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35:狠狠的拒绝

    188:怕个鸟

    不想跟闻萱妩废话,南宫烈试图越过她离开,谁知,闻萱妩似是料到了他的举动,及时撑开双臂,拦住了他的去路。

    立时,南宫烈凤眸一寒,冷声命令,“让开。”

    闻萱妩的泪水还在往下滚落,梨花带雨的样子,一般男人都会见之心软,可偏偏,她碰上的人是心狠如铁的南宫烈。

    拼命地摇了摇头,闻萱妩尽量让自己哭也哭得漂亮,娇声道,“皇上别对臣妾这般狠心,至始至终,臣妾都只爱皇上一人。”

    “那是你的事。”

    南宫烈这话犹如晴天霹雳,告诉闻萱妩另一个事实,那便是,他从来没有爱过她。

    闻萱妩深受打击,明知自己若是再无理取闹,就有可能会被南宫烈惩罚,但还是冲动地决定豁出去,不顾一切地朝着南宫烈扑去。

    见尉迟真凉能够主动地吻他,她为什么就不可以?她还不至于无耻到强吻他,她只是情不自禁地想要拥抱他。

    自从她爱上他之后,没有一天不渴望触碰他,可是,他第一次触碰她的那个夜晚,每一下都对她那般无情,简直让她又爱又恨。

    意识到闻萱妩的企图,南宫烈脸色阴鸷的同时,利落地转身,大步地从来时的路走去。

    闻萱妩的投怀送抱再次落空,这一次,望着毅然离开的男人,没了追上去的勇气,泪水却像断了线的珍珠,不停地滚落,没有停止的迹象。

    南宫烈走了一段,很快就发现真凉靠在一棵树上,正笑呵呵地遥望着自己。

    这女人的笑容明明充满看了好戏的嘲讽,但是,看到她的身影、她的笑颜,他冰冷的心,偏偏能够温暖起来,脚下的步子也不由地迈得更快,迈得更大。

    真凉见南宫烈主动朝着自己走来,连忙站直了身躯,没有任何礼数,只是淡淡地喊了一声,“皇上。”

    虽然她方才听不见闻萱妩与南宫烈的交谈,但是从南宫烈抗拒的反应上来看,两人像是闹了矛盾,是以这会儿,真凉想当然地觉得,南宫烈的心情会不好,是以她在犹豫,若是这会儿再跟他提南宫羽的事,他会不会更加不认账?

    唉,那个闻萱妩可真是讨厌呐,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要在她不想她出现的时候出现!

    南宫烈在距离真凉一步处站定,凛然问道,“你在笑什么?”

    真凉以为,南宫烈一定是不喜欢自己的笑容,认为她这是在幸灾乐祸笑话他与闻萱妩,是以连忙收敛起笑容,装成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解释道,“臣妾只是随便笑笑,跟皇上无关的。”

    南宫烈不屑地冷哼,“你就不怕犯欺君之罪?”

    真凉轻轻地嘟囔一声,“怕个鸟。”

    南宫烈蹙眉,“你说什么?”

    真凉咧嘴一笑,“臣妾很怕,是以不敢对皇上有任何欺瞒。”

    南宫烈再次冷哼,这一次的冷哼声显然更沉更重。

    真凉吐了吐舌头,一时间难以判断他的心情究竟是怎样的,从他的脸上看,好像是不高兴的,可是从他的语调上来听,又好像是不错的?

    就在真凉怔愣间,南宫烈突然间又问,“你站在这儿等谁?”

    真凉翻了个白眼,故意阴阳怪气道,“当然是等我们言而守信、一言九鼎的皇上了。”

    这话充满隐晦,南宫烈当然听得懂,显然是这女人在反讽自己不讲信用了。

    南宫烈垂眸掸了掸袖子,淡淡道,“朕只是遵照游戏规则跟你玩了游戏,愿赌就应该服输。”

    闻言,真凉不由地气恼,立即反驳道,“臣妾明明没输。”

    “证据呢?”

    真凉咬牙,“证据?证据就在皇上的心里,就看皇上承不承认了。”

    南宫烈微微抽了抽嘴角,“要不,朕让人拿把刀来,让你划开来看看,朕的心里究竟有没有证据?”

    虽然南宫烈说的是戏言,但是,他真的有一种敞开心扉的冲动,让她瞧瞧清楚,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真凉面色一白,显然被南宫烈这句话给吓到了,不由地退后一步,脊背不期然地撞到后面粗糙的树干之上,痛得她微微地呲牙。

    “臣妾不敢。”

    南宫烈注意到真凉蹙眉的动作,自然而然地伸出一条长臂,揽住她的肩膀,重重一把将她从树干上“解救”过来。

    一揽一搂间,真凉又自然而然地靠在了他的怀里。

    独属于南宫烈身上的茶香袭来,真凉脑袋一阵晕阙的充血,想当然就要退开,可南宫烈的手臂强有力地揽着她,让她一时间无法动弹。

    “皇上……”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朕听焦公公说,你很关心亚先知的下落?”

    南宫烈突然转移话题,话题又有关亚先知,真凉倚靠在他身上所感受到的尴尬暂时搁置,眸光大亮道,“怎么,皇上已经抓住亚先知了?”

    闻言,南宫烈显然不悦地蹙眉,“朕在问你话。”

    真凉这才意识到自己对亚先知表现得太迫切太心急也太可疑了,连忙解释,“亚先知很有可能是臣妾一直在找的人,是以臣妾很关心他的下落。”

    “一直在找的人?”

    真凉点了点头,“皇上不要误会,他可不是真凉的意中人之类,而是救命人物。”

    “救命人物?”

    真凉将眸光放远,继而缓缓收回,恰好落在正在附近欢快跳蹿的真奇身上,“通过臣妾的记事本,臣妾知道,臣妾曾经对不起一个儿时的好朋友,因为臣妾的过失,导致那个好朋友卧床不起,只有一个特殊的男人才能让他的疾病痊愈,那个男人,身上必定携带着天生的体香。”

    南宫烈听得似懂非懂,但大致情况还是明白了,“你是说,亚先知就是那个携带着体香的男人?”

    真凉点了点头,“不一定,只是很有可能,他说他身上有体香,臣妾还没验证呢,他就跑掉了。”

    南宫烈怔了怔,不解道,“你想如何验证?”

    真凉未经思考便脫口说道,“很简单呀,扑到他身上闻一闻就行了。”

    南宫烈脸色一沉,半饷道,“朕明白了,原来,不是亚先知对你不敬才会逃跑,而是被你这个女无赖给吓跑了。”

    真凉脸颊一红,不满地瞪着南宫烈,虽然事实好像就是如此,但是,她哪里是女无赖呢?全是误会好不好。

    如此一想,真凉连忙为自己辩解,“那是亚先知自恋,高看了他自己,还以为臣妾被他色迷心窍,想要调嬉他呢,哼。其实呀,臣妾不够是想验证一下他身上究竟有没有体香罢了。”

    其实,真凉愿意将她在寻找香君的事以这样的方式告诉南宫烈,不单单只是跟他解释,而主要是为了增加一个寻找香君的好帮手。

    而这世上最有本事找人的人,似乎是非南宫烈莫属了。

    想着自己那很容易被南宫烈看穿的目的,真凉咧嘴,谄媚地笑道,“皇上本事最大,若是可以,能不能帮臣妾打听打听,还有什么人身上会有天生的体香?或许,亚先知根本就不是臣妾急切寻找的人。”

    南宫烈鄙夷地看了她一眼,“朕为何要帮你?”

    真凉嘟嘴,“臣妾是你的女人诶,人家说夫妻之间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虽然臣妾算不上皇上的妻子,也还是有些份量的吧?是以,皇上如何忍心臣妾苦苦寻找那个男人而不得呢?怎么也得提携臣妾一把是吧?皇上?”

    这番话虽然听起来很是虚假,但是,南宫烈偏偏觉得好听。

    若有所思了一番之后,南宫烈道,“朕觉得,你先给朕生个孩子,便有了真正的份量。”

    言外之意,南宫烈这是在跟真凉讲条件了,只要她先给他生个孩子,他就愿意帮她寻找香君。

    真凉宁肯愿意付出失了身子的代价,也不愿意付出为他生孩子的代价,嘴上没有立即拒绝,却嘟囔着道,“皇上真小气。”

    南宫烈将她的话听得清清楚楚,立即反驳,“你比朕更小气。”

    真凉撇嘴,不肯给他生孩子就是小气?真是不可理喻。若是她傻傻地把他的孩子给生下来了,他没找到亚先知怎么办?就算找到了亚先知,她发现亚先知不是香君怎么办?这种很容易亏本的买卖,她可不做。

    她的眸光不由地又落在真奇身上,刚刚还活蹦乱跳的真奇不知道是累了还是怎么了,这会儿呆呆地趴在地上,呆呆地看着她。

    真凉偷偷地朝着真奇送去一个飞吻,心里打算着,一定要找个机会再出一次宫,把真奇还给暗三。

    思忖间,真凉忽然感觉到南宫烈的气息距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猛地回过神,盯着他挨近的俊脸,一脸防备道,“皇上,你想干什么?”

    南宫烈深邃的眸光此刻有些迷离,看得真凉的脑袋变得越发晕阙。

    “刚刚你像疯狗一样把朕的嘴唇咬麻了,你觉得,该不该受罚?”磁性沉冷的声音扑面而来。

    真凉被南宫烈这话激得浑身一抖,一边头使劲地往后仰,一边道,“皇上,臣妾那是吻,不是咬。”

    南宫烈伸出一只手托住真凉的后脑勺,制止她继续往后仰,道,“朕说是咬就是咬。”

    这个暴君!真凉无奈道,“好吧,是臣妾不对,是臣妾蠄兽了,皇上想怎么惩罚臣妾呢?能不能事先商量一下?”

    “若惩罚能够事先商量,那便不叫惩罚。”南宫烈另一只手往上,继而两只手一起抱住真凉的脸道,“很简单,以牙还牙。”

    “以牙还牙?”真凉刚刚回过神来以牙还牙的意思,南宫烈那凉薄的唇已经迅速覆盖上来,“唔……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