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63:银叶失踪

    263:银叶失踪

    一夜,两夜,三夜……

    在有南宫烈的陪伴下,真凉拥有的夜就这么静悄悄地过去了,她的风寒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痊愈,而南宫烈却没有被传染上,无法感受一下他所期待的美妙滋味。

    真凉不知道,南宫烈真正期待的美妙滋味,其实一直是她。

    在风寒悄然无踪之后的每一个夜里,真凉独自躺在被窝中的时候,都会提心吊胆,生怕南宫烈待会过来,突然要求她履行侍寝的职责。

    只待南宫烈亲口命令她睡的时候,她才能安心地闭上眼睛,暗自庆幸自己又躲过了一晚。

    在每一个看似类似的夜晚之中,真凉只将注意力集中到担心的事情上面,而从来没有敢去审视过自己的心。

    譬如,当她脫衣裳的时候,会不自觉地看向那扇微微闭合的窗户,暗忖着南宫烈什么时候过来?

    当她在被窝中躺着的时候,耳边一有风吹草动,她的眼睛就会迅速投向窗户,误以为南宫烈来了。

    当南宫烈到来的时辰比前一日晚了一些,她就会焦躁起来,甚至起来推开窗子,朝着外头张望一番。

    当南宫烈真的到来的时候,她却将头缩进了被窝,甚至故意背对着外面,一动不动地躺着,以此表示她的不欢迎,不喜欢。

    当南宫烈在天亮之前离去,而她又恰好醒来的时候,望着他消失的背影,她久久地难以入睡。

    当南宫烈在她思绪模糊间温柔地吻住她的时候,她对他的排斥越来越少,甚至,还会情不自禁地挨紧他的怀抱,双手更是将他越抱越紧,恨不能将自己揉进他的身躯当中,再也不要出来。

    在看似风平浪静的日子里,却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突然有一天,银叶竟然不见了踪影。

    起初,谁也没有当回事,因为银叶经常会不跟任何人知会一声,独自去宫里的其他地方随便走走,美其名曰——散心。

    可是,等到快要天黑之前,银叶仍旧没有回到琼玉宫。

    这下,不光是金叶她们急了,连真凉也焦急不已。

    皇宫虽大,但凭借银叶的聪明,还不至于会迷路,而晚膳又正好轮到银叶伺候,她从来没有以任何原因缺席过。

    无论是真凉还是其他几个丫头,虽然谁都没有说出口,但谁都担心,银叶是遭遇了不测,或者是不小心遭遇了天然的危险,或者已经被人谋害。

    真凉最怕的,便是后一种可能,也觉得,后一种可能最大。

    在这后宫,因为南宫烈对她的恩宠而嫉妒她,甚至想要整死她的人多得不可胜数,并不是依靠肉眼就能判断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的。

    真凉派出所有琼玉宫的人去皇宫的各个地方去寻找银叶的踪迹,待琼玉宫空了之后,她站在原地愣了愣,立即去找南宫烈。

    琼玉宫的人能找的地方只能是皇宫里可供通行的地方,而那些不能通行的地方,只能依靠南宫烈下令。

    经过一番周折,真凉才打听到南宫烈正在九龙殿用膳,待她赶到时,南宫烈已经用完了膳,走到了外边散步。

    远远地,南宫烈就看到真凉紧紧蹙着的眉头,瞬间夺去了面具的神采。

    明知她恐怕有急事找他,南宫烈却故意道,“来陪朕用晚膳?很可惜,朕已经用过了,不过,不介意陪你再用一次。”

    已经没有心思去分辨南宫烈这话是真话还是玩笑话,真凉直截了当道,“皇上,银叶不见了,能不能麻烦皇上派人帮忙找一找?”

    提及下落不明的银叶,真凉的眼眶湿润了。

    南宫烈点了点头,立即招来焦公公让他赶紧吩咐下去。

    待现场只剩下他们两人时,真凉担忧道,“皇上,要不要先去幽院找一找?臣妾担心……”

    在真凉眼中,住在幽怨的那个男人根本就是个神经病,若是银叶不小心闯进了幽院,会不会被那个男人……

    其实,比起银叶已经被人害死,真凉宁愿银叶此刻被困在幽院,因为活着比什么都强。

    南宫烈眸色一沉,觉得真凉怀疑的也不无道理,便道,“朕亲自过去看一看。”

    “多谢皇上,臣妾能跟皇上一起去吗?”

    “当然。”南宫烈动身之前,朝着真凉伸出一只手,示意她将自己的手给他。

    真凉微微地迟疑了一下,随即放心地将自己的手搭上了南宫烈的手心。

    触上的刹那,南宫烈的手心立即收紧,随即拉着她离开。

    于是,虽然两人心里想的都是有关于银叶的一切,但是,看在事外之人的眼中,两人手牵着手的情景,无疑是皇宫中难得的一道风景。

    谁都无法预知,皇上对凉妃将要恩宠到什么地步,似乎一次比一次地深刻了。

    两人走到幽院门口时,南宫烈停住脚步,道,“你在这儿等朕,朕去去就出来。”

    真凉知道,南宫烈不让她进去,恐怕是不想让她看到不该看的,虽然有南宫烈护着不用害怕,但是,她并不想见到那个曾经试图欺负她的变泰男人。

    乖顺地点了点头,真凉道,“若是银叶真在里面,请皇上早些通知臣妾进去。”

    南宫烈轻轻地嗯了一声,便大步地走了进去。

    没有一会儿,南宫烈快速地走了出来,第一句话就道,“银叶不在里面,也没有进过里面。”

    真凉失望了,一旦排除了银叶在幽院受辱的可能性,银叶遇害的可能性无疑更大。

    南宫烈重新牵住真凉的手,虽然不知道如何安慰,但还是尽力安慰道,“她会没事的。”

    真凉哭丧着脸点了点头,“对,她一定会没事。”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越来越暗沉了。

    待天色黑尽的时候,焦公公派出去的人全部已经回来,没有人带来任何有关于银叶的消息。

    在等消息的过程中,南宫烈逼着真凉吃了一些晚膳,确切地说,是真凉起先怎么也不肯吃,南宫烈便直接拿起碗筷喂她,而真凉被宫人诧异的眸光给看得不好意思了,这才勉强地吃了一些。

    虽然南宫烈很想亲自送真凉回琼玉宫,那便可以直接留在她的寝宫不必麻烦,但是,为了避人耳目,他还是派人送真凉回去了琼玉宫,等待夜够深的时候,再去琼玉宫为这女人继续暖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