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这下完蛋了!

    026:这下完蛋了!

    “k……”心痒难耐抓起他的手放入傲人的酥胸上揉弄,女人娇媚的看着他。

    微勾起邪魅的唇,蓝与之那电人的桃花眼直摄入女人心房。没有说话,没有回应,但却叫女人神魂颠倒。

    宛如被蝼蚁噬咬。她耐不住磨蹭,勾人的长腿探入他两月退间,“k,你有反应了哦,咯咯……”

    眼底微眯,蓝与之骨节分明的长指若有似无往她颤巍巍的汹涌波涛轻捏,嘴角那一抹坏笑足以令所有女人尖叫晕厥。

    女人暗自一喜,越发的使出浑身解数挑逗这他,可……

    “怎么?难道他没有能力满足你?”

    女人娇媚的脸色僵了僵,媚眼一转,她嘟起滟唇,状似不满的抱怨:“k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女人无数,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居无定所,想见他一面都很难,哪里还谈得上什么满足呀。”

    捏着她的下颔,蓝与嘴角保持一贯浅笑,只是语气冷了,“原来我只是备胎呀?”

    女人眼神一暗,有些闪避这他,明明是眼神依旧温柔,只是她下颔传来的疼痛提醒着她女人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她惊颤的睇着他,忙挤出妩媚温柔的笑,“k,你误会了。他素来就是冰冷无情的人,没有哪个女人可以软化得了他。你知道的,我对他毫无感觉,我想跟的人一开始就只有你,请你相信我,我可以对天发誓。”

    她委屈的巴眨着一双妩媚动人的眸子,眸中盛了满满的爱意,凝睇着眼前这张俊魅得教人忘了呼吸的脸庞,情难自抑的颤抖着送上诱人的红唇。

    技巧性的侧头避开她,蓝与之眸中掠过一丝让人来不及捕捉的冰冷,不过瞬间,他的语气便是温柔了起来,“你是个聪明的女人,我相信你不会妄想要去改变什么,对不对?”

    女人脸上游过一抹尴尬,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她身上的风骚忽然渐弱。

    都道这个男人心思向来神秘复杂,妄求猜测他只会将自己逼向死路,果然一点也不假。

    对于情事,或是想成为他的女人,身体可以诱惑他,但想要进入他的心,从未有谁能。在床上他是人中之龙,可以给予女人极尽欲仙欲死的缠绵,让你如临置天堂般的满足。可他一直有个怪癖,没有人能沾染……

    “在我怀里还想他吗?”耳边轻柔,安静的笑声让女人回神,眼底全是惊恐。

    他情绪从来不会在别人面前大起大迭,但当他语气若是轻柔平静,才让人心惊胆寒。

    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女人颤然低头,努力平稳这气息道歉:“k,都是你把人家迷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失神了呢。”

    嘴角冷冷浅笑,蓝与之并没责怪,只是平静的开口,“出去吧。”

    “k,我们还没有……”女人话音未落蓝与之已经松开手。

    女人急急忙忙的拉住他哀求:“你别生我的气,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毫无怒气,蓝与之轻轻拍了拍她艳美的小脸,笑道:“是你想多了,我今天很疲倦,你也该回去了,若是让人看见你在这恐怕不好。”

    “k……”

    女人微启红唇,还想再说点什么,最终慑于他的气势之下,只能作罢。

    走到门边,不甘心的女人紧紧咬住下唇殷殷期盼回头,想要让他叫住自己。但没有,他背影冷漠,无动于衷,如此,在不死心她也不敢逗留。

    女人离开后,蓝与之嘴角的笑容逸去,俊颜恢复淡冷的表情。

    那期盼幽怨的目光他不是不懂,只是女人永远是祸水,他向来对女人只有性。

    呵,人人都说黑阎门的十爷寡情冷漠,而他,何尝不是一类人。只不过他善于伪装,如此更容易达到目的。

    他要的,绝对不是在他气压下的生存,而是逆者为王。

    ***……

    眨眼,夏宝儿菇凉就不知不觉的被某人坑了好多天。

    这里的空气特新鲜,每天都好似在鸟语花香,还能心宁气和的醒来,真真是吃香的喝辣的,还能每天看好看的,玩好玩的然后睡到自然醒。

    当她潜意识里觉得自己不该在某人连哄带骗里沉沦,自甘堕落,已经到这座小岛上有一个礼拜了。

    坐在凉风习习的海边,遥望这碧海蓝天,她在努力的扳着手指头数数。

    “一,二,三,四,五……”

    “扑通。”嘴角满是青草味,被自己吓得跌跟斗的夏宝儿爬起来,郁闷拍掉身上的草屑,沮丧的一屁股坐入沙滩。

    唉唉,距离她的假期也快结束了,可她仍没想到办法离开,这下可不好玩了。

    别看那个人满口说的好好,背地里总是摆她一道。允许她打电话回家报平安他会在一旁督听,吃的喝的用的,出来的,哪里都有他巧合下的监视。

    反正她的一切活动范围皆不能离开他的视线之外,有时候她只是想事情想得出神都会引来他狂躁的情绪。虽然他不会真的对她怎么样,却会把吸引她注意力的事物全部摧毁。

    她不止一次纳闷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回应的永远是直视镜头一脸无辜。往往这时,她都会败下阵来放过机会。

    完了完了,这下玩蛋了——

    那啥那啥,她原本以为他只是得不到她才这样,但细想,他每晚都抱她入眠,却未做出任何不轨的举动呀?

    初来那夜她还担心得整晚睡不着,全身僵硬如化石,他也只是从身后紧紧搂住她,双手规规矩矩.而后每天晚上如故这般,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行为。

    一群海鸥鸣叫这飞向海平面,她羡慕得眼都不眨,感叹着自由真好。

    南牧离把她强制留下来,到底是为什么呀?

    或许真如他所说,只是想要一个有温度的人型抱枕而已吗?

    就算是这样,也不至于非她不可啊,他这么有钱长得又帅,到外面想买多少个都行。别说抱枕,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当抱枕都不是问题。

    在一起时她又受不了无交流的那种压抑,他本来话就少之又少,所以几乎是她问,他才答。

    她不说话,他就会一直用那专注又令人难解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一下子温润似水,一下子困惑沉思,时而又突然变得冷冽沉怒,让人完全猜不出他在想什么而忐忑紧张。

    迫人的视线让她无比难捱,在他的注视下,她的手脚都变得笨拙,做什么都变得迟钝了。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了!

    给读者的话:

    能收藏留言的同学点点乃们可爱的小手,打架一起来对对碰好么,3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