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71:萱妃孕

    '1:萱妃孕

    闻萱妩激动的情绪在彻底奔溃之前,先将小凌轰走,继而一个人待在屋内,捂着脸失声痛哭。

    她这辈子最沉痛的回忆不是狠狠拒绝了温润善良的南宫羽,而是为数不多的侍寝。

    虽然她深知皇上定下的规矩不能破坏,但是,跟每个痴恋皇上的女人一样,她总是希望自己会是一个例外。

    哪怕真凉已经成为第一个例外,她还是觉得,自己会成为下一个更强大的例外,一定能够完全将真凉取而代之。

    为此,她尤为期待跟皇上的第一夜,在那夜来临之前,她想着终于能将自己的清白之身完完整整地献给他,心中美得不行。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皇上带给她的第一夜,会是那般惨痛。

    明知她是第一次,却毫无怜香惜玉的举止,掀开被子就直奔目的地,痛得她差点昏死过去……

    她以为第二次会好一些,可却并无多大区别。

    第三次,第四次……一次又一次,却没有一次给她留下美好的回忆。

    她清楚地感觉到,皇上是厌恶自己的,将近二更的时候到来,恰恰二更的时候离去,每次就像是完成呆板的任务一样,又快又狠,好像对她毫无兴致。

    受过爹娘的教诲,闻萱妩知道,深宫女人若是得不到皇上的恩宠,还有另外一条出路,那便是怀上皇上的子嗣。

    可是,皇上的精华没有一次会留在她的身体之中,总是会在关键的时刻撤离,不给她任何受孕的机会。

    想到从小凌口中所听到的有关于南宫烈对真凉的恩宠,闻萱妩右手捏拳,一拳一拳地砸在坚硬的地上,以此下定决心,一定要在极短的时间里将她彻底打败,并且让她永无出头之日。

    春暖花开的时候,从闻萱妩的瑰丽宫传出来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那就是——闻萱妩有喜了!

    一时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将对真凉的嫉妒转移到了闻萱妩的头上,因为皇上这些年来,虽然后宫佳人宠幸不断,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怀上过子嗣。

    谁都不会怀疑皇上强健的身躯会有问题,是以,大家都心知肚明地认定,一定是皇上还不想要孩子,或者暂时还没有确定好由谁来诞生他生平第一个孩子。

    如今,萱妃有幸怀上孩子,一定不是侥幸,而是皇上默许的。

    这些日子以来,皇上几乎没有让凉妃侍寝过,这让大家统统认为,皇上对凉妃的宠幸已经到了尽头。

    凉妃失宠的结果,早在众人的预料之中,一个丑女,能够在整整一个季度之内连连得到皇上的恩宠,已经十分难得了,若是再持续下去,众人恐怕都要怀疑,是不是皇上对美貌的审判标准与众不同,或者,她们该不该将自己的脸给弄丑了才好吸引皇上?

    听说,当皇上从太医口中得知萱妃有孕的消息之后,立即去了瑰丽宫一趟,单独与萱妃相处了一会儿,虽然皇上所待的时间不长,也没有赏赐什么东西,但是,大家都认为,皇上是喜出望外的,对萱妃是极为满意且恩宠的,只是不善在众人面前表达罢了。

    琼玉宫的人听到消息之后,就数银叶最为诧异。

    银叶趁着与真凉单独相处的时候,质疑道,“娘娘,你说萱妃有孕,这怎么可能呢?绝对不可能的事嘛。”

    真凉不知道银叶这话是什么意思,便问道,“她无病无患,怎么就不可能有孕呢?”

    只要一个女人身体健康,且有健康的男人播种,受孕是极为正常的一件事。

    银叶蹙着眉头道,“娘娘忘记我曾经跟你说过的了?皇上每次完事之后,都不会忘记按压我腰上的某个穴位,让那些东西统统排出来,避免让我受孕。是以,萱妃的待遇一定也是一样的,怎么可能会有例外?”

    真凉压根儿不觉得奇怪,道,“这说明呀,在皇上的眼中,如今只有萱妃有资格给他生儿育女,是以,他才故意让她受孕的吧?”

    不由地,真凉想到自己进宫第一日便被南宫烈要求给他生儿育女的事,心里不由地酸涩起来。

    也许,那些话他跟很多女人说过,而闻萱妩,一口便答应下来,如今,他的梦想终于成功了。

    银叶坚定地摇了摇头,“也许,那只是太后的意思,我觉得,皇上不喜欢萱妃,否则,怎么每次萱妃侍寝的时候,他在她那儿待的时间那么短暂?一个时辰都不到呢。”

    真凉眸光颇有些呆滞,苦笑着道,“管他们是什么原因,跟我都没有关系,我不会嫉妒,也不会伤心,这样真好。”

    这话,真凉既是说给银叶听的,也是说给自己的听的,或者说,她这是在安慰自己,抚平心中那一抹怪异的不适。

    她不断地告诉自己,幸亏她没有爱上南宫烈,没有对他动情,否则,她岂不是要跟其他女人一样,因为闻萱妩有喜的事而黯然神伤?若是那样,她就显得太过悲哀了。

    她才不希望自己变成那般落魄无助。

    银叶紧紧地盯着真凉,嘟着嘴道,“可是,我怎么觉得,娘娘有些失落?”

    “失落的是你吧,”真凉白眼,故意转移话题道,“对了,你跟那个小侍卫怎么样了?是不是很久没见了?”

    银叶正准备回答,小影子如狂风一般奔回了琼玉宫,停步在两人面前,气喘吁吁,一脸惶恐地喊道,“娘娘,银叶,大事不好了,不好了!”

    真凉与银叶异口同声道,“发生什么事了?”

    小影子哭丧着脸道,“萱妃娘娘的孩子落了。”

    真凉一惊,却没有表态。

    银叶却对小影子极不满意道,“落了就落了,落了活该,你怎么能说大事不好了?跟我们娘娘什么关系?你应该说,好事来了才对。”

    闻言,小影子用极为复杂的眸光看看真凉,又看看银叶,最后踟蹰着问道,“银叶,你真的唆使瑰丽宫的小凌给萱妃娘娘的安胎药里下了堕胎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