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64:怎么看你怎么美

    264:怎么看你怎么美

    夜深人静的时候,真凉难得没有被南宫烈来不来的问题所困扰,满脑袋想的都是银叶。

    人都是有感情的,不光是银叶对她情意深重,她对银叶同样情意深重,即便银叶从来没有做过她的替侍,她也不想身边的暖心丫头在这世上消失。

    早该到了上床是时辰,可是,真凉无心睡眠,不断地在寝宫里来回踱步,一颗心焦躁不已。

    南宫烈已经派遣了第二批人去寻找银叶的下落,且允诺一有消息便会立即来告诉她。

    是以,真凉多么希望,敲门声会突然响起来,或者,南宫烈亲自从窗户进来,给她带来有关于银叶的消息。

    但真凉知道,南宫烈今晚一定不会很早过来,或者干脆不过来了,因为琼玉宫的许多人因为银叶失踪而跟真凉一样,无心睡眠,很多人的寝房里,都亮着灯,甚至还不时有人出门走动,翘盼着银叶会突然奇迹般地出现。

    真凉走到门边,轻轻地推开门,想要将大伙儿叫到一起,让他们统统熄灯休息,因为就算他们彻夜不眠,对于银叶的回归也没有任何帮助。

    但是,当冷风灌进来的时候,真凉不知是被吹得清醒了,还是因为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即打消了这个她觉得有些可笑的念头。

    她嘲笑地问自己道:真凉啊真凉,你这是非南宫烈暖床不可了么?一天晚上没有他就浑身不爽快?你这哪里是为下人们着想,分明是为你自己着想吧?你不过是扫除南宫烈到来的障碍,才准备出去的吧?

    习惯是一件可怕的事,因为习惯而离不开一个人显然更可怕,真凉不允许自己习惯一个不该习惯的男人,离不开一个不该寄希望的男人。

    轻轻地将门重新关好,并且反锁,真凉朝着寝宫深处走去,强迫自己不要去听外面的声音,也不要去看窗户那边的动静。

    最后,真凉坐在床边,双手放在膝盖上,静静地发着呆,脑海中想的全是银叶的千般万般,不自觉地便会热泪盈眶。

    不知过了多久,当真凉感到脖子有些酸,准备抬起头来扭动扭动脖子的时候,耳边传来的轻微的声响。

    不是她所期待的敲门声,而是从南窗传来的小心翼翼的开窗声。

    一定是南宫烈来了。

    真凉没想到,夜已经这般深了,他居然还会过来。

    想到他的到来,不知怎地,真凉刚刚干涸的眼眶里又变得热泪滚滚,心中更为银叶而难过得不行。

    随着男人双脚沉沉落地的声音响起,真凉的心加速跳动的同时,不由地再次低垂下了头,压根儿没有觉察到,此次男人进来的动作与声音,都与平日有些不同。

    譬如,推开窗户的动作不够干脆利落,显得有些忐忑犹豫。

    跳进来的动作不够痛快,显得略有慌乱。

    关窗的动作不够大胆,显得小心翼翼。

    真凉更没有注意到,就连走进来的脚步声,都跟往日完全不同。

    当男人站在真凉面前站定,拍了拍真凉的肩膀时,真凉这才觉察到有些不对劲。

    南宫烈行为举止冷漠惯了,哪怕对她最是特殊,也不会在默默无声地翻窗进来之后,又默默无声地拍她的肩膀。

    若是她故意当作没看见他,他不是直接拿话来气她,就是直接用霸道强势的行动来折腾她,从来不会是这般温和。

    真凉的心咯噔一下,继而,她的眸光从男人的双脚开始缓缓上移。

    她渐渐意识到,男人的穿着也跟南宫烈完全不同,就像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刺客一般,穿着一身黑色的夜行衣。

    当真凉的眸光落至男人蒙着脸的脸上时,终于完全确认,来者根本不是南宫烈,而是其他人了。

    真凉猛地站了起来,没有急着呼救,厉目望着男人,冷声道,“你是什么人?”

    若是她呼救,也许琼玉宫的人就会听见,但是,她却放弃了呼救,一来,莫名地,她从这个男人的眼神中,感觉到了似曾相识,并且,她没有从这个男人身上体味到杀意,若是他有意杀她,直接用刀剑架着她的脖子即可,不必像刚才那般动作温柔地拍她的肩膀,二来,她怕自己一旦呼救,原本不准备杀她的男人突然改主意杀她。

    隐隐地,真凉觉得,此人的到来跟银叶有关,莫非就是他抓走了银叶?

    此时此刻,她宁愿银叶是被这个男人抓走的,也不愿意再也没有她的消息。

    男人的黑眸在昏暗的光线中显得尤为清澈干净,璀璨地闪了闪,他一手拉下了遮着面颊的面巾,露出一张俊逸的漂亮脸庞。

    真凉嘴皮子颤抖着动了动,满脸不可思议道,“三王爷?”

    南宫羽略微羞怯地点了点头,一双明亮的黑眸像是被真凉毫无遮拦的面容吸引,怎么也无法移开,“是我。”

    这是南宫羽第二次看到真凉的真容,第一次,是真凉主动给他看的,为的是拿自己的丑陋吓到他,膈应到他。

    真凉以为,这些日子南宫羽没有在她面前出现,就是已经对她死了心了,可是,今晚他深夜破窗造访,且看着她的眸光那般深沉,她忍不住会乱想……

    尴尬地清了清嗓子,真凉微红了脸道,“干嘛一直这么看着我?嫌我不够丑吗?”

    南宫羽勾了勾唇道,“虽然我来的不是时候,也不是规矩,但是,能够在这样的氛围下看到你的脸,我觉得特别难得与美好,你所以为的丑陋,在我眼中,不过是昏暗的光斑,怎么看你怎么美。”

    虽然南宫烈从来没有说自己丑陋,但是,却也没有说过她的脸是美的,面对南宫羽的这番说辞,真凉若是不动容,绝对不正常。

    看来,鲜少有人能抵挡住他人的夸赞,尤其夸赞她的人充满真心与真意。

    真凉嗔怪地瞪着南宫羽,竭力让自己面色冷漠道,“少贫嘴了,此地不宜久留,快点说,你来干什么?”

    她差点直接告诉南宫羽,待会南宫烈会来,但是,估摸着南宫烈可能不会来,且这是她与南宫烈之间的秘密,她便强忍着没有说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