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好疼

    022:好疼

    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好似一下子暗了下来,气氛陷入一种让人打心底寒颤的森冷。

    她觉得好冷,这样的南牧离与那个满身都是暴戾杀戮的他一模一样。他会不会把她就地解决了吧?天啊,她这是造了什么孽要遭受这种罪。

    他的情绪变化无常,让人捉摸不定,凝视她的目光像是要把她撕裂。

    她不知道竟然可以让他变成这个样子,才拒绝就这样,要是以后跟了他说不定还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

    身体有些颤抖,透过他阴沉愤怒的眼,她仿佛看到哥哥被残忍杀害的过程。这种感觉好奇怪,可是就是这么活生生的在她的脑海里浮现,怎么会这样……

    “夏宝儿,我再问你一次,愿意跟在我身边吗?”

    看着他,她不知道该要怎么回答这个男人。这个情况她找出来的任何借口都不会有效果。相反,要是一不小心触及他心底愤怒的阴暗,说不定她这条小命真的会丧在这个诗情画意的地方。

    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戏剧性变化,她呆呆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好可怕的男人!

    被他骇人绝冷的气势逼得节节往后退,直到背部抵着冰凉的护栏,他的逼近,让她无路可退。

    “南,南先生……”扑闪着眼睛,她无辜的朝他无声乞求,“有什么事情,我,我们好好说清楚,不要这样子嘛。”

    她的低声下气换不来他温情的模样,反而眸中的冷漠更深。

    “你怕我?”

    怕,这样的他,这样陌生的他们,她无法预知这个男人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怎么可能不怕。

    看着他,她握紧拳头,“怕。”

    冰凉的手缓缓抚摸上她纤细的颈子,一股令人发怵的凉意穿透肌肤,正在一点点的凝冻她流动的血液。

    他会不会就这样把她掐死?这么可怕的他,性情突发的他,看起来是这么的恐怖极了。

    不知道是哪里出来问题,可能这才是他的本性吗?

    越想,娇身越是害怕得瑟瑟发抖。

    颈项上的手正在一点点禁锢着她纤细的脖子,呼气慌乱,她无助的凝望着他。

    “南…南先生,好疼……”

    他皱眉,手松了松,厉声沉沉道:“除了我身边,你哪里都不准去。”

    她想义正严词争取自己的权利,奈何却敌不过那团冷气。

    他们不过是萍水相逢,意外而已,他为什么这么霸道,她实在不明白。

    “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我们,我们之间也只是陌生人。”她知道继续这样就不能离开,她也不想如此。想象就让她心头突突突的不安。

    “你答应过的,而我要你!”

    “不,这根本不合理,我又不是什么宠物,我……”

    他眼神冷冽,她咬着下唇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咕噜噜~”沉默被打破,两人相望一眼,没说话,而她正尝试脱离。

    “你没有别的选择。”没有理会她的抗议,看着她半晌,才松开手,淡淡的问:“饿了吗?”

    看出来这个男人是认真的,她拧着细细的眉思索,妥协了。

    “嗯,饿了。”点点头,遂又她不满的扬眉道:“饿是一回事,你不要扯开我们刚才的话题,可以慢慢说,万事好商量呀。”

    对她的话他没有回应,直接打断,“你想吃什么?”

    对他诡异的变化夏宝儿看得目瞪口呆,赌气的随口而出:“我想吃香的喝辣的,还有山珍海味!”

    皱皱墨眉,南牧离并没有拒绝,“好,你累的话先进去泡澡,出来正好能吃了。”

    “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什么!”如此满不在意的话和吩咐让她忽然好生气,跳起来指着他鼻子差些破口大骂。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男人。

    “你不是说你想吃……”

    “骗人的!我跟你说赌气话你都看不出来啊!气死我了。”

    “还真没看出来。”相对她火爆三丈的可爱模样,他相当淡定。

    “我……”

    “你等就好。”

    丢下话,他酷酷的转身就走。

    小腿一抖,她冲出去拦住他,“等等。”

    他气定神闲的挑眉,轻声反问,“你还有事?”

    好吧,看着跟刚才那个可怕,完全不一样的他,她嘴边恶毒的话也骂不出口了,真让人气馁。

    “算了,没事,你不用真的给我准备什么山珍海味,随便炒两个小菜就行,还有我要吃米饭!”

    “哦,好。”还是不温不火的应答,冷静从容得不像话。

    真是服了他了。

    “你进去泡澡舒缓身子疲劳吧。”

    “恩。”

    大脑处于单纯状态的她轻易被转移注意力,呆呆的走进浴室。

    唉声叹息一番,夏宝儿盯着浴室里的那面大镜子瞧得发愣。好半晌,她蓦然回神,气恼的拉开门,“可恶!南牧离这个狡猾的大冰块!”

    可哪里还有他挺拔的身影,外面回应她的,是空无一人的寂静!

    呜呜呜,可怜啊,又被他骗下来了!

    走出来后,南牧离就立马吩咐管家去准备食物,末了他忽然想起什么,便叫住管家轻声多吩咐了什么。

    将他交待的事全记了下来,管家却未马上离去。

    “怎么?曹管家有事要说?”看着没有离去的管家,他皱眉,“如果不是相关的事情就不要说了。”

    曹管家一怔,没有立即回话,略为深思了会。

    少爷知道他要问什么的吧?如果他明智便不会继续追问。可不得不问,他的身份不只是这别墅管家,还是老爷的管家,对这里发生的任何事情有必要打声报告。

    对于带回来的女孩大家都感到好奇,更令人惊诧的是,一向不主动亲近女人的少爷从头到尾将那个女孩抱在怀中,这不由得让众人猜测她的身份。

    他有必要追问,明知道他不开心也要这么做。

    “少爷,恕我冒昧问一声,那个女孩……”

    冷横了一眼,管家便察觉到他的不悦,手心冷汗,他聪明的道口:“也没有什么必要过问的事,只是想要问问如何安排这位小姐。”

    彼此都心知肚明,南牧离只是沉吟了一下,淡淡应道:“不必,自有我来安排。”

    “这……”管家为难的俯身,却也心中有了答案。

    除开他为少爷这个决定感到震惊,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少爷将任何人带来这里,更不可能是女人。如今他不只带女人回来,还要让她同住一间卧房!

    “没有别的事情你先退下吧。”

    “是。”管家不敢多问,只得退身下去为他们准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