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失踪

    0(:失踪

    隐忍着被诽谤的怒气,夏宝儿一派从容的笑着应管家:“噢,没事。我突然有点口渴,正准备进来讨杯水。”

    管家眼光一转,恭敬的点头。

    “夏小姐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给其他人就好,不必亲自来这里找。”

    管家的态度很恭敬,对于少爷重视的人,他们也不敢怠慢。

    这么多天,他全看在眼里,才有了这一份的改变。

    挥挥手夏宝儿不介意的笑眯眯,“谢谢管家的好意了,只是这点小事我觉得没必要麻烦别人。”

    “这……”管家一愣,嘴角忽然生出亲切的笑意,“夏小姐真是个让人欢喜的人啊。”

    “没有了,都是自己能动手的小事,有手有脚的干嘛要麻烦别人呢。”应罢,她就轻松走进去,在两名心虚女佣震愕瞠目之下,大大方方取过一杯水。平静的模样仿佛什么也没发生,只有经过两名女佣身边,她却忽然微笑:“嗨,我觉得你们很适合一份不错的工作岗位。”

    女佣茫然的看着她,不解其意。

    夏宝儿看着,忽然好心了一把,“哦呵呵,我的意思呢很简单,对你们扭曲事实真相的能力表示钦佩。如果以后你们不做这份工作了,试试改行当记者吧,凭借你们过人的口才一定前途无量。拜拜~”说罢,她微笑着,若无其事的离开了。

    两名女佣在管家严厉眼神里忐忑不安,又被这个狐狸精如此,骤地脸色丕变。

    待管家和那个女人走远,他们猛然回神,难道,难道那个女人是在暗示她们要失去这份工作了吗?

    噢!不——

    天啊,怎么可以这样!

    南牧离在书房中,正与远方的管事们视讯开会。

    “南少爷,怎么了?”身边的人轻声提醒,南牧离才发觉自己竟然失神了。

    盯着视讯上不断跳跃的数据,他心中更是莫名的烦躁,眼神也生出了不耐烦来。

    身边的人自然看在眼里,这当头少爷的反应……怎么了呢?第一次看见他做正事时出现这种错误。

    “少爷,如果你觉得累的话就简要说明,尽早结束吧。”

    举手没让身边的人继续说,他尝试着以往那样集中精神。然而,心绪却无法宁静下来。

    怎么了?为什么这种不安越来越浓?冷魅的俊颜有些迷茫,他知道一定有哪里发生了什么事了。

    “少爷,少爷……”

    “我没事,继续。”

    “是。”身边的人听到命令也不能拒绝,只好继续下去。

    而视像那边的人正向他汇报总结报告,听着听着,透过路的声音竟渐渐朦胧起来。他双眸盯着电脑屏幕,视线却像是落在了遥远的地方,飘渺难懂。

    握着手边还在冒热气的咖啡,他拧着眉,觉得掌心冷冷的。

    向来面无表情的脸突然心不在焉起来,直到那边做完报告传来提醒他才敛回思绪,睁开眼就望见对面正静候着他的指示。

    烦躁旺盛,他也没心思继续,于是便冷淡的挥手,“恩,就先这样,散会。”说完话也不等对面点头,他将电脑关上,站起身。

    他完全没有心情去看任何文件,也听不进任何人的发言。

    “对了,有没有她的消息?”从自动旋转沙发里抬头,他忽然问身边的秘书。

    想想,好似两天都没有跟着她,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改变一些想法。

    她的影像像张似的罩在他的心头,令他分神又困惑。

    他到底是怎么了?又一次无声地问自己。

    身边的秘书不知道是去看了什么东西,靠近他,“暂时没什么坏消息,相信那个女孩子不会做出什么让人为难的事情。”

    拢着墨眉,但愿如此。

    对她,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从成年起,女人于他纯粹是发泄生理的需要。他并不热衷于男女间的**,甚至看见那些主动讨好献媚,把自己弄得很低贱的女人他会感觉到烦躁。

    然后碰见夏宝儿这个娇俏的小东西,他有从未有过的舒心。每夜躺在他怀中,不烫人的温暖如同火一般燃烧着他麻木的情、欲,全身血液因她而沸腾起来。

    但她总是让他无声熄火,看见她安心窝在怀里浅浅呼吸的睡着,欲、望便消失,只剩下彼此依偎的美好。

    他要她!从一开始这个想法就没有改变过。

    她本该跟他有一样的情怀,但他不明白她为什么心心念念的想要离开他!

    她的拒绝总轻易让他的心受到打击,莫明变得**起来。只要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都想时刻可以感受她给予的温度。

    只希望这次他的让步让她能明白他的心意。

    站起身,他伫足在敞开的落地窗前望向那片碧海连天。有调皮的海风拂过他俊美脸庞,恶作剧将他额头前的凌乱发丝扬起,微微的凉。

    他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这么执着呢?他不想去深思这些,把她留下才是他目前唯一确定的事。

    思及此,南牧离不再犹豫的走出书房。

    两天没跟着她,有些想念得紧。

    不到半个小时,一种前所未有的愤怒与焦躁相约而至,覆盖了南牧离整个感官。

    夏宝儿不见了!

    他找遍了可以寻她踪影的地方,全都是空的。

    不到一会,他身后站着一脸焦急紧张的管家与众人。

    “人呢?不是让你们好好看着她吗?”他冷漠的脸上呈现出罕见的怒气,危险的气氛令在场所有人都感到呼吸紧窒。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愤怒的情绪,甚至可以说是有一点慌张。所以个个沉默着,无人敢搭话惹祸上身。

    “谁惹了她?给我站出来!”

    南牧离表情阴郁,眼神深邃阴鸷的扫过众人,最后,管家从人群里站了出来。

    “怎么?连你也反了我吗?”

    管家低头,轻声的解释:“少爷,今天早上夏小姐心情似乎不好,这会兴许是到外面散心了。”

    “心情不好?”他眼神冷横过来,带着质问的瞪着管家,“她为什么心情不好?你们是不是全将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

    闻言,站在后排的两名女佣低垂着头,脸上不约而同掠过一抹心虚和惊慌。

    他们手心全都是冷汗,背后也是凉飕飕的。

    完了,如果那个狐狸精把她们早上说的话抖出来,她们一定得卷铺盖滚蛋。

    不只是卷铺盖,有可能他们小命要丢在这里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