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终于来了。

    0 :终于来了。

    身边的人朝他使眼色,大家似乎都注意到了那个年轻女孩的存在。

    “曹管家,少爷他……”

    曹管家举手打断身边人的话,看了一眼驶离的车没在吭声。

    车内舒适而宽敞,坐着很是舒服,叹谓一声,看看身边不说话南牧离,她也乖乖的闭嘴不敢多言。

    不一会,车子沿着坡道婉蜒而上,透过车窗她看到路旁到处是浓绿浅荫的环保,另一边目光所及是长长的水平线,深蓝的海色挟带着清爽的海风,浪漫袭卷。

    呜,静下心来欣赏还真的很舒服。

    蔚蓝的海岸尽头,棕榈树近乎完美的展现着袅娜的风情。她看得眼都不眨一下,完全被外面如诗如画的风景陶醉了。坐在男人怀中,上身前倾,她整张脸几乎要趴在车窗上也不自觉。

    眼角望着她可爱的姿势,若换做是别的人,以往。他一定直接甩飞。

    难得安静过后,便是一栋巍然建筑渐渐呈现在车前,停留之处正是他们在飞机上所看到的。惊奇的睁大眼,她小嘴微启,一副完全被征服的愕然,自然真实的反应可爱极了。

    “走吧。”

    “呃。”她一愣,他挺拔的身影眼角跨出。

    回头看她发呆,南牧离凉凉的调侃:“不走?这里可是有很多可怕的虫类毒物出没,你不怕吗?”

    “走。”

    看着脸色发白,迅速窜到身边的小女人,他不由自主弯开了嘴角,带着她走往森严的大门。

    别墅的大门像是对他有所感应,他站在门前伸出手一碰,门就缓缓向两旁自动打开。穿过左右有两个对称的平坦草地大道后,他们停在一个石阶前。

    “怎么了?”她看他不动,也停下脚步抬头问他。

    将视线收回,南牧离沉了沉眉眼,淡淡应着:“没什么。”

    “哦。”不明白的夏宝儿点点头往前走去,没有注意身边的男人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他们……怎么来了?

    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对触目所及之处夏宝儿毫不掩饰的露出惊叹之色。

    走到一幢大门前,草坪中央有雕刻优美的圆形喷泉,从喷泉中望去,这栋处于密林中的别墅就好似一颗夜明珠那样夺目耀眼,一景一物,壮丽优美。

    她转过头看他,呐呐的问:“欸,我说你的真实身份该不是什么吸血鬼伯爵之类的吧?”

    白日出没的吸血鬼?亏她这小脑袋想得出来。

    看她好奇眨眼的可爱模样,南牧离忍不住微微勾起嘴角,深邃的眼眸中掀起迷人的漩涡,像是要将她深深的吸进去,“你真是个让人喜欢的小东西。”他喜欢她带来惊喜的感觉。

    “去,谁是小东西,再乱说我可不客气了。”她凶狠的握着小拳头朝他耀武扬威,雄赳赳的精神得很。

    冷不防,他忍不住往她头顶弹了两下,嘿嘿的笑着也不回答。

    这小岛是他名下产业之一,作为他私人休闲度假之用。除了岛上原有的人,他从未带任何人来过,当然有些家伙也会不请自来,他不喜欢也不能撕破脸赶走。

    走进别墅,里面有几个穿制服,男女皆有的佣人在等候着。

    看着一双双望过来的眼睛,只以被单蔽体的某人将身边的男人恨得牙痒痒。都怪他了,竟然不给她穿衣服就抱上飞机。

    一张笑脸囧得通红,她的处境霎时颇为尴尬。尤其是这个霸道的男人忽然将她抱起来,害她想厚着脸皮低调都不行了。

    气不过,她偷偷的使劲掐他,疼死你活该!

    眼皮一跳,南牧离暗自想笑,憋着他也不好受。

    “欢迎少爷回来。”佣人训练有素的向南牧离行了礼,他冷淡点点头。

    佣人们都机灵,各自去做好份内之事。纵然他们心中对少爷怀里第一次出现的女孩感到好奇也不会表露出来,在这里工作,首要条件就是绝不能对主人的任何事情好奇。

    穿过具有欧美复古风格的高雅大厅,沿着楼梯往上,二楼便有十几间房间。

    一路走过,走道的廊壁上挂着一幅幅上等艺术的油画,每一角皆摆着昂贵的古董花瓶。

    走到尽头,便是他的主卧,里面与外面的装潢不同,是让人感觉很平静的冷色调修饰,与他的人很匹配。

    “你先在这里等我,想做什么都有,我有些事要去处理。”放下她,南牧离轻声吩咐。

    “嗯,好的。”她求之不得。

    没有再说什么,南牧离转身,走到门边他忽然转身,神色严厉的看着她,“你最好别离开这里想做出逃跑等事情,出了事情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夏菇凉心里波涛汹涌,她咬牙切齿点点头,看他离开关好门才郁闷的喃喃自语,“到底是不是人哦,为什么连她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

    认命的不敢在乱想,她的行动也终于得到了自由。

    严谨的书房内,传来调侃的声音。

    “喂,你们说他会不会不知不觉就让我们小命丢掉啊。”说话的,是个十分可爱的少年,火红色的短耳直发,眼睛里燃烧一股邪恶的笑意。

    他是魔鬼营存活下来的十个人之一,代号为零一,是十个人中攻击力最敏捷,最轻快的。

    “少爷才没有零说的那样呢,你不要乱说话了。”回应零的是十个人中年龄最小的舞,只有16岁,虽是女孩子,她最擅长的确是枪法,强化过后的枪法如同翩翩起舞的少女,美轮美奂,枪枪致命。

    两个年纪相仿的人如同年少无知的普通人斗嘴,吵吵闹闹。

    他们身后坐着喝茶的,还有几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我猜他一定是有好事情带回来。”推推眼睛,镜片后的眼冷冷一闪,银色短发的男人饮下最后一口茶,调侃的笑笑,望向对面身姿挺拔的黑发男人。“喂,我说你能不能别每次都这么正儿八经的一身西装,给谁看啊。

    “切。”一身西装的男人冷哼,抬起脸,眼底是高高在上的贵气孤傲。

    邪流,亦正亦邪,无人知晓,身手和行动也是鬼神莫测,除了那个他们从来见不到真面目的义父,他从不受任何人束缚,除了南牧离,他很少在其他人面前出现。

    两人中间,坐着一个人,一个女人,火辣,娇媚,让人目不转睛的尤物。

    她没有说话,一头白金发长及腰,绝美的脸如同狐狸精在世,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她是千色,是十人中与南牧离不相上下,美貌智慧并存的人,也是与南牧离成双入对匹配的伙伴。

    红唇微启,她妩媚浅笑,“来了。”

    给读者的话:

    小伙伴们节日快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