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65:捉尖

    265:捉尖

    南宫羽像是已经忘记了那日跟她表白的事情,口吻轻松道,“我来,自然是给你来带好消息的。”

    闻言,真凉眸光大亮,心潮起伏道,“是关于银叶的?”

    南宫羽毫无隐瞒地点了点头,“嗯,她走得仓促,托我向你道歉,并且请你不必牵肠挂肚,她很好。”

    真凉心里一直堵着的石头终于消失了,因为太过激动,双手一把抓住南宫羽胸前的衣襟,关切地问道,“快告诉我,她究竟去了哪儿?是谁把她带走的?难道是三王爷你?”

    她现在有些明白,为何南宫烈派下去的精兵遣将,带不回来任何消息了。

    若是银叶还在皇宫之中,那些侍卫即便找不到人,也会找到蛛丝马迹,这样的结果只能说明一点,银叶她根本就不在宫中。

    南宫羽微微地垂眸,望着自己胸前的衣襟被真凉紧紧地拉扯着,使得两人的身躯挨得极近,看起来十分怪异。

    但是,南宫羽强忍着姿势的不适,生生忍受下来,反而极为享受这种贴近的距离,那些清醇的女儿香扑鼻而来,让他一阵又一阵地晃神。

    南宫羽迟迟地不回答,真凉以为他是不便或者不想回答,立即放软了声音道,“三王爷,快告诉我吧,求你了。”

    望着真凉泪痕未干的眼眸,南宫羽心肠绵软到一塌糊涂,哪有不答应的道理?恨不能马上将银叶的事情告诉她。

    “你这样扯着我,我有些呼吸困难,能不能抓得更紧些?”南宫羽玩笑道。

    其实,他后面真正想要说的是:能不能直接抱住我?

    不过,这种疯狂滋生的无耻念头他不敢说出口,生怕被真凉看轻。

    真凉这才觉察到自己动作的唐突,连忙松开手且退后一步道,“抱歉。”

    刹那间,虽然南宫羽的身躯恢复了可以挺拔站立的自由,但是,内心却极其失落,仿佛支撑自己的筋骨散架了似的。

    真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催促道,“三王爷,你快说呀。”

    她时刻记着时间紧迫,南宫羽不能在她这儿久留,可南宫羽呢,恨不能多留一时半会儿,因为他并不知道,在这样深的夜里,他的皇兄还会有可能到来。

    南宫羽微笑着点了点头,启口,“银叶她——”

    下一个字还未来得及落下,南宫羽便警觉地听到了真凉所听不到的脚步声。

    若是平常在外面走动的脚步声,他根本就不会在意,但是,那脚步声沉着有力,且刻意放轻,显然是朝着真凉的寝宫而来。

    南宫羽一边迅速将扯下的面巾重新戴到脸上,一边轻声对真凉道,“有人。”

    真凉虽然心中一惊,但因为知道来人是谁,并无任何慌张,只是催促着南宫羽道,“没关系,你快走吧。”

    南宫羽十分诧异真凉平静的反应,望着来人即将走到的南窗,问道,“你约了人?”

    其实,南宫羽已经听出,来者绝对不是女人,而是一个男人,若是真凉深夜约了男人见面,那个男人要么是他皇兄,要么是其他男人。

    他不认为自己沉稳的皇兄会做出这种事情,是以怀疑真凉有了其他男人。

    怀揣着复杂的情绪,他想要问个水落石出,甚至会一会那个男人,不论是为了皇兄,还是为了他自己。

    真凉摇了摇头,快速地说道,“没有。”

    确实,她说的是实话,南宫烈每次都是不请自来,根本不需要她去邀请。

    南宫羽很是信任真凉,见真凉爽快地否认,便认为来者有可能是来谋害她的之类,不自觉地揽住她的肩膀道,“别怕,我保护你。”

    真凉摇了摇头,“该我保护你才对。”

    原本,她已经打定主意不把南宫烈要到来的事告诉南宫羽的,可眼下这情景,她若是不说,南宫羽一定不会放心离开。

    无奈之余,真凉只能在南宫羽费解的眸光中实话实说,道,“是皇上来了,你快走吧。”

    “是皇兄?”南宫羽震惊将眸光从南窗移动到真凉的脸上,满脸写着不敢置信道,“你确定?”

    其实,不用真凉回答,他已经相信了,显然,皇兄已经不是第一次以这种悄然的方式来真凉的寝宫,所以真凉才会习以为常、心知肚明。

    他震惊的是,皇兄那般冷漠成熟的一个男人,居然会在夜半三更的时候,通过窗户来会他名正言顺的女人。

    其中的缘由他或许可以体会,皇兄恐怕是为了减少其他嫔妃对真凉的嫉妒,但是,这般冲动热血的皇兄还是他所认识的皇兄吗?

    望着因为自己迟迟不离开而满脸写着焦急的真凉,南宫羽心绪万千,一方面,觉得这个女人越发珍贵,一方面,觉得她越发难得。

    为什么,当他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竞争的对手都会是皇兄?

    若是不是皇兄,他便可以毫无负担地跟其竞争,且怀着必胜的信心,但是,因为是皇兄,他不是慷慨想让,就是不断自责踌躇。

    这一次,哪怕得到真凉的希望更渺茫更不可理喻,但是,南宫羽暂时都没有放手的念头,这也是他最痛苦的所在。

    若是兄弟情谊能完全战胜情念,今晚,他大可以大大方方地留在真凉的寝宫里,坦然地嘻嘻哈哈地接受皇兄的审判。

    南窗外,已经响起了开启的声音,真凉知道,南宫羽已经不可能从能看到南窗位置的正门离开,唯一的通道,便是距离南窗最远的北窗。

    “快走!”真凉使劲地推搡着南宫羽。

    这一次,南宫羽终于愿意动步,身躯顺着她的手势朝着北窗走去,为了兄弟间的情谊,他知道,最好不要让皇兄发现自己。

    不是他胆小怕事,也不是他心中有鬼,而更多的是,顺应真凉的心意。

    当南宫羽从北窗跳出的时候,南宫烈已经从南窗跳入,并且警觉地疾步朝着北窗的位置走来,恰好看到了南宫羽在真凉的推搡下,跳窗而出的背影。

    真凉见南宫羽的身影离开,正准备迅速关上北窗,却觉察到脊背如芒在背。

    她猛地转过身去,刚好撞上南宫烈异常恼怒阴鸷的眼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