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38:嘴软

    238:嘴软

    南宫烈在清风亭里踱步一圈,思忖着真凉所说的那番话,停住步伐冷声道,“你这是在要挟朕?“

    不得不说,真凉那番承诺很诱或人,若是她真能做得到,他便可以将心放宽一半。

    因为只要她心里没有南宫羽,且坚定了与他保持距离的决心,无论南宫羽能不能放下她,两人见面交流的机会一旦减少,无论是感觉还是希望,只会越来越淡。

    真凉不自觉得咬了咬唇,装出一副可怜相道,“臣妾岂敢?不过是为了讨皇人欢心罢了!若是皇上不吃臣妾这一套,臣妾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言外之意的威胁之味反倒更浓了,也就是说,若是南宫烈再不让她出宫一次,那么,她很有可能依靠其他的男人谋求出宫的机会,而且,明知南宫羽喜欢自己,她还是要跟他继续暧-昧不清下去。

    言外之意的威胁之味反倒更浓了,也就是说,若是南宫烈再不让她出宫一次,那么,她很有可能依靠其他的男人谋求出宫的机会,而且,明知南宫羽喜欢自己,她还是要跟他继续暧-昧不清下去。

    哪怕南宫烈对真凉的说辞越来越不满,但他偏偏吃她这一套。

    沉默半饷之后,南宫烈表态,“朕就给你两天的时间回家探亲。”

    “两天?”真凉懵了,她还在寻思着怎么继续对他说尽好话呢,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答应了,且还大方地给她两天的时间,不由地不敢置信道,“皇上,你终于答应了,这是真的吗?”

    南宫烈横她一眼,“你是希望朕给你来个君有戏言?”

    “不,不希望。”真凉欢乐极了,一想着自己终于能出宫把真奇送出去,还能解决一下自己的包袱,心里就充满无限的憧憬。

    忽地,南宫烈的右手一把握住真凉的左手,缓缓地握紧,道,“你不会趁此机会一去不复返吧?”

    “皇上说笑了,臣妾没有那份心思。”真凉坦诚道,“就算有那份心思,想必皇上神通广大,一定不会让臣妾得逞的是吧?”

    南宫烈毫不客气道,“那是当然。”

    就在真凉垂头望着两人相连的左右手时,南宫烈的左手又握住了她的右手,与她完全面对面地站着。

    真凉面具后的脸颊开始迅速蹿红,一直蹿红到耳端。

    南宫烈看不到她脸色的变化,却能瞥见她耳端颜色的变化。

    “皇上……”真凉垂眸,时而往往相连的左边,又时而望望相连的右边,想要使力将手抽回,但是,念及南宫烈才刚刚允许自己出宫两天,怕他生气改变决定,便任由他握着,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她很想问一问自己的脸,问一问自己的耳朵,不过是握个手而已,何必红成那个样子?丢不丢脸?

    南宫烈微微俯身,薄唇缓缓地靠近真凉。

    真凉呼吸一窒,以为南宫烈这是又想在光天白日之下吻她的节奏。

    将头微微地往后仰了仰,真凉最终改变了逃避的念头,别说她逃避不了,就算逃避得了,也不是这会儿她该做的傻事。

    还是那个理由,在这种南宫烈刚给她好处的时候,她千万要百依百顺一些,别惹恼了他,收回成命。

    当真凉以为自己正在微微颤抖的双唇会被南宫烈火热吻住的时候,事情却根本就没有发生,但是,真凉的脸却红得更加离谱。

    因为,南宫烈还是吻了她,不过,吻的却是她的耳垂。

    确切地说,他那还不叫吻,而应该说是咬住。

    真凉早就烫得过分的耳垂在南宫烈温柔的含吮下,逐渐失去了刺激的知觉,真凉不自觉地紧紧咬住唇瓣,似乎唯有这样才能消解自己心中的悸动。

    不知过了多久,南宫烈恋恋不舍地松开真凉的耳垂,像是结束了对它的嬉弄,在她耳边沉声道,“你的耳朵很红。”

    这不是废话么?真凉恼羞地更加咬紧唇瓣,一个解释的字也说不出。

    若不是因为他,她的耳朵会红烫成那个样子吗?

    南宫烈自以为是的话接着在她耳边响起,“看来,你对朕很有感觉。”

    这这这……更是废话,甚至是胡话蠢话了。

    真凉很想反问他,哪个女人被男人这般调嬉耳垂之后,会没有感觉的?说她对他有感觉,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不过,真凉不断地安慰自己,在这种有求于他的时候,千万要沉得住气,不论他说什么胡话,她都要保持沉默,不要跟他唱反调。

    许是意识到了真凉的这种宁愿吃亏的心理,南宫烈得寸进尺地用他的薄唇在真凉的耳垂附近轻吻。

    继而,在真凉的意料之外,南宫烈忽地用牙齿咬住真凉所戴着的面具一端,微微地往外咬扯。

    冷风从面具边缘灌入脸上时,真凉吃了一大惊,虽然她有些明白南宫烈的意思,不过是想掀开她戴着的面具,但是,他用这种暧-昧交加的方式揭开她的面具,着实令她吃不消。

    他又不是没有手,干嘛非要用牙齿来揭?他是故意这般欺负她刺激她的吧?

    虽然心里恨恨的,脸上的热潮一浪接着一浪,但是,真凉继续忍气吞声下来,半点反抗都没。

    所谓,吃人嘴软,欠人手短。

    她算是理解透彻了其中的精髓。

    南宫烈的牙齿实在是比不过他的手脚那般灵便,当真凉的面具被他完全用牙齿的力道揭开之后,便随口吐到了地上。

    继而,南宫烈炯炯有神的凤眸一眨不眨地盯着真凉的脸看,确切地说,是盯着她那两块正在日增夜长的褐斑看着。

    女人都是爱美的,哪怕真凉所依附的是别人的身躯。

    这会儿被南宫烈这般认真地看着,真凉只觉脸上火辣辣地发疼,想要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不给他看。

    但是,这种行为一般是漂亮的女子所喜欢做的,娇嗔的欢喜的时候喜欢做的,而不是她这种丑女应该做的。

    于是,真凉再度将属于自己的需求给无情抹杀掉。

    其实南宫烈凝视的时间并不漫长,真凉却觉得犹如长年累月般漫长,备受煎熬。

    不知过了多久,南宫烈终于对他这一番审视作出了奇怪的结论,“你脸上的褐斑越来越大了,若是覆盖了你的整张脸,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坏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