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纠缠不休。

    024:纠缠不休。

    看到他落坐在一端,她很自然的预备走到另一边。

    心里还庆幸这桌子够长,中间有一大束插在花瓶里的花正好可以挡去彼此的视线,而她便可以安然的用餐。

    可是他为什么老:故意换位置正好看到她啊?直勾勾的视线让她又恼又羞。

    一想到方才换衣时被他全身上下瞧了个精光,她小脸就阵阵发红。

    “过来,坐这边。”他在朝她招手。

    她一哼,他脸色骤变。

    混蛋!竟然威胁她。

    她怒,却乖乖走过去,一靠近他的身边,好似处在高温之地,全身无法抑制的发烫。

    当她要走过去时,手腕突然被一道力量拉扯住。她纳闷的转头看他,不是要她来吃饭么?干什么拉她。

    不爽全在她脸上出现,趁着别人不敢正大光明看着他们,她毫不客气的用力瞪他。

    他笑而不语,温文尔雅的看着她不动声色。

    “敢惹我你就死定了,别以为我很好欺负。”微微倾身靠近他,威胁人?她也会好不好。

    鼻翼香喷喷,她肚子早就骚动的一再提醒她,咕噜噜的声响不间断,看着某人那种我不跟一个快饿死的人计较眼光儿,她怨恨死他了。

    可当眼光触及那些色香味俱全的菜,光盯着她就已经食指大动,迫不及待的想要大吃特吃。

    “坐这。”他友好提醒,别人看不到,但是靠近他的她明明看到他眼底嘚瑟得不得了。

    小脾气一闹,她愣是不听话的挺直身子不愿意让他如愿。

    他嘴角邪恶一勾,也不说话,视线落在身边的空位置。

    看着他身旁的位置,夏宝儿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意思,身后的管家也已经拉开了旁边的位置,正等着她入坐。

    看她还不情愿,南牧离抬起眼,亮瞎人的电眼一眨,他魅惑的笑,“怎么?难道我疼爱你还不够?要不要……”

    虎!

    南牧离话音未落,身边的空位上已经坐着一脸怒火的小女人。眼底满是遮挡不住的笑意,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这下你满意了吧?”

    点头,他也不跟她说话,只有眼光似笑非笑的看她。

    小脸一转,她无视,不理。

    得到少爷的允许,佣人便将银色餐具一一摆上,看到少爷挥手示意,他们也安静的退下。

    不愧是有钱人,不管是任何小细节都是让人惊叹。

    从一开始的震惊到惊叹,最后她也渐渐适应。她觉得这些训练有素的佣人将身边的这个男人伺候得像尊贵的国王一般,而她与有荣焉的体验着人生中第一次被服侍的感觉。

    有点奇怪,还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的不安。

    吃了一半,她才明白自己的不安是什么。这样的晚餐太奢侈,太尊贵,而她从未想过自己能这样,再看看那些来回听任南牧离眼色手势做事的人,便感觉自己真的格格不入。

    如此一想,她不由打量起身边这个优雅尊贵,冷酷英挺的男人。一袭紫色西装,白色衬衫,很简单,很利落,却有种让人目不转睛的魅力,举手投足之间,完全的大腕风范。

    佳肴美味,美男相伴,本该是一件令人心情愉悦的事,可她却忽然觉得很憋屈。

    她在这里的地位应该是非常尴尬的,既非他奴仆,也非他的什么人,怎么会扯上这样的事情呢。还有,还有短短认识两天的男人怎么能限制自己的自由!

    他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他放她离开呢?

    越是看着眼前恍如黄粱一梦的事情,她越是想逃离。

    太不真实了,一点没有让她有真实感。

    她此时应该跟着导游在迈阿密的风景区,应该在想着买点什么特色回去给几个要好朋友,给父母,而不应该在这个仙境一样的黄金梦里,不应该跟这样一个比男神还男神的男人共进两人晚餐。

    “嘿,在想什么?”发现身旁佳人心不在焉,他却无法得知她究竟在想什么。这一点让南牧离觉得心情有些浮躁,也隐隐有些不快,感觉自己在她眼里完全没有一点记忆和存在感。

    她被他低沉的嗓音惊回神,怔了怔,微微低头轻声的应:“没什么。”

    言落,两道锐利的眸子凝注在她身上,她有些心虚的不敢正视。

    这样的男人,稍有疏忽就会让他在你身体里无所不入。此时她当然不能让他知道她这样的想法,否则他一定会有所防范或者真的直接囚禁起她,想想,那该有多么的可怕。

    “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不要对我做我最讨厌的事情。”

    对啊,她想起他说过他不喜欢被人欺骗。

    幽幽的,她默默的吃,味如嚼蜡,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深凝起眸,双眉敛锁,南牧离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因看不透她此刻的心思,口气不自觉的严厉**起来。“说吧,我只要你坦白。”

    “真的没什么,可能是我一直在普通的家庭里,每日两菜一汤,简单安分习惯了。忽然在这样尊贵的地方品尝着山珍海味,有些感想,你不用介意。”

    他眼光犀利,分明不相信她的话,“在我面前不准想其他事情,也不需要胡思乱想,跟在我身边,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真是,没办法了。

    也不知道她这样一无是处的人哪里让他这么纠缠。

    举起的叉子僵滞在半空,她秀眉皱了起来,不满的抱怨:“你限制我的自由,连我想什么都要管,会不会太过份了!”

    “我没限制你自由,但我需要你的诚实和诚意。”他蹙眉声明。

    她一口咬定,“你有,你就是这样的!”

    “我并没有绑住你的手脚,你想去哪随时都可以去,但你要先答应留在我身边。”

    “让我先适应几天行不行?对我而言我们还太陌生,强迫并不是我想要找的安全感和熟悉,你明白吗?”要她坦白,她就坦白给他。

    他脸色一缓,点头,“好。”

    眼神变亮,小脸神采重现,她惊喜的扬眉道:“真的?”

    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他不喜欢看到她郁郁的样子,仿佛是太阳失去了光彩,令他感觉不到温暖。这样欢喜的样子很可爱,他喜欢她这样开心的样子,也喜欢她类似健忘的性格。

    烦恼来得快,也去得快。

    点点头,在她心情雀悦、笑靥娇灿时,他又补充:“只要有我在身边,想去哪都可以。”

    送到嘴边的食物掉了下来,就好像是她一落千丈的心情,沮丧极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