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狠狠的吻她

    031:狠狠的吻她

    “我们不可以这样!”她想推开他,急忙的娇喝。

    南牧离皱眉,不以为然沉声不赞同:“为什么?”

    这个嘛,夏宝儿想想好像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索性就夸张的回,“我们之间应该要保持距离,靠这么近染了什么病可怎么办。”

    “你觉得我不干净?”一听到她的理由南牧离脸色都黑了。

    “也没,没有了。”挣开他,她心虚的退了几步,拉开彼此距离,怨怼的抿着唇瞪他。

    “怎么?”他不喜欢她跟她之间这么陌生的距离。

    瞪着这个罪魁祸首,她嘟着嘴控诉:“没有怎么了,你离我远点就好。”

    他的表情瞬间变得可怕,冰冷的眸不带一丝情感,夏宝儿瞧得浑身哆嗦,毛骨悚然的。

    这个样子的南牧离真的很吓人欸!

    “谁?”

    身边的南牧离突然大喝一声,夏宝儿一时理解不过来,傻傻的看着他。

    “干嘛忽然大叫吓人,谁惹你这么生气啦?”

    南牧离喝了一声就不在有动作,瞧他一脸茫然不知情的样子,夏宝儿就觉得很呕。

    “我问你到底是谁让你心情不好了。”

    谁惹她心情不好?没想他是因为这个,她没好气的回应着:“没谁了,你无聊啊,老问这种问题。”

    不容她敷衍,南牧离抬起她的下颔,强迫她对视着他:“不准隐瞒,不准推离,不准漠视我,我早说过!”

    冷冽低沉的话连续着,十足霸道与占有。

    无语白了他一眼,她很不喜欢这种让她无能为力的行为,不能反抗,什么也做不了。这让她觉得自己像个没有思想,没有自主的人,一言一行皆被操控着。

    她实在是受够了!

    哪里管得了三七二十一,她推开他,气恼的伸出食指,大胆指着他俊挺的鼻子骂道:“还能有谁啊!除了你就是你了!惹我生气,可恶的人是你,明白了没有!”

    空气中荡漾着她气愤的指责,南牧离抿了冷唇,双眉拧得紧紧的一言不发。

    “你知不知道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名誉懂不懂。”心口有一睹气,一发不可收拾。

    望着她气红的眼眶和委屈的小脸,南牧离握紧双拳,一动也不动的任她指着鼻子大骂。

    情绪在暴走,她也控制不住,有种想要继续爆发的冲动,扁扁小嘴,她气冲冲的继续着:“你这个不分青红皂白,不为别人着想的人把我绑来这里,不只让我担心害怕,还害我被人家说是狐狸精,说成恶心的肥矮搓,贱人!明明你才是做错的那个人,为什么要让我被人这么嫌弃!”她只不过是无辜者,她也很委屈好不好。

    “闹够了?”

    冷冷清清的嗓音,疏离如天人之资的绝世容颜,他并没有因为她的控诉而有半分动容。

    看着他如此,夏宝儿满腹的酸楚,鼻子一红,“南牧离你个混蛋!我讨厌你讨厌你!”

    他的心一瞬被拧紧,有种说不出的堵塞,眼神紧盯着她,神情冰冷。

    他倏地逼近她,夏宝儿惊恐的看着突然锁住自己喉咙的手……

    “唔…咳……咳咳……”

    他的手又冷又紧,像是布满钢丝的蜘蛛紧紧的扼着她脖子。呼吸被卡在锁骨处上不来下不起,她难受得眼泪都要憋出来了。

    完了!她太气愤,没有思考就说出了不理智的事实。这个男人是不是被激怒了,他这是……想杀了她吗?

    对他来说,杀死她好比踩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

    难受的眯起眼,他的力道松缓了下来,但却像是存心不让她呼吸似的。

    夏宝儿难过的抬手拉着他手臂,可怜兮兮的眼神并不是在求助,而是想要反抗。可她无法抗衡他强大力量,只能憋着眼泪无助的哆嗦嘴角。

    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逃离他……

    眸中布满可怕的血色与杀戮,南牧离的情绪正在失控,他脑子一片模糊。

    他堂堂黒阎门的少爷,外界对他都是退避三舍,忍让有加。从没人敢在他面前大声,没人敢指着他的鼻子对他叫嚣。他不惜一切代价让自己强大起来,站在高处睥睨一切,想要的东西,唾手可得,每个人都对他马首是瞻。

    只有她,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竟然三番五次忤逆他,还嫌弃他不干净,嫌弃他脏他狠毒,当他是毒蛇猛兽那样的逃避!

    既然她这么不在意他,是不是要杀了她,他的心才不会再受影响?

    他可怕的杀气和让人闻风丧胆的一面正在扩大。

    夏宝儿双脚虚软,就在她以为自己即将死在他怒火之下那一秒。南牧离眼神里的杀气消失,倏地松手,改搂住她的后颈,用力将她揽向自己。

    掐住喉咙的力道消失,得到松缓的夏宝儿立马张开失色的小嘴大肆呼吸着新鲜空气。

    思绪尚在晕眩中浮沉,眼前一张俊冷的脸放大。

    冷不防,他的唇重重压下。

    “不……呜呜……”对她来说,他是不可抗拒的压迫,所以就算放抗也没有一点点效果。而对南牧离来说,只要他想,她不过是困兽,他一根手指头都能秒秒放倒。

    他吸吮着她柔软,带了说不出甜美暖意的唇。当感觉到她抗议时,他眸中掠过一丝阴郁,心中的狂妄崩裂。

    在没有顾虑,南牧离改以粗鲁的做法含咬住她下唇,她越是不甘心,他越用力的蛮横着反复蹂躏。

    浓重的呼吸与粗鲁的吻严重的干扰着夏宝儿的意识。她呼吸困难的张开唇,却被他有机可趁的将舌头顶了进来,宛如灵蛇,与她粉红的丁香小舌翻搅出甜腻的津液。

    “唔,不要……”

    她生气的闪躲着他的吻,但他一只手压着她背脊,另一只手则固定住她的后背勺,让她无处可逃。

    温滑的舌尖触碰到她,她抗争着,本能的一缩,没想惹来他的怒火,凛冽的眯起俊眸,舌尖几近疯狂的猛力吸缠着她的稚嫩。

    “好……痛。”他的行为让她受伤,紧紧皱着眉,舌尖因强烈的吸吮而麻痹刺痛让她不由的低喃。

    眼见南牧离这个激烈的吻有偏失理智的倾向,她莫明心慌的想推拒,却听到自己暧昧的呻口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