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52:来吃我的肉

    252:来吃我的肉

    真凉当然是胡说八道的,她觉得自己就算中了菊魅,也不会放任自己饥不择食,什么男人都可以。

    这次出宫的一大梦想宣告破灭,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哭已经哭过,虽然脸上泪痕未干,却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

    魅药的效用已经远去,她的一颗心,冰冰凉凉的,浑身也不再躁热难受。

    若是在回宫之前还有机会,她能依靠谁帮助她去除清白之身?

    在熟悉的人之中,除了暗三,她已经想不出第二人。

    暗三态度鲜明坚决,她绝对指望不上,是以,难道要她考虑一个陌生的男人?

    或许,陌生的男人更好?

    一半存着真心,一半存着玩心,真凉望着暗三问道,“三爷,京城有没有那种地方?就是南风馆,专供小倌的?”

    在现代的时候,真凉偶然从书中看到过,说古代也有男姬,跟姬女一样,因为地位比清楼的姬女还低,是以营业的南风馆前往往只放一块空白的牌匾……

    真凉在考虑,她可不可以去惠顾一下看得顺眼的小倌,让他为她服务一下?

    闻言,暗三神情毫无所变,眸色却沉了沉。

    真凉以为他没有听懂,正欲进一步解释,男人的大手猛地在她的臀上重重地拍了一下,发出“啪”一声脆响,咬牙切齿地道。

    “不必多此一举,自取其辱了,你的清白之身,已经被我破掉了。”

    甚至,暗三想要对真凉大吼一声:你这女人的清白之身,这辈子只能由我来破。

    但是,这种注定要被她嘲笑与鄙夷的话,他终究只能在心里吼吼。

    真凉毫不相信地白了暗三一眼,“骗人,当我是三岁小孩?”

    “傻瓜,”暗三放在真凉臀上的手并没有移开,而是轻轻地捏按着,道,“你忘记我的手指伸进去过了?”

    真凉惊愕地瞪大了眼睛,确实,他的手指进去过,甚至好像整根都进去过。

    因为真凉的确因为他的手指而享受到了,想着虽然手指跟他那吓人的家伙想比,既细又短,但是,道理还不是一样的?

    那层象征贞洁的膜究竟在哪个位置,她又如何知道?

    就在真凉充满怀疑地陷入沉思时,暗三似乎怕她不信,或者说为了让她信得心悦臣服,从而不会再去考虑其他男人,便又道,“是破了,刚才我的手指上沾着血丝,数量还不少。”

    血丝?

    真凉的心一颤,难道那就是所谓的破雏之血?

    若是暗三没有撒谎,再排出他弄伤她的可能,她敢肯定那应该是破雏之血,因为她月事过了有些日子,却没有到达再来的日子。

    “刚才怎么没有告诉我?”真凉有些不满道。

    暗三继续手上的动作,眸光在她美妙的身段上流连,“怎么告诉?那时你大喊大叫地,就算我说,你也听不见。”

    确实,在暗三抚慰她的时候,她的脑袋里空白一片,只顾着身躯的舒畅,哪里还有闲暇去顾其他?

    真凉的脸涨得通红,要求道,“哪根手指,拿给我看看。”

    “想看血丝?你傻不傻?早就没有了。”

    真凉坚持道,“怎么会没有的?拿过来给我看,就是蹭,也总会蹭到地方。”譬如床褥棉被什么地方。

    她已经有些相信自己的清白之身被破掉了,是以她很想看一看,自己的雏子之血是什么样子的,总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就过去了,失去了。

    暗三将闲置的左手在真凉的眼前恶劣的晃了晃,真凉瞪大眼睛看了看,他的大手干干净净的,哪里有什么血丝?

    突然,真凉反应过来,怒道,“不是这只手!”

    暗三的还有一只手正在她的臀下动作,哪里肯拿出来?

    重重地捏了几下,直捏得真凉舒服地吟哦一声,暗三这才慵懒道,“已经被我吃掉了,怎么看?”

    真凉的脸不由地涨得更红,骂道,“恶心。别跟我胡说八道了。”

    “千真万确,这种事情没有必要骗你,有些功劳可揽,有些功劳不屑揽,但是,为了告诉你一个事实,我把不想说的话说出来了。”

    真凉的心一沉,这男人的意思是,用手指为她破了身,他很不屑,一点儿也不觉得自豪骄傲。

    心里明明越来越相信,真凉嘴上却故意道,“信你才有鬼。”

    暗三用左手指了指自己的嘴,道,“不信你过来闻闻,还有血腥的味道。”

    真凉恨恨地瞪着他,根本就不相信,也无法接受,他会把她的雏子之血真的吃掉。

    他不是那种变太的男人,一定是故意耍她的。

    两人沉默片刻,暗三的手突然从她的臀下撤回,正准备拉过棉被盖住真凉的身子,真凉却猛地起身,一手拉住他的手臂,一手大胆地罩住他毫无小去的分身,低眉顺眼道,“你别误会,你帮了我,我不想欠你。”

    她的意思很明了,知恩图报,她也会帮助他消解魅药。

    暗三盯着真凉的眼睛,虽然很想要默默地接受,但最终却没有答应,而是将她的手指强行一根一根地剥开,起身走到自己落地的衣裳那儿,背对着她道,“这种事,还是适合我将来的妻来做。”

    真凉的眼眶热了,望着正在快速穿衣的男人,酸涩道,“我不配是吗?”

    待暗三将所有的衣裳穿就,这才缓缓吐出一句,“你会有配得上的人的。”

    真凉冷冷笑出声,想要说一句脏女配脏男的丧气话,忽地想到真奇,连忙趁着他离开之前,道,“你把真奇带走好吗?”

    暗三迈出的脚步顿住,没有问原因,背对着她点了点头,“也好,就是吃狗肉,也轮不上别人。”

    真凉怒道,“不许你吃它的肉,否则……否则……”

    “否则什么?”

    “否则我吃你的肉替真奇报仇。”

    暗三一直走到门边,又道,“那我等着你下次出宫,来吃我的肉。”

    还会有下次嘛?除了他愿意在一年期满之后带她出宫,在那之前,真凉觉得就算见到暗三,也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瓜葛了。

    他对她抗拒的心已经坚定,她何必再自取其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