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97:一直饿着饿死它

    )7:一直饿着饿死它

    真凉着实被吓了一跳,回首一瞧,便见南宫烈那厮睁着一双锃亮的俊眸,正玩味地上下打量着通体全光的她。

    虽然他的脸上惯常地没有露出笑容,但是,真凉觉得他脸上的每一个部位、每一处细节都在隐忍地戏谑着她、嘲笑着她。

    瞧他那得意的神情,仿佛刚才他闭上眼睛假寐根本就是故意的?

    真凉迅速收回眸光,瞬间尴尬羞赧至极,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被拔光了毛的猴子,完完全全地呈现在他的眼前。

    短暂的惊愕之后,真凉连忙蹿到一旁避开南宫烈的视线,再奔到箱柜边找到自己的衣裳迅速穿起。

    待她穿戴齐整转过身,又被不知何时无声无息站到自己身后的南宫烈给吓个够呛。

    “衣裳穿反了。”南宫烈调侃道。

    真凉紧张地低头一看,无论是内外,还是前后,衣裳都没有穿反的迹象。

    恨恨地瞪了南宫烈一眼,真凉的眸光从他脸上下移,不自觉地落到了他那躺着时会呈现帐篷的地方。

    霎时,真凉灵机一动,为了报复他开自己的玩笑,故意迅速移开眸光,还他“噗哧”一笑。

    “笑什么?”南宫烈没注意到她在他身上某处专注过的刹那诡异眼神,不解地问道。

    “皇上敢不敢走几步让臣妾瞧瞧?”真凉的眼眸亮晶晶、大咧咧地盯着南宫烈裆部,泛着狡黠的光芒。

    这下,南宫烈终于明白过来,一时间,俊脸上的神色颇为怪异,像是羞恼了,又像是强忍着某种情绪。

    “幸灾乐祸说的就是你这类人。”南宫烈忽地走近真凉,一把握住她的手往他的裆部牵引过来,“在瞧之前,要不要先摸一摸感觉一番?”

    男人的手像是刚从滚烫的开水中拿出来似的,灼得真凉心惊肉跳,连忙将手从他手心里抽回,且退后一步道,“不用了。”

    紧接着,真凉几乎是朝着门口的方向夺路而逃,快要触到门把的时候,南宫烈喝住她道,“干什么去?”

    真凉如实回答,“用早膳。”

    南宫烈站在原地,远远地看着她道,“不管朕的死活了?”

    真凉嘟囔道,“皇上不是不饿么?”

    “现在饿了。”

    对于这个善变的男人,真凉只好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道,“皇上,请。”

    此刻,真凉并没有打南宫烈的歪主意,可是,南宫烈却记着真凉方才戏谑过他的话,在她的注视下根本不敢轻易走动。

    “让人把早膳送进来。”

    真凉没有觉察到他别扭的心思,惦记着那些能够果腹的吃食,点了点头便出了门。

    早膳在桌上摆放整齐之后,真凉便不客气地吃了起来,待肚子已经被食物垫了底,没有之前的那种饥荒感的时候,她才突然发现,南宫烈居然一筷未动。

    真凉噘了噘嘴,终是不忍心道,“皇上吃点吧,不是饿了么?”

    南宫烈抿了抿薄唇,道,“朕怕这些食物吃下去,饱的不止是朕的肚子,还有菊魅。”

    言外之意,他是怕肚子填饱之后,因为精力回归,身体对女人的渴求更加强烈。

    “那就少吃一些吧。”

    “这是关心朕么?”

    真凉白眼,这还需怀疑么?这种时候她没必要对他假惺惺吧?她若不是关心他,肯定不会劝他吃些东西,从而助长菊魅的势头。

    不过,她嘴上是肯定不会承认的,而是选择了不屑的沉默。

    南宫烈觉得,与其自己沉默着去完全承受菊魅的霸道,倒不如跟真凉谈天能够转移对菊魅的注意力。

    于是,他继续以戏谑的口吻对真凉道,“你承认关心朕,朕就勉为其难吃点,否则,朕就一直饿着,直到将身体里的菊魅饿死为止。”

    南宫烈这番话,听得真凉差点连着喷饭两次,简直太可笑了。

    一来,难道他吃饭是为她吃的?非得要她来决定?

    二来,菊魅难道是虫子么,还能因为他不进食而饿死?

    念在南宫烈此刻在饱受痛苦的份上,真凉没有跟他计较,顺着他的意道,“是,臣妾非常关心皇上。”

    这话若是不说出来,绝对是真凉的真情实意,可一旦说出来,真凉便觉得虚假至极,好像她根本不是因为关心他才劝他吃饭似的?

    真凉的情意是真是假、有多有少,南宫烈心中还是有数的,这会儿,他要她承认关心她,不过是过过耳朵的瘾罢了,并不会计较她说出来的话有多么逢场作戏。

    既然真凉已经承认,他便拿起筷子,好不矫情地吃了起来。

    不吃没有任何胃口,可一旦吃了,像是唤醒了肚子里的馋虫,一下子便有了胃口。

    南宫烈刚将自己的肚子吃得垫了垫底,焦公公便在敞开着的门外,不轻不重地说道,“皇上,有菊晨光的确切消息了。”

    闻言,真凉与南宫烈都停止了嘴里的咀嚼动作,齐齐朝着焦公公看了过去。

    下一刻,南宫烈直接吩咐道,“进来说。”

    焦公公小跑着进来站定,正有些迟疑该不该当着真凉的面开口,南宫烈便道,“说。”

    言外之意,不必顾忌真凉在场。

    焦公公点了点头,连忙道,“据可靠消息,菊晨光半个月前便去了风国,行程定了三个月,若是此刻立即赶回来,也得耗费七八天的时间。”

    焦公公似乎还有话没有说完,南宫烈面色一沉地朝着他挥了挥手道,“朕知道了,出去吧。”

    真凉颇为同情地看向南宫烈,也就这么点时间,南宫烈说话的腔调就大变样了。

    方才戏谑她的时候好像还精神不错,可这会儿,好像瞬间被菊晨光远行的事实给打击到了,整个人瞬间颓废下去,连声音都萎迷不少。

    焦公公一言不发地离去之后,真凉眼睁睁地看着南宫烈将手上的筷子放下,再也没有进食的意思了。

    最期待的希望破灭,他显然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再无进食的胃口了。

    对于这点,真凉设身处地地想了想,也能理解,是以也不会再去徒劳地劝他再吃一些,而是选择默默地陪他坐着。

    其实她尚未吃得很饱,但是这会儿,即便面前的食物再丰盛,她也跟着失去了胃口。

    对于南宫烈的担忧,她根本无法自控。

    不单是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迫成为南宫烈的解药,她还担心南宫烈的身子会被菊魅给折腾得越来越惨。

    不知过了多久,南宫烈突然出声道,“从今晚起,你搬回琼玉宫睡。”

    “啊?”真凉愣了愣,脑袋有些反应不过来,当她无数次要求搬回琼玉宫去睡的时候,他一律拒绝,可当她没有动过回琼玉宫去睡的念头时,他却提议让她离开,放她自由了。

    明明是好事一件,可真凉听了,心里却极为郁闷,像是在某些方面,被南宫烈给狠狠抛弃了一样。

    而事实上,南宫烈并没有抛弃她,对她而言,搬回琼玉宫去睡,便能相对远离被他当作解药的危险。

    她安全了,轻松了,可他呢?

    依照她对他的感觉,既然他已经说了不会去找其他女人作解药,他便真的不会去找。

    若是让他一个人留在这儿饱受折磨,会不会一不小心被菊魅给折磨死掉?

    想到南宫烈有可能被菊魅折磨至死的可能性,真凉想了想道,“你是大信国顶天立地的皇上,若是你倒下了,整个大信国都有可能倒下,是以,你该为了大信国的老百姓珍重自己的身体,绝对不要拿性命开玩笑。臣妾多谢皇上成全,等一会儿就回琼玉宫。不过,在臣妾离开之前,臣妾还是想讲一些皇上并不爱听的话。一个人若是吃过米饭,便可以说是一个吃过米饭的人。即便从某天开始,他再也不吃米饭了,对别人而言,他还是一个吃过米饭的人。是以,无论在他决定不吃米饭之后的哪一天又破例吃过米饭,也不会影响他这辈子吃过米饭的事实。”

    真凉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南宫烈的凤眸这才幽幽地朝着她看了过来,像是极为不认同。

    “皇上想为臣妾做一个干净的男人,这诚心臣妾看到了,也很感动,但这次菊魅的事情,实属情况特殊,皇上可以破一次例,臣妾真的可以不计较,不追究,皇上若是不信,臣妾可以发誓。”

    南宫烈幽幽地看了真凉半天,启唇道,“若是朕从来没有碰过其他女人,此刻你会怎么说?假若朕从来没有吃过讨厌的米饭,你还是劝朕去破例去吃一次讨厌的米饭么?”

    在真凉眼中,南宫烈的这个假设根本不可能成立,是以,她根本就不会多心,而是尽快进入假设认真地想了想,道,“若是皇上从来没有吃过讨厌的米饭,今日臣妾就将自己当成皇上喜欢吃的面条,献给皇上。”

    真凉其实还想接着这么说:可惜这个假设根本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但是,南宫烈没有等她继续说下去,而是突然打断她道,“其实,朕真的没有吃过讨厌的米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