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88:说空就空

    (8:说空就空

    南宫烈这话差点让真凉被自己的口水给噎死,谁多看了,谁稀罕看了?她恶心讨厌那东西好不好?

    秉持着赶紧将那东西遮掩起来的念头,真凉咬牙将他的裤子使劲地往上提啊提。

    其实他躺在椅榻上不是不能穿,而是会使她很费力。

    真凉知道,南宫烈就是故意折磨她的,好在,她的脸皮可薄可厚,完全不会被他打败。

    待真凉将裤子提到南宫烈大腿根部处的时候,男人左手微撑,居然配合得抬了抬臀,是以,真凉极为顺当地将他的裤子穿到了底。

    如此,该遮掩的东西完全遮掩,真凉再给他穿外裤的时候,就顺心顺意思多了。

    待南宫烈被真凉穿戴完毕之后,真凉已经浑身出了一身细密的汗水。

    真凉觉得,猫着腰给一个大男人穿衣,实在不是一件人能干的事情,实在是累得她够呛。

    而劳累不是她最介意的,她最介意的是当她俯身给他穿衣裳的时候,不得不挨近他。

    男人沐浴后的体香一阵又一阵地扑入她的鼻息,加上他深邃的眼神定定地落在她的身上,哪怕她穿戴完整,也觉得浑身发麻极不自然。

    尽管有些后悔没有将他的脸给遮起来,但是,对于自己已经承诺过的事,真凉不会反悔,她要做一个言而有信的人,给他好好做个榜样。

    因为躺着的关系,真凉给南宫烈穿的衣裳不是很服帖,最后,南宫烈还是站了起来,让真凉给他拾掇齐整,倒不是他怕在那些奴才面前丢了面子,而是,他不想在这个女人的面前,有滑稽不英俊的一面。

    他在她的眼里已经是一文不值了,若是还自行破掉了形象,让她怎么一点一点地爱上他?

    若是真凉知道南宫烈已经对他自己这般不自信,或许会感动一番呢。

    可惜,南宫烈这种别扭的心思,打死他都不会告诉真凉,否则,恐怕他这一辈子都要被她取笑。

    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装束,南宫烈表示很满意,心情大悦道,“出去吧。”

    真凉面无表情地道,“好。”

    于是,南宫烈走在前头,真凉走在了后头。

    忍不住地,真凉掀开脸上遮着的巾帕,朝着南宫烈的背影做起了鬼脸,心里则不断地骂着,讨厌讨厌讨厌……

    南宫烈似乎能感应到她的作为,猛地转过身来,恰好捕捉到她夸张的鬼脸。

    强忍着喷笑的冲动,南宫烈佯装不解地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真凉颇为心虚地低下来头,连忙将自己的脸重新用巾帕遮盖起来,解释道,“臣妾活动一下脸部肌肉,免得面瘫。”

    南宫烈嘴角抽了抽,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强词夺理的本事一般人及不上。

    待两人回到寝宫的时候,外头的敲门声响起,真凉立即跑去将门打开,将太医请了进来。

    待太医进来,拿出各种工具准备动手的时候,南宫烈突然看着真凉道,“跟李太医学学,在朕痊愈之前,这件事交给你了。”

    李太医一脸震惊,真凉也是一脸震惊。

    李太医知道南宫烈不会跟他们开玩笑,虽然震惊,却是相信了,而真凉权当南宫烈在开她玩笑道,“臣妾愚笨,学不来。”

    南宫烈瞪了她一眼,决定牺牲一下李太医道,“李太医是个好师傅,一定会将你教好的,若是教不好,朕就削他的职。”

    李太医浑身颤了颤,继而打定主意,一定要将处置伤口与包扎的本事教给真凉。

    在他眼里,这种事其实并不困难,只是皇上让凉妃来学,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万一凉妃没有处置好,或者没有及时发现伤口恶化之类,皇上的龙体便会很危险。

    虽然心中颇为异议,但李太医还是识时务道,“皇上大可放心,凉妃娘娘天资聪慧,微臣一定会教好她的。”

    真凉暗道,她才没有天资聪慧呢,在不喜欢不愿意做的事情上面,她跟傻瓜没区别,因为用不了心。

    南宫烈点了点头道,“朕相信你的能力,更相信凉妃的能力。”

    这下,不光是李太医更加确定,连真凉也确定,南宫烈这是当真要她伺候他将来处置伤口的事情了。

    既然无法改变,她也只能硬着头皮面对了。

    不知是突然对包扎产生了兴趣,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在李太医教导的时候,真凉一眼不眨地听得很认真很仔细,不懂即问,甚至还会在一旁空手模仿一下。

    真凉的用心看在南宫烈的眼里,心里一片暖融,虽然这个女人还没有爱上自己,但是,她对自己的态度,已经跟以前大不一样,她已经会关心他,在意他了。

    只可惜,她自己感受不到罢了。

    希望她有一天感受到的时候,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他。

    待李太医离开之后,真凉对着南宫烈旧事重提道,“皇上,臣妾告辞了。”

    南宫烈瞥了她一眼,“你走了,朕怎么办?”

    真凉差点吐血,这男人越来越奇怪,越来越过分,越来越无语了,这口气,好像他离不开她似的?这皇宫里的奴才难道都死光了,非得仰仗她一个人?

    真凉吐了一口气,道,“等皇上需要换药包扎的时候,叫人来通知臣妾一声,臣妾定然马上过来。”

    她以为她这么说,南宫烈就会放行,谁知这厮却道,“在朕痊愈之前,还是待在这儿吧。”

    真凉惊诧地瞪大了眼睛,在他痊愈之前待在这儿,干脆让她死吧?

    南宫烈将真凉不情愿的神情看在眼中,道,“你应该知道,今天的暗箭完全是冲你而来,在没有将这件事调查清楚之前,朕觉得,你还是待在九龙殿比较妥当。”

    真凉觉得南宫烈说得不无道理,可是想着自己不能回琼玉宫,且见不到金叶她们,心里就一阵失落,颓丧地耷拉下了脑袋。

    南宫烈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道,“朕不在的时候,你可以让琼玉宫的人过来陪你,但是,她们不许进朕的寝宫,否则,杀无赦。”

    闻言,真凉心喜的同时,不快地瞪着南宫烈,谁稀罕进他的寝宫啊?有什么了不起?还杀无赦?切。

    虽然她满心鄙夷,但是为了金叶她们的安危,她将他的话记录在了心上。

    “知道了。”真凉闷闷地应了一声。

    就这样,真凉便被留在了九龙殿中,只能在九龙殿的范围之内走动,其他地方严禁出行。

    平日不用真凉去叫,每当南宫烈离开不久,金叶她们都会来九龙殿给真凉作陪。

    然后,在南宫烈回来的时候,又自觉地离开。

    真凉从丫头们的口中得知,因为她住进九龙殿的事,羡煞了无数后宫的女人。

    闻言,真凉心中没有半丝喜悦,反而觉得自己前景堪忧,虽然她待在九龙殿里很安全,但是,总有一天要出去的,到时候,准备暗中谋害她的人肯定会多得多。

    这样的担忧真凉只放在心里,没有告诉别人,但南宫烈却在她一次失神发呆的时候,说道,“那些有可能算计你的女人,朕会一一处置干净,有朕在,朕不会让你有事。”

    南宫烈没有告诉真凉,有些最危险的人,一时间他只能派人监视她们,还没法立即处置。

    大概是这个男人太强大了,哪怕是他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真凉都能从中得到极大的安全感,虽然并不完全认同,却觉得自己有他在身旁是安全的。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静悄悄地过去,南宫烈仗着自己手臂上有伤,像第一天那样,吩咐她各种伺候,真凉已经从排斥、抗拒、讨厌到逐渐习惯,甚至连替他包扎,都已经做得得心应手,连南宫烈也忍不住夸她手法精湛。

    得到南宫烈由衷的夸赞,真凉的脸上会露出灿烂的笑容,耀花了南宫烈的眼睛。

    白日,南宫烈并不能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但是,每个晚上,他都会搂着她入眠。

    这样的日子,平静而温馨,两人的关系在斗嘴中越来越融洽。

    只是,真凉的心,仍旧对南宫烈处于封闭状态。

    有时候深夜从男人的怀里被噩梦惊醒,感受到男人那充满欲念的家伙正紧紧地顶着她的时候,真凉会突发奇想,要不要将自己的身子真正地交给他,要不要试一试呢?

    也许,有了肌肤之亲,一切都会改变,甚至能有惊喜。

    因为她不得不承认,对南宫烈,她是有感觉的,而且感觉不轻,只是因为他拥有那么多女人,是以她无法在心里认可他。

    但是,在身体上,她似乎越来越依赖,越来越认可他。

    是以她想知道,当她与他发生过肌肤之亲之后,对他的排斥之心是不是能依旧坚定?

    前面似乎有一条路在吸引她前进,但是,因为她的执念,总是徘徊在原地,无法向前。

    在南宫烈的伤口不需要再包扎的时候,他突然告诉真凉,需要出宫两日,也就是说,有两个晚上,他不能在夜晚陪着她睡了。

    真凉脸上表现得很平静,甚至一副巴不得他多出宫几日的神情,但是,心里却一阵又一阵地失落。

    南宫烈说走就走,真凉的心说空就空。

    在两天的煎熬之中,真凉对自己下了一个决定,一个勇敢的决定。

    既然她已经放不下他,为什么不朝前迈出一步,勇敢地尝试一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