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95:帮忙的办法

    )5:帮忙的办法

    南宫烈眼神一颤,不可思议地望着真凉道,“帮朕?怎么帮?”

    真凉嘟囔着道,“总之不是皇上最喜欢的那种帮。”

    南宫烈喉结滚动,哪怕已经大致明白了她的意思,还是故意装傻道,“那是哪种帮?说清楚。”

    真凉踟蹰了半天,一把将脸上的面具扯掉,让自己一张丑陋的脸展露在南宫烈面前。

    原本,在晚上就寝的时候,真凉都是将面具摘除的,但自从她的整张脸都被褐斑覆盖之后,除却洗脸的时候,她不让面具离开她的脸。

    南宫烈虽然不喜欢她戴着面具对着自己,但是,想到她的介怀,也没有任何异议。

    此刻,南宫烈看到多日没有看到过的真凉的脸,有些久违的感觉,神情便变得颇为呆滞。

    真凉想当然地以为,这是南宫烈嫌弃自己容貌的神情,便低落道,“皇上看着臣妾的丑脸,会不会因为觉得败兴,而降低对女人的渴求?”

    南宫烈怔了怔,随即明白真凉的意思,道,“菊魅若是能由朕的想法控制,朕就无须这般难受了。”

    真凉却坚持认为,只要不断地看着败兴的事物,一定会影响自己的欲朢。

    “不试试怎么知道?”

    南宫烈粗喘着气道,“这就是你打算帮朕的方式?”

    若真是如此,他真是低估这女人的想象力了。

    真凉摇了摇头,“这只是臣妾临时想出来的办法,既然皇上觉得不行,臣妾就按照原来的办法。”

    这女人迟迟没有帮忙的动作,越是这样,勾得南宫烈心中馋虫越是不安分。

    南宫烈再次问道,“什么办法?”

    真凉别扭地咬了咬唇瓣道,“皇上待会就明白了,不需要说,臣妾愿意做就行。”

    哪怕已经决定自己将为南宫烈做什么,但是,站在床边这么久,真凉的眸光只敢落在他的脸上,一点儿也不敢将眸光下移。

    “好,朕等着。”

    真凉不断给自己鼓气,可距离行动就是不敢跨出勇敢的一步。

    半饷,真凉低声要求道,“皇上能不能先闭上眼睛?”

    南宫烈没有吭声,却配合地闭上了眼睛。

    真凉瞥了一眼旁边的面具,真想跟上次在温泉池一样,将南宫烈的脸给倒着蒙起来。

    最终,真凉一边紧紧地咬着唇瓣,一边艰难地挪了挪自己的脚步。

    继而,她轻轻地侧坐在了床沿,面对着南宫烈朝着那处望去。

    乍一望去,真凉的脸立即涨得通红,那家伙的形态,既如她想象中那般坚挺硕大,又完全出乎她想象之外的嚣张可怖。

    真凉没有注意到,南宫烈似是能感应到她的眸光,偷偷地掀开了眼皮,定定地望着她。

    其实他很想出声鼓励一下她,但是,为了怕吓到她,让结果变成一场空,他强忍着没有吭声。

    在内心经过一番激烈的挣扎之后,真凉终于将自己的双手伸了过去,上下紧紧地握住,按照自己少得可怜的经验,微微地动作起来。

    继而,在南宫烈轻声的指导下,真凉对于这种帮助越来越熟练,也越来越上手,只是一张脸保持着发红的姿态,没有褪红丝毫。

    渐渐地,南宫烈的要求越来越多,速度也要求越来越快,真凉的手酸涩不已,但本着帮助他的念头,愣是没有退缩与放弃。

    在她看来,只要让男人释放一次,欲念便会降低许多。

    当真凉懊恼地觉得手上的家伙有神经病,打算将它往死里虐的时候,南宫烈忽地支起上半身,一手揽着真凉,下半身则让那家伙配合着剧烈动作起来。

    没有一会儿,真凉期待良久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该喷洒的东西终于以一种可怖的姿态喷洒出来。

    真凉暗吁了一口气,连忙将自己的手松开。

    可是,她的手松开了,南宫烈那家伙也略呈现疲软的姿态,但是,她的身子却被南宫烈紧紧地抱着,无法获得自由。

    真凉只得一边甩着自己几乎快要失去知觉的手,一边道,“皇上,结束了,放开臣妾吧。”

    “结束?”南宫烈非但没有松开真凉的意思,反而指引着她道,“你看。”

    真凉顺着南宫烈所指引的方向看去,眸光落在他那刚刚明明疲软的家伙身上。

    没想到,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那家伙居然又重振旗鼓了!

    真凉惊骇地瞪大了眼睛,继而不敢置信地瞪向南宫烈。

    南宫烈亲吻着她的耳垂,哑声要求道,“再来一次。”

    真凉停止了甩手的动作,不满道,“皇上,臣妾以为一次足够了。”

    南宫烈继续吮着她的耳垂,引得她浑身战栗不已,道,“若是一次足够,菊魅就不会如此出名了。”

    想想也是,若是释放就能解除魅药的功效,那身中魅药的男人本身就能做到释放,完全用不着女人,只是让女人帮忙比自己动作要舒服得多罢了。

    真凉倒是愿意继续给南宫烈帮忙,但是,此时此刻,她已经到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地步,因为她的手已经没有一点儿力气了。

    是以,她只能实话实说道,“抱歉,皇上,臣妾的手没有丁点力气了。”

    南宫烈望着真凉那双白皙的、柔若无骨的小手,相信她没有撒谎,只消想象着方才她那双小手在他那上头滑动,他身躯深处的欲念便疯狂地叫嚣起来。

    “没有力气,能够握住也行。”

    “啊?”

    “朕让你握住。”

    “哦。”

    真凉红着脸握住,且尝试着捏紧与动作,每动弹一次,南宫烈便会反应强烈地喘气、闷哼、颤抖……

    而真凉手上那家伙,在她的小手包裹下,越来越壮大嚣张。

    这一次,因为真凉力量有限,远远不及第一次,是以,努力了很久,南宫烈都没有到达。

    为此,真凉忍不住劝道,“皇上,还是去找其他女人吧。”

    闻言,南宫烈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冷冷道,“君无戏言你不懂?”

    真凉嘟囔,“懂,但是,臣妾可以当做没听见,也可以当做没发生,毕竟这次情况特殊。”

    南宫烈不屑道,“嘴上说得好听,心里却介意得很。”

    真凉强调,“臣妾不介意。”

    若是她介意,她就自己充当他的解药了,何须将他往其他女人那里推去?

    这会儿她将他推到别的女人那里去,再不是因为赌气,虽然心中并不乐意,但是,也是完全为了他着想。

    “朕介意。”

    真凉感觉得出,南宫烈这是心意已决,绝对不会更改,是以,也是六神无主地想起了其他办法道,“要不,让太医配些能够缓和的药?”

    南宫烈白了真凉一眼,“这种事情朕怎么好意思让太医知道?除非事后灭了太医的口。”

    一想到好面子的南宫烈事后要杀了太医,真凉连忙道,“那还是不要请太医了。”

    毕竟人命关天。

    但是,真凉还是希望,南宫烈既能答应太医来看,又能不灭太医的口。

    “其实,皇上中了魅药,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真凉相信,既然魅药在这个世道存在,并不是都被人买去算计人的,肯定有很多人只是为了增加情趣所用,譬如夫妻、情人之间。

    南宫烈不赞同地冷哼一声,道,“你的意思,你可以充当给朕下魅药的那个人?”

    真凉点了点头,“可以。”

    “这不是笑话么?”南宫烈鄙薄道,“给朕下魅药的人,却不给朕解做魅药?”

    真凉理直气壮道,“皇上可以透露给太医知道,因为痛恨臣妾给你下魅药,所以坚决不让臣妾当解药。”

    “巧舌如簧,那朕不让其他女人作解药的理由是什么?”

    一个又一个犀利的问题砸过来,真凉被南宫烈问得犯难,嘴上却强硬道,“因为太生气而对所有女人失望。”

    南宫烈彻底失语,半饷才道,“为了不让朕变成全天下人的笑柄,还是辛苦辛苦你吧。”

    真凉还没明白这男人是什么意思,南宫烈已经一手揽在她的腰肢上,将她一把提起,顺势放在了床的内侧。

    “啊——”眼看着南宫烈朝着自己压下,真凉惊骇道,“皇上你想干什么?”

    难道是这个男人的兽姓彻底发作了,是以还是决定拿她当解药了?

    “不是说帮朕的忙么?怎么,打算反悔了?”南宫烈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解起了真凉的衣裳。

    “臣妾是说帮皇上的忙,但是,不是做皇上的解药。”真凉想要护住自己的衣裳,可是,衣裳却被南宫烈或扯或撕地一片一片地扔到了床下。

    “放心,既然你不愿意,朕就不会让你做解药。”南宫烈待将真凉浑身全部剥除干净,这才缓缓道,“但是,帮忙的办法,现在由朕说了算。”

    话落,真凉便惊骇却敏感地发现,南宫烈居然将他那滚烫的家伙,直接埋进了她的双腿之间。

    虽然觉得羞耻不已,但是,真凉却暗吁了一口冷气,只要不是那种办法,其他办法,她都可以接受。

    接着,南宫烈将她的双腿紧紧地并拢,一边吻住她的唇瓣疯狂地亲吻,一边让身子下狠狠地动作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