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49:想你想得要死(6)

    249:想你想得要死(6)

    暗三不动声色地欣赏着真凉吞咽口水的表情,嘴角大大地扬起。

    他很喜欢她这般隐忍地渴望着自己,却又害怕着自己对她的侵略。

    他更喜欢,她愿意主动地将自己奉献给他,不用他强迫,不用他花言巧语。

    只是,他不喜欢她采取魅药的方式。

    不过,若是她不对他使用魅药,他又如何能这般情难自禁?

    哎,似乎他对这个女人,总是有着超乎寻常的纵容与宽容,无论她做错了什么,他都愿意将其放小、看轻。

    看够了之后,暗三上前半步,贴着桌沿站定,双手伸向了真凉的上半身。

    继而,厮、厮、厮……

    布帛被厮碎的声音慢吞吞却利落地传来,不断震动着真凉的耳膜,也悸动着她纷乱不已的心。

    她不自觉地咬住了唇,哀怨地瞪着男人,知道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他明明可以好好地给她脫去衣裳,可是,他故意用厮的方式。

    厮就厮吧,凭借他的能力,他明明可以一厮到底,三两下解决问题,可他偏偏慢节奏、慢动作,将她一件衣裳分成好几次来厮。

    她的身心都在布帛的碎裂声中备受煎熬,暗三何尝不是?

    但是,谁让他喜欢上了欣赏真凉隐忍难耐却一声不吭的动人模样?

    哪怕布帛被厮成无数片,总有被厮完的时候。

    当真凉粉红色的身段完完全全地绽放在暗三的眼前的时候,暗三后悔不已,后悔自己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在厮布之上。

    太美了,真是太美了,他在心中不断地赞叹着,双眸一眼不眨地上下打量着真凉那凹凸有致、玲珑可爱、隐中带秘的身段,恨不能瞬间将其吞噬,不给任何人觊觎与看到的机会。

    真凉清楚地看见,似乎有硕大的火光在暗三的黑眸里疯狂跳跃,她滚烫的身子在他火热的直视下,猛烈地颤抖着。

    不是因为寒冷,而是因为悸动,刺激。

    女人的肤色或白或粉,身段的凹凸玲珑,隐秘处的黑与巧,对男人而言,充满着致命的魅惑。

    两具各自完美的身段彻底在彼此的眼中展露,虽然彼此的身躯没有接触,可却已经对彼此充满了无尽的欢喜与渴望。

    初春的夜还未走出寒冬的阴影,即便是室内,也是充满冷寒,更何况这两人浑身不着一物。

    但此时此刻,光溜溜的两人谁都没有感到寒冷,反而因为衣裳的脱离而觉得闷热骤减,自由通畅不已,这,自然是魅药的功劳。

    自然而然地,两人在一番无声胜有声的凝视之后,默契地贴向了对方。

    瞬间,滚烫的汗水从男人的身躯黏向了女人的身躯,点缀了她一身的粉红与娇俏。

    同时,女人身上的粉软传递给刚硬的男人,似乎男人麦色的肌肤也开始变得粉红、水嫩。

    女人闭上了眼眸,感受着男人的刚强,男人闭上了眼眸,感受着女人嫩软。

    这就是传说中的刚柔相济,阴阳相配。

    吻再度开启,彼此的手臂不再静止不动,尽情地在对方的身躯上或摸抚或抓挠,汲取着对方的好,满足自己越来越空的欲念。

    没有到达终点,欲念就像是是无底洞,永远填不满。

    这个道理两人都懂,但是,谁都没有立即进行最后一步,真凉是因为不懂,再大胆也存有羞赧,而暗三是因为心有顾忌。

    当暗三在桌面上分开真凉的双腿,满足那嚣张的家伙,抵住那幽暗的时候,真凉慌乱却又期待地睁开了眼睛,复又闭上了眼睛。

    成功的时刻,这是要降临了吗?

    可是,真凉等了很久,等着那家伙越来越硬,抵得自己越来越紧,但却一直没有冲破最后一层。

    她相信,即便暗三没有破雏的经验,在这种对准地方的时刻,在那家伙坚硬无比的情况下,绝对不会因为缺乏经验而不懂继续。

    她喉咙干渴,暂时发不出声音,是以,她渴望望一望暗三的眼,想从他的眼眸中看到一些原因,但是,暗三将她的脸摁在了他的怀里,根本不给她对视的机会。

    继而,他那家伙猛地撤离,隐秘深处的虚空感立即进行了疯狂的叫嚷与呐喊。

    真凉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男人已经双手托着她的臀起来,大步朝着床畔走去。

    预知他所走的方向,真凉没有睁开眼睛,而是不断安慰自己道,他不是放弃、反悔,而是不喜欢在桌边的姿势,一定是。

    果然,男人将她置身柔软的床铺之上,继而重新压下,想捏揉的地方继续捏揉,爱亲吻的地方继续亲吻,该抵的地方重新抵住,接着便往里推送。

    可是,明明那家伙比钢铁还要硬朗,却就是越来越紧地抵着,无论如何也没有冲破最后一层。

    蓦地,真凉忍无可忍地睁开眼睛,看不见趴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的脸,只能强忍着喉咙痛,声音嘶哑地问道,“为什么不进来?”

    男人置于真凉脖颈处的呼吸依旧粗重急促,可他偏偏像是没听见,或者不愿意理会似的,就是不吭声。

    重要的是,他明明听见了真凉的邀请与恳求,却仍旧只顾抵着不愿意深入。

    真凉感受得到,他是想要进去的,但是,一定是基于某些原因,他不敢进去。

    明知不会是自己的原因,真凉却故意拿自己的弱点来自嘲道,“是不是因为我的脸太丑,让你没有了最后的兴致?你实话实说吧,我全部都承受得住,只要你别让我一头雾水就行。”

    男人的头微微动了动,半饷之后,以近乎嘶哑的声音,无奈道,“小傻瓜,我若是在乎你的脸,对你兴致不够,还能那般喜欢吻你,这会儿还能压在你的身上不愿意离开?”

    真凉动容地噘嘴,“巧舌如簧,你若是真的对我兴致浓烈,还能在魅药的作用下迟迟不进来?你就是嫌弃我面貌丑陋。”

    暗三的头微微地抬起,深深地望向真凉水盈迷离的眸子,继续以嘶哑的声音道,“不管你信不信,我根本看不到你的丑陋,只能看到你越来越多的美好。”

    美好到他一边想倍加珍惜宠爱她,一边却疯狂地想要毁灭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