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45:想你想得要死(2)

    245:想你想得要死(2)

    不想在自己的脸这个话题上再继续下去,真凉随便说了一句道,“我明天就要回宫了,生怕你不来,幸好,你来了。”

    暗三朝着丰盛的桌子望去一眼,唇角勾起地问道,“这么想我?”

    真凉抿唇一笑,没有吭声,让她一个已经有男人的女人,如何对一个还没有女人的男人,说想念他呢?

    虽然在宫里的日子,她确实会经常想起他,说想念也不算错,但是,她不会在他面前承认。

    暗三似乎对真凉的表现很不满意,眸光炯炯地盯着她道,“你我许久未见,说实话,你有没有想我?”

    真凉动了动唇,半天才挤出一句,“这不是废话吗?”

    若是她不想他,怎么会准备一桌酒菜,大半夜地还在等她?他是聪明人,难道看不出她是在等他吗?

    真凉知道,这个男人就是可恶,故意想从她的嘴里听到想念的话,但是,她偏偏不想说出来让他得逞。

    暗三大概是笃定了真凉不可能回答她,就在真凉的怔愣间,伸出一只大手,一把将她狠狠扯入了怀中,继而双臂将她整个紧紧坏抱住。

    真凉的鼻息间,蹿入了极为好闻的熟悉药香,一颗心跳得更加沉重有力。

    继而,在真凉的头顶,传来暗三沉稳磁性的声音,“说实话,我很想你,想你想得要死。”

    虽然,暗三这话说得粗鲁霸道,像极了放荡不羁的江湖人士,但是,真凉听了,整颗心都猛然颤抖起来,简直感动得要死。

    哪怕此刻她与暗三之间已经没有缝隙,她还是朝着他宽阔的怀里使劲地凑去,想要两人依靠得更紧,更为亲密。

    同时,她的心里还有几分惭愧,惭愧自己对暗三的想念,根本没有到达要死的地步。

    真凉垂落的双臂缓缓地抬起,主动地抱在了暗三的腰际,心跳如擂鼓的同时,慨叹着,太好了,看来今晚的破雏计划,有望实施成功了。

    此念头一出,真凉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分太邪恶了,居然敢利用这个男人对自己真心的想念与喜欢……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将第一次给了他,他怎么也不会亏的,反倒是赚了不是?

    她没有想到,若是将来,暗三的妻子是别人,一定会计较今晚他将他的第一次给了别的女人,是以,他并不算赚,而是亏了。

    两人就这么彼此紧紧抱着,没有其他动作,像是在感受久别重逢的喜悦。

    最后,还是真凉惦记着夜太短,轻轻地从暗三的怀里挣脱开,满脸羞赧地笑道,“我们喝点酒吧?”

    暗三朝着桌子上的酒坛瞄去一眼,眸子微眯,嘴上则调侃道,“喝什么酒?交杯酒?”

    真凉抿唇一笑,“既是重逢之酒,也是告别之酒。”

    今晚一见,是重逢,今晚一别,又是告别。

    “希望是短暂的告别。”暗三话落,便大步朝着桌子走去,真凉紧步跟上。

    两人在桌子的直角边缘各自入座,真凉将两个酒杯放在自己面前,再抱起酒坛子将酒倒满。

    继而,她将其中一杯端至暗三面前,道,“请喝。”

    酒杯被她放在桌面上时,液面微微荡漾,依稀还有人影,暗三望着荡漾的液面,轻轻地抬眸,“这酒能喝吗?”

    暗三的意思是,这酒本身看上去并没问题,但是,被真凉邀请喝酒,他总觉得有问题。

    心虚的真凉极为敏感,立即反问道,“怎么不能喝?难道你怕我对你下毒?”

    为了证明这酒水完全没有问题,真凉早就做好了各种准备,无论是在心理上还是在行动上。

    于是,真凉毫不犹豫地一把端回暗三面前的酒杯,痛痛快快地咬牙一口饮尽。

    “嘶——”对不善饮酒的真凉而言,酒液还是辣人呛人的,无论它在男人的眼里有多香醇。

    接着,真凉放下暗三的酒杯,端起自己的酒杯,准备继续把它给一口干了。

    她已经豁出去了,她要让暗三彻底相信,她没有对酒水动过任何手脚。

    酒杯的口子刚刚触到真凉的嘴唇,暗三突然伸出一只手过来,捏住酒杯的另一端,强行将酒杯拿回。

    继而,一饮而尽。

    在真凉付出先给自己下药的代价下,暗三终于用行动默默地相信了她。

    接下来,真凉只负责给暗三倒酒,自己则不再喝了,只管吃些小菜,毕竟,她并不喜欢酒,也没有多大的酒量,若是在药性发作之前,她先把自己给喝晕过去了,万一暗三去找了其他女人做解药,她岂不是为她人做嫁衣裳?

    真凉一心一意想让自己破雏,是以才出了给暗三下魅药的主意,俨然已经忘记了自己跟暗三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她们会见面,归根到底,是魅药的功劳。

    真凉根本就不知道,也不会想到,暗三对魅药,一直是深恶痛绝的。

    就算他怀疑真凉在酒水里动过什么手脚,也绝对不会想到,那会是他最厌恶的魅药,会是他曾经发誓一辈子都不想碰的魅药。

    今日真凉准备的女儿红,味道确实很好,而暗三又是个喜欢饮酒的男人,此刻还有自己喜欢的女人给自己倒酒,他便乐于享受其中,没有停止的意思。

    想到越来越多的魅药成分在暗三的身子里堆积,真凉的心便不断地加速跳动。

    想来,她还是逃不过一个惨痛被破雏的夜晚,哪个男人在被魅药折磨的条件下,会对还保有雏子之身的女人动作温柔呢?除非他是神仙。

    不,恐怕神仙也难逃魅药的霸道。

    真凉一边心不在焉地吃着小菜,一边眼珠子东溜溜西瞅瞅,实则上是在时刻观察着,暗三身上的药效有没有发作的迹象。

    虽然她的体内也有了魅药,但是,因为含量远远地低于暗三,是以真凉觉得,一定是暗三身上的魅药先行发作,才会轮到她。

    谁知,望着暗三镇定自若、毫无异样地喝着酒,望着望着,真凉突然越来越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发生了严重的变化。

    好像,她身上的魅药先于暗三发作了。

    真凉郁闷了,可以说郁闷至极,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先行发作的?难道是因为暗三对魅药的抵抗力比她强悍?还是,他早就发作了,只是隐藏得太好的缘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