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78:命令你爱

    '8:命令你爱

    从椅子上站起,真凉定定地望着一眼也不屑看自己的南宫烈,泪眼又有些模糊,但这一次,她坚强地没让自己落泪。

    身为君王,他的性情与想法本来就是难以琢磨的,她应该理解,并且予以配合。

    “怎么还不走?想让人将你拖走?”南宫烈余光瞥见真凉久久地站在自己身边,心里烦躁得不行,嘴里不自觉地就吐出了言不由衷的话来。

    谁让她明明不喜欢自己,明明不想为自己生儿育女,却撒谎说愿意为他生儿育女?

    她撒任何谎言他都可以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但他无法忍受她拿虚无的感情来寻他开心。

    真凉当然不希望在徒劳无功的时候就被侍卫从这里拖走,趁着南宫烈还没有喊人之前,她便“噗通”一声在他身边跪下。

    男人膝下有黄金,女人的膝盖不值钱。

    但膝盖跪地所发出的清脆响声还是瞬间将南宫烈故意挪开的眸光给吸引过来,颇为恼怒地瞪着她。

    真凉坚强地咬着自己的唇瓣,不让脆弱的眼泪流出,却哽咽着声音道,“皇上,银叶她真的是清白的,求皇上救救她,若是必须有一个人承担罪责,让臣妾代替她。皇上,求你了,只要你救出银叶,赦免她无罪,臣妾什么要求都愿意答应皇上,什么事情都愿意为皇上做。”

    真凉所作出的妥协,不仅是愿意为银叶付出生命,还愿意向南宫烈臣服,他希望她怎样就怎样,甚至,她可以二话不说地为他生儿育女,只要他不怕自己的孩子不健全。

    南宫烈身子侧过,坐着面对着跪着的真凉,沉声问道,“朕命令你立即爱上朕,这你也有本事做到吗?”

    真凉被南宫烈的问题怔住了,他所想要的东西,比她所想给的那些,真的困难多了,不是她小气,而是实在是难以给予,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得到的。

    爱上一个人,譬如一见钟情,确实能立即爱上,但她对于南宫烈,却早就错过了一见钟情的时候。

    因为在他们初见的时候,他们就没有一见钟情,所以哪怕之后他们见了无数次,也不能发生一见钟情。

    为了银叶,也为了一份能让南宫烈信服的真心,真凉想了想道,“恕臣妾没有本事瞬间爱上一个人,但是,从来不愿意尝试的人,从今天开始,愿意尝试。”

    尝试爱上他……

    这样艰难的话似真似假的说出口,真凉的心一紧一缩,仿佛在做着毕生最认真的承诺一般,竟觉得万分沉重窒息。

    真凉的诚心南宫烈感受到了,哪怕知道她主要是为了银叶,但他却幼稚地当真了。

    南宫烈微微俯身,双手探至真凉的手臂上将她扶起,同时道,“希望这次你不会食言。”

    真凉戴着面具的脸瞬间蹭红,不是因为南宫烈的触碰,而是因为他这句话带给她的心灵上的触动。

    她已经记不清自己在南宫烈面前究竟食言过多少次了,她只记得最明显的一次,那就是说了不出宫却终究还是死皮赖脸地出了宫。

    爱,对有些人而言,极为容易,对有些人而言,却极为艰难。

    无论是容易还是艰难,只有尝试了才有收获,否则,注定不会得到。

    而对南宫烈,她从来都没有尝试过。

    若是尝试,结果如何,一切好像都在她的预料之中,又好像在她的预料之外。

    仿佛有一种像罂粟一般致命的诱-惑,在吸引着她去尝试从来都不屑尝试的东西。

    独自走在返回琼玉宫的夜路上,真凉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跟南宫烈告别的,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九龙殿,只知道自己的一颗心纷乱不已。

    南宫烈没有具体承诺会不会帮助她将赦免银叶无罪,但是,根据两人谈话的感觉来看,他最终是答应的,只是比较含糊。

    真凉宁愿相信自己的感觉,也不希望自己所想象的都是错觉。

    此时此刻,让她最为烦心的已经不是银叶的事,而是南宫烈。

    真凉不断地问自己,难道南宫烈真的喜欢上自己,甚至爱上了自己?

    这样的问题问出来,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怎么可能呢?

    一个丑女,一个没有什么特长的丑女,凭什么吸引他的眸光?

    除非是他审美产生了疲劳,心理不正常了。

    看到琼玉宫的门口之时,真凉忽地想通了,终于得出了结论。

    南宫烈没有理由会爱上自己,也没有可能会爱上自己,跟大多数男人一样,对于那些得不到的女人,男人越是有挑战之心,有占有欲。

    而南宫烈呢,这个女人他轻易就能得到,可却迟迟得不到他的心,一直以来,他的自尊心与骄傲被打击到了,于是,他告诉自己,必须征服这个女人,必须让这个女人爱上自己,否则,他就枉为魅力四射的一国之君。

    一次又一次地征服,一次又一次地失败,他或许已经忘记初衷是为了什么,误以为自己爱上了她,同时渴望她同样也爱上他,否则,他便会觉得不平衡,轻易就会产生愤怒,心情阴晴不定。

    如此认定一番之后,真凉沉重的心轻松不少,觉得眼前的亮光似乎也亮堂了不少。

    夜已经很深了,真凉在沉沉的睡梦之中,并不知道,银叶连夜就被放了出来,只是,没有立即被带来琼玉宫,而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由焦公公审问一番。

    审问完银叶,焦公公让人带着银叶去休息,继续了另一番审问。

    第二个被审问者是小凌。

    焦公公虽然什么场面都见过,什么手段都使过,但是今晚对小凌,他决定听从皇上的意思,采取温和的手段,绝不用什么严刑逼供之类,让人以为小凌是屈打成招。

    他先是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大致地问了一遍,继而不发一言作沉思状,直到小凌被寂静无声的场面吓得浑身哆嗦,他这才缓缓启口。

    “小凌,若是你所说属实,银叶的结果便是死路一条,皇上已经发话,他不会因为凉妃向他求情而纵容凶手半分。”

    这话银叶很是爱听,原先的担忧一扫而光,不禁一脸感激地看着焦公公,同时对公正不阿的皇上敬佩不已。

    谁知,焦公公第二番话却瞬间将她打入谷底。

    “有件事,我觉得还是告诉你为好,毕竟你跟李京浩也曾好过一场。一个时辰前,三王爷带着负荆请罪的李京浩过来。李京浩请罪过后,却表态,若是银叶牵连至死,他也绝不苟活一时半刻,因为他相信银叶绝对不会做出那般恶毒的事情出来。当然,他也提到你了,他说,在他眼里,你一直是个单纯可爱、乖巧善良的女子,若非受人胁迫,绝对不会做出错事。”

    闻言,小凌满脸泪水,道,“不,他骗人,他是在维护银叶,他在胡说八道!”

    焦公公叹一口气,“想来这世上,果然是男人的话最不可信,曾经他眼中只有你,如今他眼中只有别人。若是他活着,他还有可能是你的。但若是他死了,他便只能是别人的了。只看你自己选择了。”

    小凌捂脸痛哭道,“不,我不要他死,但是……”

    但是她希望银叶能死。

    焦公公站起来道,“我先去睡一会儿,你在这儿想一想,若是想见我,随时让人来叫我。”

    这话虽然说得含蓄,但小凌却听明白了,焦公公的意思是,若是她想更改供词,他便可以成全她。

    焦公公离开之后,小凌失声痛哭,哭完之后,一个人静静地,像是傻了一般一声不吭。

    一个时辰过后,小凌对守候着的太监道,“麻烦去请焦公公过来一趟。”

    翌日天亮的时候,有关于萱妃落胎的事,经过皇上连夜的调查,已经水落石出。

    小凌的未婚夫确实移情别恋,爱上了凉妃身边的银叶,但是,银叶一直是步步相让的,从来没有过想要借小凌的手谋害萱妃之心。

    是小凌为爱蒙蔽的良心,自行想出了这一出恶毒的戏码,置萱妃腹中的生命于不顾,一心想置银叶于死地,好将她的未婚夫抢回身边。

    天亮之后,没有人见过小凌,也没有人知道小凌的下落,有人说小凌已经被皇上下令处死,也有人说小凌被发配,更有人说小凌已经疯了……

    躺在床上休养的闻萱妩最是清楚,小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结果,小凌最后独自承担所有的罪责,一是为了她的未婚夫,二是为了她这个主子。

    失去了陪伴了多年的心腹丫头,虚弱的闻萱妩将所有的恨都倾注到真凉的身上。

    不过,她比谁都清楚,腹中的胎儿必须消失,否则生下来,不单她是死罪,就连她的家族,都要被灭族。

    她以为这一切皇上都被蒙在鼓里,殊不知,南宫烈早就将一切看得透彻,他没有将一切挑明,只是念在她闻尚书,以及太后等人的面子上,给她苟延残喘的机会。

    待时机一到,该恶惩的人他都会严惩,绝不留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