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82:一点儿也不疼

    (2:一点儿也不疼

    南宫烈望见了真凉关切的动作,也望见了真凉晶莹的泪水,更望见了她的恐惧与害怕。

    刹那间,捉弄她的心思没有了,徒留的只有对她的心疼与自责。

    她毕竟是胆怯的小女人,如何能拿那么残忍的场景去吓唬她呢?

    不该!

    牵了牵嘴角,南宫烈一脸温和地柔声对着真凉道,“松开吧,待会别被你自己手上的血给吓晕过去。”

    手上的鲜血确实越来越多,真凉已经快要看不到自己的手原先的颜色,但是,再怕她也不敢贸然将手收回。

    她怕一旦收回,流出的鲜血只会越来越多,这是她最最最不想看到的事。

    既不想拿开,又不想让南宫烈身上的鲜血继续流出,真凉一时间六神无主地问道,“怎么办?该怎么办?”

    身为男人,南宫烈跟本不把那些白白流出的鲜血放在眼里,无所谓道,“什么怎么办?松手即可。”

    “不,”真凉咬了咬唇瓣,提高声音凶巴巴道,“我不松!不松!你别逼我。”

    南宫烈无语地盯着真凉,他不过是为了她不必再恐惧而让她松手而已,怎么变成逼迫她了?究竟是谁逼谁?

    “等太医来了你也不松吗?”南宫烈用眼神制止其他人靠近,对真凉调侃道。

    “太医没来!”真凉越来越慌乱道,“太医什么时候来?”

    站在附近的一个侍卫斗胆回答道,“马上来。”

    真凉一边噼里啪啦地继续流着眼泪,一边嘴上不高兴地埋怨道,“怎么动作那么慢?怎么还不来?”

    虽然手臂上很是生疼,虽然鲜血还在不断地往外流出,但南宫烈心里高兴得不行,竟觉得这小女人越瞧越可爱。

    她明知太医就算是飞,也不可能这么快飞到,可是,她却只能将火气发泄到太医的身上,以此发泄她对他的担心与在乎。

    若非当着这么些侍卫与太监的面,他真想狠狠地将她搂在怀里,一而再再而三地深深吻她一通,吻到她不再恐慌不再害怕为止。

    而且,吻她的感觉能够止疼、暖心、暖身。

    其实南宫烈可以很轻松地推开真凉,或者拨开她捂着自己伤口的手,但是,他偏偏一动不动地享受着这番与她亲密相连的感觉。

    在等待太医的过程中,南宫烈不忘继续调侃道,“朕觉得捂着比不捂着要疼,要不你试试松开一些?”

    真凉的手一动不敢动,想象着一旦将手松开之后的可怖场景,立即坚定地摇了摇头道,“不行,还是等太医来了再说。”

    南宫烈佯装脆弱,轻声道,“可是朕感觉越来越疼了。”

    “忍着!”虽然出声很凶,但真凉的心却越发疼痛,“男人这点痛怕什么,你羞不羞人?”

    南宫烈嘴角轻轻地勾起,“好,朕不疼,一点儿也不疼。”

    这话真凉又不爱听了,反正在这种焦心的时刻,横竖他说什么话她都不爱听。

    “假惺惺。”真凉嗔骂。

    在南宫烈中箭之后,真凉早就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礼节,不但不自称自己为臣妾,在其他面前还敢对南宫烈想骂就骂、想凶就凶。

    虽然那些守候着的侍卫与太监距离两人还是有一些距离,虽然真凉与南宫烈对话的声音并不响亮,但是,两人的对话还是落入了众人的耳朵之中。

    他们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震惊的内容有二:一是震惊皇上脸上的神情居然能那般温和,且所说的话能那般轻松幽默,二是震惊凉妃竟敢对皇上那么凶悍!

    若非天色亮堂,众人都要怀疑,自己肯定是在做梦了。

    事实就是事实,哪怕他们再怀疑,都无法改变已经且正在发生的事实。

    很动人的事实。

    皇上变得不再冷漠无趣无情,皇上的女人变得不再畏畏缩缩、战战兢兢。

    他们更像是寻常百姓中的一对福夫妻,因为在乎对方,所以情不自禁。

    就这样,为了转移真凉的注意力,南宫烈不断地拿话去调侃她,而真凉不断地发泄着自己的凶悍,看得众人依旧是一愣一愣的。

    终于,一众太医背着工具箱气喘吁吁地赶到了。

    按照太医的吩咐,真凉终于松开了手,松开的刹那,真凉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鲜血喷射而出的场景,哪怕她已经看到过一次。

    事实上,鲜血没有再夸张地喷射而出。

    而真凉因为没有亲眼看到,想象中却似看到了喷射的场景,头脑一片晕阙,差点站立不住。

    待她勇敢地睁开眼睛时,太医已经为南宫烈处置完伤口,且缠上了纱布之类。

    真凉望着自己染血淋漓的右手,望着裙摆上也顺带沾上的血迹,听着太医告诉皇上并没有什么大碍的话之后,走到南宫烈跟前道,“皇上,臣妾告退了。”

    危机解除之后,她的心安了,冲动与慌乱便消失了,她便又回到了那个看似循规蹈矩的凉妃娘娘。

    南宫烈抬眸深深地望着真凉,突然很是怀念刚刚对自己凶巴巴的小女人,越是对自己凶悍,他越是喜欢得紧。

    不是他不喜欢此刻冷静的女人,而是不喜欢她在他们之间放上了隔离开的障碍。

    “等等。”南宫烈留下两个字,便不再看她,而是将眸光继续落在正在被太医小心巴扎的手臂上。

    真凉以为,南宫烈让她等,不过是让她等他包扎完伤口罢了,她想着这或许是一种礼貌,毕竟是他救了她,让她免于被冷箭射到。

    真的不敢想象,若是冷箭射到她背上的要害处,此刻她还能稳稳地站在地上,四肢活动自如吗?

    出于对南宫烈的感激,又出于一种感恩戴德的礼貌,真凉乖乖地站在原地,等待太医将伤口处置完毕,再行离开。

    可是,等太医处理完毕,南宫烈都没有让真凉离开的意思,而是在动步之前,道,“陪朕回九龙殿。”

    真凉望了望他身边的太监、太医以及侍卫,基本确定他这话是跟她说的。

    她不明白,他的伤口已经处置完毕,且太医已经宣告没有大碍,为何他还需要她的陪同?

    实在不想让自己这副浑身带血的狼狈样子在皇宫里招摇,且一路招摇到不属于她的地方,真凉便迟疑道,“皇上,臣妾想先回琼玉宫洗漱洗漱,换一身干净的衣裳。”

    南宫烈冷眸斜睨着她,不赞同地质疑道,“你是以为,在朕的寝宫,会缺水,缺火,缺人,缺衣,还是缺沐浴的工具?”

    真凉讪讪地抽了抽嘴角,“皇上误会了,臣妾只是觉得,在自己的地方能自在一些,而且,皇上已经受伤了,需要静养,臣妾不想麻烦皇上,叨扰皇上。”

    “你想错了,你不会麻烦朕,也不会叨扰朕,而是朕想要麻烦你,叨扰你。”

    “啊?”

    南宫烈用眼神将其余人等逼得远远退后跟着,这才沉声道,“朕现在是伤员,与病人无异,正是缺人照顾的时候,你难道不觉得,你是最合适的?”

    真凉瘪了瘪嘴,不解道,“臣妾手拙脚钝,又缺乏经验,照顾人的本事肯定没有其他人好,怎么能说合适呢?”

    “就凭朕是为你而受伤,”虽然南宫烈不想拿这件微不足道的事来说,但是,为了让这个女人心甘情愿地乖乖跟着自己回去,他还是违心地说了出来,“就凭你现在身上沾着属于朕的血,必须去朕的地盘上归还掉。”

    前一个理由,真凉完全能够接受,可后一个理由,她听了之后却有些忍俊不禁了。

    这南宫烈这般成熟稳重的一个人,怎么也有这般幼稚的一面呢?

    说得好听点是诙谐风趣,说得难听点是小鸡肚肠无理取闹。

    真凉不说话了,主动走到了南宫烈的身侧,默默地算是答应陪着他回九龙殿了。

    南宫烈却又突然出声道,“朕有些头晕,过来扶着朕。”

    半信半疑地盯着南宫烈的脸,真凉想着他流了那么多血,且此刻俊脸似乎是有些惨白,便选择了相信,于是便乖乖地搀扶住了他的胳膊。

    不过,她不忘交待一声,“皇上若是觉得有可能会昏倒,一定要提前告诉臣妾,臣妾好请人一起帮忙,毕竟臣妾力量有限,生怕摔了皇上。”

    南宫烈看了看真凉抱着自己胳膊的位置,总是觉得两人还不够贴近,便蹙眉道,“朕既然已经选择了你,便不会容许其他人加入搀扶的行列。”

    这话话中有话,但真凉心思在别处,别没有听出其中的意味。

    两人就这么搀扶着走了一阵,南宫烈忽而又道,“朕觉得视线越来越模糊了。”

    真凉不疑有诈,忙停住脚步道,“臣妾叫人帮忙。”

    南宫烈用无神的眼神瞪了她一眼,“耳聋了,朕说了不需要别人,宁可摔倒。”

    真凉叹气,“皇上何必跟自己过不去?”

    南宫烈冷喝一声,“松开你的手。”

    真凉的心一颤,以为南宫烈这是生气了,打算将自己打发回去,不要她陪同去九龙殿了。

    明明不用去九龙殿是她真心想的,可是,当南宫烈以这种口吻改变心意的时候,真凉的心里却极不好受,像是心口被人割了一刀似的。

    一时间,本就水蒙蒙的眼睛里雾气蒙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