穿透人心似的:“如果给你机会,你会这样做吗?”尤其是当她心里在算计着什么时,便不由得心虚起来。

    “呃,这个嘛,你想说什么?”她有些疑惑的反问,无辜的样子让南牧离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真是让他都觉得自己对她这个小女人有了压迫症。

    看着她的眼神,他肯定的道:“你会不会主动靠近我?在任何时候。”

    他眼神很专注,表情很认真。深邃的眸凝注着她娇俏小脸,不放过她神色之间一丁点的表情变化。

    这样直勾勾夺人心魄的眼神总教她心慌。

    下意识的,夏宝儿忍不住抬起小手,覆盖住他灼人的视线,几分心慌的说:“南先生你不要总这么看着我,我的脸会害羞成红苹果欸。”

    可爱羞涩的小脸,自然的举止言行,让他看得乱了节拍。

    “告诉我,我想听到你最真实的回答。”他小心翼翼的尝试她的手,她愣了下,没有马上反应过来的抗议。如此,南牧离便肯定的反手将那只软嫩白皙的小手攥握在掌中,执意要得到她坦白心声的答案。

    夏宝儿很紧张,不知道为什么的紧张才让人紧张,她有些语无伦次的欲说:“也许,可能,我也说不准了……”

    “我不喜欢听到这样犹豫不决的答案!”她的回答让南牧离皱起了眉,彰显出他的不满。

    眼角偷看他,在他暴戾那一面出现之前夏宝儿机灵的点头:“应该会,只是我需要时间来容纳。”不改口的话她觉得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他摇头,对答案还不是很满意:“这远远的还不够。”

    额——

    这样还不够呀!夏宝儿苦恼的蹙着眉心,想了想,她语气有些不确定的解释:“我是想说我会……”

    “告诉我,你不会对我说谎!”在她眉心上印上浅浅一吻,他轻声开口。

    “没有了,我真的没有!”她的不服气被戳穿。

    “你明明就有!”

    这人!夏宝儿说不过他只能气恼的干瞪眼,“什么呀,你怎么能当着淑女的面指责说谎,太不尊重人了吧。你这样你爸爸妈妈你老师知道吗!”

    “……”南牧离一愣。“你想说什么?”

    “我说我没有说谎。”

    “我回答的也是事实。”他依旧四平八稳,语气没有任何起伏波动。

    可偏生他这副不急不徐、不冷不热的态度,让某人挫败极了。

    她嘟起嘴,嗔怨的瞅着他叹息,“唉唉唉,那如果有一天……”

    “你放心,没有那么一天。”他不接受假设性的答案,所以一口打断。

    感觉好挫败~~

    郁闷的某人忍不住拍打他的胸膛抗议:“你听好!人与人要建立起亲密关系是需要时间,而不是这么乱来的好不好!”

    他点头,“那行,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哎哟喂亲哥哥!你有那个空闲我可那美国时间。再说了,她也没有心情跟他慢慢培养感情。

    某只暗自腹诽着,身体却主动靠近他,甜美的笑靥牵引出嘴角边浅浅的梨涡,宛若小漩涡般要将他的心点点吸进去。

    南牧离看得出身,某只圆滚滚的黑瞳却忽然像只小狐狸似的狡黠,嘿嘿,中计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